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4章 吞星之盾
    落星居。

    当林东返回落星居,浑身狼狈的模样把程明歌和云悠悠吓了一大跳。

    “怎么弄成这样?”云悠悠没有参与战斗,可感应力超强的她能够自林东的身上嗅出危险。

    “没事了。”林东自然不想让她们担心,更不会把恐怖妖龙以同归于尽地运起远古龙咒,差点把自己灵魂一同炼化掉的事说出来。

    “是为了你手中的这个东西吧?”程明歌以为他是探宝所致。

    “对!”林东一看她误会了,干脆点头承认。

    “好像有一股很狂暴的力量在里面!”程明歌不知道林东将破碎的天魔头颅融进了天魔面具里面,还以为这个宝物天生就具备这样的威能。她看了看林东手中的天魔面具,稍微比划一下,皱了皱眉头:“看起来像个面具,但谁的脸那么大,可以佩戴这么巨大的面具?要我看,这东西更像是盾牌!”

    “宝物只要契约了,可大可小,随意变化的!”林东很汗。

    原来的天魔面具当然刚好合适人类的脸部。

    只是青獠剥落下来之后。

    天魔面具就有点失控,变大了不少。

    等到真正的主人恐怖妖龙释放出天魔头颅来攻击林东,天魔面具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变得更加巨大。等到恐怖妖龙灵魂湮灭,它彻底就失控了,扭曲变形之余,还破破碎碎,差点无法维持原状。

    还好木偶姐姐用能量将它控制住,否则等不到林东出手,它就会消失在虚无世界。

    林东接过它。

    为了尽快吸收天魔头颅的能量。

    他几乎是用塞的办法,将天魔头颅的狂暴能量融入天魔面具里。

    这样一来,天魔面具看起来感觉就像一张盾牌,而不是一个佩戴在脸部的面具。

    “在我看来,它太丑了!”程明歌的审美观完全无法认同这个天魔面具,无论它的威能如何,但狰狞丑陋的外形注定不讨喜。

    “不但丑得一塌糊涂,还有点危险!”云悠悠也觉得这件宝物不是很好,搞不好说不定哪天会背叛反噬林东。

    “之前没有足够的时间炼化,稍微炼化一下就行了!”林东倒不在乎宝物的美与丑,外形根本不重要,再说丑陋是否,这个其实可以在炼化契约的时候稍微控制一下。丑陋方面可以先跳过去,不作考虑,背叛反噬才是真正值得思量的问题。

    天魔面具原来的器灵已经伴随恐怖妖龙这个原主人消亡了。

    现在融合在它里面的,是天魔头颅的残存意识。

    林东可以获得天魔头颅的效忠。

    但想它跟冰火之翼或者炼化的其他宝物那样,永远忠诚,那根本不可能。

    毕竟,最开始创造天魔头颅的人不是林东,甚至不是已经湮灭的恐怖妖龙,天知道这个天魔头颅是谁创造出来的。如果彻底炼化掉天魔头颅的意识,彻底清洗干净,只保留它的狂暴威能,倒是没问题。只是那样做,狂暴威能非但无法真正发挥本身的力量,还会大幅度削弱。

    与其那样,林东还不如重新炼制一个新的宝物。

    炼化肯定要炼化。

    不过。

    天魔头颅的意识也要保留。

    只要禁制和封印用得好,林东不需要担心天魔头颅残存意识的反噬,再说天魔头颅的意识已经残缺不全,保存下来的,更多是战斗本能,而不是阴谋、狡诈和欺骗这些方面的灵智。

    “我觉得还是不要炼化为面具的好,毕竟佩戴在脸上,时间久了,容易受到这股妖气的污染和影响。”云悠悠提了一个建议。

    “放心,我不会把别人佩戴过的面具戴在自己脸上!”林东对于天魔面具有着自己的想法。

    与其佩戴在脸上,让人一眼就看出来。

    还不如随意幻变化身千万。

    天魔面具可大可小。

    如果愿意,其实炼化成一个天魔戒指也无有不可。

    当然,戒指自己已经有了力士戒指和储物戒指,没必要像个暴发户那样往手指上佩戴很多戒指,天魔面具不是大得像盾牌吗?那就干脆将它炼化成一面盾牌好了!

    一边在落星居恢复休息,一边准备炼化材料。

    魂石灵晶。

    重陨流金。

    各种材料准备完毕。

    林东布置了一个巨大的星阵,又召唤四象之力守护。

    确保万无一失后,林东将天魔面具置于星阵中心,缓缓地注入五行之力。

    炼化天魔面具只是最开始的一个大胆尝试,林东准备根据这个经验,慢慢参悟改进,在未来炼化秘境那块五行轮回碑。五行轮回碑才是真正的硬骨头,非面前这个天魔面具可比。

    云悠悠和程明歌远远地看着阵中的林东。

    她们希望出手相辅。

    可林东摇头拒绝。

    天魔面具是一个很好的测试,假如它都无法独力完成,那么五行轮回碑就甭想了。

    光芒如练,在落星居的上空交织,随着五行之力缓缓注入,破碎不堪的天魔面具缓缓地融合着林东准备的炼化材料,渐渐的恢复。天魔头颅自星阵中心悬浮出来,流露出痛苦又愤怒的狂暴,它自最原始的本能上,就不希望受制于任何人。可惜它面对的是林东,在五行之力的炼化下,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存在。

    不需要银色巨人现身,也不需要四象之力相助。

    仅仅是林东自身注入的五行之力。

    就足够压制。

    天魔头颅一点一点地炼化,一点一点地改变,速度非常的缓慢,但这种炼化的改变是不可逆转的变化,它每转化一丁点,那么天魔头颅的残存意识,对于林东五行之力的抵抗就削弱一分,对于天魔面具的控制也减少一分。

    最后,不仅仅是天魔面具的控制权归林东这位新主人所有。

    就是天魔头颅它自身。

    也被炼化。

    注入了新的五行之力重新凝聚的它,仍然是天魔头颅的形象,但潜意识已经不知不觉改变了,由原来敌视林东变成了默认新主人,由原来的独立狂暴变成相互共存。

    在炼化成功后,天魔头颅最多剩余下来的,是战斗本能。

    其余方面,一切归林东意志操纵。

    林东将融合了五行之力的超巨型天魔头颅提举起来,缓缓注入修复完毕的天魔面具之内,依靠五行之力,将两者完美地融合一起,并且最终炼化成一面外形狰狞可怖的天魔盾牌。林东在天魔盾牌凝成的刹那,亲手在盾牌上面布置了一个小小的星阵,将契约和封印同时种下。

    那怕拥有绝对的控制权,林东也不会留下那怕一丁点的隐患。

    假如有一天,天魔盾牌的意识被某种力量策反。

    背叛林东。

    那么自根源上种下的星阵就会立即将它封印。

    除了林东的意志,除非林东灵魂湮灭,否则任何人,又或者任何力量,都无法逆转这个跟林东银河星核联结一体的小小星阵。

    “轰隆!”

    雷火交加。

    天魔盾牌正式宣告成功。

    原来的天魔面具跟天魔头颅,已经在五行之力的炼化之下,完美地融为一体,形成全新的狂暴天魔。

    盾牌表面上除了契约和封印的星阵,当中就是一个巨大的天魔之首,狂暴的它,狰狞可怖地张着巨口,獠牙森森,一种吞噬天地万物的意志时隐时现地自盾牌内里渗透出来……程明歌带点恐惧地看着它,对于林东别的宝物她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只有这个天魔盾牌是个例外。

    云悠悠也看得皱眉。

    不过。

    林东对于自己炼化之后的结果还比较满意,不仅天魔盾牌炼化成,还给未来炼化五行轮回碑积累了不少经验。

    “还是好丑!”程明歌很想吐槽,这个天魔盾牌给人的感觉,比暗河地底下面的小钳虫更让人不安,一个狂暴无比除了林东没人能够控制的宝物,威能有余,灵识不高,完全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东西。

    “给它起个名字吧!”云悠悠心态适应得很快,既然林东已经出手炼化了,多想无益。

    再说林东也需要一个这样威慑敌人的法宝。

    别的法宝很强大,灵识很高。

    可是杀气方面。

    还是这个丑陋的天魔盾牌更有威力。

    对于自己人来说宝物当然是越漂亮越好,越驯服越高灵识,那么使用得越得心应手,可是对于敌人来说,越丑陋越恐怖越狂暴越具杀气的宝物,才是他们的噩梦!林东不缺乏辅助自己人的宝物,但他现在很需要一个可以出手就可以震慑敌人让群丑丧胆的法宝!这个最新炼制出来的天魔盾牌,敲就是这一类型的宝物!

    “嗯,就叫吞星吧!”林东想了想,给天魔头颅和天魔面具融合炼化的天魔盾牌,起了个展望高远但又不脱离实际非常贴近本体能力的名字。

    吞星之盾就此正式诞生!

    能不能吞星,暂时还不好说,但它的确拥有无视一切吞噬万物狂暴威能!

    云悠悠等林东将吞星之盾收入贮物戒指内,忽然飘近过来,在林东的身上轻轻嗅了几下。林东的心脏差点没有停滞跳动,这个嗅觉灵敏而且第六感惊人的云悠悠,该不会嗅到了凌霄美人的气味吧?凌霄美人是飞剑,本体没有气味,但她幻化之后,也同样模拟出了听梦仙子的体香,之前在虚无世界呆了那么长时间,难道凌霄美人的体香沾到自己身上了?

    林东差点没有喊投降。

    云悠悠却轻轻的颦起眉头:“我怎么感觉你的血液在高速运转?好像在沸腾?”

    哎,你吓死我了!林东心脏瞬间落下,回归原位:“我身体的祖龙之血,吸收了一种龙血能量,短时间估计平息不下来,这个还真有点儿苦恼……”(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