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大师兄哪去了
    看见紫竹仙翁当场跟叱石老祖翻脸,再看苍茫门主脸上那掩饰不住的震惊模样。

    乘云差点没有笑出声。

    本来愿意邀请上桌,大家共同分上一杯羹的,谁不想苍茫野心膨胀,一来就要掀桌子,现在好了,桌子掀不成还倒钻桌底去了。真是自作自受,现在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假如还执意不改死撑到底,那么九鸣岐山门和百草朝阳门将成为一个历史。

    “师祖释怒,千错万错乃弟子之过,请师祖责罚!”苍茫门主是想夺权不假,可是他绝对没想到要迫叱石老祖跟紫竹仙翁翻脸。

    三位老仙辈份奇高,德高望重。

    要是因为夺权一事弄得他们割袍断义成了世仇,那么今天别说夺不了权,就算能够夺权成功,他也没脸站在台上率领众多仙门道友远征五鼎神龙仙门。修仙之人跟世俗政治权柄不同,政坛人物可以利益为上翻脸无情,修仙中人要是把事情做绝了,上面有多大的靠山撑着也没用。

    人心不服,干啥都不好使!

    再说。

    今天要是三老打起来,乘云他们必定发难。

    双方不顾五鼎神龙仙门那等强敌在前,内部相互斗殴,正道仙门各派聚会恐成一大笑柄。

    苍茫门主千算万算,他原来以为紫竹仙翁会给点面子叱石老祖,保持中立,两边争斗互不相帮,自己可以凭着两位师祖之力,压下乘云等人。

    哪想到紫竹仙翁态度决绝无比,誓不罢休,完全打乱了他的预期计划。

    “姑且不论你是错是对,紫竹作为前辈,他让你跪你就跪!”叱石老祖真想翻脸,跟紫竹仙翁这个老货大战一场,可是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别看脾气超级火爆,叱石老祖头脑其实非常理智,他知道今天就算将紫竹仙翁打个落花流水,自己徒孙也不可能赢得主事大权,看看对面那些人的态度就知道了,一个个全向着那个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

    人心所向。

    非人力可以挽回。

    而且,九狱星辰门虽然没有名气,但毕竟是个隐修大派。

    那个御龙天降的大师兄别的方面不说,光是幻化天龙这一术诀就用得炉火纯青,要不然如何瞒过全场那么多的仙门耳目?

    “徒孙想亲自前往,向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请罪!”苍茫门主还想最后拼一把。

    假如那位大师兄实在不行,是乘云他们推出来的傀儡。

    那么事情兴许还有转机。

    反之。

    失去主事资格的自己干脆顺势低头好了。

    主事资格拿不到,议事资格他们应该不可能不给,否则直接踢出局外,自己就可以带人离开了,师祖也不会看着他们如此欺侮九鸣岐山门的威名。

    “紫竹前辈让我们跟人道歉,我们道歉就是,谁让咱们的辈份低没资格说话呢!只是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说不定正在双修之中,咱们一大群人骤然前往,恐怕不便。若是打扰那位大师兄的好事,岂不扫兴,所以还是请乘云掌门迅速派人通传为妙!”赤天童冷笑一声,举口反击紫竹仙翁刚才的话。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紫竹仙翁很恼火。

    “修仙各派聚会,人人都得讲资格,不让咱们这些散修说话了是吗?”赤天童惯于一个人行动,他无牵无挂没有负担,直接叫战紫竹仙翁不至于,但开口说几句冷言冷语少不了。

    “好,好,你不是要去吗?我就带你去!”紫竹仙翁瞪着赤天童:“你要记住,没人限你说话,等会看见了至尊大师兄,你最好仍然保持着你这张利嘴!”

    “真去?紫竹,不如大家平心静气坐下来喝杯茶!你知道叱石他不是那个意思的,我们来这里不是跟你争些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早就看淡了。苍茫他们有心出来做事,起了争执是不好,但本意是好的,他也想在讨伐五鼎神龙仙门那些败类出一分力!咱们三个加起来快五百岁了,一把年纪就不要再争这些东西了,苍茫和震南他们是小辈,有些地方做错了,你看得不惯,开口可骂随手可打,咱们绝对没二话!”青花药仙站出来打圆场,力劝紫竹仙翁别较劲。

    “青花兄,这么多年,我紫竹又何曾做过半件对不起老朋友的事?”紫竹仙翁余怒未消:“你们如果有事找上我,我老迈无能,呵呵一笑也就过去了!可是关于至尊大师兄被人挑衅这件事上,我万万不能让步!九狱星辰门是隐修大派,弟子出世,乃为清除顽固千年遗害无穷的修仙败类,我绝对不能忍受有任何人用任何理由污蔑他们!今天我紫竹把话放在前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这个底线就坚决不能过!”

    “好,既然如此,那我这个山野村夫也去见识一下九狱星辰门的前辈高人!”叱石老祖看见紫竹仙翁寸步不让也怒火中烧,平时看不出来,老好人兼墙头草式的紫竹仙翁,今天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乘云,你是此间主人,不慎重考虑一下?”青花药仙又劝乘云不要把事情弄得太僵。

    “世间万事可以商量,唯一冒犯至尊师叔一事,乘云唯有一死,绝不妥协。”乘云态度同样不松半分。

    关于赤天童现场撞破奸情的说法乘云差点没有活活笑死。

    人家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会缺女人?

    至于这么急色吗?

    在成千上万的各门各派弟子热闹聚会的时候搞双修?

    最可笑的一点就是,人家是带着道侣前来的,两个人成双成对,可谓天作之合。世间上谁会愚蠢得跟外人一起双修的时候带上自己的道侣?难道让道侣站在门外帮忙望风?

    小院门外就守着几个女弟子。

    她们看见乘云带着一大群人前来,还有点傻眼,怎么那么多人前来拜见至尊师叔呢?

    等她们反应过来,乘云他们已经飞到静室大厅的门口,守在门口的糯糯赶紧拦阻:“哎等等,师父她们正在里面练功,你们别乱闯!”

    “练功?练的是什么功?”赤天童这下得意了,一个男的跟几个女的呆在一起练的会是什么功呢?

    “我们有急事,想求见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白英散人赶紧挤身上前。

    “你们等着!”糯糯一看太多人了。

    她还以为是紧急的事。

    赶紧伸手敲敲厅门:“师父?弟子有事禀报!”

    大厅里寂静无声,天童和白英散人相互对视一眼,闪电般推开大门,飞身掠入大厅之内。

    里面空空如也。

    空无一人。

    不过赤天童看了这种情景,更深信只是对方用隐身术诀将几个人的痕迹掩藏起来,男女做某种事嘛,肯定不好把声音气味传出去,为免门下弟子发现,肯定是要身形隐匿起来的。

    白英散人怕乘云会出手阻止自己,立即竖起剑指默念咒诀:“开眼!”

    天目瞬间打开。

    可惜仍然没有看见人影。

    看见对方隐匿高明,白英散人一边念咒,一边变出法器狂风沙,朝天泼洒,同时气随意转,在大厅内刮起一阵黄沙尘暴来:“妖魔鬼怪速速显形!敕!”

    整个大厅到处是风沙,偏偏诡异的是,仍然无有半个人影。

    苍茫门主一看。

    暗叫不妙。

    再看乘云低头垂目,完全不加阻止,就知道急于求胜想扳回劣局的赤天童和白英散人上当了。

    “没人?怎么会没人呢?你不是说你师父在这里吗?难道她们去别的地方练功了?”赤天童飞到小姑娘糯糯的面前,厉声迫问她,希望她将银漱观主她们的真正行踪说出来。在他的心目中,这里不过是狡兔三窟的遮掩,真正双修的地方,肯定不在这里!

    “你是坏人!”糯糯开始还以为这些人是求见林东和师父的,哪想到一进来就搞诸多动作,很明显,这些家伙心怀鬼胎,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她不知道,就算知道也肯定不会说出来。

    “小姑娘,你最好还是说出来!”赤天童语带威胁。

    “我要不说呢?”糯糯才不害怕。

    “嘿,你以为我没有办法让你说出来?”赤天童正要使用术诀,忽然大厅中心有一阵能量波动,仿如水面的波纹那般扩散,接着光芒自里面绽放出来,再迅速拉长,形成一面玄奥无比的符印之门。光芒越来越明亮,不到十秒钟,符印之门忽然开启,自里面走出一个人来……

    此人身体高大修长,相貌英俊。

    只是眉宇神色颇带惊惶。

    衣服凌乱。

    白英散人一看,心中顿时惊喜交加,上前迫问那个年轻男子:“你就是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是吧?刚才你去哪了?还有其他女的呢?都让你藏到哪去了?”

    赤天童反应同样欢喜,但他仔细一看对方,发现此人功力低微堪比各派门下记名弟子,连一些门派的精英弟子都算不上,不禁疑惑,难道这就是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是个水货?是紫竹仙翁和乘云门主他们推出来的傀儡?没理由啊,要推出傀儡,也不能找功力如此低微的人啊!而且这份功力完全不像伪装,而且神色惊惶,哪有半点上位者的气度?

    “我,我不,我不是我不是!”那个年轻男子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真正的九狱星辰门大师兄哪去了?”白英散人也意识到不妙,可是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不知道,别杀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年轻男子干脆吓哭了,语无伦次的哭诉,谁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符印之门又在闪动。

    白英散人和赤天童赶紧注目其上。

    之前那个懦夫男子不是,那么接下来出来的这个,肯定就是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了!(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