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粉丝?
    read4;

    歪国仁瞧不起兔子,有人觉得很气愤。

    以前穷,让人瞧不起也就罢了。

    现在生活好转。

    对方怎么还是这个态度?让人有点受不了!

    其实有这种心理的人,应该不知道这个世界真正掌控金钱、权力以及主导思想、舆论导向的人种是那些整天大喊人权、自由、平等的白皮。他们还真以为世界是美好的,人类是公平的,社会是自由平等的……这样说吧,有这种想法的人没有什么不对,就是太年轻!

    别看兔子人多,干活勤奋,一有机会就拼命表现,想争取早日进入西方社会的视线。

    事实上。

    别人根本就不当一回事。

    在他们的心目中,兔子也许属于人类的一员,但没有资格跟他们平等,更加没有资格享受同样的权力、福利和社会地位。兔子再牛在西方社会也不过是打工奴隶那样的存在,要想坐到谈判桌前平等对话?别逗了!当然兔子现在有钱,他们不能像十九世纪那样直接使用武力硬抢,而是会用一些吹揍的说话,让兔子沾沾自喜,然后趁机大占便宜!至于黑蜀黍这种生物,也就善心乱发的兔子当他们是人类,人家西方人看黑蜀黍不过是五分之三人类,还有五分之二没有进化好呢!

    平等相处?

    你开什么玩笑!

    假如世界有很多平行宇宙存在,每个的历程都大同小异的话,那么没有林东存在的蔚蓝星球,这种命运注定会一直运行下去,直到某一天发生某种超出西方社会控制的变异。

    比如太阳风暴爆发摧毁所有的电子器械,又或者比丧尸病毒还要恐怖的病毒大传染……反正必须是不可抗力的存在,才会让兔子未来的命运改变。当然,没有了外界的巨大压力,拥有外圣内王自相残杀这个神奇天赋技能的兔子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也不可知!

    幸好的是,在这个蔚蓝星球,多了一个叫做林东的年轻人。

    原本凡人一个的他只是做了个梦。

    就改变了整个生命轨迹。

    也带歪了历史走向。

    在这个蔚蓝星球的运转过程,兔子天天被人欺负但敢怒不敢言的命运终于稍微有了一丁点的改善。最少,林东改变了自身的同时,还改变了身边不少人的命运,连锁反应之下,这种改变随着他的影响力日益增长扩散的范围越来越大。终于,在自称人类灯塔人类希望国家的阿妹力啃,也受到了这种蝴蝶效应飓风余波的影响。

    最少,一个从来不对兔子吹捧只会抹黑还美其名曰记实的时代,改变了他们的立场,开始了他们数十年来持之以恒节操掉地的吹捧!

    “太夸张了!我知道班长很有钱,手下很多人追随,还是很多年轻人的偶像,但时代的这种说法我还是无法认同!你们知道吗?当我看到在无数人心天中闪耀着希望之光的美丽女神的时候,我就真的扛不下去了!我快要呕吐了,上帝呀,时代为什么不干脆说班长是天使化身呢?要知道去年诺贝尔******的获得者是我们的总统啊!闪耀着希望之光的难道不应该是******得主吗?好吧,我知道一提到总统先生,就会有人质疑,下面的哄笑声提醒我举了个错误的例子。但我想说的是,班长她在过去的一年里,什么奖项都没拿,也就是说,空有名气的她并没有获得我们主流社会的认同,时代就匆匆忙忙急不可待地宣布她是人类希望,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你们可是时代,不是刊登三版女郎的太阳报好不好!”在阿妹力啃的一场脱口秀中,主持人约翰逊对于时代刊登程明歌为封面的举动各种吐槽。

    “小心些约翰逊,你确定你这样说话,不会让班长她的粉丝堵在地下车库里爆你的菊花?”他的拍拖非常配合地调侃,引发一阵的哄笑声。

    “我就算菊花不保也要扞卫说话的权利!”约翰逊大义凛然地回答。

    “得了吧,你个基佬,你只是一点儿也不害怕爆菊花,真有人那样做的话,只会正中你的心意!你难道不想想,也许他们在爆完你之后,也许会觉得不够解气,再顺手打你一顿?”拍拖的话还没说完就引发了全场爆笑,不过这是早早对好的稿子,脱口秀嘛,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好吧好吧,我不要再吐槽班长了,我上次吐槽木头先生让人扔鸡蛋和烂番茄,我已经受够了那种一下班就会倒霉的日子!班长是不是天使,跟我没有一丁点关系,我只是认为时代叛变得实在太快,在我还没有叛变之前他们竟然集体叛变了,所以我很不服气!”主持人约翰逊这么一说,全场下面的人差点没有笑岔气。

    现在的阿妹力啃,各种节目中,尤其是脱口秀,如果不提及一下林东和程明歌,那么不好意思,你赶紧下去洗洗睡吧,没人愿意听你罗嗦。

    人就这么现实!

    没有谁不愿意站在胜利者的一边!

    林东如果是个八十岁的老头,那么大家还会持观望态度,可是这位‘木头先生’年轻得不像话,不说别的光是拼年龄他就肯定是最后的胜利者!总统那是四年一任,两届最多八年就得滚下台了,八年木头先生还没到三十岁呢!他未来在多少个领域取得成果和研发多少种药剂,这个谁也不知道,但大家知道仅仅是目前的基因药剂、全息虚拟、魔力香水和青春药剂,就足够秒杀全球了。

    别的财阀也有钱,联合起来比木头先生还多。

    那又如何?

    他们都是凡人,都会老,都会死!

    只要会老会死就必须有求到拥有青春药剂的木头先生!

    没有谁会跟一个注定是胜利者就算毫不在乎这种身份也会有千千万万人硬生生给捧上神台的年轻人为敌!

    时代的描述让记者们嗅到了新闻的痕迹,成群结队地集结起来,去围堵出行的程明歌,那阵仗就像一群嗜血的鲨鱼嗅到了血腥味,张开饥肠辘辘的大嘴巴准备捕猎。

    “班长,据说你已经获得诺奖提名,是真的吗?你会去领取这个荣誉吗?”一个记者不知自哪听到的八卦。

    “我没有获得提名,对于奖项也没有兴趣,我希望你们不在再在路上集结,这样容易干扰到别人的生活!”在基因卫队的护送下,程明歌一边前行,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

    “诺奖这么重大的荣誉也不感兴趣吗?你是忙碌没有时间参加,还是对这个奖毫无感觉?”那个记者挤着人群拼命嚷嚷。

    “我理解你们想做大新闻的心愿,但一切需要以事实为基点!诺奖是一个很大的奖项,但与我无关。我从小到大,学习都是第一名,奖状拿得不要太多,对于奖项我早就已经麻木。与其获得一个这样的个人荣誉,我不如将这个时间做多一点事,帮助多一个人。”程明歌早就磨砺出来了,哪里会让这样的问题难倒。

    “时代上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是不是真的准备跟木头先生结婚?如果是,又在什么时候进行?是华夏传统婚礼还是西式的婚礼呢?你们是不是奉子成婚?木头先生的能力是否让你感到满足?如果打分,你给他的能力打多少分?”又有个记者抢到了机会,挤过来一连串的发问。

    “个人私隐需要尊重。”程明歌摆手拒答。

    “你和木头先生是公众人物,我们有知情权,我们有知情权……”那个洋鬼子没说完,已经让基因护卫拎起来扔到十米外去了。外围有十几个黑西装,不知是什么人,立即做出十八铜人摆阵的架式,几个高大的黑西装挡住视线,里面几个黑西装一顿暴打。

    等他们发型不乱地住手,散开,刚才乱说话的洋鬼子有如被十万头角马自身上碾过,惨不忍睹。

    别的记者看见,心里除了打个哆嗦。

    又禁不住大骂傻叉。

    这里可不是阿妹力啃那种号称言论自由的人类灯塔国,再说就算是那里,一个小小的记者也该量力而为,乱说话分分钟被人干死再扔进臭水沟里!尼妹这里是东山啊,你过来采访之前不用脑子想想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木头和班长的地盘,你在别人的地盘上问这种禁忌问题?

    程明歌不生气,她的追随者和粉丝都不会放过你!

    当然。

    少个竞争对手是好事。

    尤其是身材那么高大的洋鬼子,少一个能空出不少位置来。

    记者们继续追着程明歌狂拍,一边大声提问,希望这个班长会在短暂的出行时间,抽空回答自己的问题。有些问题

    “班长,请问你对有媒体怀疑木头先生是同性恋,有什么回应吗?我们都知道很多媒体喜欢胡说八道,但木头先生的确在公众诚,从来没有表现过对异性有一丝的好奇,请问他会出来证明吗?我们都很支持他,但同样我们也不歧视同性恋,甚至假如木头先生不是同性恋而是双性恋,我们采访过很多粉丝,她们都表示可以接受!请问你对这种说法有什么回应吗?”又有个不怕死的洋鬼子凑过来大声嚷嚷。

    “他是正常人,对异性有好奇,但他没有必要在公众的面前表现自己,他不是演员也不是明星,他只是一个科研工作者,需要私隐和个人空间,需要时间和平静的生活去工作。假如你们真的关心他,就不要浪费时间在这些方面,你们应该更多地去支持他的心愿,让更多的人在天空骑士团和希望之星的帮助下受益!”程明歌一边说一边大步往前走。

    不一会就到了接应的车子,基因护卫挡住人潮,让车子顺利开出。

    刚才问话的洋鬼子,发现自己让十几个黑西装围住了。

    顿时脸如土色。

    赶紧高举手:“我其实是班长的粉丝,真的!我真的替她担心个人问题……如果真要打,不要砸坏我的相机好吗?如果我能再提一个小小的要求,那请你们不要打我的脸,我还没有找到女朋友……可以吗?”

    “粉丝?”为首的黑西装冷笑:“是真是假,让我嗅一嗅,如果让我嗅出来是假的,你就死定了!我就恨就是假冒的粉丝!”(~^~)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