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7章 奇袭!悄入山门!
    “此战必下,诸位请果敢向前,齐心协力,铲平五鼎神龙仙门!”林东手一挥,示意众人进入传送门。

    “万胜!”苍茫门主和震南侯等人,激动之下,竟然喊出了俗世间战争中万胜的口号。

    此刻也无人笑话他们。

    要说这场征战。

    激动、紧张两者自众人心中皆有。

    天空中,木形巨龙爆发一声震动山河的咆哮。

    林东伸手,白光如练,自他的手掌升腾,木形巨龙直上九霄,再亢极俯冲而下。

    地面上众多弟子欢呼如潮,自呐喊中,巨龙飞快缩小,最后化成一条小巧玲珑盈不足尺的小小光龙,没入林东的掌心。此等御龙神通,别说普通的弟子为之疯狂,就连乘云门主等各派首脑,亦激动得难以抑止。有如此神威的至尊师叔压阵,此战何愁不胜?

    “我们先行探路吧!”师姐云寄语战意如沸,第一个请命。

    她第一个穿入传送的门户。

    瞬间。

    让木偶姐妹传至此前返回的小树林内。

    紧接着银漱观主、浅缘庵主以及八苦师太她们紧随而来,再后面,就是迫不及待急于立功的乘云门主以及苍茫门主等各派首脑。等叱石老祖、青花药仙和紫竹仙翁三老抵达,乘云门主他们已经祭出各种法器,只等林东和云悠悠到来,一声令下,立即自山门强攻而入。

    “没需要强攻,敌人对我们的奇袭一无所察,山门秘阵还没有全面启动,我们大可悄然入内,不必要此浪费半分气力!”林东竖起剑指,环形在众人面前画了一个圈。

    无数的银光。

    星星点点地洒落在各人的头顶。

    星光一旦飘洒触碰,诸人身体奇妙地半透明起来,隐隐似是虚影,只是以手相触,偏偏又是实体。

    正当乘云等人啧啧称奇之际,林东又介绍道:“此乃隐身秘诀,众人施为略难,约在一柱香的时间之内,我等皆是透明之人。只要我们不主动出手,不大声喧哗,那么隐身秘法将一直维系!超出一柱香,视各人功力,功力深厚者或许会有所延长。”

    “足够了!”叱石老祖摆手:“只要过了他们的山门守护法阵,那么五鼎神龙仙门的贼子还有何能耐抵挡我等雷霆之势?”

    “此战先清敌人各路援军以及门下宵小,迫使五鼎神龙仙门强行血祭,召出妖龙!”林东示意大家牢记这次行动方向,一定要按原计划行事。

    待各人点头。

    他一马当先地自前统率。

    山门的秘阵光芒幽幽,几个值守弟子脸带疑惑。

    林东上前,以龙虎太岳五行之力,散发出一缕纯净念力,缓解秘阵的启动。

    假如山门秘阵保存完好如初。

    这一缕纯净念力自然不足缓解它的启动,偏偏山门秘阵久而残缺,再加上五鼎神龙仙门本身参透不深,真正的威力还在沉眠。林东一伸手,山门秘阵的幽光渐止,启动或许不可逆转,但大大减缓,最少数小时内,自行启动的可能不大。

    至于值守弟子。

    他们倒也尽职尽责。

    奈何林东等人的身体透明如气,而且每一个人的功力皆远在他们之上。

    就这样。

    林东等人即使迫近他们身边三尺之内,这些值守弟子亦毫无觉察。

    “走!”林东无声地做了个手势,示意众人立即越过山门,全体往山上进发。

    师姐云寄语她们点头。

    以示明白。

    她们堪比轻风。

    一个个自山门飘飘而过,飞掠而入,无声无息。

    最后只剩下林东和云悠悠两人,相视一笑,御风而行。

    林东不愿意破坏五鼎神龙仙门山门法阵,除了不愿意浪费时间之外,还有隐隐留下它以便查探其内之秘的原因。五鼎神龙仙门的山门法阵属于古代秘阵,林东能感应到它同属五行之力。虽然没有五行轮回碑那么强力,但在吸收五行轮回碑前,能够有个同属五行之力的秘阵试手,那么未来再进秘境吸收五行轮回碑,将会有个极佳的先手经验!

    “咚!”

    前方弟子居住的院舍。

    数道烈焰冲天而起,十数名弟子正在休息,瞬间被烧成火人。

    侥幸逃出不过是院舍门口聊天的三四人,只是他们还未奔到院子门前,院内大树莫名枝叶摇动,绿叶激飞。

    苍茫默念咒诀。

    以手一点。

    千百树叶立即化成绿色的杀人工具。

    锋利堪比刀剑利器,狼狈逃出的四名弟子不是穿心倒地,就是割喉而亡。

    “他们是前来援助的黑鹤门弟子,并非五鼎神龙仙门的门下弟子。”乘云上前一看,发现院子里无一是敌首门下,心中微讶:“看来敌人也不是铁板一块,像院舍这等公开明朗之地留给外人,自己的门下,却秘而藏匿,五鼎神龙仙门算计得不错嘛!”

    “逆势之徒,早晚逃不过一死。”苍茫门主决心大开杀戒,用功勋挽回至尊师叔对自己的恶劣印象。

    “走!”叱石老祖大袖一挥。

    这点小战果算什么。

    他要的是除却五鼎神龙仙门门主、红袍老祖之外的所有长老首级。

    一方主持、一智大师以及一德和尚他们不好轻易杀生,主动在前面开路,一见面前的道路设了法阵陷阱,立即联手排掌轰击。他们自知即使化作怒目金刚,在杀戮上也不可能跟北瞑先生和苍茫门主他们相提并论,要在至尊师叔面前树起龙岩寺的好感,必须处处争先,主动出击。

    杀人有苍茫门主等人出手。

    那么查探和排除陷阱呢?龙岩寺绝不落后于人!

    跟几个老和尚想法相同的还有好几个门派的首脑,他们功力并不出众,法器亦是同等,自觉抢不过杀机森森的沧海派和九鸣岐山门,在排解陷阱或者清拆路障方面格外开心。

    眼看警铃响起。

    立即有数人将静音术诀打出,印在上面,让周围空间寂静一片。

    对于最强的红袍老祖等人自然瞒不过,但瞒得过下面的弟子和援手而来的各路人马就可以了。

    五鼎神龙仙门的门主知道有人上门强袭又如何?他敢冒险出来拦截?他要是来了,谁给强祭召唤妖龙的红袍老祖护法?他在这个时候,敢相信谁?

    “叛徒,拿命来!”一队巡逻山间察觉有异的弟子匆匆赶来,正当乘云等人冲上去准备大开杀戒之际,有沉沙帮的长老发现这队弟子之中,竟然有个人是自己记名的弟子,再结合此前抓捕的叛徒,一个埋伏帮派内暗中通传信息的渠道瞬间暴露无遗。

    沉沙帮的长老勃然大怒,取出一旗,左右摇动,口中念念有词。

    刹那飞沙走石。

    巡山弟子身形椅,几欲被沙风卷去。

    他们尚来不及施展术诀四散逃亡,乘云门主等人早已从天而降,将他们统统劈于掌下。

    “便宜你了!”沉沙帮的长老本想逮住叛徒点天灯的,哪想到让锤鼓客一拳打爆了头,只好含恨地往尤带余温的尸体上呸了一口唾沫。

    跟沿途不断清理杂兵的诸位门主长老不同。

    林东自一开始就直奔最重要的祭坛。

    祭坛分明暗两处。

    明处是一个巨大的祭坛。

    无数的牛羊鲜血灌入,一位白须蓝袍的长老在上面主持献祭。

    这是表面掩饰,事实上真正的妖龙封印祭坛深入地底,同样真正的万人血祭,亦不用在表面的明坛之上。

    “护法!全体结三才两仪剑阵!”白须蓝袍的长老早听到了动静,他遥遥看见林东、云悠悠和云寄语等人飞掠而来,立即大声呐喊门中护法精英结阵守护。明坛就是用来牵制敌人所用,他在这里拖得越久,那么对于红袍老祖万人血祭唤醒神龙解封而出就越有帮助。

    五鼎神龙仙门并非毫无警惕。

    相反。

    这几天时间内,核心之内的每一人无不如履薄冰,小心谨慎地做足准备。

    尤其是神龙解封脱困的最重要时刻,他们早有了对手强攻山门围杀上山的应对计划。

    一切皆可弃。

    只要神龙可以自由脱困,那么五鼎龙神仙门之内无物不可再兴。

    红祖老祖在动静响起来的一刹那,根本不去察探究竟,立即实施血祭,那怕时辰比预期稍早,所能积蓄的能量不足让神龙恢复至巅峰,亦毫不迟疑地进行。

    至于明坛,早成弃子。

    “各位道友,区区黄口小儿,乳臭未干,以及几名膻腥妖妇,也敢上门叫嚣,岂不可笑!”蓝袍的白须长老一看林东年轻,又看云悠悠、千郡、叶倩如无一认识,除了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是熟识之人,就连云寄语在不通报姓名的情况下亦不是每个人知道她的身份。

    “囚牛长老请继续献祭,无须分神,我等绝不让小儿越雷池一步!”跟五鼎神龙仙门关系密切的数个门派长老护法相互对视一眼。

    假如是紫竹仙翁、叱石老祖以及青花药仙等老家伙前来。

    他们肯定不敢强行冒头出来叫战。

    但来的人是个年轻人。

    再带几个女的。

    若非看见队伍中的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他们早就恶狠狠地扑上去以手生撕林东了。

    “一起动手,绝不让他们援兵来到!”几个长老以为林东他们是某些门下弟子,只是跟大部队上山时摸错了方向,误入祭坛,哪想到林东早就用幻化蝴蝶摸清了五鼎神龙仙门的各处布局。他们自觉要趁早铲除,免得这几个误入之人给大部队通风报信。两名实力最强的长老,形如黑鹰,疾扑银漱观主以及浅缘庵主,自以为敌住两女,就可以稳操胜券。

    “小娘们,这里可不是你们来的地方;成平时,本道爷说不定会饶了你们,跟你们快活地过上阴阳采补的神仙日子!今天却不行,你们长得再好,也只有死路一条!乖乖的,将脑子献出来吧!不挣扎的话,本道爷还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明坛那边有个脸皮焦黄目露绿芒的枯瘦长老,越众而出。

    他的手如鸦爪。

    厉如铁挝,疾抓向千郡和叶倩如的脑门。(~^~)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