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5章 我只是个伙夫!
    又一天过去。

    龙隐谷的演武场前热闹非凡,众多精英弟子在师长的带领下,纷纷演示技艺,相互切磋,相互提升。不同的门派有不同的绝技,施展出来,各有所长,直教众弟子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各个门派不甘落后,每每拿出来演示的,皆是门中绝学,引得演武场下面欢声雷动,掌声阵阵,一直不曾停歇。

    这个门派演艺。

    其实是林东用以迷惑敌人的安排。

    表面上演艺三天,一边休整,但实际上只等太阳西沉,林东马上率众杀向五鼎神龙仙门,让获知演艺消息自以为大局已定的敌人措手不及,血祭计划全盘落空。

    趁着演武场兴氛炽烈,乘云等人请出林东和云悠悠等人一同观看。

    又请至尊师叔上台。

    给后辈**。

    “**不敢当,我非人师,功力尚浅,何德何能妄谈**二字!”林东摆手:“各派俱有所长,方向不同,大道归一,我在这里跟大家共同探讨一下修炼心得吧!修炼有先有后,有人目标清晰有人埋头苦修,各不相同,今天我给大家讲下自己的体悟和发现。”

    “至尊师叔释解真义,弟子幸闻,乃三生之福泽!”乘云门主让弟子搭起紫金高台,又鞠身请林东上座。

    “肃静!”叱石老祖一声威喝,压下全扯呼。

    “关于修炼,各派修法有异,个人天赋不同,每个人在各个层次体悟和身体上的反映也不同,有的人感觉强烈,气机运转,几乎肉眼可见,五脏六腑,筋骨肢体俱有反应,激烈时,身如烈焰,或似电殛。有的人则不,修炼起来身体毫无感应,即使功力远超同辈,可是依然迷惘不得,整个人似悟非悟,似通非通,非常苦恼。我看有大部分的弟子是后者,小部分是前者。除了刚才所说的两种形式反映,修炼的反应还有其它形式反映出来,比如有些人梦中所见清晰,而清醒过来反而糊涂,怀疑自己梦中所见非实;又有某些人清醒时悟性灵通,但一旦入梦,发现陌生处处,就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此等反映因人而语,各不相同。”林东并没有端坐紫金台,而是选择站演武场上。

    他的声音不高。

    但场下无论位置多远,听起来尤在耳边,清晰无比。

    弟子们知道这次机会难得,要不是仙门聚会,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聆听解惑。

    一个个席地而坐。

    大气不透。

    有的弟子悟性较高的干脆闭目盘坐,纯以心神共鸣林东的讲述。

    在演武场下,包括功力深厚对修炼极有个人心得的叱石老祖、青花药仙和紫竹仙翁三老亦静下来,将心神放空,将傲慢、固执等等负面情绪统统摒出脑海,海纳百川地听起讲解来。他们的修炼已经触摸到极限,若此次听讲不能突破,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不管修炼起来是何等反应,是大是小,或有或无,我想说的是,在修炼的功法没有彻底圆融,无论清醒还是梦中,无论修炼或者平常,身体气机无法操纵由心,形随意指,证明这个人的修炼还有缺憾,还没有达到功法的顶峰。”林东一说,叱石老祖心神暴震。

    他修炼起来的时候感觉无比强烈,动作开合之间,破岩击石不在话下。

    一旦收功。

    各方面却深藏如隐。

    在没有讲林东讲明之前,他还暗自得意,觉得自己功练得好,放时开山叱石,收时静虚入微。

    可是现在一听,他忽然警醒过来……自己是练得不错,但绝对没有达到形随意指操纵由心的巅峰境界。以前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罢了,没有人功力比自己更高,站在山腰,自以为风景不过如此。

    如今被功力境界更高的至尊大师兄直言道破,方才真正明白过来。

    自己距离功法大成。

    距离巅峰之境。

    遥不可及。

    “或许有些弟子有过这样的举动,总是询问师长或者师兄,问他们看自己修得如何,这种急切想知道自己的功力达到何等境界的举动大多数人都会有,当年,我也有过这种心态。根据我个人经验,我来解释一下,为何师长或者更加精深的师兄不喜欢给你们说个清楚明白呢?又或者说了,为何没有说到点子上呢?甚至,就算他们很认真地给你们说了,你们说不定会发现根本没有说对,这又是为什么呢?”林东问。

    众多弟子开始思考起来。

    想法各有不同。

    但不敢乱猜。

    只等林东道明真相。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知道真相的师长不能说。对,就是不能说。如果他们把你修炼的真相完完全全地说了出来,你听了肯定高兴,原来我那么强大了!原来我修得很好!你会记在心中,牢牢地记住!这种情况会产生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会牢牢地局限在你的听闻之中,印象太深刻了,你无法忘怀,你相信你就是那样子的,你已经达到某个境界了,你已经变得那么的强大了!你的认知会造成你一辈子局限在那个境界之中,无法再往上突破!就算可以往上突破,亦无比困难,它会形成一种强大的障碍,除非你放弃你的认知,抛开过去的自己,否则,你无法往上攀登一个全新的境界。”林东讲了一个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许多人恍然大悟。

    包括乘云他们这些做长辈的,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祖师传承至今,代代相传告诉后辈,不能把修炼的情况细细告诉弟子,尤其是有潜力有天赋的,绝对不能讲明,有时候弟子陷进误区可以提点一下,但完全讲透万万不能。

    他们知道这一个祖师遗训。

    有的人。

    依瞎能在里面参悟出一点道理。

    但直到林东今天把真相完完全全讲出来,他们才真正明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修炼感应强烈的人,不说出来他也知道自己功炼得不错,很自豪,心里有成就感,于是经常苦修,或者跟师兄弟演示。修炼感应不那么强烈的人,比较痛苦,尤其是一些功法不要求过于强烈的门派弟子,他们修炼起来很苦,别的门派弟子跟自己同年,甚至入门较迟,他们都可以施展什么术诀了,我怎么什么都不行啊?别人都可以驾御飞剑了,我怎么连剑诀都捏不出来呢?比较起来心里很失落,心里酸楚,难受……我可以告诉大家,感应强烈的不一定比没有感觉的人强!有的人看起来浑浑噩噩,修炼了十几年,连个剑诀捏起来都时灵时不灵,大家觉得他没有天赋,灵根不好,又或者智慧不佳,悟性很差!要我说,还不一定是那么回事!”

    “有些外表看起来笨笨的,修炼十几年还比上别人入门两三年的,他们并不一定就是差劲的笨蛋!他们并不一定就灵根不好天赋不佳,要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他们之中说不定有潜力极佳的精英,只是没有彰显出来!你们之中就有这样的人,外表看起来像个笨蛋,大家说不定平时看见他就要嘲笑几句,有人还爱欺负他!但是,他真正的功力和境界,普通弟子比不上!”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呢?”

    “修炼得好的,我们可以用眼睛看见,某某师兄功力惊人,一剑下去开山劈石。”

    “这是大家能看见的,有大家眼睛看不见的,可是这个门中的笨蛋,要是将修炼的功力完全释放出来,说不定比别人更厉害……”

    “我说的这个例子,有人心里可能有点接受不了,或者不太相信。但这是事实,我甚至可以请一个这样的人出来演示一下,等他演示过后,你们就知道这种笨蛋的威力了!修炼功力其实并不在表面,只在苦心,当你下了很苦很苦的功夫下去修炼,你不会一无所获,只是你身体的原因或者功法的原因,让你在大成之前,不像别人那样彰显出来罢了!”

    “下面,我点几个这样的人,看看谁愿意上来,给大家展示自己隐藏的一面。”

    林东手指一点。

    有团金光,就像花朵那般在一个外表平凡毫无特色的弟子头顶盛开。

    这个人正闭目聆听,完全不知自己身上正在闪闪发光,更不知道头顶有金花美妙盛放,他还沉浸于林东此前的讲解破惑之中。此人的唇角带点笑意,形神是正听到妙处,似悟非悟,心中喜不自胜。

    他师门的长辈欣喜若狂。

    就连同门师兄弟,除了大感错愕之外,亦倍感自豪。

    至尊师叔祖,竟然亲自点了自己门派的人,虽然不是自己,但感觉与有荣焉。

    “笨蛋,至尊师叔已经点了你,你还在这里发什么呆,赶紧起来,起来!”他的师门长老一把揪起来,顾不得那么多,直接提着飞上演武场,又强行按倒这个还处于震惊状态的弟子,同时俯跪在林东脚下。

    “我?我吗?不可能啊!我只是个伙夫!”这个人差点没有疯掉,自己修炼最差,在门中更多是负责膳食!

    “伙夫就不能修炼得很好吗?”林东一听就笑了,全场大乐。

    “可是……”

    “你个笨蛋,赶紧向至尊师叔磕头,你实在太无礼了!至尊师叔点了你,是你毕生的荣耀,你还傻傻的胡说什么!”他的师门长老恨不得给他两耳光,让他清醒清醒。

    “不要紧!”林东摆摆手,他看向这个激动得浑身哆嗦的弟子:“你修炼得不错,可是假如我用你来给大家做示范了,你就会知道你的功力境界,虽然不是全部,但说不定会受此影响,以后功力提升放缓。这样做对大家有一定的好处,可能获得启示,对于你却不一定是好事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愿意冒险给大家做个示范吗?”

    “愿、愿意,我愿意!我死也愿意!”那个弟子泪流满面:“至尊师叔祖,你拿掉我的命也不要紧,我已经满足了,我只是一个最差劲的伙夫,我真没想到,我就是您口中所说的那种人……我真没想到,我,我现在,我现在就是死也值了!”

    场下。

    无数的弟子心生羡慕。

    还有很多人暗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个笨蛋,否则,说不定上场的就是自己了。

    还有一些人,跟已经上台的那个伙夫情况有点相同,他们感同身受,一个个期盼着自己也是那样的人。甚至有个出名的‘笨蛋’,苦修多年一无所获,今朝似有翻身之机,数个熟识他的门派,无数弟子全部看向他,怀疑他也是至尊师叔祖所说的那种大智若愚功力深藏之人,直把他激动浑身颤抖,泪如雨下。(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