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老乡?
    东山。

    市郊一条大马路。

    天上的太阳,很猛很毒,晒得人浑身冒油。

    王老张老等一群老头子却不辞辛苦顶着正午的太阳猛扫,汗流浃背。

    两个这些天一直陪在身边的胖子,一叠声地劝他们稍微歇一会:“各位首长,歇一歇吧,现在太阳太毒了,可是要把人晒坏的!自早上干到现在,你们已经连续五个小时没有歇息了,这样下去,铁打的身体也撑不住啊!干活要劳逸结合,不能光干活不休息啊!”

    “闭嘴,给我一边去!天天跟着,碍眼又碍事!”王老的暴脾气说来就来。

    “各位首长,求求你们,就进车子里歇五分钟吧,这样下去真不行!你们要有个好歹,我们回去怎么向上面交差!”两个胖子这几天晒黑了,操心又劳苦之下,平均减肥十公斤。

    “你们应该去上班,干点正经事,而不是整天像跟屁虫一样跟着我们!我们又不是孝子,做什么事心中有算,再说我们一把年纪了,就是现在死了,那也不亏了!现在出来干点活,发挥一下余热,这是我们的心愿,不管是谁,也没有权利剥夺我们的工作!”张老振振有词,他这话引起几个老头的一片呼应,大叫说得好,尤其是年纪最大的老黄和老李,更是如此。

    “上次就是他们两个拼命阻挠,才害得我们热量消耗不足,被海东青扣掉了两分!”又有个陈姓的老头子不满地指责道。

    “对,我还指望连拿三次优秀加分的,一下砸了!”因为身体原因需要调理刚刚过来干活的老宋最是愤怒。

    “各位首长,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两个胖子当然知道自己受人嫌弃。

    夹在老首长和直系上司中间。

    一句话。

    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问题不来不行啊,自己要敢不来这里劝阻老头子们玩命干活,自顾在办公室享受空调,估计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为了保住饭碗,为了保住前途,那怕老首长这边的话说得再难听,也得咬紧牙关坚持到底!

    再说,别人想来这里挨骂,还没有那个资格呢!

    这是天大的福气!

    两个胖子不是傻瓜,他们知道这是机会,更知道自己所饰演的角色,所以再苦再难,他们也认了。

    几辆跑车轰鸣着以两百码的速度飞驶而过,其中一辆为了强行超车,差点撞中了一个老头子。两个胖子晒黑的脸刷地白了,幸好没撞中,否则自己得洗白屁股进汹屋等人爆菊花,当然这是最好的结果,悲惨的他们甚至不敢想像。

    “黄老您没事吧?”两个胖子腿都软了,嘴唇哆嗦得不行。

    “一点事没有,我还不至于眼瞎到看有车来不躲开还主动迎上去!”差点被撞的是黄老,他很淡定。

    “老黄,你没有那套碰瓷技术,可不要乱来!再说现在地面晒得太热了,你一躺下去就得成煎饼!”张老听了哈哈大笑。

    “现在的年轻人有点小钱,就爱玩个赛车赛马的,都不把性命当成一回事!说说我家那小子吧,自国外念书回来,坏的嗜好没有,就是爱马!也幸亏他自己能赚点小钱,否则家里搬空了也不够他折腾的!上次他买个小马驹你们猜多少钱?三千万,还是美金!我让他处个女朋友,他说没空,一整天就光围着他的小马驹打转!”老陈对时下的年轻人评值一番。

    “你们家向南还是听话的孩子,爱马没啥,人总得有个嗜好!”几个老头子觉得没啥,再说东山的马跟别的地方不一样,这里的马能买到就是一种本事。

    甭管你有多少钱,有多大权,不懂行你再有钱也不卖给你!

    在这里拥有一匹强化马。

    就是一种身份!

    老辈可能觉得不算啥,但是年轻人的圈子里,对这个看得特别重。

    在东山上流社会的交际圈子里,一个人有飞机有游艇有豪车,别人可不羡慕你,这些有钱就能有,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强化马不同,有没有本事,就看你能不能在极其有限极其紧张的名额中弄到一匹强化马,那怕是小马驹!至于基因马,不好意思,那根本不对外公开出售,要想骑基因马,除非进基因部队!

    半小时后。

    按时间点小圆脸得过来了。

    今天,不知为何,迟了十分钟不见人影。

    老头子们心急起来,尽管他们知道,小圆脸她们出意外的机率几乎等于零,但到点不见人影仍然有点忐忑。

    “要不我们打电话问问?”两个胖子也急得不行。

    “一边去,我一看你们就心烦!”王老可不给他们两个半点面子。

    小圆脸没来。

    倒是黄牛和黑马两个过来了。

    她们没有跟小圆脸和海东青那样骑着马过来,而是坐车。

    但检查的程序不变。

    同样严格。

    一番测量之后,黄牛点了点头:“今天热量消耗够了,你们的表现都很好,但不能骄傲,要继续保持!”

    老头子们一听高兴坏了,他们最怕就是完成不了任务。

    在轮值的女兵中。

    黄牛和海东青两个女兵最不好说话。

    最受欢迎的是小圆脸,有时候稍微差一点点,她也会帮忙瞒过去。

    “小圆脸怎么没来?”王老有点儿奇怪,今天应该轮到小圆脸和海东青她们两个啊?

    “她啊,刚刚出门就接到任务,所以临时换了我们!”黄牛看了看腕表:“稍微耽误了一点时间,不过时间刚好,再等一会,五分钟吧,首长就会根据统计记录的数据做出决定……”

    另一边的黑马正将今天的各种数值给报上去。

    王老张老他们听了。

    一个个屏佐吸,等待最漫长的五分钟。

    他们等的,可不就是林东的决定吗?没有林东点头,曲院长和夏院长他们可不敢随便把青春药剂往他们的身体里注射!再说他们是科研人士,特长不是拍马屁,所以就算张显华、王维国他们说啥都没用,必须林东点头,否则免谈。

    老头子们也非常倔。

    他们可不想背负着一个贪生怕死影响科研的名声。

    努力干活主动配合实验没有问题,要让他们低声下气让桃花坳生命科学研究中心调拨青春药剂过来保命,他们还真落不下这张脸皮!

    所以,他们也在等林东点头。

    林东点头了。

    那么他们就是配合实验,进行药剂测试。

    师出有名,才不怕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戳脊梁骨。

    “首长,我是黄牛,是的,明白,是,保证完成任务!”黄牛忽然肃容,立正,显然她自耳麦中接到了林东的命令。另一边的黑马,同样保持立正姿势,聆听林东最新的指示。

    “怎、怎么啦?没通过?”王老看见黄牛的神色非常严肃,不由带点小心翼翼地问。

    “通过了,恭喜各位老首长!”黄牛面无表情:“接下来,你们全体集中,由我们护送前往研究中心,在这一刻开始,你们就是第二批实验对象了!对这次实验有不同想法的人,可以申请退出,你们自现在起,有五分钟的时间思考和决定是否接受实验!”

    “你吓死我了,哎,我一口气差点回不来!”张老拍着胸口。

    他的激动模样引起老头子们一阵哄笑。

    其实没啥好想的。

    能来这里的。

    都希望得到青春药剂。

    那怕不可能再重返以前的岗位了,也想多活几年啊?

    假如重返十几二十年的青春,像邬阿婆那样,由八十八岁的老太太,回到五十多六十岁左右,那以后还真的有大把好日子享受!

    就算没有能够恢复那么多,十年总有吧?

    恢复青春不说。

    最少还有十年好活,这不白赚十年了?世间上还有什么能赶得上这个?

    “报告,我们都考虑好了,认真执行你们小首长安排的任务,将一丝不苟地配合你们完成本次实验!我们本次实验人数应到二十二人,实到二十二人,报告完毕!”王老先是让大家列队报数,再代表老头子们,向黄牛举手来个报告汇总。

    没过多久。

    曲院长那边派出的车子和医护人员也赶到了。

    闻风而至以火箭速度赶过来的,还有张老的儿子张显华,王老侄子王维国以及一众家属,车子排成了长成。

    “你们来这干什么?不要影响人家医生护士的工作!”张老看见儿子过来,一挥手,示意家属们都远点,别阻碍研究所派过来的工作人员。

    “是是,您老千万别上火,我们也就是来看看,来看看!”张显华陪着笑脸。

    “来看看,你们都不用工作了?”王老直接用牛眼去瞪王维国。

    “二叔我就是路过……”王维国哪敢顶嘴。

    “你还真赶趟!”王老今天心情好,不跟他计较。

    待美滋滋地坐上研究所的车子,陈曦这个秘书也代表市里各位领导过来了,一开口就是恭喜:“恭喜各位老首长,徐书记和钟市长让我过来,祝贺各位老首长在实验中顺顺利利,马到功成,凯旋归来!”

    张老哈哈大笑起来:“谢过你们徐老板了,我们其实就是普通的志愿者,千万别搞特殊,像我们这样,一把老骨头,还能为国家做点小贡献就满足了!”

    这时候说好话还是有效果的。

    一帮老头子都乐起来。

    心情大好。

    这些天来的苦与累,统统变成了甜蜜和幸福。

    两个胖子听了紧紧地拥在一起,喜极而泣,苦难终于结束了!

    东山。

    生命科学研究所。

    王老张老他们在亲属的护送下进入,首先将身体洗刷一新,再换上无菌衣,进入隔离室,静待实验。他们的心才正式安定下来,守得云开见月明,真不容易啊!不过,能够注射青春药剂,恢复十几二十年的青春,重新活一回,那么再苦再累也值得!

    坐定之后,护士正在忙碌。

    忽然,张老发现旁边坐着三个不认识的老人。

    这都是谁啊?

    莫不是希望之星自民间抽取出来的那些曾经为国贡献过的功臣?不对,那些功臣劳模不是第三批吗?这是第二批啊?

    “你们三位是?”不仅张老好奇,众人之首的王老更是站起来直接开口询问。

    “我们是小老板叫过来的,说是检查身体,再打营养针!我们其实身体好得很,根本不用打针,但小老板让我们做啥我们做啥,我们乡下人也不懂这个!你们也是替小老板收购山草药的?我看你们的年纪比我们还大,身体也差好多,不打营养针是不行!”五伯婆非常健谈,本来就爱说话,再经过收购山草药磨砺,她现在能谷粒网五分钟不间断。

    “你们是请来的国家功臣和劳模代表吧?”九叔公则知道得更多一点,他听鱼丰胖子说过。

    “国家功臣可不得了,你们厉害!”二伯公很崇拜地竖个大拇指。

    “我们……”王老郁闷了,自己这帮人报不了家门啊,好意思跟人家农民兄弟晒身份?

    “其实我们也是农民,祖祖辈辈都是泥腿子!”张老赶紧换个口音,问道:“我老家是白山那边的,你们几位哪的?听口音好像是老乡啊!”

    “我们平|湖过来的,口音有点近,但白山离我们那边有点远,隔着好几座大山呢9不如东山这边近,以前路不通好难走,不过现在好多了,都通高速了,我有个远房的侄女她老公就跑白山,搞运输的,老赚钱了!”二伯公不觉得白山人跟自己是老乡,分明是两个市好不好,而且现在还没有出省呢!

    “……”张老也有点郁闷,以前总有人扯关系说是自己老乡,现在自己主动提起,对方竟然不乐意!

    他不知道。

    以前林东没出名时,平|湖地区偏僻,经济贫穷落后老受人嘲笑。

    现在平|湖作为林东的故乡虽然没有东山这边发展给力,但在周边也仅次于东山,而且头上担着一个林东故里的名号,平|湖人现在可骄傲了。以前有出海口是改革开放前沿的白山人哪里瞧得起平|湖人,平|湖年轻一代,跑去白山打工,都是特别受气的。现在忽然有个白山来的老头,自称是老乡,二伯公肯定不乐意了!没有咱们小老板你肯定不会这样说话,你们白山人都是势利眼!

    事实上也差不多,经济发达地区的人瞧不起经济落后地区的人,那再正常不过了。

    以前别说平|湖,就是东山,还不是各种瞧不起。

    幸好风水轮流转。

    现在东山和平|湖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崛起,终于有其它地方的人跑过来说咱们其实是老乡这句话了。如今东山和平|湖两地的人,如果聊起来,说是老乡,那是承认的,尤其是玉溪镇这个林东故里出来的人,更是让东山人称兄道弟。至于别的地方,比如潮平、龙文和白山等等周边几个市,不好意思,你谁呀?

    “别说话,要来人了!哎,是小老板,小老板来了!”五伯婆一看外面来人,赶紧示意大家安静,可是她一看清楚是林东,立即激动起来,大声嚷嚷。(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