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4章 你们,好大的胆子!
    秘境。

    鬼修等人所在的位置,是一个悬空岛。

    形同魔婴般的黑衣小个子站在崖壁的最高处,迎风而立,酷酷的一声不吭。老头儿坐在大石上,不紧不慢地摇着拨浪鼓,而他旁边的,是不男不女的修士,满脸的不耐烦:“怎么搞的,每次都要那么久!最讨厌这样无限期地等待了,知道自己进入特别麻烦,就应该早点准备!每一次都要大家等,态度还理所当然,什么人这是!再过一柱香还不来,老娘我不等了!”

    “别着急,他们应该快到了,咱们不差那么一点儿时间!”老头儿的脾气看起来不错,比较能体谅同伴。

    “咦?不对,他们……他们可能出事了!”鬼修老大忽然脸色大变。

    “什么?”不男不女的修士愕然。

    “吞金兄弟吗?难道这次带进来的活祭品平息不了封印之力?如果真是,那就糟糕了!”老头儿还没说完,崖壁上面的黑衣小个子已经冲天而起,直飞向秘境入口的海岛。

    等老头儿、鬼修老大和不男不女的修士赶到,吞金兄弟已经死了。

    平时伪装是木修的哥哥,烧成了一堆灰烬。

    烧得尸骨无存。

    喜欢伪装成水修的弟弟却变成了冰块。

    表面看起来还保持着原来的形象,不过黑衣小个子轻轻弹出一缕指风,整坨冰块就哗啦啦的破碎,最后散落成一地的冰渣。

    等冰渣消融成水,吞金兄弟中的弟弟连一丁点东西都没有余下。

    比哥哥烧成飞灰还要夸张。

    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封印之力?”鬼修老大往封印力量方面猜测。

    “我看这不太像是封印之力!不过,要说出是什么,我又说不准r许是秘境中另外的暂时还不为人知的某种神奇力量吧!秘境中有太多的诡异力量,我们知道的只是一部分,虽然入口落点这里我们走过很多遍,但也许会有遗漏,还有我们所不知道的神秘力量在作崇!”不男不女的修士摇了摇头。

    “有可能,我见识过秘境入口的封印之力,虽然更加强大,但跟这两种能量完全不一样。”老头儿也同意这种说法。

    “问题是回去怎么汇报?难道我们要跟大人汇报说,是秘境暂且不知名的力量干掉了吞金兄弟?你们觉得大人会相信这种解释吗?也许盛怒之下,大人会将我们的奖励取消!我们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收集到这么多的活祭品,可不能空手而出白干一场啊!”鬼修老大希望大家集思广益,想个解决的办法。

    “事实如此,真相我们不说,反而撒谎欺骗大人,要让大人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惹祸上身!”不男不女的修士满脸无语。

    “手段可以灵活一点,毕竟有些事实比谎言更加荒谬。”老头儿这次支持的是鬼修老大。

    “是剑气!”黑衣小个子忽然开口。

    “什么?”众人听了皆讶。

    “他们死于此前吞食的两把飞剑。”黑衣小个子作出了他的判断。

    “不可能吧?飞剑再强大也不可能在吞食之后杀伤他们才对,这可是吞金兄弟独有的能力!而且我们刚才也看到了,吞金兄弟已经将飞剑消化,就连飞剑的主人,也被我困在鬼牙项链的鬼域之中!”鬼修老大连声大叫不可能。

    “真、真是剑气?”不男不女的修士也给真相震住了。

    “说起剑气,还真有点像,就是整件事未免太过诡异了吧?吞金兄弟竟然被吞入腹中的两把飞剑杀了?我的脑子有点乱,我得理一理!”老头儿怎么想也想不通,明明不可能的事,怎会出现呢?

    偏偏证明此事的是黑衣小个子。

    他平时很少开口。

    但一旦说话,那结果距离真相没有十成也有九成九,几乎没有出过错误。

    而且仔细感应起来,还真有点像剑气,就是这种剑气爆发得太慢了,直到进入秘境门户时才爆发,而且爆发出来的威能又太超乎想像了,可以吞食各种法宝的吞金兄弟,竟然被吞食入腹的飞剑反噬而亡。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遇到何等巧合的契机,才会达成这种不可思议的效果!

    最后更为头疼的一点是,吞金兄弟死了,活祭品少了,如何向上面的大人交待呢?

    假如说是秘境某种力量所害。

    大人会生气。

    可是不会深究下去。

    因为秘境之内,的确有很多诡异的力量在时隐时没,有些甚至是不同属性相生相克的存在。

    不过,要说吞金兄弟是被他们此前吞入腹中的两把飞剑所杀,恐怕大人再好脾气,也会爆发雷霆之怒!这根本就没办法解释,再解释大人也不会相信!

    “把鬼牙项链拿出来,看看那个古镜是不是还在?”老头儿越想越恐怖,千万别在阴|沟里翻了船。

    “还在啊,我一直都有感应的!”鬼修老大说是这样说,但还是顺应民意将项链扯起来。

    一看。

    发现毫无变化。

    鬼域里的‘古镜’虽然深潜入地,但那似乎只是一种自保手段,并无出奇之处。

    自外面感应,鬼修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抓捕到手的古镜从来没有一秒钟离开过自己设置的鬼域范围。也就是说,无论吞金兄弟是否死于剑气反噬,都不可能是古镜出手。

    再说古镜真实的身份是个武修,如何遥控两把已经大半消融的飞剑穿破出来击杀吞金兄弟呢?

    他要有这等本事,也不会自己困在鬼域里束手就擒了!

    古镜还在。

    包括鬼修在内的几人暗中松了一口气。

    “带回去交给大人吧!也许,大人可以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男不女的修士觉得这件事情太过诡异,瞒上不报肯定不行,接下来就算面对大人的怒火,也好过事情泄露,被大人逮住当场问责要好!前者是责罚,罪不至死,后者是杀人立威,根本没有生存的可能。

    “好吧!”鬼修老大想了好久,最后还是同意了这个没有选择余地的提议。

    “但愿大人今天的心情不错!”老头儿带点害怕地缩了缩脖子。

    “先奉上活祭品,这一趟的祭品质量不错,大人肯定喜欢,到时我们再把吞金兄弟的事情提起,这样应该可以应付过去。”鬼修老大真不愧是当老大的,念头一转,就想到了最合适的办法。

    秘境中有很多悬空岛。

    鬼修他们前往的。

    就是其一。

    当鬼修落在这座悬空岛上时,一种特殊的力量缓缓升起,罩向几人。

    这股自深隐沉眠中苏醒过来的力量,强大得难以言喻,只要鬼修几位稍有异动,都有可能像蚤子般被碾压个粉碎。鬼修几人动也不动,静静地接受这股力量的‘审视’,身上不带半点反抗之力,就连原来的护体法宝也一早压了下去,无论身心,皆不生丝毫抗御。

    极其短暂的审视完毕。

    强大的力量消失。

    悄无声息。

    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重新归于沉眠。

    鬼修几人明知自己已经获得通过,可是心中仍然莫名地松下心头大石。

    每一次前来悬空岛,每一次被力量审查,他们都怀疑自己会不会没有获得通过,被碾压成碎渣。这样的例子并非没有,以前还有一个同伴,那家伙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误。没有人给予任何答案,但他在鬼修他们的面前,活生生地碾成了一滩肉沫血水。

    谁也不知道审查通过的标准是什么。

    鬼修他们能帮的。

    就是尽量将活祭品多带一点。

    当然,这样做对于他们自身也有好处,因为活祭品越多,品质越好,那么负责接受祭品的‘大人’的心情就会越好,赏赐给他们的宝物或者丹药就会越多。

    悬空岛不算大。

    最少在周围几个悬空岛中不算突出。

    岛上有几座小山峰,岛中有一条杏和一个玄泊。

    在湖泊中心,有一个象白玉、紫水晶以及大量黄金合砌成的金色祭坛。

    祭坛上。

    有一个巨大雕像。

    见多识广有如老头儿,也不知道这座雕像的原主人到底是谁,耸立在这里到底代表什么意思。

    鬼修他们几个只知道一点,当自己前来,负责处理祭品的‘大人’就会自沉眠中苏醒,一缕魂魄会附在雕像上面,以光华显圣的方式沟通外界。至于大人的真身,以及大人跟祭坛里面的真正献祭对象是什么关系,根本无人知晓。

    “大人,我们来了!”鬼修他们飞降在数丈高的巨大雕像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礼。

    “你们是十几支队伍中最晚的一组,希望你们能够给我带来一个惊喜,否则,我会让你们知道,懒惰的人会受到何等程度的惩罚!”雕像身上忽然有一圈光华扩张开来,沉雷远播的声音在天空中轰隆作响。

    “请大人放心,我们从来都是供奉祭品最多的一组!”鬼修老大心中有点发紧,今时不同往日。

    以前供奉祭品没有问题。

    今天,少了吞金兄弟,要拿第一可不容易。

    就算拿到第一名,比别的队伍要好,但吞金兄弟的损失,也很难让大人高兴起来。

    果然大人马上就发现了吞金兄弟的缺席,洪钟般的声音提高了三分,喝斥道:“我看到了什么?仅仅六人的队伍竟然还有两人缺席,你们就是这样应对我交托的差事吗?如果你们的祭品,无法让我满足,那么接下来,我不知道自己会用什么咒诀帮助你们牢记这个教训!另外,我想说明的是,我要求的祭品,从来不是数量取胜,我最看重的是品质,必须有献祭价值的才是祭品,我并不需要一些弱鸡的鲜血来污染这个金色祭坛!那些弱鸡之血,拿来高贵的金色祭坛献祭,这是对金色祭坛最大的不敬和污辱!”

    “大人,请您耐心聆听我们的解释!吞金兄弟的缺席,并非他们偷懒,也并非他们不尽心尽力工作,而是在进入秘境的时候,他们忽然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杀掉了,一个身体化作了飞灰,另一个冰结破碎,融化成水。就连大人您将他们灵魂抽取出来,封印在我鬼域之中,深隐在域底之下的镇魂珠,也破裂开来!我们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造成的后果!我们也并非有意隐瞒事实,但以我们的智慧,完全无法猜测这件事的真相!”鬼修老大咬了咬牙,最后还是先将问题推到秘境某种诡异力量的上面。

    现在说古镜这个武修遥控飞剑杀死吞金兄弟,那就是找死!

    别说大人不会相信。

    这种事。

    就这样解释自己也觉得很白|痴!

    假如大人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就好,不用多作解释。假如他不知道,也不感兴趣,那么就好,事情揭过就是了,吞金兄弟的生死,谁在乎?要是大人追究到底,自己可以按照他的责疑,佯装愚蠢无知,一层层地将事情还原出来。

    鬼修老大相信自己这样做可以最大程度减轻大人的怒火。

    至于古镜这个嫌疑人。

    最好不提!

    “我去查看一下,马上回来!我敢说,要是你嘴巴里有半句谎言,我会让你后悔自己活到这个世界上来!”大人果然有极其强大的神通,明明沉眠或者说封印在悬空岛上,意识却可以跨过大海,前往秘境入口查探之前所发生过的一切信息。

    “是!”鬼修老大鞠身等待,雕像的光芒黯淡下去,大人的魂识消失了。

    正当几人暗中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忽然有两把飞剑从天而降。

    一冰一火。

    挟带着势不可当的巨大威能,轰隆一声,飞插在金色祭坛上……金色祭坛刹那四分五裂,最让鬼修几人看得心胆俱裂的是,那高大的雕像,平日大人用以附身显圣的地方,被突然袭击的两股剑气交叉而过,拦腰削断,大半截身体轰然倒地……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鬼修老大感觉脑子嗡了一声,炸了,思维什么的完全处于崩溃状态,面前所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意识反应范围。

    “大人马上就要回来,他肯定要误会的!”老头儿的拨浪鼓差点没有掉地上。

    “不管是不是我们带来的祸患,我觉得我们都完蛋了!”不男不女的修士吓得脸色煞白。

    “走!”魔婴般的黑衣小个子嗖一声,飞射向天,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鬼修老大他们才反应过来,如果现在不跑,等大人回来,那大家死定了!大人的愤怒,不是几句解释就可以平息的!就算立即拿出活祭品,金色祭坛已经碎了,还怎么献祭?

    “你们……好大的胆子!”比晴天霹雳还要愤怒的声音炸响在天空,大人,回来了!(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