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既惊又怒!
    来人。

    正是万法通神门的大师兄青獠和斩石。

    后者遥遥包抄,负责押阵,也有将强力对手完全抛给大师兄青獠,自己白捡便宜的意图。至于前者,身为大师兄的青獠,毫无顾忌地飞降在林东面前。

    他负着手,背向林东。

    俨然一副高手模样。

    这个动作他其实是模仿万法通神门大长老的。

    因为修炼的功力无比高深,超乎想像,大长老的眼睛有着慑魂之能,普通的子弟若是让他看一眼,就会魂飞魄散。为了免除这种祸患,大长老通常背对门下弟子,将自己的眼睛放在所有弟子视线无法接触到的方向。在所有的长老之中,大长老这种背对门下的动作,堪称最潇洒的姿态。

    身为授艺弟子,青獠在同门面前不敢胡来,深怕护法、长老们知道了责罚。

    但在外人面前就没有这种顾忌了,他经常刻意模仿大长老的动作。

    而且。

    在他眼中。

    林东已经是一个死人。

    一个永远不可能泄露自己秘密的死人。

    “你们两位是?”林东佯装不认识两位半道打劫的对手。

    “哈哈,你完全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如果你乖乖的将所有的宝物奉上,让本大爷的心情舒畅,说不定还可以赐你一个全尸!若是不自量力,惹得本大爷不高兴了,那么你会后悔活到这个世上来,我保证!年轻人,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乖乖的将宝物奉上,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解脱的机会;二是螳臂当车地挣扎。让我将你彻底融成一滩血水!”青獠飞降下来之前,就仔细感应过了,这个对手自己吃定了!

    面前这个对手。

    的确不错。

    尤其是背后的两把飞剑,更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如果斩石对上了,肯定不讨好。就算登罗那个家伙前来,恐怕也得两败俱伤!

    但是,换成是自己。那结果又会是完全两样。这个自名门大派出来的古镜,对上自己,他会输得掉裤子。自己完全不需要动用法宝,也不需要使用最强的绝招,只要运起血雾融神诀,那么这个古镜就会惨败。最后悲剧地化成一滩血水!

    “我觉得你活在梦中!”林东听了哈哈大笑。

    “听着,你还可以再选择一次!”青獠表示自己非常的仁慈。

    “像你这种让邪功魔器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我见得太多了!”林东摇摇头:“抱歉,我不想跟你这种每多活一天就多浪费一份资源的废物浪费口水!在我看来,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自尽,这样对全世界都好,别人不用再碍眼了。而你自己,也不用为自己的智商拉低整个世界的平均线而感到惭愧了,如果你还知道什么东西叫做惭愧的话!”

    “你……”青獠这辈子都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愤怒得浑身发抖。

    “大师兄。别生气,他只是想激怒你,千万别中计!”斩石内心中差点想给林东的话点三十二个赞,不过表面上却是劝解青獠。

    “我当然知道他的阴谋诡计!他的功力不如我,想用这些说话来影响我的情绪,好寻隙逃跑,想得美!在我的面前。别说一个大活人,就是一只小蚂蚁,亦休想逃出我的手指缝!”青獠自恃功力更高。法宝更强,虽然心中极度愤怒。但理智尚在。

    “啊欠!”林东打了一个大大的啊欠,一副快要睡着了的无聊表情。

    “死!”这下彻底激怒了青獠。

    他再也装不下去了。

    转过身。

    双手发出两道耀眼红光,化成两条赤练巨蛇。

    蛇吻中吞吐着腥风阵阵的长长蛇信,超过臂过的獠牙,滴洒着剧毒无救的毒液。

    狂蛇乱舞。

    林东的身形一闪,整个人游鱼般在两条巨蛇的攻击中来回滑行。

    “网!”地面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张血网,网内闪烁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法阵。林东在血网中滑行的时候,他的身体每移动一分,身上的血意就沾染多一分,速度也减慢一分。

    不多时。

    林东停了下来。

    浑身沾染血色的他,再以身法滑行,速度已经降得堪比蜗牛。

    “本来我只想快点结束的,如果你配合的话,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宰了你,再拿宝物走人。谁不想,你彻底激怒了我!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强者的愤怒!”青獠决定用世间最残酷最痛苦最折磨人的手段,将林东折磨个三天三夜再杀。而且,直到那时,还得看心情,如果心情不好,还要再折磨三天三夜!

    “不要以为只要你才有法宝!”林东将背后的两把飞剑,擎举在手中,左冰右火。

    “好东西,我要了!”青獠已经把林东看成一个死人。

    至于林东手中的飞剑。

    自然也视为己物。

    “大师兄小心,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斩石这个时候也祭出了飞剑,似有进场助阵的姿态。

    “不用,你暂退到一边去,我等下要祭出重宝,极易波及周围!”青獠当然不可能让斩石出手相助,要是那样做了,自己这个大师兄以后还有面子?还有斩石这个时候祭剑出来,多半是为了拍马屁,抢功劳,好等下在分赃的时候争到更多的好处。

    休想!

    除非是自己看不上眼的东西,否则好东西没有你这种狗腿子的份!

    尤其是一冰一火两把飞剑,要是斩石敢打歪脑筋,青獠完全不介意给他一耳光,让这个狗腿子认清谁是主人谁是仆奴!

    “重宝?你没祭出来就已经先死了!”林东冷笑一声。

    “天……”青獠将右手往面部位置一按,斩石眼看他要用绝招,赶紧飞身后退出千米开外。对于斩石的敬畏之心,青獠还有点小得意,可是下一秒。他就傻了眼。因为擎出飞剑在手的林东,忽然嗖一声飞射到天空,在冰火二剑的辅助之下,化成一道虹光,几乎瞬间消失。

    尼玛!

    这就是名门大派的弟子?

    没打就先逃跑了!名门大派的脸皮还要不要?

    狠话说了一堆,到动真格却跑得比谁都快,这个人尼玛也太猴精了吧?

    “大师兄?”原来负责包抄截击的斩石也一下楞了神。因为畏惧青獠的绝招,他刚才是后退远离的,根本没有意识到对方要跑,更没想到对方的逃跑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追!他跑不了!”青獠气急败坏地怒吼。

    他真是气坏了。

    本来还以为对方会硬拼一招,眼看不敌才会逃跑的,哪知道对方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青獠身上的血光爆发。整个人冲天而起,一念之间已经追出万米之外,斩石几乎用尽最大力量,也只能勉强望个背影。斩石心中暗暗郁闷,青獠这个人他虽然不喜欢,但一身功力却是实打实的强大,那怕一众师兄弟如何的努力。也无法望其项背。

    自己不说,登罗那么努力那么有天赋的一个人。

    竟然也远远不如。

    一个从来不认真修炼的人,却拥有比所有努力苦修的人强大得多的功力境界,这算什么?

    “再快一点。如果不是等你,我早就追上了!”青獠命令斩石要更快一点,事实上,他的确可以加速,但青獠从来不会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无论何时,他都会保留三分功力自保,保持足够的警惕。是他在做猎户的时候就遗留下来的习惯。猛兽遍地,凶兽出没,所有麻痹大意没有留有后手的猎户都死了。青獠能够活到大长老赏识的那一天,除了运气不错。就是习惯性留有余地,并且随时保持警惕。

    他没有一个人追上去。

    一是担心那个手持冰火飞剑的古镜拼死反扑,有斩石助阵,就算增加不了战力,也可以在紧急关头利用这个家伙做自己的替死鬼;二是警惕斩石,千万不要跟古镜拼个两败俱伤,被这个狗腿子坐收渔翁之利。

    青獠在做猎户时,看过一个悲剧。

    那是一个很强大的猎户,名叫磬石,他自小带青獠出身,在石河小镇那一片颇有名气。

    每趟出猎。

    收获,总是最多的那一个。

    跟在这个叫做磬石大叔的身后,有一头忠诚得无法形容的看家狗,它浴血奋战,跟着主人出生入死,几乎每次狩猎,都有它的功劳。看家狗非常有灵性,有时候看上去比人还要聪明。磬石大叔没有妻儿,完全当这个看家狗是儿子了!虽然家里有很多条猎犬,有的比看家狗还要强大,但在馨石大叔的家中,生活待遇最好的,还是这条外表普通实则通灵的看家狗!

    青獠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关系会有改变的时候。

    他以为磬石大叔和看家狗两个会一辈子这样生活下去,可是没想到的是,有一次出猎中,强大的妖兽杀灭了所有的猎犬,除了青獠和馨石大叔两个,其余出猎的猎户一个不留。

    经过血战,馨石大叔最后拼尽余地,终于杀死了那头强大的妖兽。

    拼到最后一刻,能够伴在馨石大叔身边的。

    只有看家狗。

    重创倒地的青獠,看到了一辈子也无法忘怀的一幕……当妖兽的内丹挖出来的一刻,原来忠诚得无法形容的看家狗,忽然一口咬断了磬石大叔的咽喉。直到死亡,磬石大叔脸上还保持着不敢置信的表情。从那一刻开始,青獠就明白到了一样东西,忠诚永远不可能存在,没有背叛,那是因为背叛的代价还不够大!

    他可以把斩石视为自己的手下,却永远不会相信斩石的忠诚。

    无论斩石如何表达自己的忠诚和臣服。

    也不可能动摇他的内心。

    “快点,再快点!”青獠知道自己的出身很低,无论眼光、见识又或者其它方面,的确不如师弟中最杰出的那几位,但是他完全不在意这些,因为大长老曾经告诉过他一句话,实力决定一切。

    他拥有碾压所有师弟的实力。

    就可以拥有一切。

    至于不满?

    谁在乎!

    当然,在尽情碾压之余,青獠也没有完全放下警惕之心。

    他绝对不会给机会斩石等师弟的,他也永远不会像磬石大叔那样,将自己的咽喉要害,置于利齿之下,那怕是一生中最忠诚近乎儿子那般的看家狗!

    “是登罗师兄,他也来了!”斩石忽然发现,在前面左侧方向,登罗正在追赶什么。

    “哼,登罗他哪是来援助我们,他是想捡便宜罢了!”青獠闻言冷笑一声,什么查探远古封印,其实是悄悄的摸到这边埋伏,想趁机捡漏吧?可惜古镜这个大肥羊不经吓,不等动手就已经逃跑,所有谋划都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登罗见过大师兄!”待青獠加速追近,登罗赶紧于半空中恭敬见礼。

    “真巧啊,这里也有凶兽封印吗?登罗师弟,还真是辛苦你了!”青獠决定给这个登罗一点儿教训,免得对方搞不清楚谁才是大师兄。

    “不敢!”登罗心虚低头,不敢拿眼睛跟青獠相接触。

    “什么不敢,你的胆子大得很!平时的事我可以交给你处理,但是你不要忘了,我才是这趟任务的主事!那么害怕我干嘛?靠近一点,咱们师兄弟俩亲热亲热!”青獠扬起巴掌,准备给这个不听话的登罗一记耳光,让他明白谁才是万法通神门的大师兄,谁才是这趟任务真正的执事!

    手扬起。

    正当一记重重的耳光要扇在登罗的面门上之际。

    青獠感觉胸口微微一疼,定了定神,猛发现自己的胸口有柄飞剑穿刺而过,瞬间既惊又怒:“登罗,你!”(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