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我是清白的!
    “……”登罗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用手中的飞剑,直接绞碎了青獠的心脏。

    一种青獠从来没有感应过的诡异能量。

    瞬间。

    在破碎的心脏爆发开来。

    青獠感觉内脏就像着了火似的,就连溢出咽喉的鲜血如同岩浆般灼热。

    登罗极速收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射向天空,再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青獠的面前,仿佛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过。青獠感到一阵的恐惧,他不知道,这样的登罗,隐忍了多久,才会寻找这种时机爆发出来。除了偷袭的穿心一剑和那种此前从来不曾听闻过的诡异能量,他不知道登罗还有多少秘密手段没有施展。

    临走前,青獠还注意到了登罗的眼神。

    除了仇恨。

    青獠在那充满杀机的眼神里面,还发现了一种深深隐藏的嘲讽。

    也许登罗早就想杀死自己了,只是一直没有适当的机会,这次趁自己追赶猎物,伪装前来帮忙,在自己像平时那样喝斥他的时候,大胆出手偷袭……

    “好险!”青獠心中除了愤怒之外,还生出一种庆幸。

    幸好登罗绞碎自己的是心脏。

    假如是别的位置。

    后果。

    恐怕还真的让他得手了!

    “大师兄?”瞠目结舌的斩石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急急上前,想察看青獠的伤势。

    “咳咳,我没事,登罗的一剑,还不至于让我倒地身亡!”青獠冷笑起来,他绝对不会再让斩石接近自己,天知道这个狗腿子是不是登罗的同伙!再说。背叛是生物的天性,无论狗还是人都一样,如果表现忠诚。那是背叛的代价还不够大!

    之前斩石忠诚,那是因为自己没有受伤。

    现在。还真不一定!

    斩石忽然眼泪都下来了,青獠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少作伪的成分,故意露出了一个破绽,提供给斩石偷袭的机会,以考察对方的忠诚。假如斩石一动剑,那么青獠可以保证,自己会先一步将斩石的人头自项头斩落。

    过了好久,斩石除了流泪还是流泪。

    一直没有出手偷袭。

    “好了。我又没有死,只是心脏挨了一剑罢了,哭什么!登罗一定不知道,自我修炼了血雾融神诀,心脏就不再是弱点,除非他刺破我的丹田,破掉我的功,否则他永远不可能杀死我!”青獠故意将自己的弱点说出来,以观察斩石的反应。

    “大师兄,可能不是登罗师兄。那个人,比登罗师兄还要强大,他可能是那个古镜变化的!都怪我没有看破敌人的真身。害得师兄心脏受创!”斩石提出一个疑点,偷袭的登罗比同门师兄登罗要强大,也许是伪装的。

    “闭嘴,我不管他是伪装的还是别的情况,反正登罗洗脱不了刺杀同门的嫌疑!在没有证据之前,登罗就是最大的嫌疑人!”青獠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登罗刺杀的时机并不是最好。

    平时就有很多好机会。

    一直没用。

    今天。

    在追击大肥羊古镜的时候,反而出手偷袭了。

    虽然成功得手,但回头想想并非最佳时机,只能说侥幸得手。

    还有刺杀时登罗的功力接近自己。远胜平时的登罗,最重要的是。刺杀时的‘登罗’还使用了一种非常诡异的火能,焚烧了受创的内脏。这种能力是登罗不具备的。只有那个拥有一冰一火两把飞剑的古镜,才有可能!

    当然无端端的被同门当胸穿刺了一剑,就算是假冒的同门,青獠心中的愤怒也难以平息。

    整个过程。

    唯一让他稍微感到安慰的就是斩石这个狗腿子。

    斩石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偷袭的意思,那怕自己已经把‘弱点’泄露给他知道了,那怕已经给他创造了最大的机会,斩石还是没有动手。

    他没有动手的原因,也许是不敢背叛万法通神门,也许是威慑于自己的功力,也许是觉得时机还不够成熟需要更多的耐心,也许是背叛的代价还不够大,也许是别的原因。不管如何,还没有出手的他,还算是一名忠诚臣服的狗腿子。

    青獠心中的提防不减半分,但决定再多观察一下这个人。

    毕竟手下可用的人不多。

    “替我护法,我需要一点时间,将体内的火能迫出!”青獠又给斩石创造了一个袭杀自己的机会。

    不过。

    自他开始驱逐火能。

    各种佯装吃紧,各种痛苦,甚至装出差点要崩溃的迹象,斩石始终没有动手。

    青獠觉得这个狗腿子还算有点忠诚,最少他背叛自己的时间还没有来到,刚才是最好的机会,斩石却完全没有出手的迹象,就连一丝杀气都没有冒,一直在不远处保持着最谨慎最警惕的护法姿态。青獠缓缓地收功,心脏虽然消失了,但胸口的伤创却好转大半。拥有血雾融神诀的他,根本不需要心脏就可以有如臂指地运行体内的每一滴血。

    假如刺杀自己的真是登罗。

    估计他不会那么傻。

    因为。

    登罗知道自己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拥有什么样的能力。

    只有外人,只有那个只是匆匆一面的古镜,才会以为心脏是自己的要害!

    “大师兄你没事了?”斩石惊喜地问,他脸上的表情那种欣慰,让青獠产生一丝错觉,这个狗腿子如此关心自己,他该不会是爱上自己了吧?在万法通神门里,有很多人因为修炼,功力增长过快,性格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扭曲,比如有些师弟忽然之间就不喜欢女人了,转而喜欢男性,觉得征服原来不是交配对象的男性,比征服天生就是交配目标的女人更有成就感。

    这个斩石?

    好像一直没有找过女人?该不会?

    青獠忽然觉得身上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恶寒!

    当然。假如这是真的,那么他倒可以稍微放心一点这个斩石,因为假如斩石爱的是自己。那么背叛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在没有最大的代价前面,这种扭曲又畸形的爱。往往是很坚固的存在。

    现在需要担心的,倒是跟自己的那几个女人,说不定某天会被斩石悄悄的除掉……

    “我没事,恢复得非常好,只要再过几天,我的心脏就能重新生长!我们先回去寻找登罗,调查清楚,不管是不是他做的。都必须有个交待9有,那个古镜死定了,我回去之后,就用鲜血献祭,让天魔面具寻找那个古镜的踪迹!无论他逃到哪里,都逃不出我的手指缝,他绝对死定了!”青獠恨恨地一握拳头。

    “好,抓到那个古镜,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斩石恨得咬牙切齿。

    “先回去找登罗!”青獠绝对不能忍受手下对自己的背叛。

    虽然是登罗的可能性不大。

    但只要有一丝嫌疑,青獠就不会放过。

    回去的途中。

    距离青叶城还有上百里。

    前面。忽然有人驾着飞剑急射而来。

    青獠眼睛圆睁,因为他发现,眼前的来人就是登罗!

    难道真是登罗所为?

    要不然。

    带队前往调查远古封印的他又怎会在此出现?

    一想到这里。青獠就觉得怒火中烧,他不由分说地祭起一团血球,将它投掷向登罗,血球还没到,已经自天空中炸开来。冲击波席卷整个天地,来不及反应的登罗被炸飞千米之外,浑身衣物破碎,看起来好不狼狈。若非有法宝护体,在青獠的一怒轰击下。登罗恐怕已经身受重创。

    “大师兄!我是登罗啊!”登罗一看青獠又祭起了两颗更加巨大的血球,吓得双手乱晃。

    “我知道你是登罗。不过,我要杀的就是你!”青獠觉得真解气。

    刚才偷袭时。

    是否想到会有现在的报复呢?

    两颗血球相继炸响开来。非常将大地炸得千疮百孔,还在青獠的身边周围幻化出一层淡淡的血雾。

    “发生了什么事?大师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斩石,快让大师兄住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要杀我?”登罗祭出飞剑左护右挡,纵然如此,也在血球的轰炸下左支右绌,身体摇摇欲坠。

    “刚才有人冒了你的样子偷袭了大师兄……”斩石小声的喊了一句。

    至于让青獠住手?

    废话!

    耳朵能够听得进劝告的还叫青獠吗?

    登罗目瞪口呆,好久才反应过来,急急连叫道:“大师兄,不是我,那是假冒的!我不可能刺杀你的,大师兄明鉴啊!我刚刚自青叶飞过来,根本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青叶有很多同门师弟可以给我做证,真不是我干的,我也不可能打得过大师兄!要不我立即弃剑投降,由你们押回青叶城,调查个清楚明白,洗脱了我的嫌疑,若有半点可疑成分,你们再出手处置我不迟!”

    登罗说完。

    立即弃剑于地。

    他散去了护体气罡,一副束手待毙的模样。

    对于登罗这种毫不抵抗的举动,青獠怒哼了一声:“休想狡辩,在洗脱嫌疑之前,你就是凶手!”

    青獠心中其实知道登罗是被假冒的,要不然跑到自己的面前送死干嘛?明知有嫌疑,不跑,不躲在暗处伺机偷袭,还光明正大地迎上来,这肯定是因为他是被人假冒,毫不知情,才会这样。但青獠心里很不爽,正好在这种时刻教训一下对方。

    “大师兄可以任意责打登罗,但求一个证明清白的机会!”登罗低头弯腰,态度委屈得不得了,他又朝斩石喊话:“斩石,你来做证明!”

    “不,我不能给登罗师兄你做证明,登罗师兄,你必须找其他师兄弟来证明!”斩石却一口拒绝。

    青獠很满意斩石始终站在自己的这一边。

    他暗中默运血雾融神诀。

    护住身体。

    只要登罗或者斩石,稍有异动,就立即出手制裁他们!

    偷袭?刺穿心脏?或者刺穿自己的丹田?想破自己的血雾融神诀?统统都是笑话!

    除了大长老,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致命点在哪!那个地方一直保护在天魔面具之下,除非自己亲自脱下天魔面具,否则,任何人都不可能给自己致命一击!

    刚才的刺杀可以杀伤自己,但绝对不会致命!

    青獠有足够的信心。

    在登罗和斩石出手攻击自己之前,自己的血雾融神诀可以先一步发动,除了保护身体不受更多的伤创,还可以提前侵蚀敌人,使敌人瞬间失去鲜血能量的支撑,功力大减。

    机会给你们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青獠心里头暗暗的冷笑。

    很可惜。

    无论登罗还是斩石,都没有一丁点的异动。

    跟在身后不远处的斩石依然忠诚如故,至于登罗,更是吓得一动不敢动,浑身僵木地站在原位,深怕稍有异动被大家误会!

    “清白吗?登罗,你怎么证明刚才的刺杀不是你干的?自我的眼中,就看见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你,出剑偷袭我,还绞碎了我的心脏!我的身边,有斩石在,他将一切看在眼中,你呢?你有会么证据,可以证明你是清白的呢?”青獠缓缓的扬手,准备第二次给对方一记耳光。

    他就不信了。

    假的登罗打不了,真的登罗自己也打不了?

    刚才一扬手被偷袭了一剑,现在自己已经百倍警惕了,尼玛你再偷袭一剑试试?

    “大师兄,我是真白的、我真是清白的,我、我可以证明……”登罗并不躲闪青獠打下来的手掌,只是满脸乞求地辩解。

    啪!

    一声脆生生的耳光响起。

    不过被人抽耳光的,并非是登罗,而是手还在半空中的青獠。

    青獠满脸错愕。

    自己被打了?被人打耳光了?

    是……是登****的?这,这怎么可能!

    “我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我可以证明你是个天生的傻逼!”登罗忽然笑了,他的手中,诡异地多了一把飞剑,在青獠和斩石不可思议的错愕表情中,那柄飞剑一挥而过,斩断了青獠的脖子!

    跟此前一样。

    青獠感到有种诡异又灼热的火能直冲入脑。

    至于被斩断的脖子以下的部分,虽然血雾融神诀还能操纵,但身体部分经受的痛苦已经感觉不到了。

    剑光。

    刹那之间闪耀整个天地。

    青獠面部涌现一具恐怖狰狞的天魔恶面,护住头颅,但脖子以下的部分,统统在剑光中绞成千万块碎片。血雾融神诀的护体没有任何作用,它被那种诡异的火能给阻住了,那股火能非但破开血雾融神诀保护,还尽情地焚烧青獠身体的碎块。

    一阵烈焰蒸腾。

    飞溅的碎块,变成无数的火焰,于虚空中滋滋燃烧……

    等天空的火焰散尽,那个又一次伪装成登罗而且又一次偷袭得手的‘古镜’,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