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孽畜,跪下!
    轰隆!平空一声霹雳。√∟,

    刹那天地变色。

    灵魂震憾。

    看不清场中的变化,只见满天紫电雷电有如狂蛇乱舞。

    再等众人的眼睛恢复视力,北瞑祭出的飞剑,已经挟在叶倩如右手的食中二指之间,无数的电流瀑布般在她身上层层波动,时不时,一两道细小的电流噼啪向外弹射,于虚空中爆炸。

    “……”北瞑震惊得无法言语。

    他知道叶倩如是生平未见的强级劲敌,心中没有丝毫大意,尽管心中了最大的估算,但他仍然没有远远预估到她的真实战力。得到传承的古代秘密之后,飞剑在手,北瞑曾经有段时间认为自己可以无敌于仙道各派,信心膨胀得无以复加。

    直到千郡此前的烈焰爆发。

    才给他当头一棒。

    在全力以赴,跟叶倩如交手之前,他还有信心打个平手。

    就算不能战胜这个九狱星辰门的隐修弟子,最少可以战平她,自保成功。

    北瞑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全力一剑,就连对方毫毛也没能伤一根,甚至攻击至半途,就连对方用手指挟住了!

    不用任何法宝。

    仅仅以功力,就可以完全压制。

    一个如此强大的对手,这仗还怎么打?

    北瞑心中瞬间充满了死意,整个人心灰意懒,他惨笑起来,缓缓地闭目等死。他知道,下一刻。接住飞剑的对手就会立即反击,那个时候就是自己的命绝之期!在绝对强大绝对压制的功力面前,空有法宝又如何?自己称雄的梦应该醒了。与其像个跳梁小丑那般徒劳无功地挣扎,还不如干脆一点!

    “出击!”叶倩如挟住袭来的飞剑,就像抓住一条滑溜的小鱼,精专注,以防对方在自己手中溜走。

    口中,却给飞熊守护施发命令。

    来而不往非礼也。

    既然北瞑要斗法宝,那就让他见识一下好了!

    飞熊守护在烟雾中迅速变巨。仰天咆哮,声音震憾群山,回音炸响在山恋之间。闻者无不色变。

    恢复飞熊形态的它向天高高跃起。

    于天空中。

    又一阵的烟雾弥漫开来。

    等落到地面上,它已经再次幻化成直立人形持卫状态的飞熊守卫。

    手中擎举着八棱巨锤,只见它高高举起,当头一锤。砸向闭目待毙的北瞑。

    “善哉。善哉!”宝音寺的八苦师太看得不忍,闭上了眼睛,合十念颂,她无法阻止事情发生,可是对于即将发生的一个惨剧,却不忍视之。

    “唉!”松心老道也摇头叹息。

    北瞑即将惨死。

    他有点惋惜。

    当然此前北瞑门主以及沧海派上下气焰嚣张,他也看不惯那种暴发户式的风。

    “师叔,请饶恕北瞑门主罢!”开口恳求的人竟然是一智大师。身为老好人的他很不忍北瞑门主惨死在龙岩寺下。当初还是自己亲口相邀,哪想到这一来。却送了北瞑的性命。不过他开口恳求已经太慢了,等他一张嘴,那边的八棱锤已经砸到北瞑门主的头顶。

    如果北瞑门主不是束手待毙,全力躲避,自然还有希望。

    可惜最后的生机让他自己放弃了。

    锤落。

    轰地一声。

    非但场中的北瞑门主,就连他所立的位置,脚下的岩石亦四分五裂,碎石激溅四周。

    鲜血星星点点,飞溅在附近的岩石上。

    待烟尘稍散。

    人们惊讶地发现,原来闭目待毙的北瞑门主却没有头颅粉碎地悲惨死去,倒是原来来不及加入战场浑身毫发无损的听松上人,此时口鼻汩血地躺倒在他的怀中。

    是听松上人这位几十年交情的老友,替北瞑挡了一锤。

    听松上人胸骨尽折,奄奄一息。

    “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北瞑心中愧疚得难以言语,如果可能,他真想狠狠地扇自己几句耳括子,为什么当初那么膨胀,不就是得了一件古代传承下来的秘宝吗?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式呢?隐修大派也敢质疑,甚至有云寄语在场证明,自己还想出手,拿对方立威,这种心态,现在回想起来,都感到疯狂!真是不可思议,自己原来好端端的一个修炼中人,因为一件法宝,竟然就歪到了一条疯狂又自我毁灭的道路还不自知!

    “没事,活了一百多年,我也不亏了!我这个人,生性懒惰,又好享受,虽然有点慧根,但其实不是修炼的材料,我早就知道自己无法得道。这么多年,你一直视我为知己,虽然名为朋友,实则拿出门派资源诸多供养,我心中常有愧疚,平时为沧海派贡献甚少,今天,就当是还你了!”听松上人受伤虽重,人却非常的清醒,他脸上甚至还有一丝丝微笑,似乎这种结果才是他的最终心愿。

    “你别说了!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北瞑眼泪都要下来了。

    他知道自己这位老友的脾性。

    若非自己。

    听松上人绝不会交恶于修仙各派任何一人,今天横祸,可以说完全是自己所为。

    为一个亲手推朋友去死还听到老友说这样做是求仁得仁的北瞑,他心中的后悔和愧疚不想可知。

    “师叔慈悲!”一方大师率众见礼,请叶倩如饶了北瞑门主和听松上人两人的性命,刚才看见北瞑门主的确很可恶,咄咄逼人,现在看他落泪,又看见听松上人为了朋友舍身,身为主持又是门派聚会的发起人,一方大师难过自己心中一关,决定站出来,恳请叶倩如停手。

    他不知道九狱星辰门的规定。

    但知道门规极严。

    要是需要责罚。

    估计要很多人一起才能扛下来。如果不是无法过自己心中的一关,他绝对不会冒险恳求叶倩如宽恕北瞑这个冒犯隐修大派威名的莽汉!

    一方大师站出来恳求,一智大师以及一德还有诸多门下弟子。纷纷跟在身后下拜。

    还有松心老道以及其他门派的首脑。

    也纷纷响应。

    这种反应,除了震慑于九狱星辰门的威名之下,也有少许是恻隐之心。

    毕竟不是只讲利益不讲人性道德礼仪的邪派,正派大道,平时可以明争暗斗,但生死之大,不能漠然置之。

    “既是门派聚会。讲求吉祥如意,今天就到此为止。但九狱星辰门之威名,绝对不可再有二次挑衅。否则我难保师兄是否生出雷霆之怒,连我和千郡也一并处置。”叶倩如将电流收起,将飞剑弹飞数十米外,将它牢牢地钉入石壁之内。深入盈尺。难见其柄末。

    “不关你事,以后少管闲事!”千郡拿起灵木守护的令箭木牌,运起新苗术诀,激活上面的法阵。

    一个柔柔的能量罩自她的身体浮生出来。

    其色金黄。

    通透鲜亮。

    千郡以手导引,自里面引出一缕柔柔的能量,让它飘入听松上人的伤创处。

    听松上人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虽然没能完全痊愈,但在众人惊诧注视下。立即翻身而起,感激虔诚地跪在地面上。深叩首以礼敬:“听松,谢师叔活命之恩!”

    “好了?”银漱观主眼睛盯着千郡手中的令箭木牌,她可没想过这貌不惊人的木牌,会有如此威能。

    “没完全好,但治愈了大半伤势,听松的命救了回来,这倒是真的。”云寄语却不感到意外,林东那里再奇的宝贝都有,这个小小的木牌真心不算什么。云寄语对于千郡手中的灵木守护不感到惊诧,反而对千郡使用的新苗术诀,有一定的兴趣。她要早知道术诀这么好用,之前也让云悠悠教自己一个。

    宝贝!

    一个可以垂死重生的超级宝贝!

    所有人看向千郡手中令箭木牌的目光,变得越发敬畏起来。

    他们不知道,其实千郡灵木守护没有垂死重生的威能,只是听松上人是木系修士,千郡尝试用新苗术诀的能量催发一下,哪想到还真的管用,而且效果好得出乎意料。如果换成其它系的修士,就算有点效果,但跟听松现在这样瞬间恢复大半伤势,完全不能比。

    千郡自己也微微诧异。

    她转过去,跟叶倩如相视而笑。

    这叫‘无心插柳柳成荫’,碰巧了,当然两人也不说出真相,随便别人怎么猜,反正这些家伙就是欠吓唬。

    北瞑自然趁机跪地。

    伏身道歉。

    一是感激对方宽恕自己的罪过,二是感激对方出手施救自己老友的性命。

    三是就坡下驴,傻子也知道顽抗的结果只有一个。

    不用死。

    谁会白痴到非要上前送死?

    再说这不是死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自己死了,沧海派上上下下还要跟着一起遭灾呢!

    北瞑总算过关了,以后顶多是赔礼,沧海门派大出血送出重金礼物,换取千郡和叶倩如的完全谅解。他们说不定还会因祸得福,从此跟九狱星辰门这样的隐修大派扯上关系呢!现在真正紧张的,是一直没有机会开口没有机会表态的赤鲤。

    刚才北瞑是有敌意,但人家一句话没说。

    因为敌意,被叶倩如差点秒了。

    那么接下来呢?

    对九狱星辰门以及两女身份各种不敬的赤鲤,他可不认为自己可以一笔勾销。

    “孽畜,你还不给我跪下!”紫竹仙翁揪心得没办法,要是别人的儿子,他肯定不管赤鲤的死活。可是这是自己老友的儿子,当年托孤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不能看着赤鲤再犹豫下去,再耽误下去,别说道歉,就是后悔都来不及!

    锦虎、北瞑他们这些犯过错误的人,肯定要推一个笨蛋出来做挡箭牌的。

    赤鲤就是最好的人选。

    前者聪明,早就已经跪下请罪了。

    后者试图顽抗,差点被秒,幸好得听松上人相救,险险捡回一条老命,在众人恳请之下,也猛然悔悟。现在只剩下赤鲤一个,还在沉默,这如何不成为众矢之的?

    紫竹仙翁知道自己如果不做点什么,赤鲤性命难保。

    就算保下一条性命。

    一身功力,也绝对保不了。

    说不定还会落为阶下囚,最后被深恐连累的长河门开除……那个时候想后悔,想道歉,却是太迟!

    紫竹仙翁一脚将赤鲤踢翻在地,又扬手在赤鲤脸上狂扇十几记耳光,打得赤鲤牙血飞溅,一张脸有如发面那般肿胀起来,最后眼睛挤成一丝,几乎无法视物。赤鲤又羞又愤,但他知道紫竹仙翁是为了自己好,也直挺挺地跪在紫竹仙翁面前,任凭处置。

    他有点落不下面子,这种性格非常致命。

    幸好背后有紫竹仙翁。

    否则。

    今天还真讨不了好。

    “孽畜,你何德何能敢冒犯隐修大派的尊名,诸多前辈在场,何时轮到你开口说话?今天老夫要不将你个孽畜活活打死是不行了,我将你打死,好过你以后再闯祸患,累及师门!”紫竹仙翁口中是这样说,下手却颇有分寸只往赤鲤的面门上抽耳光,劲道再大也只是疼痛,只要恢复过来,赤鲤功力半点不损,比功力反震的北瞑和伤创未愈的听松要好得太多了。(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