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9章 大成功!
    当邬阿婆睁开眼睛,已经是三天后。

    她发现整个世界好像不同了,原来模糊的视物变得清晰无比,映入眼帘的护士面孔,就连笑起来鼻翼的小皱纹也一览无余,没有描过的柳叶眉毛完全可以一根根数个清楚。原来总是嗡嗡作响听不仔细的耳朵有一个细声细气的温柔声音印入耳鼓:“阿婆,你醒了?饿不饿?能看清楚我的手指吗?能你就点点头,看不清楚你就摇摇头,你能看得见对吗?好,好,我知道你看见了!你先不要动,我马上去叫院长来!”

    接下来。

    邬阿婆看见许多医生护士簇拥着曲院长和夏院长进来。

    心神实在太激动,没办法听曲院长说些什么,邬阿婆只知道拼命点头,特别是大家热烈鼓掌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实验已经做完了。

    “您有什么想说的吗?”夏院长看见邬阿婆好像想开口说话,赶紧示意大家停下来。

    “我、我、我想知道有没有耽误你们的事?”邬阿婆带点担心地问。

    “成功!实验已经成功了,大成功!”曲院长大笑。

    刚才他就说了。

    可是邬阿婆太激动没有听清楚。

    现在,她一听成功了,激动的泪水涌满了眼眶:“没耽误你们的事就好,我就怕耽误你们的工作!对了,小闺女呢?怎么不见她?”

    曲院长赶紧摆手:“她有很多事要忙碌,没在这里等你,但她说了,一定会成功的!阿婆你不用这么客气,现在你呐,最重要的就好好调理身体,等身体好了,她会再来看望你的!阿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饿不饿?饿了是吗?我们给你准备好多吃的,全是滋补身体的好东西9有,如果身体有什么地方感到不舒服,或者有什么要求你可以跟我们说,我们不在,你可以跟这位徐护士说,她是给你安排的特护!”

    邬阿婆经曲院长这么一说,心中很不好意思。

    没花一分钱,做完实验还管饭。

    还派人来伺候。

    这,这如何了得?

    她正想推,说话细声细气特别温柔的徐护士俯下来微笑道:“邬阿婆,你不要我,我就丢掉这份工作了,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你千万不要把我赶走啊!来,我扶你下床,等吃过东西,我再来给你擦擦身子,还有你的头发也长了,我给你理个发吧!我的手艺不如外面的大师父,你千万别嫌弃啊!”

    邬阿婆一听自己拒绝还会让人家小姑娘丢工作,哪敢再胡乱开口。

    徐护士说什么,她赶紧乖乖的配合。

    吃了一顿邬阿婆这辈子从来没有吃得那么畅快早饭,在徐护士和另外几个护士收拾餐具的时候,邬阿婆回味起来,自己吓了自己一大跳:“老天爷,我这顿吃了十个包子和三大碗瘦肉粥,要是顿顿这样,那岂不是把山都吃空了?”

    “阿婆,你就是再能吃,每顿吃多十倍,一百倍,我们这里也有足够的食物。你不用担心9有你刚刚开始要吃多一点,过一段时间就好了,这是正常的,你不用担心!”徐护士一听就笑了。

    “你尽量多吃点,你吃得越多,就这国家贡献越大!”另一个帮忙收拾的护士也来凑热闹。

    “哪有这样的说法!”邬阿婆很不好意思。

    吃过早饭。

    又被护士们推出来外面转了一圈,邬阿婆发现今天的太阳特别的灿烂,树叶小草这些也特别的翠绿。

    邬阿婆回来后,感觉身体有点发痒,想支开徐护士她们冲个澡,谁不想徐护士她们早有安排,她们一个个还跟着伺候,忙前忙后的,甚至还有一个拿着本本在记录什么,弄得邬阿婆特别的不好意思。不听安排还不行,邬阿婆一辈子没试过这种福分,最后眼泪都掉下来了:“我这不成了以前的地主婆了吗?太作贱你们几个了,你们还是让我自己洗吧!”

    徐护士笑了,温柔的声音细声细气地解释:“这是上面的安排,再说实验后期的记录很重要,这以后那是要造福千万家的,一点儿疏漏都不行,你就让我们动手吧!”

    邬阿婆一听这样说,哪敢再拒绝。

    两眼一闭。

    任凭这些护士在身上洗刷,不过洗着洗着她就奇怪了,怎么自己的身体有点不一样了?

    早就干瘪了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鼓涨了起来,小腹全是皱纹的,现在一点不见了,最吓人的是胸前两团就跟当年奶孩子似的,幸好没奶,否则丢死人了!

    浑身洗刷一遍。

    焕然一新。

    换上无菌服后又量量身高称黎体重,邬阿婆按照徐护士她们的安排去做,接下来又测量了心跳血压体温,各种数据记录得密密麻麻的,邬阿婆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很大,深怕不正常,不住地询问,徐护士不断地解释:“一切正常,阿婆你不用担心啦!你的身体比我们预期还要好,没有不正常!”

    “可我的身体怎么变成那样了?”邬阿婆带点不好意思,她以为徐护士是安慰自己。

    “这就是我们的实验啊!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一注射了药剂,你就会变年轻,依我看哪,你最少年轻了三十岁,别说八十八,就是说你五十八都嫌说老了!”徐护士拿起剪刀给邬阿婆理发。

    掉下来的。

    不是以前那种枯草般的灰白头发。

    而是一种充满光泽的头发,虽然白色还是占去大半,但邬阿婆不知多久没有看过自己的头发有纯黑色的了。

    “能不能给我镜子?”邬阿婆声音颤抖了,她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或许真的变年轻了,虽然不知道变成怎样,但这个身体跟之前完全不一样。

    “要镜子是吗?我有,给!”一个护士给邬阿婆递了一面巴掌大的镜子。

    邬阿婆接过,强压着激动往里面一看。

    接下来活吓了一跳。

    差点没拿稳镜子,把镜子给摔了。

    因为,她发现镜子里面,有个不知多少年没有看过了的自己,那个模样太陌生了,她早忘了什么时候照镜子是这个模样,也许是小孙孙还没有出世的时候,不对,也许是老二还没上战场带着媳妇回来得意地冲着自己说妈以后这就是你的儿媳妇了的那个时候……

    等徐护士剪完了头发,再仔细端详,邬阿婆的眼泪下来了。

    变年轻了,真的变年轻了。

    “我……活菩萨小闺女哪里去了?老婆子想给她磕个头!”邬阿婆忽然记住程明歌的话,再一醒悟,这可不是活菩萨吗?她说自己会变年轻,现在果然变年轻了,不是神仙能有这本事?不是神仙能救自己的小孙孙?不是神仙能让人像伺候地主婆一样伺候自己?

    她就是看自己苦了一辈子,动了善心!

    这不磕头谢恩,能行吗?

    邬阿婆闹着要徐护士把程明歌请过来的时候,曲院长和夏院长带人进来了。

    曲院长一听邬阿婆定要给程明歌磕头谢恩,哈哈大笑:“时代不同了,磕头就免了,等你回家,下次给她剪个窗花吧!我打听过了,你年轻时的手特巧,后来眼睛看不见了才没有使剪刀的!不如我给你介绍几个徒弟,剪纸是一门好东西,可不能让它失传了!”

    徐护士笑道:“哪用介绍,我就想学,只要阿婆不嫌我手笨,我以后就跟阿婆学!”

    “我们也要学,阿婆教不教?”旁边的护士也跟着起哄。

    “教,教,我一定教!我现在眼睛好使了,想剪多少就有多少……”邬阿婆赶紧一叠声地答应下来,心中暗想,小闺女果然是活神仙,不媳钱又不媳东西,还借剪窗花的名给我介绍活儿呢,不行,这不磕头实在对不住小闺女的大恩大德!

    “我们再来做几组检查吧,阿婆,现在再叫阿婆好像不太合适了,现在你看起来跟我们差不多,要不我们叫你邬大姐吧!”夏院长一说,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视力正常。

    原来老花眼变成了正常视力,虽然没有达到最高的一点二,但比许多年轻人还要好。

    听力还有味觉,包括嗅觉这些统统恢复正常了,皮肤的活性可见明显光泽,皱纹除了眼角比较明显之外,脸上光光的,几乎没有皱纹,之前黝黑的皮肤不知何时剥落掉,换出来的新皮不算白,但充满血色,看起来是特别的健康。

    心跳六十五,稳定有力。

    体温、血压等等方面的测量数据统统在正常人的标准之内,个别项的标准甚至比普通人要好,比如细胞的活力就非常惊人,五十多岁的人不可能达到这个标准,更别说八十八岁的老太太。

    邬阿婆检查后,曲院长和夏院长再次祝贺她。

    然后又安排等了三天的孙子以及抱着重孙子的孙媳妇跟她见面。

    隔着玻璃墙,孙子一看自己的奶奶变得这么年轻了,震惊得差点没有下巴掉地,至于孙媳妇也傻了,手歪了都不知道,吓得邬阿婆大叫:“哎哎哎,看好小宝,你们看好小宝,快掉了,别松手别松手,哎哎,回过神来,你们怎么啦这是?”

    一天后。

    东山的生命研究所阶梯大教室。

    近千人坐在里面,鸦雀无声地看着播放出来的记录片,上面真实地反映了邬阿婆实验的点点滴滴,任何变化都尽在其中。尽管大部分是剪切出来的镜头,很多画面还做了艺术处理,但呈现出来的内容,还是将所有参与者给震惊到了。其中,以十几个正在东山结伴种菜的老头子,看得最为心神激荡。要按照这种节奏来看,他们非但不用担心自己一下子挂掉,还有可能恢复青春呢!

    能不能再重返岗位,这个暂且不去想,最少能够无忧无虑地颐养天年了!

    八十八岁能变得五六十岁,最少年轻个二十岁。

    咱们这群老头子不算很老啊!

    大多是九十多岁。

    顶天就一百。

    不用多,要是能够年轻个二十岁,咱们就是七十多岁的酗子了啊!(~^~)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