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0章 老夫聊发少年狂
    早上六点,东山市。

    桃花坳花溪大道。

    十几个老头子拿着扫把推着清洁车在打扫落叶,刷刷刷的扫,有人负责扫地,有人负责清理,还有人负责拔路沿的杂草,干得热火朝天。

    远处,一辆车子飞驶而来,吱一声急停下来。

    车里下来两个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子,两个人满脸惊惶,清早的晨风微凉,但他们身上大汗淋漓。

    两个人挺着啤酒肚迈着小短腿飞奔过来,急急的想上前抢一个老头子手中的扫帚,却在伸手的那一刻,让那个身体微微佝偻的老头子一眼瞪了开去。另一个手也不敢伸了,直接可怜巴巴的求情:“王老,张老,李老还有陈老你们可不能再干下去了,要累坏了,我们两个就是打靶一万次也扛不了这罪过啊!”

    “你们一边去,没你们的事!”拿着扫帚身材微微佝偻的老头子稍稍直起腰,一声厉喝道。

    “王老,我们只是……”两个地中海发型的男子还说想话,称为‘王老’的那位老头子却没有功夫跟他们罗嗦,直接一挥手:“闭嘴,你们哪凉快呆哪去,别在这耽误我们做事!”

    两个地中海发型的男子想插手帮忙,可是没有哪个老头子愿意停手。

    无论去哪里,都被驱赶。

    王老的脾气大。

    像爆竹。

    按照这种暴脾气,再不走估计就得动手打人了,挨打两人不怕,就怕打人的王老自己打完了自动倒地,到时他们两个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有些老头子的脾气没那么坏,但开口说出来的话就是准话,绝对不容别人拒绝。

    两人感到压力山大。

    除了鹌鹑一样瑟缩在旁边陪伴着,他们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干些什么!

    上面派来伺候这群老祖宗实在太难了,平时他们种种菜,种种花,下下棋,听听戏曲这些还好说,有时累点但安全还控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现在全出来了,在人潮涌涌车来车往的大马路上扫街,万一出点事,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在这一群老祖宗里面,就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随便哪个磕磕碰碰出了点小问题,不仅仅官职,就是自己这一身人皮都保不住!

    一会儿,又有一辆车飞驰而来。

    又一位闻风而至。

    车里下来的倒不是地中海发型的短腿胖子,而是一位戴着眼镜气质就像教授学者的中年男子。

    平时这位风度翩翩无论任何诚都是胸有成竹的模样,大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动的定力,东山市只要是圈子里的人,无人不晓。

    可是今天,这位也慌了,白西装的上衣明显扣错了一个扣子毫不知觉。

    自推开车门一落地,他就冲过来,扶住一位弯腰拔草过久脊椎差点扛不住的老头子:“南老你不要紧吧?快快坐下,休息休息!小吴,快拿水来,车后箱有矿泉水,快给各位首长拿去!各位首长,你们要劳动,在院子里种种花种种菜得了,何必出来外头大马路扫地,这外面太危险了!”

    “危险什么?啊?外面怎么就危险了?我就不明白了,这里不是我们东山?这里不是我们国土了?你们都给我回去上班,该干什么干什么,我们不用你们管!”王老的脾气很爆,拒绝司机小吴送来的水,还朝学者模样的中年男瞪眼。

    “对,我们干我们的活,你们办你们的公,不要在我们身上浪费时间!”张老就是上位林东说多种菜可以多活几年的那位老头子,他的脾气也不怎么好。

    “你们已经为人民服务了一辈子,也该歇歇了!”学者模样的中年男子晓之以理。

    “哎你说的这话我可不爱听!什么叫我们该歇歇了,敢情我们想干点活还不成是不是?我们出来扫地,还妨碍了你王局长是不是?”王老眼睛老虎般瞪了起来。

    “二叔,我这不是担心你的身体嘛……”学者模样的中年男子赶紧解释。

    “别叫我二叔,我现在是桃花坳义务劳动的环卫工人,你王局长要是想摆官威阻止我干活就直说!对了你是管这一块的,该不会是出现了什么漏洞,不想让我们看见吧?王维国我告诉你,别让我看见,否则我直接打断你的腿!东山这个地方,我是一点漏子都不允许出的,当初你要调过来,我还觉得不合适,是徐东海非要你来,我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可别给我添乱,不然国法家法两难容!”王老把学者模样的中年男子喷得满脸口水。

    “瞧您说的,二叔,我没点本事敢来东山献丑吗?那是没有的事!我担心的是你们的身体!”叫王维国的中年男子亲自开了一瓶水,送到骂累了的王老面前。

    “你有个屁本事!”王老倒是接过来喝了一口。

    他一大早起来干活累了。

    也骂累了。

    最后没有继续训下去,算是放王维国一马。

    赶来这里的车子越来越多,自车上匆匆赶下来的人也越来越多,可是谁来也没办法。

    最多像王维国这样,拿起扫帚帮忙扫地,就这样,还挨王老的批评:“你们这是干什么?作秀吗?平时你们要这样我们就高兴了,今天在我们面前扫算是怎么回事?都滚蛋!这是我们的活,你们干你们该干的活去,别在这里浪费时间!要让人看见了,影响过路行人!”

    学者模样的王维国跟诸多吓得脸色发白的同事商议一番,最后派出来做代表:“二叔,你们就给我们一句实话吧!到底要干到什么时候才回去?”

    “敢情我们要说不回去,你就要出动人马将我们绑回去还是咋地?我们好不容易申请点活干,这也碍着你们了是吗?让你们一个个官老爷的面子不好看了是吗?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你们就是我们回去,像木偶一样坐着,天天像僵尸那样一动不动,坐着等死!”王老一说,对面一大群人的额头阵阵发热,大汗渗满脊背,晨风吹来,感觉阵热阵凉。

    “没这意思,二叔,你千万别误会,我们真是怕你们累坏了!”王维国感觉自己的头简直有三个大。

    “王老,我们应该听医生的话,采用科学的方法调理身体,劳动可以,但不能太操劳!”另一位市里的领导陪着笑脸,想用科学用说服这群倔强的老头子。

    “我们就是听医生的建议,才主动出来干活的!”王老一句话堵了。

    “哪个医生说的?哪有医生会让你们出来大马路扫地,根本不可能的事!”王维国第一个不相信。

    “小林说的,怎么就不可能了?你给我滚一边去!”王老气哼哼的抄起扫帚,模样仿佛要跟王国维拼刺刀,吓得王维国赶紧后退两步,深怕这位血压偏高身体不好的二叔会出点什么意外。

    王维国一个劲地摆手:“别别,二叔别生气,您别生气啊!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您到底是听哪个林医生说的啊?疗养院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姓林的医生,是哪个护士跟您说的吧?二叔,你别生气,你要揍我,我不躲,但你不要气坏身子了!”

    王老眼睛瞪得就跟老虎一样:“小林你不认识,你还来什么东山!”

    王维国才反应过来,原来说的是林东。

    老天!

    难怪这群活祖宗全部如听圣旨了。

    不过还是有点不太对劲,林东应该不可能让他们出来扫地吧?难道是他们听错了或者误会了?

    无论王维国他们采用什么办法,都无法阻止一群老头子扫地的决心。王维国一看陈曦这位大秘书来了,如获救星,赶紧迎上去:“书记呢?书记来了没有?书记没来,我劝不了他们回去啊!”

    “书记市长都在省里开会呢!看来没办法赶回来了!”陈曦直摇头。

    “要不你来劝劝他们?”王维国希望陈曦出马。

    “开什么玩笑!我在他们面前都不敢吱声!”陈曦才不会做这种恶人,他跟王维国这身在局中的人不同,作为旁观者他看得很清楚,这群老头子出来干活,那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获得林东的认可,再注射那个神乎其神的青春药剂!

    现在劝他们不要干活,那就是等于毁了他们的生路!

    这能行吗?

    人家就是想多活几年才不辞辛苦地出来大马路上扫落叶除杂草的,自己何苦做这种恶人!

    王维国又悄声问起另一个问题:“他们说他同意了,是他让他们出来干活的,这是他们听错了,误会了,还是真有这样的事?干点什么不好,在院子里种菜也有劳动量啊,何必出来这外面扫马路呢,这里人多车多,又不能特意封路,万一出点意外,如何是好!”

    陈曦摆摆手:“王哥你问我那不白问了吗?我怎么可能知道那边的事!不过要说回来,我倒不觉得会是听错了或者误会了,要不疗养院那边也不允许他们出来啊!至于扫马路,我估计只是开始,以后说不得还要干点别的,意外是可怕,但这是大活人,除非你用绳子绑着他们不让动,否则能阻止得了吗?依我看暗中派人看着得了,一大群人围着,反而不好!”

    虽然陈曦说不知道,但王维国认为陈曦肯定知道内情,否则不敢如此肯定。

    至于后面的观点。

    他也同意。

    一大群人围着影响不好,这样还容易激起老头子们的火气。

    “你们都散了,一个个站在这里干嘛?东山那么多项目,你们不用管吗?上班时间在这里干嘛?我们虽然老朽了,不中用了,但还没死!这点活我们还能干!这些年多少艰难曲折的路我都走过了,多少大风大浪,也没见把我怎的,现在出门扫个地我就会没命了?你们都给我回去,要留一个,我直接给徐东海打电话!”王老挥手让王维国带队滚蛋,本来他干活干得挺爽的,累是累点,但心里也有点小成就感,本想回去还得点表扬,哪知道让一大群人过来给活活搞砸了。

    王维国还想劝两句,那怕劝不动,也要劝他们多休息。

    正在这里。

    远处一阵马蹄声。

    只见小圆脸和海东青骑着马,风一般飞驰而来。

    于众目睽睽之下飘身下马,动作优美无比,仿如天上嫡仙子飘降凡尘。

    只见小圆脸和海东青拿着两个小小钢笔粗细上面带有特殊指示灯的古怪仪器,挨个在老头子们的手指头上测量。测完,海东青摇头不说话,小圆脸则笑嘻嘻的开口:“王爷爷,张爷爷,还有大家的热量都还没消耗够啊,你们偷懒了是吧?”

    “我们没偷懒,是他们拦我们干活,都怪他们多事,要不然我们早达标了!”王老用‘仇恨’的目光盯着王维国和身后的一大群人。

    “……”王维国现在才明白自己错得何等荒谬。

    陈曦则暗乐。

    人家这是为了恢复青春而努力呢,你们非要拦住不让干活,这不是自己找骂是什么?

    再说这些老头子吃好睡好,年纪是大了点,但身体其实还不错,干点活小意思,稍微劳动一下,天天活动筋骨,说不定就是没注射那种神奇的青春药剂,也能多活几年呢!

    “今天我就替你们瞒着,明天要是再这样,就不要怪我打小报告了!”小圆脸故作严肃。

    “小圆脸,我们不会让你难做的,明天保证达标!保证!”王老拍了胸口。

    小圆脸和海东青飞一般来。

    又飞一般离开。

    老头子们看着她们,脸上笑出一团花。

    可是等她们骑马离开,脸色马上就变了样,一个个杀气腾腾地看向王维国他们。王维国差点没有吓尿,赶紧举手投降:“我真不知道……我走!我走!我走还不行吗?”

    为了新研究出来的青春药剂,老夫聊发少年狂,啊,这个可以有!

    这个真可以有!(~^~)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