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你惹怒我了!
    自端木的设想中。

    只要林东中剑,一剑致命,那么云悠悠等人必定惊惶大乱。

    在战场上,没有经历过生生死死,没有应对危急情况的经验,纵然空有一身武力,也不足畏惧。

    端木几乎可以预想到,林东中剑倒地,那么云悠悠等人必定大声悲呼,一个个簇拥着围着,号啕大哭,又或者呆呆不知所措,只知道流泪,完全丧失斗志。至于千郡和叶倩如两个表面合格的保镖,她们也会陷于痛苦又绝望的自责之中,打心底埋怨自己没有能够保护好林东。唯一有可能出正确反应的人是云寄语,不过她现在被绿袍老祖打飞,根本来不及应对……

    这。

    也就是说。

    只要一剑西来命中林东。

    整个战局就会逆转,五鼎龙仙门,将由劣势重新转变成为优势。

    当然了,接下来的正确选择,应该是立即离开,趁云悠悠她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撤退,如果让云寄语成功脱困,而云悠悠她们在抢救林东失败之后,在悲痛中被云寄语喝醒过来,暴起反扑,那么结果肯定又会重新逆转。

    “撤!”端木发出一剑西来之剑,紧接着,立即给红袍老祖和绿袍老祖两位发去一个通灵咒。

    弟子级别需要火鹤,才能施发通灵咒。

    但端木不需要。

    意念一发。

    红袍老祖和绿袍老祖立即就收到了。

    绿袍老祖的反应最快,立即腾身赶向端木这边。相反,距离最近的红袍老祖则有一点儿犹豫。

    他在考虑端木受伤的问题。己方真的能够带着重创的端木离开?不过,当红袍老祖眸中余光看见一剑西来的剑气。直指林东的咽喉,心情立即转为狂喜。

    原来端木还有这一招!

    既然如此。

    那么对方必定方寸大乱。别说撤退,就是反败为胜也不是没有可能!

    紧接着,红袍老祖立即抛下千郡这个对手,向端木疾射而去。在脚步移动的瞬间,红袍老祖又看见了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那就是咽喉中剑,本应身首分离的林东,忽然化成一个残像,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不仅林东。就连他身边的云悠悠、小圆脸等人,都一起化残像消失。

    中计!

    林东根本就没有移动!

    他或许是感应到了端木的杀意,有所提防……或许是天生谨慎,但无论如何,端木的突袭失败了,一剑西来只划破空气,完全没有触及林东的皮肤。

    身体腾空的瞬间,红袍老祖出了最新的选择和变化。

    他幻影般掠过端木的身侧。

    掌劲一拂。

    巧妙带起端木的身体。

    但他同时回身,重掌截击追踢而来的千郡。将端木抛飞的身体交给随后赶到绿袍老祖。

    “二哥,走,来不及了!”绿袍老祖接住端木,但叶倩如已经挡在他的去路之前。至于岩壁那边的师姐,轰隆一声,爆碎岩块和石壁而出。威力无俦的金角青牛,轰击在她的身上。除了让她稍微狼狈一点,竟然没有取得丝毫的成效。

    前有叶倩如拦截。后有云寄语追击。

    绿袍老祖手中还有端木。

    他知道。

    自己估计是逃不掉了,他单手挟住端木,另一只重掌轰向千郡,替红袍老祖争取逃离的时间。

    等红袍老祖将身体抽离战场,绿袍老祖又自口中大吼一声‘律令’,口一张,自咽喉中,喷出一颗珠子,其色浅青,光泽新亮,飘飘荡荡,似有无形之手悬空而托,直飞向拦截的叶倩如。

    此丹速度不快。

    威力方面。

    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独特奇妙的威能。

    “这是修炼出来的内丹吗?”叶倩如有点好奇,闪身而避,并没有麻痹大意,强行迎击。

    那颗内丹似有引导,继续追击向叶倩如,可惜飞行速度并不快捷,叶倩如的燕舞可以轻松闪避,甚至还可以左绕右转,仔细观察飞行内丹的种种变化。另一边,叶倩如被迫退,红袍老祖彻底解脱了,无人拦截一身轻松的他顿时生机大现,无论信心还是功力,立即狂飙,提升至极境,闪电般穿过黑暗,自洞窟通道深处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圆脸她们速度很快。

    但对于功力深厚又有宝物护体的红袍老祖,她们根本不可能及时拦截。

    而且,她们身兼护卫之职,在林东没有下令的情况下,她们可不敢擅离他太远。

    红袍老祖。

    就这样逃脱了。

    师姐愤怒无比地飞扑过来,重拳如山。

    因为小挫,她现在抓狂得就像一头已经炸毛的母老虎,一心想把绿袍老祖打趴下,一泄心头之恨。

    “慢!”林东一挥手,示意师姐暂停攻击,另外千郡和叶倩如,也在他的手势下,暂且住手。她们将单手挟住端木单手御敌的绿袍老祖包围住,色专注,只要林东再一挥手,她们就会毫不犹豫地联手围杀目标。

    “你们想俘虏我?哼,小辈,你倒是敢想!可惜老祖我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你如果要动手,可以快一点,有什么劝降的废话,可以省省了!我这把年纪了,早活够了,如果能够拼到你们一个,那是有赚,拼不了能伤一个我也不亏!”绿袍老祖张口,收回内丹。

    他非常的硬气。

    爱好面子的他绝对不会存有求饶的心思。

    除了死战,血战到底,宁折不弯的他绝对不会再第二个选择。

    “前辈,你为什么不想一下,为什么是你留在这里。而不是你二哥红袍老祖呢?”林东笑问。

    “二哥有他的想法,我认识他上百年。难道还不清楚他?你以为说一句话,就可以动摇我的心?泄掉我的斗志?休想!”绿袍老祖哼道。

    “他把重创的端木挑起来。让他成为你的累赘,你为什么还尽力帮他逃脱呢?我唯一好奇的就是这点,你如果明知他是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让他逃离?难道你没有一种被师兄背叛了的感觉吗?”林东又问。

    “二哥就是那样的人!有点小算计,也有点贪生怕死,但我不在乎!这百多年来,他曾经救过我,我也救过他,两个人没什么亏欠的。他想走,那我就帮他离开!背不背叛在于心里怎么看,如果我们争着逃走,没有一个人留下拦阻,那样才会趁了你的心!想挑拨离间没用,我认识二哥不是一天两天,世间再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他!他走了不是坏事,他的脾气和性格,出去之后。可以做更多的事,我的功力比他高那么一丁点,但主持大局方面,还真没他能耐!”绿袍老祖又重重地哼了一声:“小辈。如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那么可以动手了!”

    “佩服!前辈的心胸我很佩服!”林东双手见了一礼。

    “你是打心里笑我愚蠢吧?”绿袍老祖却不领情。

    “蠢是蠢了点,但比红祖老祖的聪明劲。你比较值得我佩服!我其实很期待你们师兄弟来一幕为了争相逃命相互残杀的好戏,没想到。你竟然可以成全师兄,单独留下!这种举动。让我感到好奇,更让我感到敬佩!”林东拍拍手,表示对绿袍老祖有了一定的改观。

    “佩服完了,可以动手了吧?”绿袍老祖倒也看得透,他知道自己今天难逃一死,不过,他决定在那之前拼一把,能拼一个是一个。

    “如果是我动手,那么未免也太欺负你了!”林东摆了摆手:“更何况,你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天尊老祖,只是一头被同伴遗弃孤立无援的丧家之犬!端木睿智过人,本来以他的智谋,再加上你们的功力,你们五鼎龙仙门可以做很多事,很可惜,你们走上了歧途!有些事,错了就是错了,做出错误的选择,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本来懒得管你们的事,但是,你们闯进我的地盘,胡非为,我只能送你们上路了!”

    “龙!”一直沉默的端木忽然哼了声。

    他的身体。

    化为烈焰燃烧起来。

    皮肉骨头烧得滋滋响,就连灵魂,也在烈焰中渐渐消亡。

    通过这种决绝得一往无前的生命献祭。

    一种巨大的力量。

    自他的体内迸发出来。

    变成了火人的端木自绿袍老祖的胁下飞出来,悬空而立,两只手掌高举向天,口中念念有词。

    绿袍老祖悲呼一声,他想阻止,但又摇了摇头,满目痛心地看着用生命献祭祈求龙降临的端木,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他无法拦阻,因为,这是端木自己的选择。

    “老祖,走!”端木向绿袍老祖发出了最后一个通灵咒。

    他不知道绿袍老祖能不能够及时逃离。

    但他自身能做到的。

    只能是这么多了。

    绿袍老祖痛心地闭上眼睛,他没有按照端木的好意,选择逃亡,反而留下来,见证端木生命最后的闪光。

    有个魔般头顶长有巨角的影像,在端木的头顶上方渐渐凝实起来,在光芒的阴影中,这个魔的形象根本不是人形,更像是一头巨龙。

    魔残酷地抽取端木的生命,吞噬着他的灵魂。

    表情如痴如醉。

    “还不够,仅仅这么一点点生命能量,还不够本出手!”魔无声地咆哮起来。

    “龙,我这个糟老头子,还有一点能量,也全部献给你罢!”绿袍老祖似乎早就预知了这种结果,他走向几近燃尽的端木,身体也渐渐升腾起献祭之火,渐渐的,他的身体同样融入其中,整个人在烈焰里面焚烧献祭,将生命能量,无限制地供给那个魔吞噬。

    “走……”端木的残魂,似乎在挣扎,可是那个巨大的魔直接搂抓起来,扔进嘴巴里,狠狠地咀嚼掉。

    “既然你想要做成一件事,那我就支持你!当年我说过,我会支持你,我说到做到,我对你支持到底!”绿袍老祖的残魂哈哈大笑起来,对于生死,一旦迫到悬崖边,绿袍老祖的选择非常的坚定,目标也相当清晰,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在巨大魔即将抽取灵魂之前,绿袍老祖最后将意念咒传给林东:“小辈,如何?现在还佩服我不?我说要拼掉你们一个,说到做到!你看看接下来你们还能剩下几个?”

    “前辈,我现在就更佩服你了!”林东微微一笑。

    绿袍老祖的灵魂被魔直接吞掉。

    再也听不到他的回应。

    不过。

    那个骄傲的魔,却听到了,无比的愤怒。

    他俯视着林东,眼睛就像两只大灯笼,凶残、嗜血和贪婪在里面暴|露|无|遗:“凡人,本来我不想在你们这些蝼蚁身上浪费时间!可是你太无礼了,在明面前竟然如此放肆,你惹怒了我!你成功地惹怒了我!现在,我要让你明白,惹怒一个明,会是多么的恐怖!”

    “明我看过不少,但就算我一个没看过,也知道你是个假的冒牌货!”林东表情仍然保持着微笑,但手指将中指慢慢的竖起来:“我是惹怒你了,你又能怎么样?咬我一口?”(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