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教育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来人是个怒目金刚。八一中文w网w中w文.八8一1文z文w网.网c八om

    高达两米。

    皮肤黝黑如铁,肌肉岩石般贲起。

    精光头颅上有着铜铃般的巨目,狮鼻阔口,粗棱的脖子上挂着一串乌油亮的拳大佛珠,仅看外貌,就像传说中可以小儿止夜啼的花和尚鲁智深。普通人要是看见了这等凶人,小腿肚不自觉的就会打哆嗦。

    “大师兄!”嘴巴漏风的马脸汉子一看见这个黑和尚飞奔下来,顿时如同受委屈的小孩看见了家长,眼泪都下来了。

    “大师兄来了,大师兄……”

    躺倒在地上的那几位,也激动得没办法。

    黑和尚距离鲁智深就差手里拿根镔铁打造的月牙铲了,态度也差不多粗野。

    人刚到,声音就雷公那般炸响起来:“好大的胆子,你们竟敢在我们龙岩寺山门下撒野?来来来,有本事跟佛爷大战三百个回合!欺负几个外门的俗家弟子,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横上天了?佛爷也不欺负你们两个女的,你们有兵器尽管拿出来用,我只使一对拳头!”

    这个好战的黑和尚叫做戒嗔。

    因为特别容易怒。

    脾气极坏。

    师门于是将他叫做戒嗔,意图让他收收脾气。

    当然了,脾气暴躁的人叫什么法名都没用,不过戒嗔最大的特点还不是脾气坏,而是护短!

    他平时最喜欢给师弟或者门下出头,在圈子里闻名的义气急先锋。甭管有理没理,只要是门下有事,他肯定第一个站出来。说肆意欺负别人他倒也不会,但谁要是动了他的门下,一双钵大的拳头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有位做大老板的俗家弟子,因为学艺不精又喜欢出风头。结果被人暴揍一顿,戒嗔闻讯,赶路千里,寻上对手的家门叫战。最后闹得将别人一家武馆二十多人全部送进医院躺着,方才了事。

    戒嗔修道称不上精深两个字,但一身横练功夫却练得不错。

    或许是天赋技能在一开始就点错了。

    千郡和叶倩如不认识他。

    但修仙门派的人。

    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这个绰号黑金刚的戒嗔!

    “大师兄,冷静一点,严肃的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w网ww文.81zw.不要在这个时候闹!”戒嗔想出手,可惜后面还跟着一个瘦高和尚,这位身材瘦削但太阳穴高高隆起两眼在无意开合之间绽放精光的和尚,一下拉住了戒嗔的大手。拥有蛮牛力量的戒嗔,让他这么一拉,竟然无法挣脱。

    千郡对于黑金刚戒嗔没有什么在意。

    对于后面追来的这个高瘦和尚。

    倒是跟叶倩如交换下眼神。

    她觉得。

    要说修真门派的弟子,最少要后面这个和尚这样,才有点像话。

    像前面这一帮俗家弟子,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就算是后面过来的黑和尚,也不是修真的材料。顶多是个武夫!

    黑和尚戒嗔被拉住无法挣脱开来,只气得高声嚷嚷起来:“戒贪师弟,你放开我!她们都打上门来了,我如何还不能出手?有事我一个人担着,你站一边看着就行了!我也不算欺负她们,她们是以二敌一!”

    身材高瘦的戒贪和尚,他的脾气却好得不行:“大师兄,你想动手什么时候都可以,何必急在一时?不如等我请两位女施主上山,让师父师叔他们问个清楚明白。弄清楚来龙去脉,到时再作定夺也不迟!你放心,她们两个跑不了,这两位女施主有心前来。估计也不会跑!对对,我会帮你看着她们,你先救治一下桥年师弟……两位女施主有礼,小僧戒贪,不知两位女施主是何门何派的得意高徒,前来我们龙岩寺。又所为何事呢?”

    “我们是九狱星辰门的门下,听说贵地有个聚会,不邀自来!”叶倩如笑意盈盈地还礼。

    “九狱什么?没听说过!”黑和尚一听,就觉得这是个名不经传的小门派。

    “是九狱星辰门!”千郡耐心地纠正。

    “贵派的名字,小僧孤陋寡闻,的确是第一次听闻,但想必是隐修大派,仅凭两位的通玄功力,就可以看得出来!两位女施主,如果小僧师弟怠慢无礼,小僧在此深深致歉,他们记名在龙岩寺门下,其实对于修仙各门并没有很深了解,区区外门俗家弟子,肉眼难识真神仙,小僧恳请两位女施主大人有大量,饶恕他们一次!”高瘦和尚戒贪仿佛没有看见自己人倒了一地似的,还态度非常谦恭地弯腰致歉。

    “戒贪师弟,你又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龙岩寺,修炼堂堂一大派,还没有堕落到向不知名的小派弯腰屈膝这等程度!”黑和尚戒嗔非常生气地跺着脚。

    “大师兄,待师弟先把事情经过问个清楚明白,看看是我们无礼还是她们不对,你再怒不迟!”戒贪却仿佛是天生的克星,一点儿也不怕黑和尚。

    他不仅拉住黑和尚戒嗔,还指挥闻讯赶下来的几位师兄弟。w小w网w八.说8小1z小w.说c一o网m

    将马脸汉子他们先给救起来。

    又转身。

    请千郡和叶倩如上山。

    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一大群人怒目而视,但那个管事的高瘦戒贪却笑容满面。

    态度简直不要太恭敬。

    叶倩如就是想打也没有办法出手。

    千郡板着脸,大步向前,无视周围那些人的愤怒目光,径自向山上走去。倒是叶倩如耸耸肩膀,摇头道:“我还以为可以大战一场,没想到对方来了个这样的人!不过也好,这样才有点意思嘛!”

    龙岩寺。

    一个顺着山壁岩洞掏空了挖出来长条形古寺。

    远看感觉不出来,但走上去感觉在石壁建起来的龙岩寺其实算是挺大的一个地方。

    寺庙里面的建筑面积不说,仅是自山壁掏空的部分外围,就足有二十米宽,六十多米长。造型有点像隧洞那样形式,但一侧的山体挖了不少洞透光。根据痕迹,千郡能判断这些地方其实是新挖出来没几个年头的新作。以前的龙岩寺,恐怕不如现在。

    寺里出了一大帮人。

    有和尚。

    也有道人。

    还有一些造型很复古的老年人。

    乍一看像穿越回到了旧社会,满眼都是古代的衣饰。

    早有弟子上报,对事情前因后果差不多已经有个通透了解的一智大师。对于千郡和叶倩如的到来,非常的头疼,偏偏身为龙岩寺外院的执事,他又责无旁贷。就算他不是外院执事,千郡和叶倩如打的。都是他的门下,他要是不出来说几句,真不知来参加聚会的各门道友会怎么看待。

    “两位女施主有礼!”一智大师辈份很高,但态度还是比较谦和,戒贪之所以有个好脾气,也是他言传身教影响出来的。

    “大和尚有礼了!”千郡倒不会失礼,对方态度好,她也拱手回礼。

    “师父,你跟她们废话什么,以您老人家的辈份。给她们行礼,她们受得起吗?要说我啥也不用说了,她们无故殴打我们门下弟子,强闯山门,轰出去就是了!在轰出去之前,我还要给桥年师弟讨回公道,要不然以后不管什么人,都可以欺负我们了!”黑和尚戒嗔急得上火,他拉开架式就想动手。

    “戒嗔不可,先让为师跟她们理论!”一智大师赶紧阻止。

    在各位道友面前。

    就算有理。

    也不能胡乱出手打人。

    尤其是对方是两个女的。你一个牛牯般壮实的大汉,一旦动手,再有道理也变成野蛮无理了!

    “理论理论,尽是理论有个屁用!”黑和尚戒嗔非常的不爽。但他脾气再坏,也知道自己上面有个师父,没敢真的乱来。

    “各位道友见笑了,戒嗔这个人啊,我真是拿他没办法!”一智大师跟身边几位道友合十,摇头苦笑。教出戒贪。是他这辈子的得意之作,以后衣钵传承就指望戒贪了。可是教出戒嗔,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怎么小时候没看出他会倔成这样呢?小时候挺听话的一个人,长着长着就像歪脖子树了!怎么看怎么别扭!

    一智大师不方便开口责难千郡和叶倩如两个小辈。

    他身边有位叫一德的师弟。

    站出来。

    朝千郡和叶倩如合十,见礼后开口责问道:“两位女施主出手伤人,可是我龙岩门下弟子见色起意,犯下了色戒,恶言恶行,调|戏两位女施主呢?”

    一德很聪明,他自马脸汉子他们那里先行了解过,知道自己的门下没有犯这个事。

    立即将这个别人最容易误会的东西摘清。

    因为对方是两个女子。

    而且长得特漂亮。

    外人一看,就会觉得是不是龙岩寺门下的弟子调|戏人家,才会对方愤起还击?这种事谁都会怀疑!一德也是仔细了解过,确认没有,才胆敢提出来的,否则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板!对于门下弟子,如果说态度无礼,倒有可能,但如果说在这么重要的日子调|戏其他门派的女弟子,给个水缸做胆子他们也不敢!一德问过清前因后果,觉得自己这边更有道理,才信心十足地站出来,责问千郡和叶倩如。

    “不是,我打他们,不是因为这个!”叶倩如笑意盈盈地摆手。

    “那是为何?两位女施主不邀自来为我们门下弟子所拒,本应自行离开,为何还要苦苦相逼,甚至出手打人呢?”一德将自己摆到受害者的角度,别的先不讲,先占足道理再说。

    “我们并非打人,乃是教育!”叶倩如这么一辩驳,一德差点没有吐血。

    教育有你们这样教育的?

    将人打断肋骨。

    或者把别人的鼻梁打断将牙齿打飞,又或者用内劲震荡内腑……

    千郡对于叶倩如的教育论并没有否定,反而表示支持:“我们的确是在教育他们,对于任何一个来宾,都要保持足够的尊敬。对于自己不知晓的事情,也要保持必要的敬畏!不能老是拿无知者不罪来说事,有些事必须严肃对待!如果今天他们没有受到教育,以后还会同样的错误,到时候是不是这样的结局,那就不好说!所以,我们这真是教育,而不是出手伤人!”

    “要你们这样说,我们还要感激你们?”黑和尚戒嗔气得鼻孔几乎要喷火。

    “感谢不必了,我们一向乐善好施,教育别人改正错误,将各种不良习惯导向正轨,那是我们经常不忘于心的日行!再说,区区简单教育,乃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叶倩如笑得非常甜。

    “你!”黑和尚戒嗔差点没有气疯。

    就连一德。

    也噎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够可以了,打人还要占道理!

    像这样天天打人还当作善事来做的日常行为,估计全世界也只有你们门派才这样……

    “那我也来教育教育你!”黑和尚戒嗔举起钵大的拳头:“接下来看看谁的教育水平更好,咱们一决高下吧!”

    “一决高下,并非不可以,但麻烦你们的门下弟子,先给我们一个诚意十足的道歉!他们言语中,对我们九狱星辰门不敬,即使受到了教育,也必须忏悔,诚意道歉,我们才能勉为其难地原谅他们的过失!我知道,这里是你们的地盘,你们人也多,但这些不是他们犯错可以得到庇护和赦免的理由!如果你们执意不让他们道歉的话,我们不介意教育更多的人,让他们明白有些错误犯了,必须改正,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叶倩如笑眯眯地开口,模样就像一个顶级的设计师给宾客讲解最新款的衣装和模特走秀。

    “原来两位女施主是故事找碴来的……”一德算是明白了。

    说啥都没用。

    别人就是存心在扫龙岩寺的面子。

    没有言语上的调|戏,也没有别的理由,人家这个什么九狱星辰门,就是想借龙岩寺为垫脚石扬威!

    “两位女施主,道歉我可以让桥年他们道歉,但是有一点,你们能不能在他们道歉之后,马上离开?我们彼此之间有点误会,今天刚好是严肃的聚会,老僧分身乏术,实在无法好好招呼两位女施主。所以,请在桥年他们道歉之后,两位尽快下山吧!”一智大师决定礼送两人下山,不给她们任何机会。

    (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