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 鞭挞千遍!
    白英散人以剑指带着凌厉术诀,恶狠狠地朝林东点去。

    千百道剑气。

    合一。

    ****向林东的心脏。

    乘云等人大叫,提醒林东要小心偷袭。

    紫竹仙翁更恨自己来不及出手救援,他知道林东身为隐修大派的大师兄,必有护体法器,肯定不会有事,只可惜错失这次立功表现的机会,以后只怕时不再来!

    白英散人看见林东负手而立,似乎完全没有反应,不由心中暗喜。

    林东不动。

    站在他旁边的云悠悠、师姐云寄语也一动不动。

    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开始还踏前一步,准备替林东挡下攻击,一看千郡和叶倩如她们神色平淡,立即放松下来,重新恢复袖手旁观的围观模式。她们身后的八苦师太和八门师太两个,倒没有那么放松,两人表面不动,手底下去捏紧法器,随时出手相救。

    “雕虫小技!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林东漫不经心地曲指一弹。

    轻轻一缕指风。

    瞬间将千百道锋利攻至面前的剑气化于无形。

    这等功力,非但让苍茫他们看得心惊胆战,就连叱石老祖和青花药仙亦手足微颤,心中震撼得无以复加。

    若是硬接白英散人的剑气,叱石老祖手持法器则信心十足,若无任何防护,光凭功力,他认为还是避其锋芒不伤自身毫发的方案最佳。像林东这样,随手一弹指,就将白英散人的锋利剑气化于无形,别说现在,就是再修上一百年,叱石老祖也不认为自己可以达成如此境界。

    “不!不可能,只有天尊老祖才能随手接下我的剑气,你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拥有这等功力!”白英散人差点没有吓疯。

    “畜生,你敢当众逞凶?死!”叱石老祖怒发冲冠地举起重掌,百年功力仿如长河奔流,一掌拍下。

    白英散人被轰杀当场!

    重掌之下,白英散人被轰成一滩血水!

    等白英散人伏诛,林东再拿眼睛看向苍茫门主身后。

    忽然。

    有两个已经魂飞魄散浑身颤抖的男子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立即念动术诀腾空而起……

    乘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立即闪电般拦截在半空,与他想法相近的人还有锤鼓客和北瞑先生,至于神色愧疚急于挽回形象的苍茫更是爆发霹雳大吼,术诀凭空幻出两只巨手,直接将两个潜入门内的卧底揪了下来:“真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是卧底!我真是瞎了眼了!这么多年,我视你们为心腹,处处给你们机会,甚至亲手教导你们门内禁术绝学,换来的,却是你们最无情的背叛!叛徒!”

    “且不着急杀他们,苍茫门主,或许我们可以自他们口中,了解敌人的信息!”北瞑先生上前,有意无意地看着苍茫门主愤怒高举的手掌。

    苍茫忽然意识到。

    如果杀了这两个可恶的叛徒,那么自己就洗不掉嫌疑了!

    白英是五鼎神龙仙门派出来的护法,他被怒极的师祖一掌活活劈死,假如这两个叛徒再死,那么在死无对证之下,整个九鸣岐山门都将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

    一念及此。

    苍茫赶紧松开两个卧底,待将两人交到北瞑先生手中,苍茫马上一个头磕下来:“门中出此叛徒,苍茫无地自容,还请至尊师叔审判!今日之过,全在苍茫一人,苍茫野心勃勃,自不量力,想夺掌仙门各派之牛耳!如今大错铸成,悔之无及,不敢奢求至尊师叔饶恕,只望至尊师叔慈悲,留九鸣岐山门一脉延存!师祖全受我误导,苍茫陷长辈于不义,愿自碎天灵以阶下,一洗罪孽!”

    他举起右手,往自己的天灵盖重重拍下。

    叱石老祖赶紧一把抓住。

    “师祖,你就让徒孙赎罪吧!九鸣岐山绝不能因我一人而累,师祖在上,苍茫误事至此,论罪当诛!”苍茫用力地叩头,泪流满面,跟叱石老祖作最后诀别。

    “苍茫……”看着孙子长大而且又亲手授艺的叱石老祖,心疼得仿佛一刀捅进心窝里。这个孙子是那么多孙子中最出色的一个,天赋极高,功力远超同门师兄弟,为人又有执掌门派的能力和手腕。自己平时最为疼爱,不仅严格要求,而且一直暗中授以绝学,苦心栽培。现在眼看他要暴毙眼前,要不心疼那是假的,问题是眼前这一关怎么过呢?

    他知道孙子这次危险了。

    要换成别的事。

    凭着自己一张老脸或许还能挽回来。

    偏偏孙子挑衅的人是隐修大派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

    对方功力深厚得无法估量,而且还有几位师妹,无一不是技压群雄的存在。

    “啪、啪!”叱石老祖急切之下想不到办法来解救自己的孙子,狠狠地赏了自己两个耳光,然后悲声长叹:“苍茫,是爷爷害了你!是我没有教好你,今日之罪,实乃我这个长者之过!”

    他最后干脆扑通地跪下,将手按在自己的天灵盖上,眼睛看着林东:“至尊大师兄在上,老夫有眼无珠,识人不明,自身懒散,对门下缺乏管教,今日大错铸成,有叱石无形推动之因,如今叱石愿以一命相抵,换取九鸣岐山门一脉延绵!”

    苍茫吓得赶紧扑到叱石老祖的跟前,死死拉住那只手掌,泣不成声地哭泣道:“孙儿该死,孙儿该死,师祖万万不可,否则孙儿粉骨碎身,亦无法赎罪万一!”

    别说苍茫,就是多年至交青花药仙也赶紧冲来,抓住叱石老祖的手掌。

    他深怕叱石老祖冲动起来。

    真的当众自裁。

    “叱石,犯错之人,又岂止你一个!我等又何尝没有失察之责?推波助澜,人人有责,并非你一人之过!有错当改之,岂能冲动自寻短见!至尊大师兄在此,我等当请求宽恕,以身偿还今日过失,全力协助至尊大师兄剿平五鼎神龙仙门为上!”青花药仙估计林东没有杀死苍茫的意思,如果真要动手,十个苍茫也死了,而且要杀苍茫又何必用幻术迫出白英散人,直接动手擒下九鸣岐山门众,再揭破白英散人以及门中两位卧底,到时苍茫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使用幻术迫出白英散人。

    明显有放过苍茫的意思。

    就算活罪难饶,但一条命可以确保无误。

    叱石老祖反应过来了,他跟青花药仙百年老友,稍微一提点他就懂了青花药仙的意思,赶紧改口:“请至尊大师兄责罚,九鸣岐山门自上到下,生生世世愿以牛马之劳相赎!”

    林东微微一笑:“我等前来参加聚会,只代表门中意志,如何轻谈他人生死!既然苍茫门主反省错误,请速速起来罢!”

    叱石老祖现在要是让苍茫站出来那就是傻瓜了。

    他身为一个老家伙。

    自然知道这是对方给的台阶。

    不杀可以,但必须反省,至于如何深刻地表现出反省的诚意,那就看表现了!叱石老祖当即俯身叩拜:“谢至尊大师兄不杀之恩,苍茫死罪可免,活罪却万万不得轻饶!为了铭记今日之错,苍茫及门下诸人,以千叩首以谢再生恩典,同时鞭挞千遍以警后人!”

    “至尊师祖在上,苍茫愿叩万首,以警自身!”苍茫心中一阵轻松。

    只要不用死。

    那么就算叩一万个头又如何?

    叱石老祖示意乘云的弟子将鞭子递上来,亲自执鞭,待苍茫扒下衣袍跪伏地面,立即一鞭一鞭地抽在苍茫的脊背上,鞭鞭到肉,直抽得鲜血飞溅,皮肉破碎。苍茫倒也硬气,非但一声不吭,还一个头一个头地叩下去,看他的模样是要叩够一万个才会停止。

    有苍茫这个例子,青花药仙也同样在震南侯身上施为。

    至于那些同来的朋友和精英弟子,更是把头叩得咚咚作响,一遍一遍,直叩得地面血迹斑斑……

    赤天童咬咬牙。

    他拔出剑。

    一咬牙就往自己的手臂砍下去,准备用一臂赎罪。

    林东弹出一缕指风,叮一声将那支百炼宝剑击断两截:“有这份狠劲,还不如用来多杀几个五鼎神龙仙门的邪修败类!”

    赤天童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林东会放过自己。

    之前自己咄咄逼人比苍茫还要过份。

    苍茫只是在背后操纵。

    表面完全没有失格,可是自己三番四次跳出来叫嚣,本以为就算不死亦活罪难饶,哪想到对方却轻易放过。

    “至尊师叔仁慈,但赤天童岂能知错不改,这张臭嘴冒犯尊长,今自掴千记耳光以作反省!”赤天童诚服地跪下来,双手左右开弓,噼噼啪啪地往脸上抽,没一会,他的脸就肿胀起来,但赤天童手劲不减,越抽越重,鼻血牙血奔流如注……

    乘云这个时候没有功夫嘲笑苍茫和赤天童他们。

    他一想自己也有利用至尊师叔反制对方之心,让至尊师叔知道后果堪忧,咬咬牙,立即让弟子挥鞭一百。

    一方大师合十。

    连连称善。

    “善哉!若以后人人自省己身,那么仙修各派固如铁板,无懈可击!”一方大师欣喜地俯身向林东参拜,他知道这种变化,完全是因为林东。若无林东,今天乘云和苍茫两个,说不定已经反目成仇,甚至双方门下已经展开大战,在白英散人这等卧底推波助澜之下,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至尊师叔真是太帅了!”糯糯她们这些门下弟子,看见事态演变,对林东崇拜得五体投地,要不是慑于师长警示,她们说不定会奔涌上来,围着林东,像俗世粉丝跟明星见面那样要求签名和合照。

    银漱观主和浅缘观主两个看向林东。

    林东一笑。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以后修仙各派的信仰之力,看来稳了,只要再出手铲平五鼎神龙仙门,斩杀那条无人可以匹敌的妖龙,那么这份信仰之力不仅牢固,而且会变得无比精纯,不发一言而诚心信服!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