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3章 罪过,罪过!
    “报!”

    静室外有人飞奔而来。

    “什么事?”殷正方哼了一声:“本尊在打坐练功时,不是让你们不得打扰吗?”

    “师尊,好消息,好消息啊!”门外的弟子按捺不住激动。

    “什么好消息?”殷正方终于有点兴趣了。

    “云雾山那边来了一个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这个人嗜战如命,他一刻也不能等,直接带着乘云老头、一方秃驴他们出动了!谁不想五鼎神龙仙门的人刚好想偷袭,早就派人埋伏在山下,现在他们两帮人遇上,二话不说直接打了起来!师尊,就如您预料的一模一样,九狱星辰门跟五鼎神龙仙门的开战了,他们打起来了!”门外的弟子高声汇报这个好消息。

    “好,打得好!”殷正方要的就是这个两虎相争、两败俱伤的结果:“再探!”

    虽然是幻象,但师姐她们看得超无语。

    你有多心急两边打起来,才会认为林东一到云雾山龙隐谷就会出动开战?再说五鼎神龙仙门的人就算全是白痴,他们也不会派人到云雾山埋伏,这不是送人头吗?

    不过。

    既然殷正方是这样幻想的,那么大家凑合着看。

    反正再离奇再夸张,都不会比刚才练着练着就三花聚顶天眼洞开再发现祖师飞剑更加荒谬了。

    幻象就连一分钟都没过,可是殷正方却感觉过了一天,在等待的这漫长的一天里,殷正方不仅等到了九狱星辰门和五鼎神龙仙门双方厮杀激烈,伤亡惨重,血流成河的情况,还勤奋练功,又将自己的功力提升一个境界。他自觉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自信。

    就算九狱星辰门和五鼎神龙仙门没开战,他现在也有信心一统修仙界。

    别说击败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和五鼎神龙仙门的金袍老祖没问题,殷正方估计自己就是以一敌二,一个人单挑大师兄和金袍老祖两个,都不在话下。

    “报!”门外不断有好消息传来。

    “说吧!”殷正方对于普通的好消息已经提不起精神了,他觉得假如这一仗没打完,自己就亲自出动,以一敌万,将整个修仙界的修士踩在脚下。

    “九狱星辰门的大师兄和金袍老祖同归于尽了!五鼎神龙仙门的门主大打杀戒,云雾山这边节节败退,平衡被打破了,师尊,我们如何是好?”通报的弟子忽然报了一个新的消息,无法确定是好是坏,但大师兄跟金袍老祖同归于尽这件事让殷正方心里很舒坦,高手都死光了,剩下的渣渣,只要自己虎躯一震,他们还不得乖乖的跪地求饶?

    “慌什么!待为师亲自出马,斩妖除魔!”殷正方哈哈大笑起来,是时候站出来做个拯救修仙界的救世主了。

    幻象中。

    他一剑就斩杀了五鼎神龙仙门的门主。

    五鼎神龙仙门的门主,临死之前还惊惧地看着他,仿佛不认识多年结交的殷正方似的。

    殷正方心里冷笑,老子是何等人物?练功瞬间直达三花聚顶的不世天才!岂是你这种庸才所能看透!

    斩杀门主,天空中出现了神龙,这条五鼎神龙仙门的守护神,竟然主动臣服殷正方,主动低头跟他契约,又驮着他在天空中飞绕,接受云雾山一派的正义修仙众的膜拜山呼。至于五鼎神龙仙门死剩的那些弟子,个个吓得浑身发抖,连叫神龙天尊饶命!

    “神龙天尊好威风啊!人家最喜欢这样的大英雄了!”无数的女修用狂热崇拜的目光看着殷正方。

    “啊,他看过来了,他看我了!”

    “他看的是我!”

    “人家……人家不行了,啊,啊啊啊,去了c厉害的神龙天尊,仅仅是看人家一眼,就让人家丢得一塌糊涂!如果让他……人家怕是活不成了呢!”

    “我也湿了,人家好想永远伴在神龙天尊的身边啊!”

    殷正方在众多女修的尖叫声中,高傲地昂着头,对这些狂热花痴置之不理。

    银漱观主非常抓狂,因为她发现在幻象中,自己亦是那些颠狂尖叫、狂热花痴的其中一员,甚至,在挤身出去朝殷正方展现一个迷人笑容时,竟然被殷正方无情拒绝:“你以为我会看上你?哼,你太老了!”

    你太老了,你太老了,你太老了……

    这句话。

    在银漱观主的耳鼓反复回响。

    要不是浅缘庵主和师姐拼命的抱住他,银漱观主肯定会冲上去,将陷于幻象中的殷正方撕成碎片,再一块块地拼好,再撕一遍!你半截埋进棺材的人,竟然嫌我太老?虽然二八年华的小姑娘比不上,但本观主正值年轻貌美好不好!

    四十多……啊,对于修士来说真心不算啥!

    这个年龄在蔚蓝星球属于青春年华,跟老字扯不上任何关系,因为百多岁的遍地都是。四十多要是拿到修真世界去,那更加不得了,直接就是粉嫩新人甚至呆萌的小盆友。

    跟那些动辄就是几千岁的千年老鬼一比,四十多最好不要开口说话,因为你没资格!

    “我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银漱观主出奇的愤怒了。

    别说殷正方这货不是好东西。

    就是个好人。

    胆敢说出你太老了这句话,那他也死定了!

    “等等,别着急,咱们先用他做幻象的善恶标准参考,看他到底能坏到什么程度!”林东示意银漱观主不要着急,先站在一边看着,反正殷正方这家伙死定了,何不继续看下他的幻想方向,说不定能对接下来铲除五鼎神龙仙门有帮助!

    “是,幻象罢了,何须在意!”浅缘庵主强忍着笑意。

    “换是你试试,看你会不会生气!”银漱观主别的东西能忍,唯独说她老这一点是死穴,绝对不能忍!

    “我的模样长得不行……”浅缘庵主心中暗叫好险,要是像银漱观主一样,被当众拒绝还说太老,那真是欲哭无泪了。

    不过。

    浅缘庵主她没能高兴太久。

    因为她发现自己和八苦八门师太等人,统统匍匐在地上,任由殷正方用脚在胸膛上踩过去,以示恭敬。

    八苦八门师太低头合十。

    这种耻辱难忍。

    但她们能忍。

    “这个天杀的白痴!”浅缘庵主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如此糟蹋,虽说是幻象,但也怒火中烧。

    “冷静,这都是幻象,要杀等下再杀,先看看他去五鼎神龙仙门做什么!”师姐又赶紧抱住浅缘庵主,深怕她一时冲动,不顾幻象持续,一下将殷正方秒了。

    殷正方果然去了五鼎神龙仙门,尽管是幻象,可是结合了殷正方自己的思想发生作用,呈现出来的五鼎神龙仙门景象跟真实相差无几,最少地理位置各方面一模一样,唯一区别就是没有弟子在里面生活和维系山门的阵法运转。在幻象中,殷正方一剑破掉山门法阵,直闯五鼎神龙仙门的神龙洞府,自里面各处拿到了五鼎神龙仙门供奉多年的各种法器。

    接着又前往五鼎神龙祭坛。

    以万人献祭。

    殷正方在幻象中将自己和契约的神龙融为一体,变成万年不死的超强神人。

    “哎,真看不出来,平时表面上看起来挺老实的一个人,内心竟然疯狂扭曲成这样!”师姐深深叹息。

    “还有更疯狂的在后头!”林东大笑道:“当一个心术不正的人拥有超强力量,前后那种变化,是普通人无法想像的!没有力量还好,一旦拥有力量,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幻象中。

    殷正方在长老不死之后果然不满足仅仅统一修仙界。

    他采用各种化身术分身术,一一杀害并幻化替代成世俗间的各路政要。

    非但本国实行,就连国外同样施为,然后自己支配着整个世间运行,随意开战或者交结,完全不顾普通世俗人们的思想,任意肆为……

    反正所有的人都是他。

    整个世间。

    完全操纵在他的手心之内。

    “师尊,雪心仙子来了!”在五鼎神龙仙门又一次万人血祭后,仁慈的雪心仙子终于过来哀求他放弃这种血腥献祭了。

    “神龙天尊,您已经是永生不死的存在,为什么还要搞这种悲惨的血祭呢?”雪心仙子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哈哈哈哈哈哈……如果不是那样,你又怎会臣服在我的脚下?”殷天正疯狂大笑。

    “如果你想让我下跪表示臣服,我可以给你跪下!”雪心仙子道:“只要你放弃万人血祭,我可以永远跪在这里,即使化成一块石头,也会坚持到底的!”

    “啊不,千万不要跪下,你要保持你那份圣洁又高贵的脸!千万不能改变一点点,否则我的心情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我的心情一恶劣,别说万人血祭,就是十万人,百万人甚至千万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懂了吗?好好好,看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呢!真是一个聪明的****,啊不好意思,我说错了,真是一个智慧的圣女!那么接下来我们要玩什么游戏呢?玩大魔王调戏圣女的游戏好不好!注意,千万不能有一丝的改变,你的脸要永远保持现在这份圣洁,对,就是这样,我就喜欢你这个****样!”

    幻象之外。

    银漱观主看见殷正方将幻象中的雪心仙子放在祭坛上,然后俯下来,用舌头将雪心仙子的脚趾头,一根一根地吮吸着,就连脚趾缝也不放过,表情既是快活,又是满足……

    接下来,殷正方解开裤子,银漱观主她们赶紧转身避开这一段。

    她们知道会发生什么疯狂的事情。

    只盼林东快点看完。

    “啊,对,就是这样,用力,用力地踩,对,再用力一点,狠狠地踩它,踩爆它也不要紧,你个****,没有力气了吗?要记住你是圣女,对于我这样的大魔王要拼尽性命地铲除!啊,太爽了,到了,到了,再用力,还有你的脸,保持圣洁,对,就是这样,啊爽爆了,爆、爆了……”

    银漱观主她们虽然没看,但猜到心理变态的殷正方,正在接受幻象中雪心仙子的踩踏。

    师姐快晕了,竟然有人喜欢这种。

    八苦师太她们更是听都不敢听。

    双手堵上耳朵。

    闭上眼睛猛念经文。

    全程唯一陪同林东观看细节的只有叶倩如,她看到最后,撇了撇嘴:“可惜的小蚯蚓!难怪会这么变态,原来身心俱残啊!”

    “你就不要再说那种话题了啦,听起来恶心!”千郡直翻白眼。

    “雪心仙子如果知道,她一定会哭死!”银漱观主摇头,她决定永远不告诉雪心仙子这个秘密。

    “结束了,你们都转过头吧!”林东一说,当大家闻言转头回来,发现幻象全无,殷正方正死狗那般躺在静室中间喘气,还沉醉在刚才爆爽的快感中,久久无法清醒。银漱观主可不跟他废话,拿个细小的银柄法锤出来,默念术诀,变成斗大的绣花巨锤,再提着朝乍然惊醒的殷正方走过去。

    “咦?不对,你个贱婢老货怎么敢近我的身边?我不是让你去厨房烧火做下仆吗?看见我神龙天尊还不下跪行礼?还有你们,我的脚下肉垫,赶紧躺好,我高贵的脚趾就是你们生命中最高的荣誉!”殷正方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是幻象中的神龙天尊,没反现自己重新回归了原来的黑风金癸门主。

    “贱婢老货是吗?”银漱观主挥起绣花巨锤,劈头盖脸的砸过去。

    “啊……”殷正方开始不在意的一挥手,以为银漱观主会惨呼吐血地飞出去,谁不想一锤之下,他半边脸砸崩了,牙齿飞溅一地,才惊觉自己功力倒退回到原来境界,远远不是面前这个贱婢老货的对手:“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们搞的鬼?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我们就打个酱油路过!”林东转身离开。

    “脚下肉垫是吗?”浅缘庵主也挥起一个巨大的金钗,将殷正方的双腿直接扫断:“刚才一定踩得很爽吧?你踩啊,你再变态啊,你再变成神龙天尊踩我一个试试?神龙天尊,神经病就是你!”

    “别打,给八苦师太她们留点,你再打他就死了!”银漱观主赶紧阻止。

    “我们就算了,出家人慈善为怀!”八苦师太低头合十:“我们那份交给你们吧,也算是还了一报!”

    “我是要踩回一脚的,就算罪过我也是要踩一脚的!”八门师太可没有八苦师太那么大度,她大步上来,每走一步,地面的青砖都落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八门你别太用劲!”银漱观主赶紧上来劝止:“稍微踩一脚得了,死了我们就折磨不成了!”

    “咔嚓!”

    八门师太的脚在殷正方的胸口轻轻一踩,整片胸骨粉碎,她淡定地合十:“罪过,罪过!”

    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