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3章 骑虎难下!
    全场一片寂静。八≯一≥>w<w<w﹤.81zw.

    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知道千郡站出来是要飙,可谁也没想到,这一爆,威力竟然可以力撼天地。

    锦虎心中暗叫好险,幸好自己及时回头,没有彻底栽进去,继续质疑九狱星辰门,否则非但自己,就连铁骑门都有危险。

    锤鼓客属于袖手旁观型,那怕刚才别人质疑得再厉害,他内心也没有偏移半分。

    相同,现在千郡强而有力的反击,他又感觉这打脸打得有点太狠了,你们要有这样的功力,早拿出来啊!非等大家做了恶人,你们才站出来反驳,这,这不是存心扒大家的老脸吗?你们这一爆,反驳的效果是有了,大家也跪了,但你们这样做不厚道啊!

    当然吐槽归吐槽,他绝对不会站出来帮赤鲤和北瞑先生说话。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

    赤鲤和北瞑两位自己做的‘好事’,凭什么别人帮他们扛?要想打别人的脸,踩别人上位,就要有被人反打脸被人反踩的觉悟!

    “……”赤鲤脸色阵红阵青,他心中极度气恼。

    恨不得当场扇自己两耳光。

    或者打断自己两根肋骨。

    太傻了!

    北瞑那个冤家对头还没有站出来找麻烦,偏偏自己这个完全扯不上关系的外人,急匆匆的跳了出来!

    如果世间有后悔药卖,无论多少钱,拼尽全副身家赤鲤都要买一颗。现在如何收场呢?接下来千郡和叶倩如这两位隐修大派的弟子,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这一趟不仅自己吃不了兜着走,还会连累长河门!要不是身后还有一位紫竹仙翁,可以做下和事佬,调解矛盾,赤鲤连落荒而逃千里远遁的心都有了!

    “到底是年轻,还不成器啊!”紫竹仙翁看见尴尬得无法下台的赤鲤,暗中摇头叹息。

    “师叔息怒!”龙岩寺主持一方大师的反应最快。

    他站出来。

    恭恭敬敬地弯腰行礼。

    双手合十在胸前。长眉低垂:“两位师叔请暂息雷霆之怒!无知而无畏,世间不知九狱星辰门之存在,故有人生出无畏之心,鲁莽质疑。冒犯当惩,但请两位师叔怜悯各们下众多弟子,实无法承受两位师叔的滔天怒火!龙岩崩塌可以重建,诸多同道以及弟子,若然尽灭于此。则是无可挽回的仙门劫难!此番聚会,是龙岩寺准备不足,礼待不周,致使两位师叔受到种种无理质疑,一方愧疚于胸,两位师叔若要惩戒,惩戒老僧一人即可,请恕过各位弟子罢!”

    一智大师和一德等等也赶紧出来,站到一方大师身后列队请罪。

    至于戒嗔他们这些门下弟子。

    则跪倒一地。

    接下来,是松心老道等人跟着出来告罪。

    宝音寺的八苦师太简直看傻了眼。这剧情反转得也太快了吧?而且你们的反应也有够快的,我这个曾经跟千郡、叶倩如称呼过师妹师姐的,还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你们就已经行参拜大礼了?你们、你们确定不是早早就排练好了?

    “师叔!”锦虎更加干脆,一个头叩在地面上:“锦虎该死,身为井底之蛙,竟然质疑隐修大派,锦虎甘愿受罚,那怕师叔将我粉身碎骨,锦虎也绝无怨言!”

    “……”赤鲤一看。差点没有一头栽倒在地。

    尼玛!

    你的节操呢?

    刚才还说人家不配做师妹,现在倒好,转眼间连师叔都叫上了!

    紫竹仙翁急得暗中跺脚,现在还顾着一张脸皮干嘛?脸是别人给的。你没本事挣,那就得像锦虎那样乖乖的认栽!锦虎别看当众叩头了,丢脸了,但人家那才是真聪明啊!这一请罪把刚才的事情都给摘干净了,接下来顶多是戴罪立功,难不成千郡真的将他打得粉骨碎身不成?

    请罪晚了。非但显得诚意不足。

    戴罪立功的机会也没了。

    真是一错再错!

    脸色黑如墨斗的北瞑先生跟老友听松上人,对视了一眼,相互交换眼色:“走!”

    刚才没出手,但动手的势头非常明显,要是理论起来,肯定吃亏。趁现在场面比较混乱,早走为妙。至于沧海派的弟子,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想必各派都是有名有姓的正道门派,也不会拿他们小字辈出气。

    至于千郡和叶倩如这两位九狱星辰门出来的隐修弟子,以后有多远就躲多远。

    反正她们是隐修,也不可能一辈子在外面行走。

    北瞑先生准备用最快的度离开。

    听松上人则负责掩护。

    提防偷袭。

    千万别让锦虎等急于立功的家伙看出破绽,否则非但北瞑走不了,自己也落不了好下场!

    “北瞑门主请留步!”叶倩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伫立在北瞑先生的面前,她笑意盈盈,言行彬彬有礼:“适才倩如看见门主有出手指正之意,倩如功力低微,愿听门主教诲。久闻北瞑门主获得传承秘宝,威力无俦,倩如见宝心喜,正好一睹为快!只是北瞑门主身份尊大功力深厚,跟倩如区区一名不记名弟子相比,相差何止天地,万望门主手下留情,点到即止!”

    叶倩如说得谦虚。

    还请北瞑先生手下留情,又说点到即止。

    但北瞑觉得自己若是真的相信了,那就是天下第一号的大****!

    怎么看,这位笑容满面却辣手无情的叶倩如都不像会手下留情点到即止的模样!

    推辞不打?

    现在已经骑虎难下!

    摆在面前只有对战一条路可走,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

    再说,自己不打,转身逃跑,能不能逃得掉暂别说,就算能够逃脱生天,沧海派能逃得了?刚才千郡说轻则惩戒其人,重则尽灭其门。自己要是逃了,那沧海派就彻底玩完了!

    “好,请了!”北瞑先生也够硬气,低头服软的话没有说半句,有强力法宝护体,他估计自己打不过对方,也不至于输得一败涂地,最不济,一条小命还是可以保下来。与其像锦虎那样厚颜无耻地跪地请罪,还不如挺直腰杆硬战一场。

    “真是二到家了!”锦虎却有不同的想法,他觉得堂堂门主,不能忍辱负重真是白当了,明明形势不妙,还要硬撑,最重要的还不占理,仅仅为了自己的颜面而战,这样的门主可谓累死整个门派!

    “本人忽然技痒难忍,也想下场一战,获受教益,不知可否?”听松上人不愧是几十年的老友,他表示要给北瞑门主助战。

    “听松,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出来干嘛?”北瞑先生感动莫名。

    “几十年来,一起经历过诸多风风雨雨,今天又何必例外!”听松上人知道站出来很危险,极可能送命,北瞑还有法宝护体,他全凭自己的功力自保,要是叶倩如迁怒于他,那么更加危险。但他觉得人生就是这样,一个人不一定选择最好的那条路走,有时候恰恰相反,在选择上,明知是一条错误的道路,却依然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几十年的交情,他真的不忍心袖手旁观,特别北瞑极有可能被叶倩如当众立威,活活打死在眼前,他觉得自己更加不能坐视。

    “如果今天不死,回去之后,以后沧海门规第一条,就是戒骄戒躁,谦虚谨慎!”北瞑先生之前没后悔,但看见听松上人站出来援助自己,他后悔了。

    “自得了秘宝,你的心态的确有点膨胀,不过,我知道你只是一时骄盛,我也相信你能够及时清醒,恢复自我。今天,又何尝不是一个机缘呢!欢迎回来,我的老友!”听松上人的话,更让北瞑门主生出一种痛心疾的内疚感。

    假如今天听松上人战死,那么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北瞑暴吼一声。

    祭出自己得到的古代秘宝。

    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为了听松上人的性命,北瞑决定尽力一拼……

    秘宝一出。

    整个龙岩寺立即闪现一团耀眼的光芒。

    光芒的中心,是一支小巧玲珑的古代飞剑,长不足三寸,宽尚不足一指,细小如同柳叶。

    飞剑那细小纤长的剑身,铭刻着无人得识的古代咒文,随着北瞑的咒诀念颂起来,那柄小小的飞剑迸出惊人的光芒,能量堪比火山喷,直冲云天。

    “哗!”锦虎等人看了齐声大哇。

    难怪北瞑得了此宝,整个人都嚣张起来了,原来威力还真的非同小可。

    北瞑却恨自己没能更加深入地引导出飞剑的威能,要是自己得到这件秘宝之后,秘密潜修十年,又岂会有今日之祸。在没有完全掌握飞剑威能之前,就自我膨胀地找上了隐修大派九狱星辰门的弟子,真是……北瞑不知道自己飞剑威力能不能压过对方一筹,只想战决。

    不作久缠。

    一剑以决高下。

    假如一剑对战下来,还不能取胜,那么学锦虎那样跪地求饶,说不定还能保住自己和听松的性命,保住沧海派的未来!

    “疾!”北瞑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手中的一剑之上。

    小小的飞剑挟带着千万道剑芒。

    飞射向叶倩如的眉心。

    势不可挡。(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