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6章 由心而发,随手施为
    苦思半天,银漱观主最后选了雾、花、月三字。

    千郡和叶倩如要五个字,那是她们的功力高而且跟林东关系密切,银漱观主能有三字就无比满足了。

    “那我要琴、棋、画这三个字!”浅缘庵主说了自己心目中的字,为此,师姐云寄语还打趣她:“你怎么不要书?干脆琴棋书画全要了。”

    “不是说只能挑单数的字吗?琴棋书画是四字,这样不好!”浅缘庵主摇头。

    “再加一个别的字,五字不比四字更好?”师姐云寄语笑道。

    “功力不足啊!”浅缘庵主还是摇头:“而且这里满是书,我还要‘书’干嘛!银漱说得好,我们本来就不是读书的材料,当以修仙为主,专精如一。今天能够获得赐字已经是天大的机缘,如何还能贪心奢求!再说缺一书字有守缺求圆之意,还是弃一存三更美!”

    “啧啧,瞧你还说上大道理了!”银漱观主闻言大乐。

    “你敢说你的雾花月三字一点意义都没有?”浅缘庵主没好气地白她一眼。

    “我是胡乱想的,跟雾里看花,镜花水月这些一点关系都没有!”银漱观主笑着摆手,浅缘庵主则马上拿眼睛瞪她:“此地无银三百两,说的就是你!”

    “两位师太呢?”林东一看银漱观主她们确定下来,又看向八苦师太和八门师太。

    “我自幼进入师门学习,起初娇气,又有各位师姐处处相让,不能吃苦,师父于是给我起了一个‘八苦’这样的法号,意思是让我牢记修炼之心,那怕吃尽世间诸苦,亦不忘精诚!”八苦师太双手合十:“今日机缘,我当以苦字为铭。”

    “仅一字?苦?”林东又问。

    “是!”八苦师太颌首。

    “我亦一字。”八门师太稍微上前半步,她低头合十道:“我同样幼年入门修炼,但童心未泯,长大了仍爱嬉戏打闹,打盘修炼总是难以枯坐入静,师父赐名,希望我参悟有如八门通透,无往不利。”

    “所以你要一个‘门’字是吗?”银漱观主有点懂得她们的意思了。

    “并非是门字,修炼不力,参悟愚钝,如何敢厚颜使用门字,我还是用一个静字吧!”八门师太缓缓摇头。

    “很好,正好由静入心,启心而悟,这个静字要得不错,看来你和八苦师太,都准备将它用在自身的修炼之上。”林东对于两位师太的务实之举拍手称赞。

    “说到修炼,我们还真是惭愧,在刚才想字的时候,我心中压根就没想过修炼!”银漱观主真想改口,同样要个适合自己修炼的字,但想想,这种举动并非原本由心而发,更改反而落了下乘。

    而且刚才脑海中灵光一闪,选定雾花月三字,似乎亦能代表自己的心境和修炼方向。

    说不定这三字。

    就是自己以后的机缘。

    于是一笑,将心中的纠结完全抛之脑后。

    “双方修炼方式恰恰相反,我门广收弟子,无论优良平劣,只要有修炼之心,当一视同仁。你等修炼弟子却是千挑万选,门中除了最优者继承衣钵,剩余下来无一不是精英。要说人数多寡,我门优胜,若说功力精进,我门下弟子,无论长幼,皆远远不如!”八苦师太可不认为自己和八门两个能够赶得上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这两位是修仙界万中无一的天才,无论资质还是悟性,俱上上之乘。

    别的不说。

    人家是一门之主,而自己在门派之中也算不上特别超凡出色。

    银漱观主知道争辨这个没有意思,这是修法所定。八苦师太她们的宝音寺是不限身份地位等等这些的,只要是女性,有心修炼,就可以入寺。沉香观走的是精英路线,弟子贵精而不在多,看见资质天赋上乘的弟子,千方百计的弄来继承自己的衣钵。

    相反,如果资质不好。

    就算亿万黄金,堆积如山,摆在面前,乞求怜悯传功,也不屑一顾。

    两种方法谈不上哪个好哪个不好,这都是能够经历千年传承需要和考验的延续方式。

    “好了,我们还是继续选字吧!”师姐云寄语打圆场的时候,她没有意识到全场就差自己没有选定了,直到大家都拿眼睛看着她,才猛地一下惊叫起来:“啊,就剩下我了?我一点儿心理准备也没有啊,怎么办?”

    “慢慢想,不着急!”林东难得看见云寄语如此呆萌,不禁大乐。

    “那我好好想想!”云寄语一下为难了。

    要什么字才能表达心意呢?

    想了半天。

    哪个都不合适。

    每想一个就否定一个,弄得最后一个字都拿不出来。

    云悠悠看师姐实在想不出来,心乱如麻,不由为之嫣然,上前提醒她道:“师姐,要不你就用云、寄、语这三个字好了!”

    师姐一听就喜欢上了。

    用自己的名字,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创意了。不过她怕林东反对,偷偷的拿眼睛瞅他一眼,嘴上带点犹豫地推辞道:“用名字不太好吧?会不会很难弄?而且别人看起来,感觉我就是个自恋狂,有点不太合适,还是想个别的吧!”

    “我觉得云、寄、语这三个字非常好,我们大家的字都没有你取得好!”千郡力劝师姐一定要用上。

    “对,可惜我已经让了,否则一定用名字来做术诀施展!”叶倩如亦表示支持。

    “你们觉得呢?”师姐云寄语问银漱观主她们,其实是想知道林东的意见。

    “这个提议绝了!”银漱观主百分百赞同。

    “酷!”浅缘庵主用了个俗世词汇形容。

    可惜她们说了不算。

    师姐还是拿眼睛看向林东。

    林东没点头,她可不敢拿自己的名字作为术诀的施展方式。

    “悠悠的提议,我直接打一百分!”林东一说,千郡她们顿时欢呼起来,师姐偷偷地拍拍高耸的胸口,她真怕林东拒绝,其实她很想用名字,只是不知道他的意见。

    大家想合乎心意的字花了很长时间。

    林东给大家赐字。

    却不足一分钟。

    只见光芒自林东的手心浮生。

    金光阵阵,然后无数的笔画自里面生成,一点一竖,一横一折,一撇一捺,一勾一提,统统尽在其中。

    然后,无数玄奥的图阵在里面隐现,渐渐生成,散发出来的美丽图案还带着妙音,若有若无,仿如清流洗涤心灵。无数的花草树木竹石花鸟,无数的日月星辰江河湖海,无数的春夏秋冬时年月日……让人眼花缭乱,让人目眩神迷。

    师姐她们恨不得时间停滞下来,可以千万年地驻足观看。

    奈何图阵里面的景象极快,仿如白驹过隙。

    她们只能匆匆一览。

    无法洞悉真义。

    “印!”林东将双手合拢归一,顿时千万道光箭,自指缝间迸发出来,光亮如炽,令人无法正视。

    等林东双手完全合拢,大家发现他整个人都在发光,同时一种威凛如狱的能量迫体而来,形如山岳,神威如狱。众人知道他正到了运功的紧要关头,赶紧低头,不敢发出半点杂音,以免打扰。

    就在众人低头的一刹那。

    林东动了。

    他的手指轻点,一一指向云悠悠和云寄语她们的眉心。

    每一点,就有一点金光透射而出,没入眉心,直透泥丸宫的识海。

    “啊!”师姐情不自禁叫喊出来,她感到如梦似幻的景象在自己的内心处翻涌,玄妙得难以言喻,初看像是刚刚融入灵魂体魄的新生,再看却像自己与生俱来的熟识,最后看去,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似是而非,似悟非悟,恍惚灵悟,各种奇妙的感觉交织在一起,让她难以自制地惊叹出来。

    等喊完之后。

    她猛地抬头起来,发现身边众人无不如此,方知刚才陷入奇妙之境的人不止自己一个。

    再看林东,发现他缓缓收功,由金光闪闪的神威之躯恢复人们熟识的木头,师姐忽然有种冲动,好想冲过来紧紧地抱住他。

    他是跟师妹一对的!

    不能乱想!

    师姐云寄语赶紧把那股冲动强压下来,再看看云悠悠,深怕她会看破自己内心。

    “怎么?”云悠悠带点好奇地看向云寄语,吓得师姐赶紧摆手:“没有,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术诀效果,对于刚才的赐字,我似悟非悟,还不太懂,似乎随手就可以施展,又似乎千难万难,我真不知道该从何开始,师妹,不如你来示范一下?”

    “由心而发,随手施为即可!”云悠悠伸出白玉小手,轻轻一点。

    一点之下。

    周围毫无异样。

    师姐云寄语感到愕然,难道施展术诀失败了?

    云悠悠却随手拿起一本书,放在面前,只见那本书凌空而立,似乎被无形的绳索吊在半空一样。

    “这就是定字真诀?”银漱观主她们看得心头大震,完全没有任何异象,术诀却已经生效,而且威力显然不是定住一本书那么简单!

    “刚才师兄跟大家说过了,术诀施展可以随手而发也可以书写出来,一切随心!”云悠悠向书架一招,整排书架倾斜,眼看就要崩塌下来,她却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凭空书写一个‘定’字,只见金光乍闪,一个小小的定字迅速变大,一闪之后,倾斜的书架瞬间定滞下来,纹丝不动。

    叶倩如还很好奇地走过来,用手拉了一下。

    她感到书架似乎生了根似的,不禁用力,想尝试强行拉倒,谁不想她硬生生在书架上扳下一块木板来,倾斜欲倒的书架还是一动不动。

    “定字诀最大的威力能达到什么程度?”银漱观主她们惊而转望向林东。

    “定住一件法器的攻击应该没问题。”林东微微一笑。

    “耶!”千郡她们现在才知道欢呼。

    “我们的字呢?”师姐最想知道自己跟师妹到底相差多少。

    “你们都是一样的,我刚才说的并没有计算你们自身的功力加成,只是单凭术诀本身!你们的功力强了,云可以遮天蔽日,雾可以连绵群山,火可以焚天燎原,静可以十方俱寂……你们慢慢摸索,我全告诉你们了,你们就没有一点一点慢慢摸索出来的乐趣了!其实这只是小术小诀,平时用以自娱,或者辅助修炼,真正的大道,还是按照你们本门的修炼功法,精深勇进!”林东解释道。

    “是!”这回就连师姐也跟着点头称是,不知不觉,她就被他的言行举止带动了。

    “要不我们回去吧!”云悠悠笑道:“我们出来得太久了,若是有人来找,看见我们不在,问询之下,值守弟子难以解释师长行踪,到时百口莫辩,说不定会弄出什么误会来!”

    *********

    恢复更新!

    我非常的惭愧,因为自第一次因为有事断更,泄了一口气之后,苦苦坚持了一年多的持续更新就有点撑不住了。一年多的时候里,我迫自己每天必须在十二点之前更新,没有任何借口,可是断了一次,我找不到那股压力来迫使自己战斗了。我就像一个老迈的战士,无力又疲惫,有心重返战场,却让年月酥软了筋骨。我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但是现实的泥潭却让我无力面对。

    直到有一天,有书友找上来,告诉我,他们还在苦苦等待。

    我被他们感动了!

    我真不知道这本逆袭还有人如此坚持地追看,我真想不到这本我无比绝望又无比坚持的书,还有人愿意共鸣我内心的一份感受!它不是我的巅峰之作,它不是我的灵感之作,它不是我最满意的作品……不过,其实我在里面写下了很多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用各种方式,我希望自己写的书可以获得共鸣,那怕只有一个人,那怕只有一个章节,甚至,那怕只有一句话。

    谢谢你们,我不知道有多少书友在坚持,我不知道你们是谁!

    我只知道一样东西,你们就是我的创作动力,你们就是我的战斗勇气,因为有你们,我无畏无惧!

    *********(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