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蝴蝶幻术
    五鼎神龙仙门的山门之外。

    林东带着云悠悠她们隐在树林里,并不靠近。

    他以剑指,画了一个相对复杂的符咒,再轻轻一点,点在一张刚刚摘下来的叶子上。

    呼!

    那张叶子腾起一阵轻烟。

    待轻烟散尽,有个小小的蝴蝶在阳光下轻轻地扇着翅膀。

    “起!”林东再次点动,那只小小的蝴蝶异常欢快地拍翼而起,越飞越高,转眼间消失在天空中。看见师姐云寄语她们一脸的羡慕,林东笑道:“不过是小能小术罢了,就连万象化物术都不是,你们要是想学,几天功夫,就能演化出来了!”

    “演化外形或许可以,但像大师兄你这般操纵由心,却是万万不能!”银漱观主有自知之明。

    “就跟活的一样,我完全看不出真假。”浅缘庵主摇头叹息。

    “要等它回来是吗?”云寄语问。

    “不用,师姐,你忘了上次他曾经使用过的万象拟化术?”云悠悠摆手。

    “我没镜子,你们谁有镜子?”师姐云寄语一记起,赶紧摸摸身上,今天没带镜子呢!

    “镜子?我有我有!”银漱观主身上永远不会缺少的东西就是镜子,她一听要镜子,马上自怀中掏出一面小小的圆镜。云寄语一看,镜子是没错,可是这也太小了吧?这么的小镜子,就算蝴蝶眼中的景物反映出来,大家也凑不到一块来看呢!

    “镜子稍微小了一点,你来想办法!”云悠悠自己就有办法,但她嫣然一笑,将这个任务交给林东。

    “好吧,我再来个幻镜术!”林东知道自己展示得越多,那么银漱观主她们心中的崇拜就越高,自然不会错过展示的机会,这可是未来重要的信仰之力来源!

    双手结宝瓶印。

    缓缓抬起。

    然后朝银漱观主手中的镜子,轻轻一印。

    柔柔的奇光在镜中闪烁,瞬间像彩虹那般散发出来。

    镜子轻飘飘的飞起来,不停幻变形态,最后变成一面疑似无形的透明之镜,长达三米,高达一米。

    等林东将宝瓶迂收到眉心之上。

    他的眼睛一睁。

    透明之镜里面立即呈现出急剧晃动的景象来。

    几下晃动,方慢慢恢复,这时,云寄语和银漱观主她们发现,这个景象似乎在不断地移动,就像一个探像头在不断前进那般,五鼎神龙仙门的山门,越来越近……

    “啊,我明白了,这是宣蝶看见的画面对不对?它看见的画面,统统反映到这个透明的镜子上了,它能够看见什么,我们就能看见什么,对吗?”师姐云寄语反应极快,一下子明白过来,待林东和云悠悠点头确认,她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用力地挥了一下拳头。

    宣蝶毫无阻隔地飞进了五鼎神龙仙门的山门。

    山门守御的法阵。

    毫无反应。

    林东在幻化的宣蝶,没有战力,也没有任何杀意,甚至没有生命力,本质上仍是一张树叶,只有体形被幻化成蝴蝶形态罢了。守御法阵对于一张上面带点灵气的树叶不会产生任何阻碍,至于警惕地守在山门前面的两个五鼎神龙仙门的弟子,则更多关注人影或者其它异象,对于蝴蝶这种细小的生物完全无视。

    他们也永远想不到会有人出手幻化一只蝴蝶来刺探消息。

    进入五鼎神龙仙门。

    一路无阻。

    宣蝶飞得不快,但作为一个探子,它比谁都合适。

    “咦?你看那边是不是?”透明之镜的画面忽然出现了几个人影,银漱观主迅速捕捉到可疑目前:“五鼎神龙仙门的赤蛟长老,我认得他!对,是他没错!最左边的那个,就是眼眸稍带两点红意形同鬼眼的那个男子,他就是赤蛟!”

    “赤蛟旁边的那个是无底洞的灵鼠洞主,没想到一向深隐山洞不问世事的他,竟然是五鼎神龙仙门的人9有黄衣服的那位,是飞沙门的人,我记得他是托钵长老的弟子,但一时记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了9有后面赶上来的那个瘦子,是月影谷的门下,我记得龙岩寺召开仙门聚会时,他还曾经是负责联系的信使,好像叫长波!”浅缘庵主也认出了两人。

    “对,他是啸月门主的弟子,当初也给我们通过信息!”八苦师太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仙门各派,已经被五鼎神龙仙门渗透到这等程度了。

    “啸月门主还在龙隐谷呢!他怎么就敢来这里!”浅缘庵主恨不得立即返回,责问啸月门主。

    怎么教的徒弟。

    整个月影谷感觉就像筛子似的。

    竟然派来帮忙联盟各派参加聚会的得意弟子,都是五鼎神龙仙门的人。

    不过。

    转念一想。

    被潜伏的门派何止月影谷,强如九鸣岐山门亦逃不过,所以要是真的回去责问啸月门主,恐怕除了尴尬之外就是更快地走漏消息。在龙隐谷之中,还真不知有多少人是五鼎神龙仙门的卧底!

    “快点,大家动作再快一点,祭坛的鲜血又不够了,暂时只能用牛羊之血来代替!让下面的人多宰牛羊,到了晚上,第三批祭血差不多就可以送到了!明天还有第四第五批,最迟明天下午送到,我们必须坚持住,不能在这种时候功亏一篑!”那个赤蛟长老的声音透过透明之镜传出来。

    “神龙到底要多少祭血才能复活啊?祭血难弄,要是这样下去,龙隐谷那边说不定会有所察觉!”灵鼠洞主带点担忧地问。

    “金袍老祖曾经估算过,最多四批不到五批,必定能使神龙破封而出!等龙隐谷那些蠢货有所察觉,我们早就成功了!祭血难弄我知道,但多弄一些祭血,能让神龙威能充足!神龙刚刚破封而出,急需气血能量,我们如果准备充分的话,到时候神龙恢复全盛,随意一击即可令龙隐谷化为灰烬!对了,让那边时刻注意,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报告,不得漏下半条信息!”赤蛟长老大声吩咐道。

    “是!”那个负责通信的长波赶紧点头答是。

    “别担心,据消息回报,龙隐谷之前查出白英护法时,那位什么大师兄趁机立威,鞭笞苍茫门主,又令赤天童跪地求饶,自扇耳光,各种手段羞辱各门派,然后率众强攻中立门派,得胜归来,此刻正得意忘形地庆祝,他们又岂能顾及我们这边!至于神龙复苏,他们更是漠不知情!”灵鼠洞主很有自信。

    “长老请安心,洞主所言完全属实,在长老主持血祭之际,龙隐谷已经强求数个中立门派,人人俱疲,上面传令下来,休整数日。至于何时来攻,他们尚未议定,我敢说,等他们前来,发现毁天灭地的神龙已经脱困,正翘首以待,真不知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呢!”长波恭敬地向赤蛟长老汇报。

    “好!神龙复苏,毫无阻滞,你们该记一大功。”赤蛟长老听了很高兴。

    “神龙复苏,祭血为首,我们只不过是尽自己本份罢了!”长波自然不敢跟弄祭血的人抢夺首功,这个年代要弄万人以上的祭血,难度大得不可思议,他只是收发讯息,要是敢跳出来乱抢功劳,估计会被人当场拍死。

    赤蛟长老带着几个,迅速离开。

    宣蝶慢慢悠悠。

    追之不及。

    不过,所幸的是在对方路过时已经旁听到足够的消息,不需要再强追一路了。

    透明之镜这边,师姐云寄语她们几个带点担心地看向林东,妖龙复苏在即,对方的祭血充足无比,到时候非但妖龙脱困,还能恢复巅峰,现在不出手阻止,到时会不会发生意外呢?

    “大家不用担心,我有绝对把握,可以对付妖龙!”林东赶紧给她们一颗定心丸吃吃。

    “没错,我们有斩龙之剑!”云悠悠点点头。

    “斩龙之剑?”银漱观主听了一楞。

    “对,我特意请出了门中强力法器斩龙之剑!此剑一出,妖龙必定授首!”林东知道云悠悠说的是斩龙道人留下来的守护剑血,但云寄语她们却误会了是林东的冰火之剑。没关系,误会也罢,反正只要安心即可。关于五鼎神龙仙门的妖龙,林东不觉得自己需要动用守护剑血。妖龙威能如何暂且不知,但龙虎太岳五行秘术之下,它再强也不过是一条困井之蛇!

    说不定仅凭冰火之剑,就可以成功斩杀。

    云悠悠对林东有绝对信心。

    千郡和叶倩如亦然。

    师姐知道林东绝对不打无把握之仗,但内心仍然有点忧虑,深怕妖龙的功力远超想像之外,到时候恢复全盛巅峰,容易产生意外。

    至于对林东功力缺乏清晰认识的银漱观主她们,心中更是没有底气。

    林东坚持。

    她们只好暂且按下疑虑。

    “你们放心吧,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木形巨龙吗?木形巨龙威能天下无比,我就不信区区妖龙,还是刚刚脱困之身,能够跟它相提并论!”师姐云寄语看见银漱观主她们眉宇不展,立即挺身而出,大拍胸口给林东做保证。

    “对啊!”云寄语这一番说话,立即让银漱观主她们心中大石落地。

    “看来还是你最了解大师兄!”银漱观主笑道。

    “胡说什么!”云寄语脸颊腾地红了起来。

    “好好,我乱说,该打,该打!”银漱观主小小地自打了一个嘴巴:“如果妖龙不足为患,那么我们在坐等它脱困之前,先查看好五鼎神龙仙门各处布局吧!”

    “宣蝶飞得太慢了,这样下去我们就算看到明天,估计还看不完呢!”叶倩如吐槽宣蝶的速度实在太慢。

    “太快不行,一快敌人就意识到问题了,真正的蝴蝶就应该这样,慢慢悠悠,不专一处。”千郡赶紧让海魔女闭嘴,这时候着急干嘛?最重要的是隐密,万一被敌人发现,那么之前所看的布局不是白看了?

    “我们回去吧!”林东笑道:“蝴蝶幻术可以持续数天,不受距离影响,我们回去之后慢慢观看不迟!”林东才不会站在这里等。

    除了蝴蝶幻术之外,他早放出无形的术诀,全面搜索五鼎神龙仙的秘阵所在。

    要不然。

    光凭宣蝶眼睛看见的画面,能探出敌人多少秘密?

    地面能飞去看,地底呢?还有一些室内的以及掩藏起来的?它能去?(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