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0章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仅剩下一颗头颅的青獠。

    气急败坏。

    他觉得自己一辈子从来没有受到这样的羞辱。

    那个该死的古镜,依靠变化之术,简直将自己玩弄于掌股之间。

    “大、大师兄?”斩石心惊胆战地看着悬浮在半空仅剩下一颗头颅的青獠,深恐这个大师兄会失去理智,愤怒地摧毁身边的一切,甚至杀死自己来泄愤。

    “我没事!”青獠的脸色难看,但理智尚在。

    他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

    就算只剩下头颅。

    那又如何?

    要想真正杀灭自己,仅仅毁灭身体是远远不够的,拥有天魔面具护佑,只要致命弱点不被破开,那么性命永远无忧!这两次成功的偷袭,的确很耻辱,但青獠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刺杀自己的,并非登罗,而是那个拥有神奇变化之术的古镜!要真是登罗,熟知自己功法和宝物的他,绝对不会做出刺穿心脏和绞碎身体的愚举!

    青獠脸部的天魔恶面越发清晰。

    他张嘴。

    吐出一口鲜艳的血雾。

    诡异的血雾迅速收集散失的鲜血能量,重新凝聚成一具鲜红的身体。

    外表跟真实的躯体相似无几,但自脖子以下,那是介乎气态和液态之间的假体。

    鲜红的双手伸出来。

    轻轻地接住头颅。

    在脖子上。

    异常仔细地安放好上面的头颅。

    “他越想用这个激怒我,我就越冷静!我知道,我的功力远在他之上,他对我所做的,只能是这种貌似得逞其实完全无用的阴谋诡计!”青獠冷冷地扫了斩石一眼:“我要运功恢复,你来护法!你可以退得稍远一点。我们联手布置一个陷阱,如果那个古镜还敢来,那我们就干掉他!对了,我只要他死,所有的宝物归你,包括古镜背后的那两把飞剑。也全归你了!”

    “大师兄,我……”斩石听了暗暗心惊,这是要用自己做诱饵吗?

    他不愿意做个可怜的诱饵。

    但知道青獠盛怒之下。

    心态随时爆炸。

    于是闭上嘴巴不作任何责疑或者反对。

    “放心,他的目标是我,一直是我,你不会有事的!”青獠其实这样说还是一种试探,他想看看,斩石是否可以继续忠诚下去,如果不。那么早早除掉为妙。像斩石这种人,如果没有用处,留在身边其实是一种祸患,假如他有反骨,正好借古镜来袭的名义除去。

    “嗯,我相信大师兄!”斩石表现得非常忠诚,比狗腿还要狗腿,完全没有反意。

    “你稍微退远一点!”青獠先是用假体的双手画了一个鲜血献祭法阵。再飘到最法阵的中心,张开嘴巴。吞吐起血雾来。

    斩石飞到千米外。

    静静地等待。

    耐性十足。

    血雾自法阵中渐渐增加,渐渐浓郁。

    也不知过了多久,自觉恢复了七八成的青獠,忽然扬起喊道:“斩石师弟,外面是否有异动?”

    “大师兄,外面还好。周围一片的安静!不过,说起来有点古怪,周围似乎太静了点,这么安静反而有点不正常!小心,大师兄。那个古镜可能就在附近!”斩石在千米之外扬声回答。

    “不是古镜,是我暗中唤出来的血狱妖兽,它正在地底下潜藏,气息没有扬起来,但周围一片的生命可以体察到了,所以周围才会一片的安静!斩石师弟,我已经做好了布置,你现在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最好在地底,我们试下,看能不能把古镜诱出来!”青獠以前是个猎户,习惯了布置陷阱,大的策略可能不会,但一点小伎俩还是用得很溜。

    “好的!”斩石不敢离开太远,深怕气息散发出去。

    他就在原来的位置。

    使用土遁。

    瞬间没入土中。

    青獠看着没入土中的斩石,久久,神色复杂,也不知他的心里在盘算什么。

    似乎自心中作了一个无比重要的决定,青獠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阴冷起来,仿如毒蛇。

    弥漫在法阵周围的血雾。

    浓郁无比。

    在它的保护之下。

    青獠脸上的天魔恶面渐渐的松动,一点一点地,最后脱离。它悬浮在青獠面颊的半尺开外,黑气阵阵蒸腾。

    “想杀我吗?没那么容易_,只要十个呼吸的时间,我就能够恢复原状!”青獠自言自语地冷哼,他张开口腔,尽情地吞吐着周围的血雾。正有如他所言,每一个呼吸,脖子以下的血雾假体都会恢复几分,每一下呼吸,假体都会变得凝实几分。

    十个呼吸也许不能恢复如初。

    但的确在迅速好转。

    前面几个呼吸。

    完全无碍。

    直到第九个吞吐开始,忽然自血雾中,有一把火剑飞刺而来。

    “好,你来得正好!”青獠不怒反喜,声如叱石,口中喷出一条无法形容的血瀑,自天地间横扫开去,直接轰中那把飞刺而来的火剑。

    “嘶嘶!”在青獠以血瀑迎击时,一柄冰剑无声地方息地透过空间,向青獠后脑飞扎过去。

    “等的就是你!”青獠脸上依然毫无畏惧之色,他的头颅自半空中一旋转,将脸扭到脖子后面去,那道长长的血瀑继续甩出去,击中冰剑。跟击中火剑滋滋作响不同,血瀑击中冰剑后,化成无数的血冰,飞溅向周围,也有的直接在地面上凝结成棱。

    “那我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

    斩石不知何时自地底钻出来。

    手中飞剑直刺青獠。

    他的目标。

    直接指向面门。

    这,才是青獠的真正要害。

    “疾!”青獠的瞳孔之内飞射两个小小的黑点,在飞射向斩石过程中,它们迅速扩大,变成两个诡异的燃烧着魔焰黑火的骷髅头。两只骷髅头仿如通灵那般,恶狠狠地噬向斩石。

    “雕虫小技!”斩石挥剑一斩。剑气抵住两只骷髅头,瞬间又没入地底,对两只燃烧着魔焰黑火的骷髅头避而不战。

    “既然已经来了,就要乖乖的留下,再说,你逃得了吗?”青獠假体的双足一踏地。启动鲜血献祭法阵。

    当法阵启动。

    地底数十道血瀑爆破地面,直接天际。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连串密密麻麻的爆破,轰击得地底的斩石无不难受。

    青獠假体的双手向上高高擎举起来,又用力地往下一引,那些爆射天际的血瀑统统转化成水,转成不计其数的血雨,重新回降地面。血雨滂沱,法阵周围彻底变成了一个血雨世界,或者说。一个鲜血世界。在这个充满腐蚀性的鲜血世界中,一切归运行血雾融神诀的青獠掌控。

    哗啦啦!

    斩石在地底再也呆不住了。

    急急的冲出地面,以飞剑护体,迫开周围的鲜血。

    “想在我的面前玩花样?你应该适可而止!就算再愚蠢的人,也不可能上第三次当!”青獠信心十足,这个行刺自己的对手,差不多可以拿下了。也许拿下的过程还要稍微费点时间,但结果是肯定的。在自己的血雾融神诀掌控之下,任何敌人。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败!

    “冰火咆哮!”斩石双手一合,冰剑和火剑再次穿刺而来,直射向青獠毫无防御的面门。

    “哼,天魔面具是我故意脱下来的,要不这样。你还不会乖乖上当呢!”青獠冷笑,那只天魔面具自动飘飞起来,恶面扩大成一只巨大无匹的天魔头颅。

    只见天魔头颅张开巨口。

    一口。

    就吞掉了飞射而来的冰火二剑。

    “什么?”斩石的表情看起来特别的震惊。

    “你只擅长偷袭,我想你的师父应该告诉过你,只是你忘了。或许你根本当那句话是耳边风!他一定跟你说过,身为一个刺杀型的剑修,永远不要向同一个目标连续发动三次偷袭!因为那样做,就是你的死期!”青獠胜筹在握地教训道:“你的变化之术不错,与之相比,你的剑术还差得远!身为一个剑修,剑才是第一,剑才是你的根本所在,你已经将自己的所学本末倒置了!”

    “……”斩石站在原位,呆呆的不说话,不知是吓住了,还是在思考逃跑的办法。

    “古镜,我不知道你原来的叫什么,姑且叫你古镜吧!修炼以实力为尊,看来你没弄懂这句话!你今天死在我的手上,你死得不冤!”青獠已经判定了对方的死期。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斩石?”呆呆的‘斩石’忽然开口道:“我自问变化得一模一样了,而且斩石对你那么的忠诚,你看见他向你出手,怎么没有一点儿诧异?”

    “无论是你,还是他,我都同样防范!”青獠冷笑:“你以为稍微变化一下,就能第三次偷袭我吗?我像是那种一错再错的蠢货吗?”

    “你不像!”只见‘斩石’摇头,不过又接下来又有诡异笑容浮生:“你不像一错再错的蠢货,但你是!”

    只见剑光冲天而起。

    一把飞剑自青獠的嘴巴穿入。

    再后脑透出,将青獠的惊呼牢牢地钉在咽喉之内。

    由斩石渐渐幻化的‘古镜’,伸手一抓,将悬浮半空的天魔头颅整个抓在手中,巨大无匹的天魔头颅飞快地缩小,在古镜的手中,重新恢复为天魔恶面的形态。无数的血爆激荡,在急怒攻心的青獠驱使下,席卷向化身古镜的林东。

    林东以天魔面具轻轻一晃。

    所有血能统统收入天魔面具口中。

    “啊啊啊呜呜啊啊?”舌头被削断一时之间无法恢复的青獠震惊,对方竟然知道天魔面具的用法,而且用得比自己还要精熟?

    “我做那么多,其实就是想得到这个天魔面具!非常感激你将它自脸上脱下来,我前后谋划了那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刻!至于这些血能,就当是我跑来跑去变来变去辛辛苦苦的酬劳好了!非常感谢,看来你吸收了很多修士和许多妖兽的血能,否则很难拥有如此巨量血能!再见,聪明人,我最喜欢跟你这种聪明人打交道了!”林东将吸收了血能有点蠢蠢欲动的天魔面具强行震压,再将它收入贮物戒指之内。

    在青獠绝望的眼神之下。

    林东缓缓的升空。

    潇潇洒洒。

    从容不迫地御风而去。

    青獠回想整个事件的前前后后,忽然感觉自己比一头黑豚猪还要蠢!

    失去了血雾融神诀的血能,他还能慢慢恢复,但失去了天魔面具,那将是一个终生都无法弥补的损失!

    “大、大师兄?”此时,自千米之外的地底钻出来的斩石,带点惊悸地看了看林东消失的方向,又带点恐惧地看向惨无可惨的青獠。

    “给我护法,只要我恢复过来,回去通报大长老,那么非但这个古镜死无葬身之地,就是他背后的门派,也将一同湮灭!”青獠口中用残存的一点儿血能凝化出舌头,吩咐斩石给自己护法,又防止斩石多心,不忘给这位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师弟许下好处:“我知道你很忠心,回去之后,我一定上禀大长老,让他老人家亲自传授你一门绝学9有,我洞府内的秘宝,你可以任选一件!”

    “大师兄,任选一件当然好,但如果我全部都想要呢?”斩石忽然一改平时的恭敬,他站直腰杆,自眼睛到嘴巴全是笑:“至于你的绝学,我早就偷偷的学会了,何必劳烦大长老呢!”

    “你?”青獠无比震惊。

    “做了这么久的狗,忽然翻身做主人的感觉真不错!不过,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斩石飞起一脚,将仅剩头颅的青獠踢飞百米外开,不等青獠的头颅反弹起来,就被他一脚踩在泥巴里。(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