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我也忘了告诉你!
    天空一片血红。

    附近的几座悬空岛上,数股气息出现。

    这些气息的主人没有化形出来,但通过彼此相互默契的意念波,无隙地沟通。

    “发生了什么事?老夫还在长眠,怎么秘境就要毁灭了似的?”有个特别老迈的声音大梦方觉晓地响起来。

    “那个岛是幻风在管,这段时间通过外来修士,好像骗了不少人进来献祭,他不久前还跟我说有把握离开秘境呢!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一下子变成了这样!”有个封印修士认识幻风。

    “应该是献祭的修士中有名门弟子,现在人家师父上门报仇来了,哈哈n该!”也有人幸灾乐祸。

    “嗯,哥哥说得对,这很有可能!”又有位妖媚入骨的声音表示同意。

    “滚一边去!”前面那位却毫不领情。

    “别那么粗暴嘛,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对人家吗?”妖媚入骨的声音完全没有生气,反而撒娇。

    “你们就别打情骂俏了,身为冤家对头你们应该躲起来私自解决,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x归正事吧,我看这件事不简单,说不定会祸到我们身上!而且,我对幻风那家伙也没有信心,万一他撑不住,极有可能将我们一同拉下水!哎,糟糕,看来最担心的情况马上要发生了,幻风所在的悬空岛正在崩裂……”有个富带磁性极具男子特色的声音响起。

    “假如幻风的悬空岛堕落封印之海,恐怕会引动封印之力,到时我们也会受到牵连!”一个尖嗓子嚷嚷起来。

    “那你们之中,有谁愿意出手援助幻风一把?”特别老迈的声音问。

    “……”所有人一片静默。

    “哼!”特别老迈的声音重重地哼了声。

    “非是我们见死不救,实是生死有头冤家有主,我们不好插手多管别人家的闲事!”之此幸灾乐祸的那位修士赶紧解释。

    “对对,哥哥你说得太对了!”妖媚入骨的声音高兴地附和。

    “你闭嘴!”那位修士非常的抓狂。

    “我也觉得有道理,幻风跟对手过招,那是他们的事,与我们无关。再说,悬空岛别看险象环生,总有掉下去的危险,事实上,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打过那么多架,好几次打得天崩地裂了,可是悬空岛一直存在,一个也没有掉下去!所以,我们表面看起来非常危险,其实很安全,完全无须担心!”尖嗓子刚才很着急怕悬空岛会堕落,不过说到援手,他马上就改变了观点。

    这几个袖手旁观的邻居到底怎么个反应,幻风现在已经顾不上了。

    只剩下半张脸的他。

    再挨一记血魂印。

    几乎魂飞魄散,痛不欲生。

    还好,身为多年老魂修的他在灵魂防护方面有特别的能力,强如专破灵魂的血魂印也没有一击得手。

    “别以为我只有这么一点本事,我之前只是不想浪费太多的气力罢了!想动我?你还嫩点!”幻风愤怒地祭出一种乾坤妖风袋,上品法器。

    乾坤妖风袋一出,整个秘境立即平添了一层妖风。

    无穷无尽的妖气自袋里喷涌出来。

    形成狂暴的妖风到处肆虐。

    数十道龙卷风。

    自天穹顶部直插而下。

    百万依附妖风生存的妖灵在风中翻滚嬉戏,遇到任何生灵,立即化成最饥饿最凶狠的嗜血妖怪,撕食任何在身边路过的生灵,并且将这些生灵变成自己的同类,添加进具体数量不知多少的妖灵大军之中去。

    妖风中,幻风的真正面貌渐渐呈现出来,那是一个长着鸡冠牛角的巨人。

    上身不着衣物。

    腰下披挂着整齐的甲铠。

    长着利爪的双手自乾坤妖风袋里一抽,抽出一件武器。

    似戟非戟,似矛非矛,似旗非旗,上面缠绕着的超长幡须随风而卷,尖锐的末端时不时闪烁出一道道霹雳闪电,噼噼啪啪地炸响。

    “这是缚魂幡?”林东听说过这类兵器,普通修士可用不好,缚魂幡是血祭型的法器,就像双刃剑,可以杀人不见血,也可能反噬杀主。当然,假如能够驾驭得了,缚魂幡不失为一种强力法宝,威力比起普通修士手中的飞剑、葫芦之类要强大得多。

    “死在我的缚魂幡下,你也不亏了!多少年了,我没有用过它来斩杀敌人,今天,还是百年来的第一次!你应该感到荣幸!”幻风心中极怒,恨不得立即将林东置之死地,可是即使急怒攻心,他也没有失去理智。

    林东有血魂印有手,又有冰火二剑助佑。

    甚至还有一个吞星盾牌。

    幻风要是还将林东视为一个小角色,那么他就是傻子。

    只是,林东再强,幻风也不认为林东可以在秘境空间战胜自己,毕竟这里是自己的主场!

    他可以利用的有利条件实在太多太多了,无论环境、能量还是法则,幻风全部占优。坐守在悬空岛上,借用秘境的法则,手中操纵着乾坤妖风袋的能量,面对一个完全不知内情就这样直接打上门来的林东,幻风觉得自己要是这么大优势都还会输,那真不如早死早超生!

    数十道龙卷风接二连三地席卷而来。

    百万妖灵上下翻飞。

    “吞星!”林东举起盾牌。

    天魔头颅对于比钢刃还要锋利遇物无不削成齑粉的龙卷妖风完全无视,张开巨口,硬生生地吞掉了一个。

    龙卷妖风趁机扑上来,企图将天魔头颅削成碎渣,而被吞掉数十分之一的妖风,更是毫不畏惧,全部恶狠狠地冲上来,手撕牙噬,反击天魔头颅……

    悬空岛上的花草树木早被龙卷妖风席卷一空。

    无数岩石捣上天空。

    自天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岩石漩涡,再渐渐变成沙砾,飞散周围。

    火焰巨人无法抵抗妖风,它钻地而入,自悬空岛内里大肆破坏,金色祭坛早崩溃不知所踪。冰霜巨人重新成化碎冰,通过妖风弥漫,反向侵蚀敌人。这场恶战,变成了一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偏偏彼此之间又相互吞噬相互撕食的恐怖战斗。

    天魔头颅狂吞着龙卷妖风。

    龙卷妖风也趁机切削着天魔头颅的点点滴滴,每削下一丁点,附带的百万妖灵就迫不及待将天魔头颅上面分离的部分吞吃掉。

    百万妖灵个体不及吞噬天地的天魔头颅,可是它们庞大的数量足可淹没一切。

    妖风侵蚀火焰冰霜巨人,冰霜巨人化冰反向渗透。

    这场战斗,鹿死谁手。

    还真始料未及。

    “你以为这就完了?错,这只是开始!”变成鸡冠牛角的幻风摇动手中的缚魂幡,将紧握血魂印的林东,瞬间吸进幡内。林东要吸入缚魂幡前,将手中的血魂印掷出,本来就崩坍不堪的悬空岛发出令人牙酸的震鸣,几数小山峰轰然倾侧,岩石泥土飞溅之势就连妖风也席卷不起,直坠大海。

    中间的冰湖洞穿。

    好大一片岛心,被血雨砸穿,流星般坠落。

    远方袖手旁观的几个邻居,看见这种恶斗,一个个哑口无言。

    要这样下去,悬空岛虽然能量维系,但坠落也并非不可能,最少在这种恐怖力量推动之下极有可能达成!

    “但愿幻风那家伙能够干掉对手,否则,我们的岛也会受到牵连!封印已经多年不动了,一旦波动,后果不堪设想!”富带磁性极具男子特色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放心吧,幻风那家伙吃亏,只是之前不够认真,有缚魂幡在手在他,打架是一等一的好手!”尖嗓子说是这样说,但底气还是有点不足。

    毕竟不是人人都可以让幻风吃这等大亏的。

    林东手中的数个宝物。

    无论冰火二剑、血魂印以及吞星之盾,无一不是强力法器。

    三者持有其一已经足够头疼,何况全部在手?要不是幻风有缚魂幡这一大杀器,众人说不定认为幻风这一仗要输了!

    “缚魂幡的确不错,但要彻底制伏对手,还需助力,老夫这一提议并无强求,你们自己看着办!”特别老迈的声音沉稳地响起来,现在他总算有点睡醒的意思了,跟之前大梦迷糊完全不同。对于他的提议,几个封印修士在一阵沉默后,纷纷同意。

    “闾老说得对,与其坐山观虎斗,不如援手一把,邻里之间彼此有守护互助之德c风以前没帮过我,但他也没跟我交恶,这次我决定以闾老马首是瞻!”之前幸灾乐祸的修士开口了。

    “我任何时候都跟哥哥一样!”妖媚入骨的声音格格地笑。

    “去死吧你!”幸灾乐祸的修士大怒。

    “哎呀,哥哥好凶呢!”妖媚入骨的声音乐不可支。

    “再袖手旁观,就真是坐失良机了!虽然我跟幻风没啥交情,但看在外敌入侵的份上,来势汹汹,危及秘境封印安全的份上,此次援手一把!”声音富带磁性的主人,经过一番考虑,也同意了。

    “我们也加入吧,人多好办事!”剩下的几个修士亦纷纷决定加入援手。

    缚魂幡里。

    在这件强力法器内里的世界中。

    完全没有天地,整个世界就像一个平面。

    不过人和物不呆在平面上,而是诡异地呆在平面之内,就像映入了镜子那般。

    林东发现自己可以自由活动,但想突破平面而出,却不可能。数道剑气,向平面发射而去,却诡异地消失在平面接触点的位置上。等林东仔细感应,却发现自己的剑气直接透射出秘境之外,完全无法接触和伤害缚魂幡里的平面世界。

    “这个世界是不是很有意思呢?”幻风自林东的面前出现,手中还持握着那支缚魂幡:“除了魂魄,没有任何生灵可以越过界线,如果你想离开,可以,将身体留在这里就可以了!啊,我忘了告诉你,这里还无法使用其它法器,除了我手中的缚魂幡,你连一把最低阶飞剑也释放不了!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早在进来之前,你就将手中的血魂印掷了出去,你不就是想利用外面的法器相呼应,将自身救出去吗?非常遗憾的是,聪明的你并不是第一个那样做的人,我忘了你是第几个,但我可以保证,你们的结局都是一样,那就是失败!”

    “我也忘了告诉你,我很擅长在类似镜子的世界作战!”林东随便打出一拳。

    方位。

    并不向着幻风。

    随意伸手,比伸懒腰还要随意。

    可是幻风错愕地发现,自己的嘴角中拳了。

    这,这么诡异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明明是自己的地盘啊啊啊!

    *********

    霞飞在此跟大家说声对不起!

    请假后,几天没办法码出一个字,霞飞竟然断更了好几天,这……简直就像节操掉在地上,砰一声碎掉,花了几天时间才拼凑回来c吧,其实就是卡文,霞飞的节操没掉地上,也没碎掉,更没有当零食吃掉!

    我还是那个我!断更了,大家想批评就批评,无论说什么,霞飞都完全接受!

    卡文过后,继续战斗!

    *********(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