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一剑西来
    逃!

    红袍老祖心中浮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跑!

    心念一动,身体跟着反应,整个人腾空,弹跃向后,除了匆匆向绿袍老祖大喊一声‘走’之后,他甚至无暇顾及端木此刻的生死!

    “二哥,你先走!”相比起红袍老祖,绿袍老祖要有情义得多,他挥出重掌,将师姐震退半点。

    他奋不顾身地扑向端木。

    危急关头。

    绿袍老祖还意图带走端木这个未来的接班人。

    师姐在后面,轰出一记拳罡,尚未及体,绿袍老祖已经有一种脊椎被摧折的强烈惊悸预感。

    没办法,绿袍老祖只好闪身避让,再腾出手来招架,同时默念咒诀,在拳掌对印的刹那,一片绿烟自绿袍老祖的衣袖里释放出来。绿烟中,有个双眼幽幽的鬼怪,伸着长长的舌头,惨白的脸带有一种无比仇恨的残忍,它拿着一条绞索,兜头兜脑的往师姐的脖子上套去。

    要换以前,师姐肯定会畏而退避。

    可是经过石妖之战。

    看过山那般高大的妖怪,遮天那么恐怖的巨掌,这只小小的鬼怪,搞这么一点小动,简直就是搞笑!你以为姐是吓大的?

    她压根就不管什么索命妖怪,继续挥拳,拳罡爆发如潮,铺天盖地的轰向绿袍老祖。

    果然。

    那个相貌吓人的鬼怪其实就是吓人的。

    绞索还没有触及师姐的脖子就让她的霸烈拳罡轰散了。

    发出‘吱吱’的惨叫声,身体重新化青烟,缩回绿袍老祖的衣袖之内。

    一招不成。绿袍老祖早知武修棘手,派出绞索妖怪不过是拖延时间。等妖怪一退,他立即又拍出一掌。数道光芒在掌心闪烁。旋转如球,随后爆发了一股势不可当的力量,虚空中,化成一头金角青牛,瞪着牛眼,狠狠地撞向师姐。

    师姐以拳罡硬接。

    结果整个人就像中了炮弹那般,激飞数十米外,重重地撞在洞窟的岩壁上。

    林东和云悠悠看了,齐齐摇头叹息。多么实诚的人啊,人家都拿出压箱子绝招了,你还继续硬碰硬?你就不知道迂回到背后,再给他一拳吗?按照绿袍老祖这一掌的速度,完全有足够的时间给他一拳狠的!

    “师姐上头了!”云悠悠认为师姐打得有点上头了,也许是看见叶倩如那么快就把端木打趴下了,也许是千郡爆发烈焰焚得红袍老祖落荒而逃的刺激。

    “没事,这些都是经验教训!”林东认为是好事。

    “疾!”

    那边的绿袍老祖可是得势不饶人。

    他放出来的青牛,一头撞退师姐之后。双掌立即虚空一按。

    地面上的碎石,被他的气牵引,冰雹般****向后背重重撞在岩壁上的师姐。

    不等师姐全部拦下来。

    绿袍老祖念念有词。

    用脚一踢。

    地面应声翻起一块数吨重的巨大岩块。

    伴着刨蹄加速的金角青牛,一起撞向狼狈不堪的师姐。

    另一边。跟局面占了优势的绿袍老祖不同,红袍老祖那边可倒了大霉。

    红袍老祖弹身腾空,逃向远处。他的脚尖刚刚落地,千郡已经挟着满天烈焰。闪现他的身后。红袍老祖吓得心胆俱裂,他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无论是功力还是战斗经验,又或者速度,皆在敌人之下。如果继续逃跑,结果除了死得更快,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老三!”这个时候,红袍老祖又想起自己的师弟了。

    他急切盼望绿袍老祖过来跟自己联手。

    只有两人联手。

    相互守望。

    再加上护体宝物以及为那个杀手锏的超强法器,说不定还可以扳回一局。

    红袍老祖疾冲向前,意图赶到绿袍老祖身边,至于地面上的端木,他根本没时间去看一眼。

    千郡却不会让他如愿。

    她紧追其后。

    红袍老祖挥手,撒出一片磷火。

    就在他撒火的瞬间,千郡立即超越,身形有若燕子迎风飞舞,跃在红袍老祖的前面,半空中旋转,一脚重重地轰在红袍老祖的面门上。红袍老祖的护体宝物产生了用,一面镜子般的盾牌,挡在面门前,在千郡重轰之下啪地裂了,裂成了数片。

    还好没碎,否则红袍老祖可扛不住千郡的第二腿。

    千郡的旋转还在继续。

    第二脚接踵而至。

    红袍老祖以比前冲更快十倍的速度,倒退回去,落地之时,脚步踉踉跄跄,一连站了好几步都没有站稳。

    烈焰,在他的背后熊熊燃烧,千郡比他更快一步落地,一条长腿挟带着火焰凌空劈下。

    地面爆碎。

    险险逃过一劫的红袍老祖,吓出一身大汗。

    幸好及时反应,如果再中一腿,护体宝物破碎了不说,恐怕还得当场重创倒地。

    地面的端木睁不开眼睛。

    但他现在的感官出奇的敏锐,不用眼睛,似乎也能够看见战场的一切。他以前从来没试过这种感应,不需要通过眼睛或者耳朵,完全是超出了五官的感应。就算身受重创,端木也有一种难以抑止的欢喜,假如能够活着离开这里,回去之后,无论是隐龙又或者其他的竞争对手,都不可能再是自己的威胁迫!有了这种洞释全场的感应,自己的功力和境界必定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只要潜心下来,修炼一年半载。

    到时候。

    就连金袍老祖也不可能忽视自己的变化,不可能再违心的推举别人竞争和继承掌门之职。

    还有龙,龙本来就对自己有偏爱,有了这样的感应能力。龙肯定会继续降下恩泽指引自己,说不定可以获得龙血赐予。到时候……

    冷静下来的端木。

    他思考着一个最实际的问题。

    怎么逃离地底,尤其是自己现在身受重创无法行动。

    依靠两位老祖根本不现实。他们现在自顾不及,要想真正赢下这场战斗,还得靠自己!

    “林东跟我的距离一直没有改变,很显然,这个人也是一个极度小心谨慎的人!更重要的是,他身边还有云悠悠的保护!无论我用什么法诀,又或者什么宝物,只要一瞬间无法突破云悠悠的防线,那么就等于零!自己无法行动。时间也不允许自己第二次行动!所以说,突袭只有一次机会!如何把握机会,突袭到林东,那么就是扭转整场战局的关键!”端木大脑在疯狂的运转。

    身体。

    他几乎已经放弃了。

    一切痛苦,他统统抛之脑后。

    为了赢得胜利,为了确保自己可以逃出去。

    端木放弃了一切急救手段,他宁愿自己变成残废也不愿意让敌人察觉自己还有一击之力。

    “我要装死,能量流失的速度可以再快一些!有翼虎古玉护住心脉,血流多少也不会有性命危险。我必须迷惑敌人,放弃止血……而且,我还要佯装晕迷,装出奄奄一息。这样林东才有可能上来察看!只要他一移动,一靠近我,我就发生突袭!至于云悠悠。我的突袭一定要越过她,绝对不能让她有所察觉!叶倩如距离我较近。但为了成功迷惑敌人,我不能动她。甚至不能在脑子里发出仇恨,以免让她感应到杀机!”在端木的努力下,他的气息渐渐虚弱。

    叶倩如走上去察看。

    发现这个对手,已经处于濒死状态。

    林东问:“端木怎么啦?气息一下子弱了下去?”

    叶倩如仔细观察一阵,回答道:“他的头颅受到重创,似乎意识在渐渐消失……他撑不了多久,也许是太过痛苦,不想支撑了!我听说人临死之前的感觉,往往是很舒服的解脱感,跟拥有**的累赘感完全不同。一些濒死的人经过急救,救回来之后,采访他们,得到的答案往往都是这样,身体变轻,有很强烈的解脱感或者幸福感,浑身舒服得难以言喻,明知是死了,但一点儿也不愿意回来!还有冻死饿死或者其他方式极限死亡的人也一样,往往会有很强的幻觉,可以看见很多亲人,或者很舒服……这种事情,医学上有记录,但无法解释!”

    “你才不想支撑,我等的只是一个出手的机会!”端木不认为自己会有那么懦弱的时候,无论多痛多苦,他都会坚持到底,而且一定不会放弃胜利。

    “端木真的不成了吗?他没那么弱吧?”云悠悠表示质疑。

    她的话。

    让端木心中一凛。

    这个云悠悠果然不好糊弄。

    还好,自己现状的确已经接近死亡的极限状态,要不是自己的生命力比普通人更强十倍,恐怕早就死了。

    林东挥挥手,第一个举步向端木走去:“端木是个好对手,既然他快死了,我们就送他最后一程吧!虽然打得有点惨,但不妨碍我们在他的尸体边上拍个照留念,小圆脸,等于你要拍!”

    “不要,让海东青拍,我可是要摆个胜利手势的说!”小圆脸表示自己没有空。

    “……”端木心中一阵怒火,拍个照留念?你们是不是过分了点?

    但他是天生的影帝。

    情绪。

    没有丝毫的波动。

    就像个真正的死人那般,一动不动。

    不过在他的识海深处,正在缓缓地默念头一剑西来的咒诀,身体所有的能量,也为剑气能量蓄备。

    乍看起来,他的能量消逝得更快,死得更快,林东还没有走近,端木就似乎已经撑不住,生命彻底走到极限了。看到这,林东不禁加快一点脚步,脱离了云悠悠的保护,第一个走向端木。

    近了,近了。

    端木心中欣喜若狂,你这是自己上来找死啊!

    林东你自己找死,就不要怪别人了,要怪就怪你自己愚蠢吧!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个真理,就算是已经死掉的敌人,也不要掉以轻心!

    当林东走到端木自觉最佳攻击距离的时候。

    端木脑海中一瞬间经过数十遍的思考。

    前后推演。

    最后得出绝对成功的结论。

    才真正的爆发杀着,一招剑气,由心而发,直指林东的咽喉……一剑西来!(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