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神通
    “掌门师伯,我说有龙,二师兄他说没龙,我都看见了他还不信,我真看见了,跟平时不一样,我真不是有心瞒报的……”名叫阿智的弟子吓得当场大哭起来,他心里既害怕又觉得委屈,要是早早上报,那么掌门师伯何至于事后追究过失。

    “我以为是云彩印映!”二师兄心里非常后悔,心里更是恨死了那些说没龙的砖家。

    “你,愚蠢!”乘云差点没有气出心脏病,别人说没龙也就罢了,你是咱们龙隐谷的弟子啊,你这大学上得有点不对啊,看你自小聪慧,让你去学点知识,你倒好,倒过来怀疑起老祖宗来了!

    当即赏了二师兄狠狠的一记耳光,直把二师兄打得牙血激溅。

    二师兄倒也磊落。

    他跪下来。

    不待乘云动手,自己噼噼啪啪的狂抽耳光,直把自己抽成一个猪头:“掌门师伯,以后我再也不丢人了,以后谁要敢怀疑先祖,怀疑咱们龙隐谷,我第一个上去抽他!”

    乘云听完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这孩子做事好强,学习不错,但你不光俗世方面的事要学好,修炼也不能落下啊!假如创立门派的先祖都要怀疑,那你还学什么?用你在外面学的那些科学,能解释得了我们门内的各种技法术诀吗?既然这些东西能有,那龙为啥不能有?不过今天也是个教训,对你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二师兄重重叩首:“掌门师伯,其实我还有个信息没有来得及上报,我知道九狱星辰门的至尊师叔祖是谁!在俗世之中,他就是天下第一的人物,举世闻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前我一直想不通,至尊师叔祖怎么像万能的一样,什么都难不倒他,什么人都无法跟他相提并论,今天看见他老人家驾御真龙,从天而降,心里终于明白过来了!”

    “你说什么?”乘云门主对于外界了解得不多。

    别看他遇到事特别注重实际,但平时修炼还是很专注的,要不然当不上门主。

    二师兄赶紧将他知道的或者听过的传言,一五一十地给说出来,又把林东研发的基因药剂、强化药剂、青春药剂等等介绍一遍。

    乘云听了,捋须叹息:“这才是真正的大隐隐于市啊!”

    他对于林东研发的基因药剂毫不意外。

    这分明就是丹药之道的变化嘛!

    当然。

    这个信息也很重要。

    他赶紧回去,先找到两个师弟腾云和幻云,仔细叮嘱一番。

    既然至尊师叔不主动说明,那么就证明他比较在意在俗世中行走,说不定那是九狱星辰门的规定,必须在俗世间云游历练!许多隐修门派都有的,深怕弟子跟世间脱节过大,每到新朝新气象,总要派出弟子,到俗世间行走一趟,历练历练。

    腾云和幻云赶紧点头以示明白。

    “你们下去跟各门各派说道,让大家知道情况就好,不要议论,更不要添油加醋的乱传小道消息,以免至尊师叔不喜。至于一方大师、紫竹仙翁他们那边,我也会仔细说明,让他们莫以此事大惊小怪!”乘云掌握了第一手消息,深怕别的门派弟子同样看出来,汇报师长知道,急急找齐聚会的各派首脑,将弟子汇报上来的信息,统统给大家说一遍。

    以他的口才,自然说得绘声绘色,让众人听得啧啧称奇。

    同时众人又彼此约好。

    只要林东不提。

    那么大家守口如瓶,千万别扯俗世的事,免得至尊师叔知道了心里不高兴。

    稍作休息,师姐云寄语带着银漱观主、八苦师太、八门师太以及一位同是女修的浅缘庵主前来拜见。

    林东和云悠悠出门相迎,大家礼数做得很足。

    进了屋。

    避开了弟子们的耳目。

    云寄语的心一下子放松起来。

    刚才人多眼杂,得处处注意守礼,现在终于可以恢复正常交流了。

    “各位请坐,不用客气!对外作势那是为了方便行事,自己人不需要处处拘谨!”林东主动起来,请银漱观主她们坐下,云悠悠端来灵茶,亲手给大家倒上。

    在袅袅的香气中。

    大家尽情品茶。

    感受那丝丝缕缕的灵气茶香滑喉而下。

    品过灵茶,银漱观主素手捧着茶盏盈盈笑道:“大师兄,是你说不要客气的!听说你有许多好吃的仙果,赶紧拿出来让我们姐妹品尝一下吧!修行多年,我们这些愚钝凡躯何曾见识过仙家珍宝,今日大师兄要不拿出来让我们开下眼界,我们可要赖着不走了!”

    她一说。

    大家皆哄笑起来。

    就连八苦、八门师太她们平时比较严肃的人听了也忍俊不禁。

    至于另外那位浅缘庵主,跟银漱观主乃多年姐妹,更是直接笑啐出声:“就你这贪念,比你们家的那个皮猴子糯糯还要大,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我可没听过有其师必有其徒,都是你杜撰出来的!”银漱观主摇头不承认。

    “厚脸皮总没说错你吧?”浅缘庵主反问。

    “脸皮厚点是好事,大师兄你说是不是?没有我这个厚脸皮的,你们能蹭到好吃的仙果吗?”银漱观主因为跟云寄语很熟,再加上人性格比较活泼,所以有话敢说,不像八苦师太她们光是陪坐。的确,大家坐一起没个活跃气氛的人,场面很容易冷场,有银漱观主调和,大家心里的紧张不觉消退大半。

    “几个果子,哪敢称什么仙果,拿出来就怕贻笑大方!”林东拿出雪粉果和白玉葡萄,让千郡和叶倩如分发。

    “哗,真不愧是仙家奇珍!”银漱观主一看雪粉果,立即食指大动。

    待将雪粉果拿在手中。

    不需轻嗅,就感到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扑鼻而来。

    因为茶香已经引得负责看门的小馋虫注意,等雪粉果一拿出来,门缝里立马有数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

    云寄语看看林东,发现他微微点头,立即站起,伸手端过一碟白玉葡萄,走到门前轻轻一拉,数个女弟子就像鹌鹑那样垂手而立,显然她们知道师长发现了自己在偷看,个个闭目等着处罚。

    “拿着,总不好我们大人吃东西让你们孝子看着……”云寄语伸手在糯糯的肩膀轻轻拍了一下。

    “师、师父?”糯糯当然想吃,只是眼睛看着银漱观主。

    “小嘴巴不知馋成什么样了,还看我干嘛?叫师父有什么用,又不是我赏赐给你们吃的!”银漱观主笑骂道。

    “谢谢至尊师叔,谢谢云师叔!”糯糯欢天喜地的带着几个女弟子叩头:“也谢谢师父!”

    “就一张馋嘴,你们都一边吃去吧,省得给我丢人!”银漱观主挥手。

    糯糯她们欢呼起来。

    又拜了拜,然后起来接过碟子,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了,最后还是云寄语给关的门。

    银漱观主佯装头疼地摇头,浅缘庵主她们却乐不可支,大厅里一片欢笑。林东待大家吃饱喝足,笑闹过,才问起五鼎神龙仙门的情况。

    “据说他们那边也邀了不少人聚会,准备跟我们来一场仙门大战!”师姐这些天都在收集消息。

    “除了确定去五鼎神龙仙门那边参加聚会应战的人,还有没有中立或者背地里搞小动作的?”林东这次来是下了决定,要一次性清光那些没必要存在的门派。有些门派流传虽久,但已经变质,甚至修炼已经不是主业,赚钱和谋夺权利才是他们的心头好。

    像这样的门派,不铲除更待何时?

    修仙界缺的是认真修炼的人,不缺认真赚钱和认真谋取俗世权力的人。

    喜欢赚钱干嘛修仙?

    修仙就是通过修炼手段逐步升华修炼者的生命,将整个潜能一步一步地挖掘出来,将生命推到巅峰,这样的过程才是修炼。热衷于赚钱,或者在世间搞小动作利用影响力推动什么东西谋求利益,这还是修仙吗?弄得这么乌烟瘴气,确定是要做神仙的人吗?

    既然不是,那么铲除干净,让一些愿意认真修炼更多机会往上修!

    修真界不是俗世。

    俗世中的人喜欢怎样就怎样,他们追求的就是自由啊个性啊这些东西,修仙不能那样乱来,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和严格的规定,然后才能升华自己的生命……比如和尚,本份是在寺庙里苦修,假如酒色财气全沾,五毒俱全,这还算是和尚?上市炒股圈钱,或者搞什么开光敛财,甚至舍身拯救失足妇女,平时出入大奔,手上用的都是最新科技,这样子也能修炼?

    虽说不可能,但打个比方,假如黄|赌|毒样样俱全的一个和尚真有机会去到佛祖的跟前了,佛祖会接受一个这样的家伙?

    “中立的人有不少,一些喜欢独修的人就对于我们两边的对抗反应冷淡!但中立之中,聚堆的更多,有些人说不定正借这个机会,等我们两边大打出手,双方打成残局,他们好站出来收拾,重新划定仙门地盘、宗派地位这些东西!”师姐通过这些天的观察,算是看清许多所谓修仙者的嘴脸了。

    “独修的以及真正修炼的,不参与我们的讨伐,我不会介意。本来修炼就应该下深功夫苦修,早修炼成功早日飞升。但是假修的,骗人的,又或者搞阴谋诡计的那些,我准备一并清除掉!”林东下定决心清洗一遍了。

    “问题是他们分散各地,假如我们出动,那么说不定会打草惊蛇!即使清得一两个,更多的早闻风而逃,毕竟现在的科技发达,一个电话就可以了解很多情况。”师姐有点担心。

    地点太分散是一难。

    另外,数目太多又是一个难题。

    最后通讯方便,假如清除掉一个地方,别的地方只要收到信息,立即遁逃无踪,这是最难的关键。

    林东听了,微微一笑:“假如我说有办法可以瞬息之间,就传送抵达呢?不管是千里之外,还是万里之遥,只要知道确切位置,那么我们立即可以出现在敌人眼前!”

    “什、什么?”师姐惊呆了,她不知道林东还有这等神通。

    啊,其实这不能算是林东的神通。

    这只是木偶姐妹的能力。(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