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 割袍断义
    云雾山,龙隐谷。

    作为前辈高人,叱石老祖和青花药仙两位经常在修仙各派聚会时作压轴出场。

    事实上除了紫竹仙翁以及极少几位隐修掌门或者大长老,再没有人能够跟他们俩的辈份齐平了。

    这一趟正道门派聚会。

    他们原本并不打算前来参加。

    一是他们看惯争斗,知道正邪黑白这些东西,未必可以分得那么清楚,开战更多时候是因为利益斗争。二是他们辈份、功力和人望虽高,但个人领导能力却不是很好。若是私下聊天,他们可以滔滔不绝,说得天花乱坠地涌金泉,可是一旦站到几百上千人面前,他们莫名紧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才好。

    他们是老资格的前辈,却不是整合修仙各派带领大家前进的领头羊。

    几十年前。

    两人曾经有数次机会主持大局。

    可惜没有一次成事,积极主事反而让局面变得更糟。

    这更让他们感到心灰意冷,最后彻底做个闲云野鹤式的前辈高人,再不管修仙各派的争斗。

    “叱石老兄,青花兄,你们来了,欢迎啊!之前不是说你们不来了吗?怎么改变主意,不再高居深山做个逍遥快活的游神散仙了?”紫竹仙翁率众迎了出来,全场只有他的辈份,才能跟叱石老祖和青花药仙两位称兄道弟。

    “还不是苍茫和震南两个没收性的皮猴非要迫我们来转转,他们人呢?”叱石老祖说的是他九鸣岐山门下的苍茫门主和青花药仙的外孙震南侯。

    他们口中说成是没收性的皮猴。

    其实苍茫门主和震南侯两位都过了六十岁,同时还各是九鸣岐山门和百草朝阳门的门主。

    紫竹仙翁笑道:“苍茫门主和震南侯两个刚到不久,乘云他们招呼着呢!怎么?这次是给小辈撑腰来了?”

    “他们自己若是不成器,我们才不管!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就是出来转转,跟你这个好久不见的老朋友打打招呼!”叱石老祖一口否定了。

    他们的确是来给后辈撑腰增加话语权的。

    但话不能这样说。

    身为前辈高人。

    怎么也得要一点脸皮。

    身穿蓝袍银须如雪的叱石老祖以前跟紫竹仙翁少走动,主要是二十年前苍茫门主跟长河门斗得很厉害,要不是赤鲤上面有个紫竹仙翁撑着大局,长河门可能早就让九鸣岐山门整个给吞灭了。虽然没真正打起来,但毕竟已经交恶,下面小辈明争暗斗,几乎撕破脸皮,他们斗得厉害,长辈如果经常见面,难免有点儿尴尬。

    “不是说有什么隐修大派的大师兄要来吗?难道他还没有来?”叱石老祖没看见紫竹仙翁给自己介绍,还以为林东一个小辈要抢最后压轴,心中带点不喜。

    “来了,至尊大师兄御龙天降,万千威仪穷尽言语亦难诉!”紫竹仙翁提起林东时神情倍加恭敬。

    “他好像是个年轻人吧?”身穿白袍道骨仙风的青花药仙对于紫竹仙翁的恭敬有点奇怪。

    “御龙天降?”叱石老祖听了更是不爽。

    拿障眼法骗谁呢?

    一个二十来岁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也敢搞这一套夺权?

    世间哪有真龙,在龙隐谷拿御龙天降这种小把戏来宣告地位,争夺修仙各派的主事权,小小年纪就学得如此心机,实在让人不齿!

    紫竹仙翁刚要解释,却听见里面传出一阵的骚乱。

    龙岩寺一德和尚飞奔出来。

    “老仙翁,赶紧去阻止苍茫门主和震南侯两位的无理取闹吧!我们受点委屈没事,冲撞了至尊师叔,那可不得了!”一德和尚对于林东那是百分百的尊敬,别说林东,就是千郡和叶倩如两人就已经把整个龙岩寺折服了,更何况林东这位御龙天降又给众人恩赐灵丹的至尊师叔!

    “什么?”紫竹仙翁一听就急了。

    他知道苍茫门主和震南侯肯定不会轻易将全部话语权放开,哪怕这位聚会的地点在龙隐谷。

    借机生事肯定有,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两位一来,屁股没坐热就拿林东开炮。你们的竞争对手是乘云和一方他们才对,怎么有眼无珠挑战九狱星辰门的人?

    别以为恃着有两个长辈到场,就可以乱来!

    得罪别人没事。

    你们小辈尽管吵吵去。

    可是惹恼了九狱星辰门的至尊大师兄,老夫第一个饶不了你们!

    紫竹仙翁这时候也顾不得跟叱石老祖和青花药仙两位修好了,别的事情问题不大,可是叫板九狱星辰门,别说老朋友,就是亲兄弟你也不好使!

    “怎么就无理取闹了呢?说来听听,我倒想听听苍茫那小子怎么个无理取闹法!”叱石老祖哼了一声。

    “两位老仙长,龙岩寺一德有礼!”一德和尚赶紧上前见礼。

    “废话少说,你倒是给我说说事情经过!”叱石老祖对于一德和尚刚才冲口而出的话仍然介怀。

    “是,两位老仙长德高望重,当断事情是非黑白。”一德和尚要是遇上别的事早就跪了,他可不敢得罪叱石老祖和青花药仙这两位大牛,可是关乎九狱星辰门和林东这位至尊师叔,他立即硬气起来:“苍茫门主和震南侯两位前来,我等以礼相待,精诚坦荡,只望存异求同,齐心协力共同备战五鼎神龙仙门以及它的帮手,哪想到两位门主一进山门,便无礼问起九狱星辰门的至尊师叔,我等耐心解释,反被他们恶意嘲讽。就连众目睽睽之下包括紫竹老仙翁亲眼所见的御龙天降亦被恶意抹黑,我等实在难忍其恶劣态度,故急急来请三位老仙长,指明真相,还归我辈该有的恭敬之心……”

    “看来你们那位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还真是了不得啊!”叱石老祖看见一德和尚态度坚决,提及九狱星辰门即义正词严,越说越刚毅,最后甚至要迫自己表态,心中非常恼火。

    “慎言!”紫竹仙翁这时候懒得跟叱石老祖套近乎了,事关立场,这时候别说朋友,就是老爹来了也一样。

    “你该不会也觉得我是无理取闹吧?”叱石老祖这下真是满腔怒火。

    虽说没深交情,但认识近百年了。

    还比不上你匆匆一面?

    你得了那个年轻人什么好处,就连老朋友都翻脸不认了?为了手上这么点权利,你至于这个态度吗?

    紫竹仙翁还真不愿意跟叱石老祖翻脸交恶,他本来就是个乐游八方的人物,奈何这件事自己的屁股绝对不能歪,否则非但前功尽弃,还会给长河门带来灭顶之灾。最重要的一点,九狱星辰门人家就是牛,就得了不起,你们嫉妒没用!

    苍茫和震南侯想跟九狱星辰门派出来的大师兄争斗?

    你们还没那个资格!

    就算再加上叱石老祖和青花药仙,你们也不过是井底之蛙,在井底的水洼里呱呱自鸣可以,出到外面宽阔的天地,谁管你叫什么老祖?谁在乎你叫什么药仙?

    一把年纪又如何?

    痴长年月罢了,人家可是真正的神仙人物!

    “叱石兄,青花兄,你我相识百年,当知我个人脾性,我不想作口舌之争,不如一起前往里院,看清楚事情的是非黑白,再作定论如何?”紫竹仙翁还是故念旧交情,忍了下来,现在存活的老家伙不多了,脾气每个人都有点,但不至于弄个误会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九狱星辰门拿来杀一儆百,做那个可怜杀鸡给猴看的‘鸡’。

    “走!”叱石老祖大袖一挥,舞空而起,朝里院第一个飘飞而入。

    “他的脾气急,紫竹兄,千万别往心里去!”青花药仙替自己的至关老友解释几句。

    “没事!青花兄,请!”紫竹仙翁心情也不是很好,你叱石脾气急就可以随便发脾气吗?事关你的小辈,就紧张成这样子,当年苍茫可是要吞并整个长河门,又有谁在乎过我的感受?

    进了里院。

    紫竹仙翁发现颜如中年上唇微胡气质非凡的苍茫门主,正背着手跟乘云、一方、北冥、锤鼓客等人对峙。站在苍茫门主旁边的,则是相貌堂堂形态威武的震南侯,再后面是他们带来的几个知交老友和精英弟子,别看他们人数不多,但态度却非常傲慢,似乎并不把身为主人的乘云放在眼内。

    叱石老祖第一个赶到。

    他自空中飘降,气势镇压全场,只见他环视一扫,口气却是在批评苍茫门主:“怎么回事?今天本应高高兴兴的来,开开心心的聚会,为何在此跟人口角?难道我们九鸣岐山门就这等形象?这等教养?让长辈看见了,说不定还以为你处处争锋,咄咄逼人呢!”

    “见过叱石、青花两位前辈!”乘云等人心情再不爽,该有的礼节还是得拿出来。

    “两位师祖明鉴,非是徒孙恶意生事。”苍茫门主看见叱石老祖来了,他心里暗中欢喜,表面却佯装惶恐:“今日徒孙跟乘云掌门等人意见有别,不过是关乎龙隐谷天龙印映一事!”

    “龙隐谷天龙印映乃千年来的嫡传,岂容你区区小辈质疑,还不赶紧给乘云掌门以及龙隐谷上下道歉!”叱石老祖表面大声训斥苍茫门主。

    “是,是徒孙不对,师祖别生气,徒孙一定向乘云掌门致以深深的歉意!”苍茫门主跟之前完全不同。

    现在的他。

    完全变成了一个谦谦君子。

    仿佛之前质疑林东御龙天降的那个人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似的。

    乘云知道苍茫来了肯定要夺话语权,要是没有林东赏识,他多少会让出一部分,就像跟一方大师等人联手主持一样。但是苍茫和震南侯两个口出狂言质疑林东,而且他们的势头不像是要分出部分话语权,而是全夺在手,这点实在不能忍。

    既然你们野心极大,不屑跟我等联手执掌,直接叫板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

    那我也不跟你们客气了。

    逮住不敬这一点。

    看你能不能依靠叱石老祖的面重新翻身!

    当初的赤鲤何等傲慢,当初苍海派的北瞑先生何等嚣张,今天呢?他们乖乖的下跪叩头,恭敬无比地行五体投地之礼!别说他们,就是紫竹仙翁这等身份的人物,同样痛哭流涕以示诚心,你们算个屁!

    这件事,别的不说,光是野心膨胀找错挑战对象这一点你们就已经注定出局!

    “道歉不敢,乘云如何当得!乘云与苍茫门主相争乃是小事,意见不同,咱们可以存异求同。只是,事关至尊师叔,还望苍茫门主幡然醒悟,收回恶言,郑重地向至尊师叔致以歉意!”乘云逮住苍茫门主等人不敬这一点不放。

    你们不是嚣张吗?

    继续啊!

    说得越多你们错得越多!

    一开始还准备分出一部分权力,大家团结一致,拿下五鼎神龙仙门,共同发展,哪想到你们还瞧不起人了!

    苍茫门主却不相信自有御龙天降的神迹出现,他微微一笑:“我个人非常愿意向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致歉,像御龙天降,又让天龙盘旋龙隐谷上空,久久不消这种神通,我佩服之极。可叹啊,因为迟来一分,竟然无缘见识天龙狂舞,哪怕各位一直强调此前天龙盘绕,但我等偏偏缘铿一面,可惜,可惜!”

    “天龙又岂是我等愚钝之辈可以见识,苍茫大哥,咱们没有这等缘份,不可强求啊!”站在后面有紫阳子是苍茫门主的好友,他仰天哈哈大笑。

    “关于天龙印映,乃世间奇观,若是欲得一面,恐怕得求明年今日。”另一位白英散人亦捋须点头。

    “那还得天晴不下雨,否则恐怕依然难有御龙天降之景!”又有位瘦小如侏的赤天童叽笑道。

    “哈哈哈……”苍茫门主身后众多弟子哄笑起来。

    “诸多前辈高人在此,你们岂能如此失态!”苍茫门主一举手,故作严肃地开口问:“敢问那位御龙天降的九狱星辰门大师兄何在?苍茫想亲身前往,虔诚致歉!”

    “至尊师叔正与银漱观主、浅缘庵主等人正在静室修炼,又岂容你们借故生事,前往惊扰!”乘云门主再次拒绝引见。首先苍茫门主等人不会道歉,只会前往加倍质疑;其次身为主人,给贵宾排扰解难应是第一位,胡乱安排挑战之人会见,那是何等的失误?

    乘云岂会犯下这种愚蠢的错误!

    再说,苍茫门主和震南侯他们是竞争对手,你们越是要见,咱们就越不引见,你们再嚣张试试,看最后坑不死你们!

    苍茫门主摇头。

    脸上表情似乎非常遗憾。

    后面的白英散人却哈哈大笑:“跟银漱和浅缘她们在静室里修炼?只怕是双修之中,一时难以分离吧?”

    赤天童嘿嘿地接口道:“年轻人嘛,这不奇怪!要是这样一说,我们还真不好意思前往打扰,到时推门进去发现场景不堪入目,何其尴尬!咱们道歉事小,人家九狱星辰门大师兄的面子丢了,可就捡不回来了!”

    “闭嘴!”紫竹仙翁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之前他还想挽回一点旧交情,现在看来不发火自己都要让乘云那家伙给坑进去了:“你们污言秽语,心思何等丑陋!若男女共处一室,就如同你口中苟且,普天之下,男男女女无不共存于天地之间,岂不是再无清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何等恶毒!今日若跟你等为伍,我紫竹枉吃百年盐米!”

    “紫竹兄,别动气,大家坐下来,有话好说!”青花药仙劝道:“不如请出那位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大家和气坐谈?”

    “叱石青花两位兄长,紫竹丑话说在前,今日若苍茫门主以下,不立即跪地请罪,诚心诚意恳请至尊大师兄宽恕,我紫竹再无颜充当什么前辈长者。若叱石兄和青花兄坚持力护门下,那么,请恕紫竹不念旧情,与两位割袍断义!”紫竹仙翁猛地一撕,将衣袖撕下一片,态度坚决地扔在地上。

    “什、什么?紫竹你这是干什么?你疯了?”叱石老祖气得几乎炸肺,小辈争斗,你要跟我割袍断义?(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