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敌现,群狼觅食
    几个黑点的身影迅速扩大。

    来人一共有六。

    林东认得其中两个,那是在秘境入口出现过的邪修,另外四个却不认识,估计是邀请前来围猎的帮手。

    陌生修士早跑得没影了,林东自己一个人悬浮在迎客松的顶部,静静地看着飞射而来的一群人。那几个邪修看见林东没跑,稍微有点意外,原本他们还想四四包抄的,谁不知根本用不上。

    为首是个浑身阴风阵阵的鬼修。

    黑气。

    在他的身上缭绕。

    三团骷髅形的鬼火时隐时没。

    鬼修双眼青幽,让人看了毛骨悚然,他的口鼻吞喷气息时,一团团暗青色的磷火在灰烟般的气息中翻滚。

    鬼修带头,但林东发现,功力最高的却不是他,而是另一个浑身包裹在紧身黑衣中的小个子。这个黑衣小个子跟孝差不多身高,但看起来却不像是孝,倒有点像长大了的魔婴。除了黑衣小个子,还有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也不错,功力高深之余,还特别诡异。林东很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分身咒练过度了反噬,才弄成这样!当然也有修炼一体化身功法的,甚至有将自身重塑改造成尸修和兽修的修士。

    修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除了鬼修、魔婴和不男不女三位,还有三位邪修。

    有两位林东此前见过,表面是很普通的木系修士和水系修士,他们要伪装成正修非常自然,不容易让人看出破绽。功法宝物等等没有看他们两个施展出来,不过林东相信,这两位其实不是木修和水修,肯定另有底牌。

    最后一位是个老人,须发俱白,头发不算长,但胡子却几乎拖到肚脐间。

    他没有跟普通老人那样拄着拐杖。

    也没有挂个葫芦。

    倒是在手中拿个拨浪鼓,像孝子玩耍那般在不停地摇,自娱自乐。

    “乐修?”林东听说过有一种以音乐为修炼手段的特殊修士,辅以各种乐器法宝,修炼出来的效果超出普通人的想像,威力不容小窥。

    真正的乐修林东只听说过有存在,却没有看过。

    现在这个顽童作态的老头儿。

    看来就是。

    老头的拨浪鼓是件法宝。

    它的形体虽小,发出来的声音也跟普通孝子玩的拨浪鼓相近,摇起来咚咚咚咚的响,看起来毫无威力,但林东有预感,如果对方一旦以功法催动,那么这件拨浪鼓法宝所爆发出来的杀伤力,不会弱于一个震天雷!

    “小子,你的胆子不小啊!”鬼修一上来就冲着林东阴笑。

    “我们认识?”林东仍然保持一脸微笑。

    “等我把你的牙全部剥下来,再用你的人皮包好,可以考虑回答你这个问题!”鬼修一说,他的同伴就哈哈大笑起来。

    “连个借口也懒得想吗?”林东神色淡然,在鬼修跟同伴哄笑时,还配合地拍了拍手。

    “只有最逊的家伙,才会想‘你刚才在我头顶飞过,现在老子很不爽’这样的借口!小子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可是六道鬼斩,至于像那些三流的货色那样,想杀人还要找个可笑又蹩脚的借口吗?我们从不找碴,因为我们手下,从来没有活口!身为这一带最为强大的秘宝猎人,我觉得没有必要向一个必死的猎物做些完全无谓的事情,比如找个借口生事!”鬼修说完,嘿嘿嘿地阴笑起来。

    “抱歉,六道鬼斩这种名字,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林东潇洒地耸了耸肩膀:“需要我配合你们做出害怕的表情吗?”

    “我看过太多像你这样的年轻人!”鬼修的声音一沉:“可是他们都死了!”

    “我也遇过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半道抢劫犯,他们也死了!”林东笑道。

    “你……”鬼修的声音一滞。

    “哈哈哈哈哈哈!”

    鬼修的同伴。

    竟然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像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甚至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好久,那个拿着拨浪鼓的老头儿才停下来,摇头叹息道:“有趣的年轻人!我不知多少年没有看过他的‘鬼音索命咒’失效了!年轻人,你是早知道他会用鬼音侵蚀,心有提防,还是生性如此?我很难想像世间还有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林东用手指尾挖了挖耳朵,又吹了吹,神色轻淡无比地开口:“其实他想用鬼音索命咒来恐吓我,是你提醒我的!”

    老头儿大愕:“是我?我刚才什么都没做!”

    林东笑了:“刚才,你一直在摇你的拨浪鼓,意图就是想借此引开我的注意力,让你的同伴乘虚而入!如果你没有摇拨浪鼓,我或许会上当也不一定!”

    老头儿听后呆了半晌,忽然长长叹息:“你这是挑拨离间!在这样的局势下,你还想挣扎?年轻人,不得不说你很擅长捕捉别人内心的弱点,在我看来,你的心智和战意都是上上之乘,但很可惜,我们有六个人,你只有你自己!孤立无援,你觉得你还可以翻盘?年轻人,或许你是个天才,在你们的师门中,是独一无二的俊才!不过,我们又何尝不是呢!无论功力还是法宝又或者历练的经验,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人会比你逊色半分!要不这样吧,年轻人,我个人在这里,有个小小的建议,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那就是立即拿出你最好的宝物,献给我们作为晋身六道鬼斩的礼物,再脱离师门,宣誓加入我们……”

    林东摇了摇头:“非常感谢!你的提议不错,只是你没有收集过我们九狱星辰门的信息,我们门中弟子,是宁死不屈,宁折不弯的存在!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又或者未来,都只有战死的门中弟子,没有脱离师门的叛徒!现在我来给你一个答案吧,无论你们是六个人,还是六十个,又或者六百个,我的答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战!不死不休的战斗!”

    “不死不休?”不男不女的修士听了,嗤之以鼻:“你拿什么跟我们不死不休?凭你那张小白脸?”

    “我是九狱星辰门的弟子,我在世间行走,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却如此肆意挑衅,恶意围堵,那就等同挑衅我们九狱星辰门的威严!除了鲜血,你们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洗刷你们的罪过!我有理由也有义务维护九狱星辰门的威严!”林东神色一正。

    “切,九狱星辰门是什么东西!”鬼修表示自己完全没听说过。

    “或许是个小门小派!”不男不女的修士冷笑道。

    “的确没听说过,或许是一个隐修大派,不过没有关系,九狱星辰门非本地门派,距离这里太远,死人是没有办法回去给师门报信的!年轻人,只要我将你的魂魄抽取出来,放进拨浪鼓里,那么你这辈子就只能在暗无天日的拨浪鼓里享受我的丧魂乐了!我保证,你尝过那种滋味以后,会对以后的日子非常的满意!”老头儿眼神在林东身上打量,似乎在寻找某个最方便抽出灵魂的穴窍。

    “你们三个不说点遗言吗?”林东又看向另外三人。

    “……”黑衣小个子一声不哼。

    形同成长魔婴的他。

    杀气深隐。

    另外两个伪装成木修和水修的修士,在彼此默契互视后,左边那个伪木修飘近一点点:“我们只要你的冰火二剑,只要你放弃它们,那我们立即掉头就走,绝不插手你们之间的争斗!我们可以用灵魂咒誓,如果我们拿剑不走的话,那么灵魂必受万劫天雷,魂飞魄散,湮灭无存!”

    林东将背后的冰火二剑抽出来,抛在天空中:“尽管你说的话,我连一个偏旁部首都不相信,但我真的很想看看你们怎么破解灵魂咒誓,所以,我决定给你们一个机会!”

    那个伪木修微讶。

    但看见林东将冰火二剑抛出来了,立即飞身上前,就像饿狗争食那般,跟那个伪水修同伴一起,争着抢着急急忙忙地抓起飞剑。将锋利无匹又不属于自己的飞剑,硬生生的往喉咙里塞。动作之大,举止之野蛮简直让林东为之瞠目结舌。

    尼玛,这也行?

    林东的飞剑,两人将它塞入自己的喉咙之后,又拼命地吞咽。

    好久才勉强将飞剑吞下,然后又用手按着不时起伏的胸腹,企图将正在胃里翻江倒海的飞剑按住。

    “好热啊,这是我生平吃过的最刺激的一把飞剑!要不是前段时间我的功力进阶了,恐怕飞剑会在我的肚子里穿出!”伪木修的肚皮鼓起来一段时间,不过飞剑的闹腾渐渐虚弱,它跟林东之间的联系也变得若有若无,估计不用很久,这把飞剑,就会彻底被他消化旧。

    “我吞的这把飞剑,倒是冰得出奇!”另外那个伪水修冷得牙关打战,浑身也颤抖得厉害,跟火剑相比,冰剑要更加强大一点,所以他需要承受的痛苦更大,也更加持久。

    “谁让你贪心,嘿嘿!”伪木修那位明显要好得多,他等飞剑渐渐平息下来,举手跟林东挥一下:“非常感谢你的飞剑,有了它,相信我的功力会在不久之后再进一步!至于你想看我的灵魂咒誓,真不好意思,你可能要失望了!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灵魂,所以,我们一点儿也不怕灵魂咒誓!”

    “灵魂你们肯定有,没有灵魂你们活不了,我看看你们藏在哪里了,不在身体里面!”林东皱了皱眉头:“说不定在你们某个同伴身上,看来我需要一点时间把它找出来!”

    “在那之前,我觉得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伪木修哈哈大笑起来:“没有飞剑,你还能拿什么战斗?”

    “根本不需要飞剑,只要一只手,我就可以将你们的牙齿全部打碎,再扒下你们的皮包好!”林东缓缓地举起右手。

    六个邪修一见立即散开,高速绕着林东飞行。

    仿如群狼觅食。

    伺机而杀。

    林东的手指缓缓点向一个目标:“既然你是老大,那我就先干掉你好了!”

    鬼修闻言阴笑阵阵,他身上的磷火大作,骷髅头浮现,张口裂齿的飞绕护佑着,鬼眼里面有青幽凝聚:“大言不惭!小朋友,你爸爸在你出门的时候,没有警告过你不要跟一个鬼修结仇吗?小朋友,我的功力在六人之中不是最强的,你知道我为什么是老大吗?因为我可以让你连鬼都当不成!”

    这话刚刚落下。

    在林东身边就升腾起一阵青灰色的烟雾。

    化作一个巨大无匹的骷髅头,恶狠狠地张开满是毒牙的巨口,一口向林东狂噬过去!(~^~)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