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9章 咒文修士
    将秘密尽套一空之后。

    林东并没有将鬼修老大几个干掉,而是随手炼制个法器封印起来。

    世间什么最难得?人才!别说是实力还马马虎虎过得去的鬼修、乐修和花修,就是一张厕纸,也有其用处的不是吗?一指头秒了简单,可是以后想找个苦力干活,那就难了!为了以后遇到事情有几个苦力支配,林东很大度地让鬼修老大他们几个暂活下来。

    鬼修老大他们一看可以活命。

    顿时感激涕零。

    纷纷表示愿意效忠。

    林东懒得听他们的马屁,直接将他们往炼好的封印珠子一塞,再将珠子串成一条珠链,放进储物戒指里。这样做是多重保险,别说鬼修老大他们想跑,就是稍微一动异念,也会让林东察觉。

    “明明吞噬了啊,怎么悬空岛又重新立了起来?这简直不科学嘛!”林东重新进入秘境之内,发现脚下还有个岛屿。

    跟之前的悬空岛有七八分相像。

    就是个头小了一倍不止。

    明明没了。

    怎么还能恢复呢?

    林东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怎么看也看不明白!

    好奇心一起,林东又尝试着将新的悬空岛拖入虚无世界。

    比起上次拖拽要顺利许多,秘境维系的力量双重削弱,没有几秒钟,大半个岛屿已经没入虚无世界中。但紧接着维系力量跟着启动了,爆发如洪。悬空岛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冲击波就连死海也席卷起百米巨浪,亿万的石屑化成流星火雨,横扫秘境的每一个角落。

    本身由其它悬空岛部分组成彼此之间有密切关系的岛屿碎片引动了一场不可思议的震动。

    不仅它自身自震动中处于毁灭状态。

    就连其它悬空岛。

    也摇摇欲坠。

    维系力量最差距离最近的两个,更是开始爆裂,几近解体。

    “我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林东立即意识到后来的悬空岛其实是别的岛与抽离过来形成的,一旦解体,跟原来悬空岛唇齿相依的它,会引发一连串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

    看见秘境里一片狼藉。

    林东赶紧溜人。

    对战幻风一个人还没有彻底拿下来,这个时候再去招惹更多的老鬼,有点不智。

    当然,宁死道友莫死贫道,林东才懒得管秘境里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反正对自己没有影响就行!悬空岛爱分离分离爱重组重组,具体如何发展,跟他这个始作俑者无关。反正他原来就是过搞破坏的,没有一点成绩,封印在这里的老鬼们,说不定还会瞧不起他的捣蛋能力呢!

    有空还得再来干掉个岛。

    对,绝对不能让他们嘲笑自己!

    林东按照鬼修老大他们说明的出境秘法,先是找到隐藏出口,再启动法则,尝试抛个带意识信息的小石头进去试试,发现没有问题,再嗖一声钻进去,消失在正让虚无世界吞噬力量和秘境维系力量双重作用弄得翻天覆地的秘境。

    “混蛋!老夫从来没有看过如此卑鄙无耻之徒!如果这厮还敢前来,誓饶不了他!”最老资格的闾老气得七窍生烟,秘境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没想到还没有睡上一个安稳觉,林东又把悬空岛给弄没了。

    “别,千万别来了,再来我们都完蛋了!”尖嗓子的修士一叠声的乞求,他希望林东永远别再出现。

    他算是看明白了。

    那家伙其实就是个祸星,一出现,准没好事!

    无论如何。

    他们也只有默默承受。

    林东的心情很好,当他发现自己成功离开秘境,没有受到一丁点阻碍之际,更是高兴地吹起了口哨‘有只雀仔跌落水,有只雀仔跌落水,被水冲去……’。

    正吹到高兴处,忽然看见旁边有个修士漠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是之前没义气逃跑的那个家伙。

    林东心情瞬间变坏。

    “喂,你是怎么回事啊?我去哪你就在哪里出现,要不是这么神出鬼没啊?”林东大叫没有搞错?

    “神出鬼没的人是你好不好!我早在这里呆大半天了,你嗖一声出现,竟然还责怪别人?”之前那位没义气逃跑的陌生修士一点儿也不害怕林东,相反,这人身上似乎有种名叫克星的隐藏属性。

    “确定?”林东表示怀疑。

    “要是熟人,还可以说想骗点灵石,一个陌生人,我骗你干嘛?”没义气的修士听了两眼翻白。

    “……”林东暗中大骂,尼玛你也知道陌生人,要是陌生人你之前那么逗比过来一起飞干嘛?还交朋友,遇到几个小毛贼就跑了,要是遇上个**oss,你不转身就给卖了?谁跟你做朋友谁倒霉!跟谁做朋友也不能跟你这种没义气的小跑龟做朋友!更何况,你还是个逗比,谁知逗比会不会传染!

    “你心里在骂人?”没义气的咒文修士用眼睛瞪着林东。

    “不,我从不骂人!”林东否定。

    “你在骂我!”咒文修士脸上一副暴风雨将来的迹象。

    “无证无据不要乱说话,否则我分分钟告你诽谤!”林东两手一摊:“再说你看我像是那种没涵养开口闭口乱说脏话的人吗?我可是读过书的斯文人!”

    “斯文人……”咒文修士忽然被逗乐了,满脸乌云消散无踪,雷鸣闪电隐去,眼睛涌现出一种神秘莫测的笑意:“你说你是斯文人!哈哈c吧,你是斯文人!别介意,我只是听得新鲜,以前还没听说过这种说法,不管你是不是斯文人,看在你长得还算顺眼没有让我呕吐的份上,我决定重新考虑一下,是否要跟你交个朋友!十年时间吧,如果十年里间里,你的表现还不错,那我就同意了!”

    “哎呀我真是太荣幸了,我就怕我高攀不起!”林东表面是这样说,心里却一阵鄙视,十年尼妹啊十年,我十年都在修真世界里回归蔚蓝星球,又从蔚蓝星球杀到修真世界了!

    “高攀是有点,但我会考虑给予你这个机会的。”咒文修士煞有介事地点头。

    “你一定要考虑清楚。”林东仰天大笑。

    “其实你别的地方还好,就是稍微有点傻。”咒文修士摇了摇头,表情颇是遗憾,似乎在说,这么好的一个年轻人,怎么就是个傻子呢?

    “傻的可能是我,也可能是别人。”林东认为只有傻子才看谁都不正常。

    “你果然没有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识……”咒文修士深深叹息。

    “说得好像你有似的。”林东马上反讽一句。

    “不服?要不咱们做个小测试给验证一下如何?”咒文修士决定让林东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

    “啊,我太期待了!”林东很想一拳将这货打趴下,再在对方身上踹上几脚板,然后仰天大笑扬长而去。不过也不知为什么,当他准备握紧拳头,心里忽然之间就会原谅对方,并且觉得对方是个逗比,完全不值得计较。林东数次感应,查探,搜索,暗中警惕认为是一种特殊的意识入侵。

    可惜一无所获。

    经过反复查证和深入思考。

    林东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外貌看起来没什么特色的家伙,这个遇敌就会化身小跑龟的符修,此前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天生就有一种魅力,可以超越思维,超越意识,直接感召别人,不知不觉之间就会削减掉别人的敌意。

    强如林东,也会受到这种诡异感召的影响。

    虽然不至于被对方控制或者意识牵引。

    但真的很难产生恶感。

    那怕这货看起来又逗又傲,还没有一丁点义气!

    “这样,我们一起去找个陌生人,完全不认识的那种,你认识的不算数,你的朋友或许关心你,怕你接受不了现实,替你隐瞒病情。我们必须找个陌生人来验证你是不是一个傻子,不,最少要找两个,否则你都无法完全信服!”咒文修士示意林东跟上。

    “其实你所说的这些,是以前有人这样告诉你的吧?”林东深深地怀疑。

    “事实会告诉你什么是真相!”咒文修士叹息道。

    “……”林东这辈子的二货见过不少,但二得像眼前这货的,还真一个都没有!这货不是智障,就是二,天生犯二!林东压下火气,笑问道:“你以前有跟别人这样说过吗?让我猜猜,上次你跟别人这样说的时候,恐怕让别人打了个半死吧?”

    “你以为普通的丑八怪我会跟他说话吗?”符咒修士自己长得不怎么样,没想到还是个外貌协会的成员。

    “以貌取人,这样真的好吗?”林东摸了摸古镜化身的脸,当初只想做个潇潇洒洒的名门弟子,没想到一张脸还会招来这样的麻烦,早知当初,自己就幻化得平凡一点,省下不少麻烦。

    “一个特别丑陋的女人,一个出奇漂亮的女人,你要娶哪个做妻子?别告诉我你要娶个丑的!”咒文修士鄙视地看着林东。

    “两个都不娶!”林东本想唱反调,但一想要说娶个丑的就真的成傻子了,赶紧改口。

    “有漂亮的妻子你都不要,你说你是不是傻?”咒文修士唉声叹气。

    “人长得漂亮不等于是好妻子吧?说不定人长得漂亮,但心肠非常的恶毒呢!”林东赶紧往没有的扯。

    “那好,一个心地善良但特别丑陋的女人,和一个非常恶毒但出奇漂亮的女人,你要娶哪个?”咒文修士又开出了条件。林东估计这个问题是个陷阱,说哪个都得掉坑!

    “我还是那句话,两个都不要!”林东决定跳出假设之外,躲过陷阱。

    “你还说你没问题?像你这样的,我都替你感到着急!”咒文修士一翻白眼。

    “那你选!”林东就不信这货能选个好的结果。

    “我选漂亮的!”咒文修士点头。

    “漂亮的毒死你!”林东冷笑。

    “不会,我可以将她整个人改造一新,这样一来,她就会变成又漂亮又善良的好女子!”咒文修士一说,林东脚下一踉跄,差点没有跌倒,尼妹,犯规可以,但不能这么明显吧?明明是作弊,还敢这么洋洋得意地说出来?简直厚颜无耻!

    “除了说佩服,我对你的脸皮已经无话可说了!”林东嘲讽道。

    “你这个虽然傻气一点,但并非无可救药。”咒文修士的言外之意是会努力拯救林东的。

    “啊,我觉得我还是保持原状会比较好,像你这样太聪明了,普通人恐怕难以适应!”林东回敬对方一句。

    一路斗嘴。

    林东惊讶地发现自己没能占个上风。

    要想打败一个逗比作为隐藏属性的二货实在太难了!

    还好,没多久,两人就遇上一个背着药兜单独进森林里采灵草的修士,不是药修,倒有点像商团弟子,只是林东肯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估计是新来的。

    “见过两位师兄!”这位商团弟子一看两人拦路,赶紧施礼。

    “你别怕,我只希望你说出一个事实,你看我和他两个人,谁是傻子?”咒文修士直接开门见山。

    “……”那位商团弟子顿时就懵了。

    这你叫我怎么回答?

    要直说?

    谁问这种白|痴问题的谁就是傻子呗!

    但怎么可能直说,天知道直说了,你会不会恼羞成怒,一巴掌将我拍死?

    商团弟子感到太为难了,恨不得立即在地面找个缝隙钻进去,最好躲个一百年不出来!

    偏偏咒文修士还鼓励他说真话:“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责怪你的,你只要明确地说出真相,告诉某个不知自身缺点的人,让他及时清醒,回头是岸,那么你就是大功德一件!我们都会很感激你的!说吧,你大胆地把真相说出来吧!”

    那个商团弟子差点没有跪下。

    我敢说真话我就死定了!

    我采个药我容易吗?

    林东看他为难,又怕他说真话,会被咒文修士一指头弹飞脑袋,赶紧对这个可怜虫挤了挤眼睛,示意你聪明一点,说完了赶紧走人,别再留在这里找死。林东一示意,那个商团弟子如获大赦,满脸感动地地朝林东这边指了指。

    “你说他是?”符文修士看着商团弟子:“你确定?”

    “确定!”商团弟子有点肝颤,看看林东的脸色,还好没发火。

    “做得好,你非常勇敢,也非常诚实,世间就是需要你这种不转弯抹角直指真相的年轻人!”咒文修士掏出两块灵石出来打赏。那商团弟子擦了一把汗,接过灵石赶紧飞奔离开,跑得比一支箭还快。咒文修士转过脸,带点同情地目光,注视着林东的脸:“想必你已经听清楚了,如果你还想进一步验明,我们可以再找一个陌生人来问!”

    “啊,不用了!”林东无力地摆手,你就算再找一万个人,结果还是一样。

    “虽然你稍微有点傻气,但既然决定交朋友了,我不会嫌弃你的。”咒文修士以手拍在林东肩膀,一副我以后会罩着你的模样。

    “……”林东很想将这货吊起来打,下面再架上一堆火来熏,最后拖进小树林里活埋。

    不过想想。

    还是放弃了。

    自己是正常人,跟一个处处冒着傻泡的二货较劲,那岂不是等于沦落到跟对方同一个水平了?不行,千万不能让这货传染了,自己得保持本我,纯洁如初!(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