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曙光乍现
    “师伯,我们现了一条桥!”

    就在众人犹豫不决,不知道天穹上面的透明光膜是否陷阱时,忽然看见一棉他们几个自里面冲了出来,兴奋地大声嚷嚷:“那条桥的尽头似乎是真正的秘境出口,我放了一个小树精过去,它安然地穿了过去,还在对面带回了新鲜的泥土!如果不是怕你们担心,我们还可以做更多的测试!师伯,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会派出树精卫士,跟外面的留守一楔他们联系上!只要成功了,我们马上就回来!”

    对于一棉他们的现。?八一中?文?网?w?w?w.81zw.

    赤瑞子惊喜之余,眉宇间又带点忧色。

    事情似乎有点儿太顺利了,刚刚迫得走投无路,忽然又来了一个秘境出口。

    不过。

    如果能够真的跟一楔他们联系上,那么这趟秘境探寻之旅,也没有惨重到全军覆没的程度。

    “你们要小心,那怕跟一楔他们联系上了,你们也要保持警惕,永远永远,不要忽视身边的危险!”赤瑞子叮嘱一棉等门下弟子,要将安全摆在位。假如这条桥的尽头是一个陷阱,继续测试的他们会置身危险之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成为敌人的猎物。

    “是,师伯,我们会保持十倍的专注!”一棉也知道,这次成不成功就看自己的了,身为一门安危重任,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一棉,我给你一个小木偶,如果小木偶能够穿过桥的尽头,返回到一楔身边,那么它会跟守护在外面的巨灵木偶做个任何敌人都无法模拟复制的核心能量置换。如果没有成功,小木偶核心能量没有置换成功,那么它不会返回,就算敌人变化成它的样子回来了,也不会在木偶的心脏位置散出闪闪金光!你们通过这一点观察,如果小木偶没有返回,那么秘境出口肯定是假的!如果返回的小木偶心脏位置没有光。那么也肯定是假的!”林东特意炼制了一个巴掌大的小木偶,将它抛飞到一棉手中。

    “木鸢大师,我必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等我们的好消息吧!”一棉大喜。

    有这个小木偶做测试。

    那么他们就有把握得多了。

    仅仅是树精卫士。它们的灵智不高,纵然回去看见一楔,也无法做到合理的沟通,说不定还会让留守在外面的一楔他们误会。

    小木偶可以跟巨灵木偶做核心的能量置换,有这么明显的证明。那么真的再好不过的测试了。

    一棉如获至宝地捧着那个小木偶,带着两个师弟,再次穿过透明光膜。

    消失在林东的面前。

    这一次。

    他们去了足够久。

    久得让最好耐性的赤瑞子都有点心浮气躁了。

    足有三个时辰过去了,但一棉他们仍然没有返回的迹象。

    “这个一棉,无论成功是否,他都应该回来跟我们说一声的!事情具体如何,回来详细告诉我们,我们才能商量解决啊,就凭他们几个,怎么成事!”石斛子忍不住想批评一棉他们几句。虽然积极勇敢,但一棉他们缺乏理性变通,心中过于执着,坚持某件事,就一条道路走到黑,这样下去,以后也难以委派重任!

    “好了,他们以前就缺少历练的机会,这次是第一次担当这么重要的职责!”苍松子好言安慰。

    “如果是因为渴望成事,固执坚持。我一点儿也不担心。”赤瑞子怕的是一棉他们的安全,要是陷阱,一棉他们恐怕已经落入敌人网中,想返回通风报信根本不可能。

    “不会有事的。一棉他们一定还在坚持!”紫荆子明白赤瑞子的忧虑,但现在的局面,他只能选择相信。

    等待是最漫长的。

    接下来。

    又是两个时辰悄然流逝。

    秘境里没有太阳月亮,但也有光暗交替日夜之别。

    夜幕降临下来,大海一片的宁静,万籁俱寂。海岛上有星星点点的萤火闪动。除了不知哪来的萤火虫,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在夜晚释放出柔和的光芒。

    “师伯,我们回来了,我们回来了!”透明光膜那边传来了一棉他们喜极而泣的声音。

    他们一身的泥土。

    几乎以连滚带爬的姿态返回。

    小木偶心脏位置散出来的一团金光,就像希望的曙光,照映入众人的眼帘。

    真的成功了,小木偶真的成功置换了巨灵木偶的核心能量,它的返回,证明了真正的秘境出口,就在头顶的那道天桥尽头。

    “一棉,你们做得太好了!”苍松子高兴得跳了起来。

    “你们辛苦了!”石斛子原来想批评的,但看见一棉他们的狼狈模样,心中实在不忍,口中一句重话也没能说出来。虽然不知道一棉他们为何去了那么久不回来,不知道在桥的那边生了什么事,但自一棉他们身上,他可以知道这个成功来得有多么的不容易。

    “幸不辱命,赤瑞师伯,我们回来了!”一棉说完,虎目忍不住流下两行热泪。

    在这么久的时间里。

    不仅赤瑞子他们在外面等着焦急,他们在那边更是等着痛苦无比。

    赤瑞子抬手示意他们不要多礼,又柔声询问:“你们没有受伤吧?先歇息,恢复过来再说!”

    一棉却激动得连连摇头:“让我们先说,我们只是累了点,身体根本不碍事!在桥的尽头还有路,弯弯曲曲的天路,等走尽天路,在路的尽头又有桥。连续有三桥三路,等到了尽头才是真正的秘境出口。我们不知道有那么多重阻隔,在中间耽误了太多的时间。等到了最尽头,我们看见有界碑,上面铭刻着上古的仙文,我们看不懂,但一致认为那是秘境的出口!在出口,我们放出了小木偶和小树精!小树精没有回来,也许是一楔他们留下了,但小木偶成功的置换核心能量返回了,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为了等待小木偶回归。他们等得几乎绝望。

    最后咬紧牙关。

    坚守信念。

    好不容易才熬到小木偶返回。

    当一棉他们三个看见小木偶的心脏散出灿灿金光时,他们原来是刀斧加身也不掉泪的硬汉,也禁不住当场哭了出来。

    实在是按耐不住心中的那份感动!

    全凭上天怜悯!

    祖师庇佑!

    身陷绝境的青叶一脉,竟然稀里糊涂里找到了真正的秘境出口。

    “师伯。你们看!这个是一楔的印信,它捆在小木偶的臂上,一同带了回来!一楔应该不知道我们里面生了什么事,但他看见木鸢大师的小木偶出去跟巨灵木偶置换核心能量,他在小木偶的身上。系下了他的印信,作为给我们的回应!这不会错,我认得这个印信,这是跟我同批领取的弟子印信,上面的纹饰和图案,我记得最清楚不过了!”一棉又将小木偶臂上所系的印信展示给赤瑞子他们观看。

    “是真的,这正是一楔的印信!”苍松子也点头确认。

    “那接下来怎么办?我们全体进入透明光膜?”石斛子问出了一个疑难,秘境出口是找到的,但暂时还不能掉以轻心。

    就算不是陷阱,也许这个出口有某种限制。

    比如离开的人数限制。

    又或者时间限制。

    也许白天可以成功离开秘境。但夜晚却有禁制阻隔。

    就算没有任何的限制也不能麻痹大意,因为一旦进入透明光膜之内,就意味着再也不能自由活动了,白藤长老也要彻底遗弃在秘境里面。

    “进!”赤瑞子拥有一个合格领队的决断力。

    在全军覆没和折损白藤长老的选择面前。

    赤瑞子毫不犹豫。

    再说。

    那怕留下来,试图营救白藤师叔,也没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这个时候再去找白藤师叔,重新置身危险之中,反倒会让白藤师叔为之愤怒,甚至会让他的牺牲和警告变得毫无意义。为了避免更多人的牺牲,赤瑞子毫不犹豫地灭掉了再去寻找白藤师叔了解真相的念头。现在最好的结局是能走一个是一个。

    “木鸢大师你意下如何?”紫荆子看向林东。

    “走吧,我们离开秘境之后,如果有可能,可以重新返回。营救白藤长老。白藤长老功力深厚,又游历过无数的奇景名胜,他有自保的力量。我们这一次是暂且离开,能不能成功还得碰运气!所以,先成功脱身,再想办法救人不迟!”林东才不会再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多呆下去。

    “要不我们再亲身测试一下再说吧!”一棉他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万一把师伯他们给坑了,那他们就是师门的最大罪人。

    “一棉,你们已经做得够多了!”赤瑞子摆摆手:“你们的功力距离自保还有差距,就算是测试,也是我们这些做师伯师叔的来!其实,别说有小木偶的返回和一楔的印信,就是没有,我们也要尝试一下,毕竟我们身处险境之中,坐以待毙是最可耻的行为。”

    “透明光膜是一种很特殊的限制,阻止生命靠近各个封印点,但没有危险,我们也许可以将它视为一种‘保护’。”林东有点怀疑是不是这样。

    当然也有可能是陷阱,但现在有了成功的可能性,就算是一个坑,也先跳进去看个究竟再说。

    林东跟赤瑞子他们不同。

    实在不行。

    他可以放弃目前这个炼化出来的身体,以灵魂状态重新回归蔚蓝星球。

    但那样做很没有道义,在不到最后的关头,他不会将赤瑞子他们扔在秘境之中等死。毕竟是朋友一场,有些事情做了,别人不说,自己也觉得亏心。想当初,自己被困九狱禁地,眼巴巴地盼望白衣门主来救,那种心情其实是一样的!白衣门主她要是个自私的人,见危不来,那自己还能指望谁?(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