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开智一吼
    “我要你的命干嘛,你以后好好修炼,不要因为我今天的示例而受影响,明白吗?”林东和悦颜色地看向这个伙夫弟子。

    “明白,明白,我一定按您的吩咐去做,我一定会努力的,就算拼了这条命……”伙夫弟子泣不成声。

    待他激动稍微平复一点。

    林东示意他起来。

    伙夫弟子却是不肯,非要跪着。

    别说他跪着。

    就连旁边的长老亦长跪不起。

    林东只好放弃,问那个伙夫弟子道:“你叫什么名字?修炼多少年了?”

    伙夫弟子通通通地三叩首:“弟子是百通长顺门的苍实,修炼二十五年了,自小在门中长大,因生性愚钝,资质有限,在门中只是一个负责膳食的伙夫!”

    一边的门中长老听了暗叫不好,这样说那不是反映出自己门派诸位长辈有眼无珠吗?

    他真担心林东大怒。

    痛批长顺门。

    林东却没有开口干涉别人门派的意思,只是微笑劝慰道:“苍实,你门中的修炼功法和你个人的天赋潜力结合起来,决定了你的修炼方式。至于你是什么样的身份,这个并不重要,伙夫并不一定就比别人差,修炼在乎你付出多少汗水,而不是你平时是干什么活的。在我看来,门中精英弟子、护法、长老假如骄傲自满,疏于修炼,说不定还不如门中杂役,修炼无关身份,只讲努力,你要记住这一点!”

    “是!”叫做苍实的伙夫弟子很激动。

    林东这句话说来。

    换成别人。

    演武场下的众人肯定不信,但至尊师叔祖说的,那又不同。许多身份低微的弟子更是欣喜若狂,虽然自己没有点名上台,更感觉整个世界焕然一新,整个人翻了身似的。

    “修炼了二十五年的你,看得出来,你擅长的术诀不多,能拿出来的秘技少之又少!苍实,在许多人的眼中你是个资质平凡的人,但是我的眼中,应该只是学了门中基础功法的你,在上面下了很多苦功,基础方面打得无比牢实,比起很多人还要优胜!”林东弹出一点金光。

    投入苍实的眉心。

    苍实刹那感觉五脏六腑之内,有一道热流来回激荡,炎热高温,形同火山熔浆,无处可泄,禁不住仰天暴吼起来。

    啊!

    这一声大吼。

    比起狮子吼还要震撼。

    不仅演武场下,就连龙隐谷亦受震动,回音袅袅不绝。

    众多弟子听见苍实的呐喊声,心神不知不觉跟声音共鸣起来,脑门嗡地一响,心魂腾地升空起来,轻飘飘的直冲天云霄。有的人眼睛没睁开,但能够看见演武场一草一木就即面前,清晰无比,细微处纤毫毕现。有的人眼睛睁开了,却看不见演武场,倒是看见了万花绽放的殊胜景观。还有的人发现自己身处天空白云之间,轻盈无比地御虚而立,仿佛随时有一阵风来,就可以乘风而去,白日飞升似的。

    就连一些功力深厚的长老以及门主。

    在这呐喊之下。

    也引动心神。

    他们能够看到的东西更多,更加接受真相。

    比如乘云门主他们看见,借助苍实一吼,至尊师叔在天空给在场每个人的头顶种下一道光柱,功力越高者光柱越高,柱形越大,同时色泽越是金黄殊胜。

    功力更高的叱石老祖和青花药仙他们可以看见的更多,他们还看见了林东在天空中洒了一阵金花雨。

    身体没入金花最多者,资质潜力最好。

    相反。

    偏少者天赋偏低。

    至于一些光柱不生金花不近且体带血光者,不用说也知道,这些是潜伏其中的卧底!

    “弟子失礼了,请至尊师叔祖责罚!”苍实吼完后,心神一清醒就吓得大惊失色,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般疯颠,竟然当着至尊师叔祖的面直接大吼出来。虽然吼的过程很爽,但吼完之后,他连死的心都有了。至尊师叔祖要给自己测试,自己倒好,给他一声大吼!

    “愚钝!”门中长老当场给他一巴掌,不过倒不是责怪他,而是心喜他非同一般的潜力,同时又对他这个自身拥有深厚功力却漠然不知的迟钝货感到无语。

    “相信在耻多人对你有了更多的了解!本来,我还能将你的境界进一步展示出来,但为免影响你未来的修炼进境,所以就略过了。苍实,以后一定要倍加努力,切不可骄傲自满,更不能因为今日之事洋洋自得,以致功力停滞不前,知道吗?”林东看向身份是伙夫的苍实。

    “弟子不敢,弟子一定拼命努力,若有懒散,不用至尊师叔祖责罚,我自行了断!”苍实说着说着,眼泪又哗啦地下来了。

    他知道自己的命运改变了。

    门中各位师长不会再忽视自己,同门也不会再嘲笑自己。

    最重要的,是至尊师叔祖给了自己一颗心,一颗坚定修炼的心!从今以后,只要这颗心在,世间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自己的修行。回去之后,不管是继续做伙夫还是变成别的身份,只要按照至尊师叔祖的要求去做,那么未来,必有修成的一天!

    门中长老又给他一巴掌:“怎么说话的?在至尊师叔面前胡言乱语x去之后,我亲自督导你这个笨蛋,休想有偷懒时刻!”

    “除了苍实,其实在下面还有很多同样的例子,有人修炼多年,但表面看起来一无所获,说不定在我讲明真相之前,心灰意懒,自觉不是修炼的材料。我本来不想过多干涉各大门派的事情,只是看见士气不盛,部分弟子意识不明,故有此一说。对于修炼,我想跟修炼得好的弟子说,你们不可骄傲,戒骄戒躁,继续精进!对于修炼不足或者表面不现的弟子我想说,你们不应丢失信心,要牢记入门纯真愿望,别因一时得失而论修炼成败!笨蛋不一定是真笨,你们之中很多笨蛋修得比普通人要好,相信你们在刚才开智一吼中可以感受得到,每个人都有感应,唯一区别,只是高低有别!”林东费了这么大的功夫,自然是为了收集信仰之力。

    经过这么一说。

    他发现演武场上的弟子,信仰之力仿如洪水,滔滔不绝。

    尤其是那些平时近乎绝望的笨蛋弟子,此刻简直疯了,信仰之力形同火山喷发。

    “原来我不是笨蛋,原来我不是真的笨蛋!”下面那个出名的笨蛋,在刚才苍实的呐喊声中,感应到自己体内气机翻腾,一种从来没有感应过的能量,瞬间将心魂推向高空。在那一刹那,他发现许多同门比自己矮小,就连许多精英弟子,平时仰视不得的那些人,也仅是一两人稍微比自己高了一线。

    “你也一样,我以后亲自督导你,若有半点懒散,看我不打死你!”掌门亲自过来,他刚才看见了这个出名笨蛋的功力光柱和潜力,心中大喜,但表面依然严厉,怕这家伙一朝翻身就骄傲自满。

    “掌门!”这人哭成泪人。

    “师弟,原来你藏得那么深!”几个门中精英弟子过来,挨个给他道贺,又有平时的好友过来猛拍他的肩膀。

    林东准备结束讲解。

    下面。

    忽然传出一声:“至尊师叔祖,我自问修炼得不错,为何我刚才什么感觉都没有?”

    林东笑道:“刚才我说了,只要心怀正念,人人都会有感觉!不管是平时修炼得不错的,还是修炼过程毫无感觉的,在刚才的开智一吼中,都会有自己与众不同的体悟。这种体悟并不代表个人的境界,但可以在这一次展示中稍有收益。至于毫无感应的人,你应该问一下自己,你是否心怀正念,是否出于善意向我提出责疑,如果你两点皆有,依然毫无感觉,那我向你道歉!”

    “你这个叛徒,堂堂奸细还敢假装无知向至尊师叔发难?好大的狗胆!”那个提出疑问的弟子,门中长老早就锁定他了,光柱没有,身带血光,你分明就是个叛徒,还敢跳出来?简直找死!

    那位长老发出一声怒吼。

    声音震天。

    当场将那个弟子擒住,再直接提拎上台,然后向林东请罪道:“弟子门中管教不严,得至尊师叔点明,方知鱼目混珠,望至尊师叔赐罪!”

    “休走!”

    “老夫久候多时了!”

    “你们想跑?在至尊师叔通天之能下,你们岂能遁形!”

    数个门主或者长老跟着动手,乘云和苍茫等人,更是抢着将此前锁定的目标迅速擒拿。

    再一一提拎上台,直到这个时候,众弟子才明白,原来刚才不仅是将大家的天赋潜力展示出来,还将怀有邪念的叛徒卧底,统统指明!亏这些家伙还以为可以凭着毫无感应一说,来责难至尊师叔祖,真是螳臂当车,可笑不自量!

    有远远没有靠近的卧底。

    见势不妙。

    意欲急速逃亡。

    天空中,一声龙吟,木形巨龙自云中现身,双目金光一闪。

    隐形或者遁逃的卧底统统现身出来,遁入地底或者遁入墙壁的,瞬间脱出,身体再也无法保持遁术之效。他们的身体,和台上被擒的那些卧底一样,一个个红光如血,闪烁不停。

    演武场上弟子们欢声雷动,又向木形巨龙磕头膜拜,直到木形巨龙重新潜隐云雾,依然叩首不止。

    “完了!”有个跪在台上相貌平凡的卧底是众多卧底之首,他知道再无挽回可能,长叹一声,马上咬舌,意欲自尽,以求解脱。

    “定!”云悠悠随手一点。

    那个卧底身体僵直。

    形同木偶。

    直到叱石老祖大怒将他用术诀封禁起来,依然定形不解。

    众人大乐围观,只见这个卧底首领身体一直保持着跪倒之姿,张开吐舌,不管如何动作,也无法解除定形之势,其形僵如塑像,数个时辰不退,直吓得被擒的十几位卧底连声求饶,深怕沦落同样境地。死,作为卧底,很多人心里早有准备,并不畏惧,但他们害怕自己想死都死不了,更怕被林东出手诅咒成一具石像,永远跪在这里,遗臭千古。

    林东让各派门主或者掌门做好安排。

    再通过木偶姐妹。

    火速传送。

    趁卧底被擒消息闭塞的最佳时机,直扑五鼎神龙仙门……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