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你好卑鄙!
    接下来,自符印之门出来的人是个女的。

    这肯定不是。

    而且她功力同样微薄,别说跟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她们扯不上半点关系,就是比起小姑娘糯糯也远远不如。

    大家不解符印之门冒人出来是何用意,但知道肯定是那位九狱星辰门大师兄的手笔。无论是心里激动的乘云这边,还是暗中猜疑的苍茫那边,皆安静下来仔细观看,等待最后谜底。

    符印之门一再闪动。

    里面仿佛有无数人的走出来。

    男女俱有,有的年岁较大,有的则是年轻人。

    这些人的神色惊惶不安,一出符印之门立即乖乖的跪到一边,似乎要等候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

    最后。

    符印之门光芒大作,比起此前的闪动更加炽亮十倍。

    正当众人无法正视掩手相遮的刹那,林东、云悠悠和师姐云寄语,千郡、叶倩如、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同时出现在大厅之内。符印之门等林东回归,瞬间消散,化于无形。林东早就自木偶姐妹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事实上他一秒钟就可以回归,但他不着急,选择了一个缓慢的通过符印之门传送这样的回归方式。

    “恭迎至尊大师兄回归!”紫竹仙翁何等反应,立即抢上前,一个头叩下去。

    “恭迎至尊师叔!”乘云的反应也不慢,带着弟子们纷纷跪倒。

    叱石老祖一看。

    脸都黑了。

    你们这是干嘛呢?

    全体给一个毛头小子跪拜迎接?你们一把年纪了,给他磕头合适吗?

    而且,你们这些做,岂不是把我们这些不明真相站在这边形成鲜明对比的人摆上桌了?

    紫竹仙翁哪管叱石老祖心里的想法,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立场摆正,牢牢地追随在林东身后。朋友没了可以再交,但是屁股歪了,非但机会错失,一条老命也迟早完蛋!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如此兴师动众?”林东故作不知。

    “至尊师叔,事情是这样的!”乘云这个时候哪里还会放过苍茫他们这些一来就掀桌子翻脸夺权的对手,再加上对方咄咄逼人,的确过份,所以不需要添油加醋,直接将事实说出来,就已经足够。他说到最后,泣不成声地猛叩地面:“乘云无能,无力维护至尊师叔的无上威严,罪责难逃,请至尊师叔重重责罚,以警示后人!”

    苍茫门主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

    尼玛!

    你这样都要自请责罚,那我们还有活路?

    乘云你要不要这么奸险啊!敢情你是故意挖坑等老子往里跳的啊!

    “请至尊师叔责罚!”乘云痛哭流涕,他将衣袍解开,当众露出脊背,又招手示意门下弟子拿鞭子来。

    “等等!”白英散人忽然发现事有转机,他上去揪住一个衣带鲜明的年轻男子:“我认得你,你就是黑风金癸门的人对吧?我前年去过落马山,当时殷正方身后站的就是你!我记得你左眉中有一颗痣,当时还跟殷正方笑谈说眉中藏痣,大富大贵之相,殷正方却说你眉中藏珠,有痣但不外现,只有闲财而无大贵。你就是黑风金癸门殷正方的门下对不对?你们为何自里面出来?又为何俯跪一地?”

    “白英前辈,师父死了,我们按照师父的嘱咐,在两边争斗过程中谨守中立,却不想今天飞来横祸,黑风金癸门满门被灭,只剩下我们十几个了!”那个男弟子以为白英散人可以救自己,急急把自己经历的幻术以及满门被灭的经过说了出来。

    他不知道。

    自他口中一说,更让乘云等人心中欢喜,而叱石老祖以下,苍茫门主他们则心中阵阵发寒。

    黑风金癸门只是中立,就被灭门,看来这个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已经下定决心,要清洗修仙界了。而且自弟子描述,这位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绝对不是乘云推出来的傀儡,而是一个真有实力的隐修大能。

    瞬间来去千里之外,再举手之间覆灭掉黑风金癸门。

    甚至可以将俘虏隔空带回。

    这是何等功力?

    就算不是精深的功力,而是利用某件法器,那也是了不得的超强法器!

    “殷正方谨守中立而惨遭屠杀,黑风金癸门上下灭门,如此霸权,跟五鼎神龙仙门那些邪派人物所作所为又有何分别?叱石前辈,还有青花前辈,你们是众望所归德高望重的前辈高人,今天这件事,非你们而不能决断!所谓仙门聚会,如果只是强迫各门各派站队,若不顺从,就趁对方无防范之际乘虚而入,杀灭满门,那么这种仙门聚会我白英誓不认同!”白英散人正气凛然地大声呐喊。

    “是的,没错,这样的仙门聚会,我们不参加也罢!”赤天童觉得事情有点不妙,但他这个人偏激,梗着脖子硬撑到底。

    要没有殷正方和黑风金癸门被灭一事。

    他说不定悄悄的忍了。

    可是现在如同白英散人所言,假如有人保持中立不愿意站队,就上去灭人满门,那么他也绝对无法认同。

    “你们都是这样认为吗?”林东神情非常平静,似乎完全没听见白英散人的正义呼声。

    “我们两个老家伙想听听你的解释!”叱石老祖深呼吸了一口气,站了出来。

    “千郡,倩如。”林东缓缓地举起右手。

    “在。”千郡和叶倩如赶紧上前。

    林东神色平静不波,不过口中所说却让人听起来仿如晴天霹雳轰炸耳鼓:“让所有心怀不敬的人跪下来,待他们反省错误了,我再考虑是不是解释这件事!”

    千郡和叶倩如立即齐声回答:“得令!”

    叱石老祖听了。

    当场气得七窍生烟。

    你就算是隐修大派出来的,但毕竟年轻,你让我堂堂一个前辈,给你个毛头小子下跪?

    千郡却不管叱石老祖这边人的态度,她目光如剑,言语如冰:“不跪者,杀无赦!”

    “你们目无尊长,骄狂无边,又岂是正道所为!”叱石老祖怒发冲冠,他颤颤地指着紫竹仙翁大吼:“这就是你决心尾随的至尊大师兄?我还以为因为何事,让你翻脸不认人,原来你不过是惧死不敢抗争!今天,唯有死去的叱石,断无下跪的叱石!”

    “你觉得你是抗争不屈的英雄?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一个被人蒙蔽的糊涂虫!”林东用目光扫了一遍苍茫身边的人,缓缓开口道:“你知道在你门下,有多少人是五鼎神龙仙门的暗棋?”

    “你这是污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叱石老祖气得浑身发抖。

    “拿下他!”林东一指白英散人。

    “原来这就是你的行事方式,将无辜的人构陷入罪,再动手灭人满门c一个隐修大派,好一个九狱星辰门啊!”白英散人大义凛然地怒吼起来:“即使我白英身死命绝,我也绝对不服你这种跟禽兽无异比邪修还要可恶的正修道统!我白英虽是散修,却有满腔的正气,今日就算肝脑涂地,只要明志示人,又有何妨!”

    “白英兄,我支持你,一直以来,我有点看不惯你的假惺惺,觉得你不够真实。可是在这死难关头,你还保持本色,证明你是值得深交之人!我赤天童游戏世间,从来不顾及他人脸色,今日也不例外!你们有霸权武力,尽管施展出来,我和白英兄必定抗争到底,死而无悔!”赤天童让白英散人说得气血翻涌,激动起来,飞身过去跟白英散人站在一起,准备并肩作战。

    “愚蠢!”林东指向赤天童:“将这个傻瓜的嘴巴抽肿了!”

    “唯死而已!”赤天童咬牙切齿。

    他决定绝不受辱。

    假如真打不过,他马上默念术诀自破功法,爆体而死。

    千郡和叶倩如左右包抄,只是她们走了十步左右,立即神色大变地停了下来。跪地的众人,噼噼啪啪倒了一地,就连乘云门主和苍茫门主等人也不例外。全彻能勉强站立的,只有九狱星辰门的几人,以及身体颤抖摇摇欲坠的叱石老祖和青花药仙。

    “眠龙散,这是眠龙散和牵魂诀!”歪倒在地上的紫竹仙翁惊叫起来:“金袍老祖!这绝对是金袍老祖的眠龙散和牵魂诀,我的功力被封了,金袍老鬼,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不错,正是老夫所为!”院子外面忽然响起了一个低沉又带有磁性的声音。

    然后。

    有个身穿金袍仿如帝王降临那般的高大男子,自门外昂然而入。

    他的相貌并不老迈,倒像个保养极佳的中年男子,浓眉如剑,斜飞入鬃,眼瞳里面隐隐翻渗着一种神秘莫测的金色龙纹。高大的他背负着双手,视全场人如无物,气度形同高山,世人仰视亦难以企及。白英散人一看这个金袍男子出现,立即惊喜地跪倒在地上:“天尊老祖!”

    金袍男子摆摆手:“干得不错x去之后,给你记上一功!老夫也没想到如此顺利,修仙各派的首脑,尽在一厅之内,又发生口角之争,对外毫无防范!此乃天助仙门,今日一清阻力,仙门必定腾飞无阻,哈哈哈!”

    “白英,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歪倒在地的赤天童忽然高声怒骂:“我看错你了,你果然是五鼎神龙仙门派来的卧底!”

    “怪只能怪你自己太蠢!我何止是五鼎神龙仙门的卧底,我还是仙门十大护法之一!我技成下山,游历各派之中,寻找机会,你们以为区区一个散修,没有仙门指引,真有可能修成我这等功力?赤天童,你有眼无珠,有头无脑,别人指出我是卧底,你都不信,反而跑过来我这边逞英雄,你愚蠢至此,还活着干嘛?早死早投胎好了!至于九狱星辰门的各位,还有叱石、青花和紫竹三位老鬼,你们也不用硬撑了,天尊老祖的眠龙散配合牵魂诀,天下无人可挡,要是你们小心防范,说不定还能及时发现,避过一难。可是你们万万没想到,我早收到大长老传音,一直以来,只是诱你们说话,引你们分神无暇他顾的吧?”白英散人说完,仰天一阵狂笑。

    “我想事情已经够清楚了,我就不再解释了!”林东忽然这样开口。

    “解释?死到临头你还解释什么!”白英散人轻蔑地嘲笑道。

    “死到临头的人是你!”乘云大声怒吼。

    “是吗?你告诉我,我是怎么死到临头的?”白英散人有恃无恐地挑起眉毛,目光环视全场:“别说你们身骨酥软功力尽封,堪比待宰的羔羊,就是你们功力不失,又能奈何我这个仙门护法?除了三个老鬼,谁都不是我的对手!包括你,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天才的苍茫!像你这等功力,我十年前就达到了,只是配合你的骄狂,才故意每次对练皆败北于你的飞剑之下!你以为你真能打赢我?笑话!”白英散人毫不客气地嘲讽一番。

    “我错了,是我错了……”苍茫的表情非常沮丧。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白英散人仰天狂笑:“是你自己愚蠢,自己作死,种下如此恶果,又能怪得了谁呢?”

    在狂笑声中。

    白英散人发现昂首而立的金袍老祖消失了。

    而且那些歪倒在地的众人,竟然完好无损地站了起来,最让他感到莫明其妙的是,倒在自己脚边的赤天童竟然爆发了赤天气劲,法器术诀环绕浑身,完全不像中了眠龙散和牵魂诀的模样:“这是怎么回事?”

    林东摇头:“区区幻术,何必当真!”

    白英散人此时才发现所有的场景回到了两个九狱星辰门女弟子迫近自己十步的那个时刻,不禁绝望地尖叫起来:“你好卑鄙,你竟然用幻术来坑我?”(~^~)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