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1章 义气?那是什么东西?
    青春药剂的效应只是刚刚开始,距离真正的大爆发,还需要再酝酿发酵一段时间。

    这方面林东交给程明歌了。

    有她在。

    坐收信仰之力就好。

    倒是秘境入口,因为林东化身的‘古镜’天天狂收各种炼丹材料,又将各种丹药掏出来交换,土豪一般的存在又没有过硬的背后靠山,渐渐的让人给盯上了。古镜这个年以人,是名门大派的弟子,没有人怀疑,但九狱星辰门谁也没听说过,最少肯定不会是附近的门派。

    拥有本地罕见的丹药,却非本地人。

    朋友不多。

    师长不在。

    这种情况岂不是小儿持金过市那般的存在?

    要是这样还没有人盯上,那些专门以横财过日的独修、邪修岂不是要集体饿死?

    “古镜师兄,你要注意点,人少的地方最好少走动,最近这里有点乱!”在林东跟一个鸣禽门弟子交换雪松茸的时候,那个叫做银羽的鸣禽弟子,悄悄的提醒了一句。跟他不同,旁边的鸣禽弟子深怕这个心善的师弟会给师门惹来麻烦,赶紧咳嗽一声,示意银羽别多事。鸣禽门虽然有门下弟子三百,但在附近却不算是很有实力的门派,除了门主和大长老之外,门中再没有更多的强者可以拿出手。作为小门小派的鸣禽门,来这里就是做生意的,门下弟子一旦生事,惹火烧身,后果不堪设想。

    “非常感谢你!这颗丹药送给你吧,你现在不一定有用,但以后说不定能用上!”林东对于这位银羽师弟挺有好感的,这几天跟自己交易的人不少,极少人会主动开口提醒自己。

    除了关系不错的六空青叶门的弟子之外,银羽这还是第一个外人。

    许多交易颇多的修士都没有开口提醒。

    包括第一个交易的那位商团弟子。

    当然。

    林东也不怪他们。

    没有开口,不等于他们没有这份心,而是他们门派内部警告,在重要时刻莫要胡乱生事,他们自然不敢开口。

    比如有个白山叱石的弟子,一看见林东就露出无比内疚的神色,他这几天跟林东交换了不少丹药,但林东有敌窥伺,他却无法开口提醒,心里非常难受。

    至于银羽也是一样,他稍微好点,勇敢地说了出来。

    算是过了自己心理的那一关。

    “不,这颗是碧灵宁神丹,太珍贵了,我不能收!”银羽对于林东递上来的丹药,明明内心渴求表面却一个劲地摆手推辞。主要是林东送他的这丹碧灵宁神丹,属于难得一见的精品,对于他这个卡在钟耳鼎鸣魔障很久了的鸣禽弟子,无疑是最直接有效的救命仙丹!

    “拿着吧,好心应该得到好报!”林东哈哈一笑,转身潇洒而去。

    “这人不是傻子,就是背后隐藏有很过硬的大靠山!”刚才咳嗽提醒银羽的那位弟子看着林东的背影,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

    “古镜师兄背后有大靠山?那我们要不要多跟他结交一下?”银羽听了信以为真。

    “又犯傻了吧?谁知他这样做是不是虚张声势?万一背后没有大靠山,那我们鸣禽门怎么办?别想太多的东西,有些事情不是我们小门小派可以想的!你看六空青叶门那些弟子跟他的关系不错吧?也没有哪个说要帮忙!人家六空青叶门是多少年传承下来的,不算是顶级的门派,但在咱们这边份量不小,可也没敢开口乱说话!银羽师弟你心地不错,这个很好,但你不知道,有些事根本不是人力可以干涉!你别看独修、邪修平时狗咬狗一嘴毛,只要有重要的猎物出现,他们就会变得比谁都团结!这种凶人一个就已经够难对付了,要是一群,哪个门派要敢伸手都会闹个灰头土面!你能提醒一句,已经做足本份了,再多想……你就是给咱们灵禽门惹祸上身!”咳嗽提醒的那位弟子身为师兄,一看银羽的天真模样,马上低声训了一通。

    林东听了银羽的警告。

    浑然不在意。

    若无其事地秘境入口处闲逛,看见炼丹材料,该收还继续收,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美味的猎物。

    看见他这种表现,原来想动手的一群人,反倒有点惊诧。

    打消了原计划,有意无意地观察林东。

    他们都想寻找林东的破绽。

    一连三天。

    直到他们再三确认,林东绝对没有跟任何人接触,看起来也不像有什么大靠山在背后撑腰,这才放心下来。

    六空青叶门的弟子提醒林东要注意,但看他依然如故,只能暗中叹息。要换以前,门中长老护法没有陷在秘境之中,六空青叶门的弟子还可以援手一把,现在门中长辈深陷秘境不出,青叶城又有外敌暗中窥视,现在他们要做的不是惹是生非,而是静静地等待清泉大师的到来。

    营救师门长辈才是首要目标。

    至于那位原来是嫌疑后来颇有好感的古镜师兄,门中上下都已经反复提醒他了,暗示明示,就差说你就快没命了,可是这位古镜师兄一句劝听不进去,非但不趁机离开,甚至还变本加厉地收购炼丹材料,真教人不知说他什么才好!

    又一天。

    林东自天上飞降下来,像往常一样,寻找新的材料。

    “古镜师兄,我有一块铃蜂蜜,品质还不错,不知你收不收?”有个商团弟子走过来,悄悄的试探道。

    “收,当然收,铃蜂蛹你有没有?就是刚刚出来的那种幼蜂我也要!”林东来者不拒,当然要先看货,货不对版可不行。

    接下来许多商团弟子都凑过来跟林东交易。

    也许他们知道这是最后一趟交易了。

    本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念头。

    他们宁愿降低一些价格,也要尽量早点达成交易。

    最后来的,是第一次交易的那位商团弟子,林东赞过很有生意头脑的那位。他准备了一大袋品质上乘的龙耳菇,跟林东达成交易后,又非常婉转地说了一句:“师兄,我近期可能要回师门一趟,货买得差不多了,而且,现在秘境外来了很多人,像我们自保力弱的商团,还是早走一点比较合适!”

    说到早走一点比较合适时,语气稍稍加重一点。

    林东看了看他。

    忽然笑了。

    还好,修真世界虽然也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但说到人情味,其实还有点,没有完全绝望。

    “秘境外面是来了很多人,但没有关系,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分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林东哈哈大笑,在商团弟子微带愕然的目光中,转身离去。

    林东驾御飞剑估计飞出五十公里左右。

    有个修士嗖的一声出现。

    驾驭飞剑。

    跟林东并驾齐驱。

    像这样并排着飞行的景象在蔚蓝星球见不到,但在修真世界很常见。

    当然这样并驾齐驱的飞行得是同一类人,比如都是正修,又或者同门师兄弟这样,如果正修跟邪修,水火不容的双方,那估计除了追杀交战,这种景观普通情况下不可能出现。

    “你是?”林东发现跟自己飞一块的修士完全是个陌生人。

    “我是谁一点儿不重要!”那位修士摇摇头。

    “……”林东无语。

    不重要你跑过来一起飞算怎么回事?

    天空那么大,你哪儿不去,跑过来跟别人飞一块,还拽成这样子,你其实是隐藏在正常人之中的神经病吧?

    林东转脸过来,上下打量看个仔细,发现这货不太像是神经病,模样长得也还行,心中更是不解,于是开口问:“这位道友,你要去哪?”

    那位修士又摇摇头:“我还没想好,你呢?”

    林东呆了呆,跟着摇头:“我也没想好!”

    奇葩啊!

    林东敢说自己这辈子遇过奇葩的人不少,但奇葩得像这货的,还真少见!

    没想好去什么地方,看见有人路过就嗖一声飞过去跟别人一块飞,这样子真的没问题?你就没想过别人的感受吗?幸好不是女的,否则一万个男的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会误会,没有误会的那个,不好意思,那是个伪娘!

    “没想好去哪你赶什么路?还飞得那么快!”那位修士对林东稍微有点小意见。

    “啊,是我不对!”林东仰天叹息。

    “到了黄松岭,你停下来!就是前面有颗很大的迎客松的那个山峰!”这位陌生的修士让林东停下来。

    “你准备请我吃饭?”林东想不到这种奇葩还会有什么理由,当初遇见武疯子的时候,虽然觉得这个人已经没救了,但后来相处久了,又觉得朋友最好不要太正常,奇葩点更欢乐。面前这个陌生修士瞅多了,也差不多有同样的感觉,虽然都是医治回来都是浪费丹药的货色,但最少无害。跟武疯子不同的是,面前这货不是个武修,而是符修!

    符修的额头都有真命咒文。

    跟普通的修士,有很大的区别。

    尽管面前这个陌生修士将真命咒文隐藏在天目之内,可林东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个陌生修士歪了歪头,目光定定的看着林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声音好像又冷又硬的石头在敲击:“我看你这个人顺眼,本想跟你交个朋友,没想到你是个傻子!”

    “……”林东差点没有跳起来,一脚将这货踹飞,尼玛你谁说是傻子?

    你才是傻子好不好!

    无端端的跑过来凑一起飞,接下来各种神经病一样的表现,还有脸皮说别人是傻子,谁给你这样的勇气?

    想到敌人窥伺所有人都避之则吉的情况下,还有个这样逗比的二货跑过来,林东心里莫名一软,决定马马虎虎的原谅这货一回:“我不是傻子,不过任何人都有犯二的时候,如果不是别人不正常,那刚才就是我抽了,你千万别见怪!我这个人优点不多,缺点倒是一箩筐,但做朋友还不错!”

    这个陌生修士沉默不语,到了迎客松前,忽然停了下来:“如果你能活过明天,我再考虑考虑吧!”

    话没说完。

    遥远的天空就有数个黑点出现。

    陌生修士调头就走,林东在背后大叫:“喂,你这就走了啊?太没义气了!”

    “义气?那是什么东西?”陌生修士给林东一个背影,声音如风:“我又不是傻子!”(~^~)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