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5章 好戏才刚刚开始!
    鬼修老大差点没有当场晕倒。

    老头儿想跑。

    他不敢飞身硬冲天穹,当然久呆破碎的金色王座之上,又是死路一条。情急之下,老头儿将手中拨浪鼓急急摇动,十几道炫目的雷光自九天直劈而下,一时间,银蛇乱舞。霹雳雷霆之中,老头儿变出一个紫色锦囊,迎风轻抖,释放出一片青烟。

    青烟迅速弥漫开去,不到十息,整个破碎的金色王座就被青烟覆盖。

    不男不女的修士现在总算也反应过来了。

    扑一声跃入湖中。

    化成一条鱼。

    深潜于底。

    老头儿却不愿意再停留在悬空岛上,钻入湖中只是暂避一时,迟早也会让大人搜出来,这里可是大人的地盘啊!在这里玩花样岂不是找死?自己真想逃脱生天,必须想个更好的法子,否则只是白费功夫。

    一不做二不休,老头儿将拨浪鼓里面囚禁的三个活祭品释放出来。

    这三个活祭品都是小门派的护法或者长老。

    功力境界其实还可以。

    失手被俘。

    主要是中了老头儿的阴谋布局,以及手中拨浪鼓这件奇特法宝的暗算,方才沦为活祭品。

    现在老头儿将他们一放出来,非但没有像之前那样催眠他们,反倒急急唤醒,让三人瞬间自噩梦中脱出,恢复原来的理智。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天空中有无形又巨大的力量在如山威压,生命危在旦夕,来不及作任何思考,三人依照本能,一边念动本身最强的咒诀和法宝护体,一边急急飞射天空,意图用最快速度逃离这个死亡之地。

    老头儿趁乱逃窜。

    手中的拨浪鼓化成一道波浪形的奇光。

    而他自身将幻化的假体留下,期望可以瞒过大人的注视,真身却化为一只米粒大的银翅虫子,在波浪奇光的掩护下迅速逃亡。

    鬼修一看同伴全跑了,只剩下自己。

    再不走。

    绝对死定了。

    赶紧将留下来跪地求饶说明真相道出前因后果的侥幸心态抛开。

    他先是挥手洒出几团蚀骨墨汁,再卷起狂风,将腥臭刺鼻的墨汁捣得满天都是,又用护体法宝旋起十几道乌天暗天的龙卷风,最后自身化成一团黑云,飘飘荡荡间,遁逃向悬空岛的外围。

    “果然是你们在捣鬼!找死!”天空中隐形的大人,愤怒得无以复加。

    雷光、青烟、墨汁、龙卷风等等疯狂肆虐。

    换成别的修士看了肯定头大三倍。

    可是这位强大的大人。

    却一招破掉。

    天空中。

    忽然凭空凝聚出一双超过百米的巨手。

    这双巨手先是挥动破掉雷光,再将冒起的龙卷风逐一拍灭。

    悬空岛的几座小山峰,直接让这双巨手拍碎大半,玄泊的湖水也被牵动,激荡起数十米的巨浪。

    细小形同米粒的银翅虫子,被巨手的左手轻松捕捉在食拇两指之间,举重若轻形同龙象捉蚤;化成巨大黑云的鬼修,整个飘渺无定的躯体被巨手的右手吸入掌心之中,半点挣扎的可能都没有。至于化成一条草鱼深潜入湖的不男不女修士,不知何时,已经被刚才的拍击震荡之力弹飞半空,并且被气机牢牢锁定,于半空中上下不得,进退不能,只有等死一途。

    青烟墨汁相混。

    大人的形象缓缓的于中间呈现。

    那是一张愤怒到极点的脸,模样跟金色祭坛上面的雕像颇有几分相似。

    巨口开合,声音有如晴天霹雳般炸响开来:“你们几个小虫子,以为可以在我的面前玩花样?就凭你们这么点小伎俩,就连给我提鞋都不配!说吧,你们背后究竟是谁指使的?还有谁是你们的同伙?诚实地说出来,本尊或许会看在以前尽力效劳的份上,赐你们一死!要不然,本尊会让你们尝尽世间的痛苦和折磨,到时候,你们将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饶命,大人,我们背后没有人指使!这与我们无关,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切都是那两把飞剑作崇,我们只是害怕大人您的神威震怒,才会这般慌不择路地逃跑!”鬼修老大由黑云重新恢复了真身,一个劲地求饶和解释。

    “死到临头,你还嘴硬?我猜你一定是身上的骨头发痒了!既然是这样,那本尊就替你松一松骨头!”巨大的右手猛地一合,一阵骨头折断的声音密集响起来,伴之而起的是鬼修老大痛不欲生的惨叫声。

    老头儿也由银翅虫子恢复了真身。

    他却没有求饶。

    眼珠子在骨碌碌地转,似乎在思考着某种对策。

    不男不女的修士依然保持草鱼的形态,不过眼睛却在看着扎刺在金色祭坛上的冰火二剑。

    由青烟和墨汁混合而成的头脸,巨口嘴唇又一次开合起来:“说,你们背后的人是谁?是谁知道金色祭品的破绽,特意派遣你们过来,用计策引开我,再用法宝强行破坏?说出来,否则挫骨扬灰还是轻的,更加痛苦更加绝望的毁灭还在后头!”

    “是……”不男不女的修士发现冰火二剑又在颤动,似乎正在积蓄能量,进行新一轮的爆发。

    “是谁?是不是傲光那个老货?”天空中的大人再度审问,这次他将猜测范围缩小了。有胆子做这件事的人不多,有能力做这件事的对头更少,但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东南方一座悬空岛封印的主人‘傲光尊者’。

    尤其是冰火二剑的存在,更是一大佐证。

    虽然两剑看起来是冰火力量作崇。

    但在另外的境界看来。

    这其实是一种光。

    一种非常特殊非常霸烈的光力,冰火只不过是外表上的掩饰。

    附近的几个悬空岛宿敌之中,只有傲光尊者,才有能力可以轻易达成这一点。

    “是……”不男不女的修士哪敢还说,深怕一说,就会被大人识破,而且现在主要是拖时间,开口乱说只会加速死亡。

    “到底是谁?”大人怒吼,声音震动大半个秘境世界。

    “是你妈让我们做的!”老头儿忽然举手,吸引了青烟墨汁凝聚的巨脸后,笑嘻嘻地回答。

    “什么?你说……你个恶心的蛆虫,我要将你撕成千万个碎片,再放到火上烧烤成灰!”大人开始一愕,等反应过来,气得青烟墨汁凝聚的脸都无法保持,纷纷炸裂开去,整个悬空岛笼罩在他的杀气之下,不停地颤动,无数的碎石崩裂,溃散,掉落下面无边无际的大海。

    老头儿敢胡说八道,那不是他嫌命长了。

    而是要吸收对方的注意力,给冰火二剑创造一个斩杀的最佳时机。

    跟不男不女的修士不同,老头儿本身也有把握,毕竟他手中还有一个能力独特的拨浪鼓。

    咚咚咚……

    拨浪鼓摇响。

    老头儿整个像轻烟般吸收进去。

    大人幻化出来的巨手,一瞬间竟然无法捕捉住老头儿,让他像轻烟般手指缝间溜走了。相反,另一边的鬼修老大也想逃,却被巨手牢牢拿住,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地。即使冰火二剑轰然爆发,自破碎的金色祭坛倒飞,直冲向天,轰在两手之间的虚空部分,让隐形的大人发出一声暗哑的痛呼,鬼修老大也没能成功遁逃。

    不男不女的修士尖叫起来:“把活祭品统统放出来,用作替身!”

    鬼修老大其实早有计划。

    他等的就是大人受袭控制力最弱的这一时刻。

    “你快走!我的本体不要了,你记得帮我招魂!”鬼修老大浑身燃起一阵鬼火,本体焚烧成灰,只剩下一点灵魂鬼火,归入鬼牙项链的鬼域之内,又以意识驱动,将鬼牙项链飞落不男不女的修士面前。

    “快走!”老头儿潜入拨浪鼓里的意识也指挥法器飞到不男不女修士的手中。

    “分身化影!”不男不女修士一手拿着鬼牙项链一手握着拨浪鼓,由一个本体变成男女不同的两个分身。由一化二之后,不男不女修士的功力不减反增,瞬间能力提升两倍以上,一下子挣开了气机钳锁,趁冰火二剑还在压制隐形的‘大人’,两个分身激飞向天,望悬空岛外围遁逃而去。

    “对,就是这样,再快一点,我们只要赶到秘境出口就成功了!”鬼修老大的意念传导出来。

    他的反应不算行别快,但身为一个老大,制定出来的遁逃计划却算合格。

    最少。

    在取舍方面,他没有半分犹豫。

    对于一个鬼修来说,遇上无法力敌的强者,抛弃本体力保魂魄,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并非不可接受。

    抛弃本体虽然功力受损,但鬼修凭借功法还能再炼一个出来代替,效果当然比不了本体,可是总比落在强敌手中任人鱼肉要强得多!鬼修老大之前抱着侥幸心理,以为可以安然脱逃,谁不想大人的威能超乎想像,于是抛弃本体这招保命之术,应运而生。

    只可惜,他忘了在鬼域之中,还有一个囚禁在里面的‘武修’。

    静静等待的林东在离开鬼域之前。

    手随便一招。

    比刚才‘大人’自天空幻化的那双巨手还要随意。

    开合之间就把鬼修的魂火握内掌心之中,然后,再施施然地飞出悬空岛外。

    “你……”化成男女两个分身的修士来不及作任何反应,就被林东轻轻一伸手给抓在掌心中,立时化成两朵一雄一雌的并蒂妖花。至于没入拨浪鼓的老头儿,感应到外面不对,急急想探头出来看个究竟。他一看不妙,又像乌龟般把头缩回去,谁不料林东一伸手,手直接穿过拨浪鼓,深入法宝内里,直接将老头儿逮了出来。

    “秘境里原来有这么多秘密啊,非常感谢你们的带路,只是,这一趁戏才刚刚开始,你们不准备继续看下去吗?”林东不用说,鬼修老大他们也知道自己完了,这个古镜根本不是什么剑修,也不是什么武修,而是一个远比大人更加强大更加恐怖的存在!(~^~)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