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2章 给我一个交待!
    徐东海这些天的心情不错。

    事事顺利。

    而且一个接一个举世瞩目的巨型建筑群奠基或落成,这些都是自己的功劳。

    人活在世间上,除了吃吃睡睡这些必不可少的东西之外,不就图点名吗?至于情啊爱啊什么的,年轻人当然很看重,可是徐东海已经过了那个荷尔蒙支配大脑的年龄段,他现在觉得只要有一个休息的家,有家人在身边说说话那就足够了!所以,在有机会千古留名的这个时刻,他没天没夜豁了命的干!

    他知道。

    错过这一个任期,以后永远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一年前就有声音问他是不是往上提一提,徐东海当时断然拒绝。

    我在东山这地方是一号,成绩出来功劳我最大!我傻了才跑去上面蹲个副职!别说副职,就是正职,省上面的一把手跟自己换,那也不换!

    现在全世界谁认识省上面的一把手?

    反过来。

    谁不认识自己这个东山徐阎王?

    官是比不上,但名气和未来记录方面能比吗?

    只要死死守在东山,不犯任何错误,那么青史留名是铁板钉钉的事!

    “钟志辉看来是条老狐狸,真能钻营啊,上面有人想他的位子,都要出手把他弄走了,可是他硬是找关系留了下来。”徐东海皱了皱眉头,随即又哑然失笑,自己跟钟志辉这个知根知底的老对手合作和竞争,那么比跟空降下来的新人开战要好多了,最少钟志辉知道轻重缓急,在处理大事上绝不含糊,更不会动辄就掀桌子翻脸。

    还是打个电话过去问候一下吧。

    交情不深。

    但明面的功夫还是要做。

    最少,以后还指着钟志辉这个老狐狸继续默契配合呢!

    徐东海想了想,正要拿起电话给钟志辉办公室拨去,门猛地推开,陈曦脸色焦灼地冲了进来:“不好了,有一个见鬼的麻烦事冒出来了!”

    “你说什么?镇定点,发生了什么事?”徐东海的心猛地揪紧,他知道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发生,陈曦不会吓成这样。当然他知道自己千万不能乱,否则只会让事情更加糟糕,趁现在还有可能挽回,他就得镇定自若地撑住场子。

    “班长之前让我们收集爬行动物的血液供给生命科技研究中心炼制活力元素,我们因此开设了很多养鳄、养蜥、养蛇和养龟等等爬行动物的养殖企业,一年多了,我们和曲院长那边合作得挺好的,他们的强化药剂产量上升了,我们的企业也赚到大钱了。现在班长准备做基因饮料,想再追加订单,双方各方面的条件已经谈好,合同都准备好了,就等最后的签订。就在这时,林东他去生命科技研究中心巡视活力元素提炼生产线的时候,发现养殖企业提供的所有样品,全部含有破坏基因的化学药品……林东非常愤怒,让我们立即彻查清楚事故原因所在,给他一个交待!”陈曦赶紧将事情前因后果说出来。

    “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徐东海一听按捺不住怒火,一拳锤在桌子上。

    他可以肯定。

    原因不出在林东那边。

    林东根本不在乎钱,他不会因为想要贱价收购就故意整出某种幺娥子来打压养殖企业。

    问题,百分百出在养殖企业这一边。虽然徐东海不知道这些家伙使用了什么手段,是不是受了国外某些势力的诱|惑还是别的什么套路,但将这些家伙逮起来挨个审,那绝对没错!

    假如只是为了钱弄出来的问题,还可以挽救过来。

    要是受了外面的指使故意破坏强化药剂生产。

    这个罪没人能扛得起。

    追究起来。

    不枪毙一百几十人,恐怕也煞不住这气焰嚣张股歪风邪气!

    尼玛你们都好大的狗胆啊,敢在强化药剂的供应源上动手脚?真当老子不敢杀人吗?真当老子徐阎王的名号是白叫的吗?

    “查!让祈峰马上出动,警力不够就请求基因战队出手,谁敢拦阻,立即以勾结外敌破坏国家军工生产为名拿下!我看看这幕后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跟我玩这样的把戏!”徐东海是动了真怒,别的事情,假如是政治斗争还好说,大家都屁股决定大脑,站在各自立场说话无可厚非,可是你们敢动强化药剂的供应源,你们就算背后有座珠穆朗玛峰那么高的大山撑着也得死!

    幸好基因药剂的供应源由军工负责,不交给外面企业。

    否则。

    估计桃花坳基地那边要亲自派兵出来逮人了。

    打电话给钟志辉那边道贺的心情没有了,但对方是市长,二号人物,怎么说也得通知一声。

    “老徐你没跟我开玩笑吧?”电话那头的钟志辉吓出一身白毛汗,刚刚摆平升职的事,现在又整一出强化药剂供应源的问题,这心脏要稍微差一点就崩溃了!

    “开个会议一议吧,这件事,我看没那么简单!”徐东海顾不上官场客套,长话短说把事情道明。

    “徐书记,我马上就过来,我马上过来!”钟志辉一听屁股像扎了针似的跳了起来。

    不仅是钟志辉。

    几位副手以及赶来开会的大小局长,全部吓得脸色发青。

    林东发怒那可不是小事,他平时很少表态,但一旦做了决定,那么事情也就无可挽回了。像强化药剂供应源出问题的事,处理不好,所有人都得背锅,在座开会的一个也跑不掉。而且这种政绩污点,一辈子抹不掉,即使之前立下的功劳再大,只要这种污点存在,那就等于零。

    王维国是空降下来的,但勉强也算是徐东海这边的人,他提出一个疑问:“之前供应源一直没有问题,林东一巡视就发现问题了,这是怎么回事?”

    “林东和明歌那丫头绝对不会故意整我们,我还希望是他们弄错了呢!但肯定不是他们的问题,我敢说,百分百是我们这边有人捣鬼!”徐东海示意王维国别乱想,那边肯定不会出错,林东这个世界着名的天才科学家,他就没有出过错的时候,只要说出来,那就是标准!

    “徐书记,我不是说那边弄错,我是怕我们供应源出问题很久了,一直没发现,直到林东去巡视才发现,那这个问题比刚刚出问题还要严重得多!”王维国赶紧摆手,示意大家不要误会。

    听他这么一说。

    众人的心更是像绑了大石头似的,直往下沉。

    想想还真有这种可能,因为之前的检测标准一直发现不了问题,直到林东巡视才发现,其实这个供应源早就被污染,这种的可能性……越想越让人害怕!

    祈峰那边一直没有消息回来。

    当然就算逮住人了,也得审查过后才有结果回来。

    坐着坐着,徐东海心里有点急了,再等下去可不是办法,要是让上面的老头子知道,派人下来接手,这件事就会变得更加复杂,而且自己这群人也将牵连进去,到时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徐东海一咬牙,拿出手机给程明歌拨个电话。

    这个电话他平时绝对不打。

    过年过节。

    也只是老婆打电话,闲聊一下家常。

    现在事情太大,他不想打也得打,要不然坐在这里等只会越来越被动。

    “是,是我,丫头你还好吗?我知道你忙,但有空必须过来坐坐,你邓阿姨脖子都盼长了的。对,就是这件事!我想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祈峰已经带人出去了,但我们这边干坐着心里没底啊,你就跟我们说说吧!”徐东海几句话由拉家常转到工作的正事上。

    “徐伯伯,木头他是真生气了,这一回我也不敢劝!但这件事跟你们关系不大,主要的责任原因我们还是能够分辨清楚的!这样说吧,关于活力元素被化学药剂污染的事,因为之前好几批就出问题了,所以曲院长这边损失很大,质检人员更是让他骂得狗血淋头。我们也有责任,真没想到,那些企业不知使用了一种什么化学药剂,竟然躲过了质检,要不是木头发现问题,我们全体还蒙在鼓中!具体是什么化学药剂,我说不上来,因为它是一种新型的避开了质检范围的先进药剂,还好它破坏力不算强大,不然前几批注射强化的人身体都得出问题!”程明歌把林东巡视发现说了一遍。

    “前几批注射强化的人,造成的基因破坏,还能修复吗?”徐东海问。

    “应该可以,但非常的麻烦,等于将之前的强化推倒重新来过,浪费材料不说,还消耗了部分潜力。木头在做这件事了,虽然很恼火,但他不会对出现问题的情况袖手旁观。”程明歌一说,徐东海松了口气,下意识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这件事我们监管不力,我们会负起全责!”徐东海倒不会在这个时候甩锅,他敢作敢当,功劳他想要,出现问题他也会担着。

    “徐伯伯,你们那边的问题,我们不想太多过问,但这种苗头必须杜绝!要知道供应方有好多家,鱼总他们的私企没有问题,梁总他们做什么的你应该清楚,他派人送来的样品也没有问题,平|湖那边送过来的,质量甚至比我们这边的还要好百分之三十!现在唯一出现问题的,就是你们这边市里监管的集企单位!由此可见,很多东西还是事在人为!”程明歌提醒徐东海要狠抓一把了。

    打完这个电话。

    徐东海恢复一点信心。

    出问题了,但天塌不下来。

    因为这场事故虽然很大但并无不可挽回,也就是说,弥补的机会还有。

    现在,就看如何处理这个唯独己方出问题的污染事故了!

    假如真是天降横祸。

    那就罢了。

    作为监管一方的自己自认倒霉。

    要是污染事故属于人为,那么就甭怪老子心狠手辣!

    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让你们这帮家伙有一天舒服的好日子!

    晚间。

    会议室里。

    包括徐东海和钟志辉在内,所有人一直在抽烟,没有人有心情吃饭。

    陈曦一看他们的模样,也懒得叫了,省得让此时有气无处出的徐东海狠批一顿。

    当指针慢吞吞地走向八点的位置。

    电话终于响了。

    祈峰这位浓眉哥的效率极高。

    他非但迅速逮到了大部分供应货源的责任人,还突破审案,初审出了一个事故可能产生的结果。

    “你说话!”徐东海抽了一天烟,嗓子已经沙哑了。

    “那我有话直说了,这件事是一个留洋回来的化学博士弄出来的。暂时没逮到这家伙,还不知道他背后是不是有幕后指使,桃花坳那边已经通过卫星通讯锁定位置,派出方队长带人前去逮捕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我只说我们这边的情况,我们的事故,初步怀疑是养殖企业使用促进生长的化学药剂,增加产量,提高效益引起。要说有什么阴谋,似乎这群猪头还没到那个层次,他们就是想赚钱,赚更多的钱,所以使用了那位化学博士提供的化学药剂助长。大半年来,他们的养殖总量增加了五倍,产出量提高三倍左右,利益让他们变得疯狂,就是这样!而且第一次质检过关,也助长了他们的侥幸心理,开始只是少数企业使用,后面全军覆没了!啊也不是全军覆没,还有一家没用,但那家企业被排挤,很快就会找关系搬到平|湖那边去了!”祈峰在免提电话中快速报告,声音嘶哑,但在座各人都听清楚了。

    “王八蛋!”徐东海气得当场就砸了杯子。

    为了钱。

    竟然使用化学药剂助长,当初签订合约时林东硬性规定,禁止任何方式助长或催熟,而且禁止使用化工类合成食物或者添加剂投食,尽量保持原生态饲养,保证质量……

    没想到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让蛀虫蛀得千疮百孔。

    徐东海拳头狠狠地砸在会议室的桌面上:“谁是企业的监察和巡查员?统统给我抓起来,我要看看,这些蠢材的眼睛是不是瞎的!他们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交易,给我调查他们的收入,要是查出有问题,那怕是一分钱,我也要让他们在牢里蹲一辈子!这件事彻查到底,自我以下,不管何官何职,一个也别放过,该抓的抓,该杀的杀,不拿一点狠劲出来,这帮亡命之徒还真以为法律制裁不了他们!只要我还在东山,谁敢伸这种黑手,我就把他的手给剁了!”

    徐阎王杀气腾腾的话一出。

    全场肃然。

    余怒未消的徐东海,站起来环视全场:“你们知道我最生气的是什么吗?我最生气的是我们这帮人不争气!梁啸一个有黑底子的人,一个这两年才洗白上岸的伪企业家,说句不好听的,他就是个嘿社会!可是他下属企业供应的货源没有问题!一个嘿社会开的公司竟然比我们市府直属监管的单位,比我们的国企还要有良心,这特玛的耻不耻辱啊?咱们这张脸还能不能要啊?这脸打得……你们告诉我,以后咱们还要不要脸?还敢不敢出去见人?这事要是上新闻,估计全世界都得笑话我们!我知道我们东山这些年发展得很快,大家干得很辛苦,平时很忙碌,有些人可能一个月回不了几趟家,但是这些不是我们疏于职守的理由!你们跟我说,要是觉得辛苦干不好,可以走人!如果想干好,那就豁出去这条命,在你没死之前,都要拼命把活儿干好了!”

    徐东海一番臭骂,骂得在座各人面目无光。

    等气稍消一点。

    徐东海重新坐了下来:“你们都去忙,我就在这里等着,啥时候你们把事情处理好了,我就啥时候下班!觉得我徐东海不讲理的,你可以回家!林东让我给他一个交待,现在我想借他的话跟你们说,你们先给我一个交待!”

    *********

    昨天头疼,没有办法更新,很抱歉。

    这章近五千字,也不拆分了,一次上传,算是弥补一下吧!

    *********(~^~)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