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3章 绝不饶恕!
    十层。

    封印法阵外面。

    在封印反噬之下的诸多弟子,绝大部分已经融化成水,仅有极少的弟子还有个脑袋存在。

    诡异的是,他们还活着,虽然离死不远,但在短时间内还活着,还在幻想。

    “这个封印应该解封得差不多了!你看这些人的脑袋还没有完全消融,证明反噬的力量是有上限的,一旦达到了这个上限,它就会停止。”红袍老祖经过一番仔细的观察,认为封印力量已经达到了极限。就算接下来的解封还有反噬,力量也不会大,完全可以用护体法器抗御。

    “我们还是等一下端木吧!”绿袍老祖希望端木在场,一是有个人在旁边护法,免得灵巫控鹤门的两位长老去而复返,暗中偷袭;二是端木也研究过不少古代封印,在场多少也有点帮助。

    “行!”红袍老祖也不急于一时。

    没多久。

    端木就赶回来了。

    红袍老祖和绿袍老祖起初并不在意,在他们眼中,端木去袭杀几个无论功力还是心计都差个等级的对手,不可能出问题。

    别人他们不会那么放心,包括另一个强有力的‘隐龙’。

    可是端木,他们一百个放心。

    “没什么遗漏吧?”红袍老祖惯例地问问。

    “没有!”端木原来充满磁性的声音,此刻却有点难以形容的沙哑,仿佛声带蒙上了一片锈蚀。

    “随风他们两个逃了出去,你没遇到他们吗?”绿袍老祖唯一担心的就是端木动手袭杀随风、和风两个。容易被他们用赤丹鹤这件法器反伤。端木偷袭容易得手,但随风他们的临死反扑。也不能轻视。尤其有赤丹鹤这件法器在手,迫成困兽之斗。反噬一口很有可能。

    “我看见了,但跟我们预定的计划一样,事不可为,我便不再出手拦截!”端木摇了摇头。

    “很好,随风他们有鹤在手,难以下手,我们重点还是放在秘宝上,你没出手,正是最佳选择!”红袍老祖对于端木的适时应对非常满意。

    “你的声音怎么……”绿袍老祖却觉得端木的声音有点暗哑:“受伤了?不好。你的脸!”

    “怎么回事?”红袍老祖闻方回首,定一看,也给惊了一大跳。

    “我的脸?”端木这个时候,才想起走鳞道人说的‘命格诅咒’一事,也不隐瞒,前前后后,把真知大师的噬心戒交给走鳞道人,以及走鳞道人用噬心戒再加上生命,诅咒自己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到了现在。他开始相信走鳞道人所说的命格诅咒了,只是悔之晚矣。

    如果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杀死走鳞道人。

    就算不杀死走鳞道人。

    他也有一百种方法让走鳞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比如削去走鳞道人的四肢。刺瞎眼睛,弄聋耳朵,让他在这个怪物妖虫遍地的洞窟地做个‘人彘’。

    对于端木的诅咒。红袍绿袍两位天尊老祖格外的重视。

    他们也认为这个诅咒非同一般,即使能解。也要花出很大的代价。

    “也许需要一个代死的替身,具体如何化解。还得仔细研究!”红袍老祖当然不会让端木就这么倒下了,这可是他精心培养用来对付金袍和当代门主的人选,他和绿袍老了,也没有那种闲心,终不能就任门主职位。门主之位极其重要,让别人当上,那么百分百不会像端木那么配合,可以说,现在唯一放心的就是端木!

    “我先给你一个护身法器,只要秘宝入手,我们可以着手化解这个诅咒!无论花费多大代价,我和二哥都不会看着你倒下!”绿袍老祖自怀中掏出一块翼虎形古玉,递给端木。

    “失误了,真不愧是仙门中人,一不小心就着了道!”端木微微叹息,他认为这是自己人生中的一大教训。

    他心中暗暗下了个决心。

    只要能够化解此咒。

    日后。

    无论遇到什么级别的对手,都小心翼翼,前后思虑清楚,不让任何意外发生。

    当然了,仅仅身中一个诅咒,还不至于就挫折掉端木的脊梁和志气,在他的心目中,这仅仅是人生一难,只要迎难而上,那么说不定还能因祸得福,借此机缘突破自我。

    红袍老祖和绿袍老衫心中也暗暗庆幸,幸好没有强行击杀随风、和风两人,要不然遭遇对方拼命反扑,说不定也会像端木这样。诅咒发较慢,尚可化解,就怕对方豁出性命拼杀,以命换伤,结合赤丹鹤,最后以二换一地换掉师兄弟中一人。

    无论是谁,皆非他们心中所愿。

    现在秘宝还没有入手。

    金袍还掌握话语权,龙也远远没有复活……

    “端木,你在此稍微休息,暗中给我们护法即可,待我们研究出如何解封,再一起破印取宝!”红袍老祖希望端木休息好,说不定解开法阵的封印,里面还会跳出一个守护兽,到时候没人护法会非常危险。

    “两位老祖,端木没事!”端木是个性格坚强心志坚韧的人,并不因为自己身中诅咒就愁肠百结。

    “你先在外围布个阵,防止随风他们偷偷的潜回来!”绿袍老祖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但为了谨慎行事,他还是吩咐端木布阵。

    “布阵?有意思,我正想见识一下!”

    黑暗的通道中。

    有个男声清晰地响了起来。

    接着,有个人悠闲自在地走了过来,脚步就像在自家的庭院中散步。脸上,却是满脸阳光的笑容,这种真挚又充满活力的微笑,任何人看见了。都很难自心底里产生恶感。偏偏,端木看见之后。嘴巴里就像吃了一坨****那般难受。

    如果可以骂娘的话,端木他真想骂上个三天三夜不停歇。

    这个男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在这么关键的时刻!

    失算了!

    也许,早在自己开始执行地宫计划的时候,对方就有所警觉了,然后一路尾随。

    “能不能告诉我,是谁泄露了我的计划?”端木叹了一口气,他真想知道,自己反复推敲最后制定的地宫计划,是谁露出破绽,让面前这个年轻人发现的。

    “没人泄露。你的计划很完美!”来人当然是林东,他对端木的计划表示赞赏:“虽然是敌人,但你在智计方面的确有过人之处!对手我遇过不少,强大的,聪明的都有,但说实话,我很少看见有人能够像你一样,明明拥有不错的实力,却喜欢用智计去解决问题的!”

    “这小子就是那个林东?”红袍老祖也看出来了。这个在自己即将解封法阵的时候跑出来拦阻的男子,跟此前情报上的那个年轻人有点相像。

    “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人!”绿袍老祖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可是感觉上。仍然难以划上等号。

    除了拥有超乎常人的生命活力之外。

    这个年轻人。

    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是一个俗世中人,跟仙门扯不上半点关系。

    超乎常人的生命活力好解释。这小子发明了基因药剂,注射了基因药剂的人。生命活力都会变强,如果这个发明了基因药剂的年轻人。自身生命活力一点儿增长都没有,那才叫有问题。现在嘛,越看越觉得毫无疑点,除了一无觉察地尾随寻宝队伍进入地宫十层之外,其他地方,没有一点点的可疑之处!

    或许,这种态度有点让人摸不透。

    面对强敌也可以轻松地笑出来,这小子如果不是端木那样的人,就是一个天生的傻|子!

    “老实说,我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你!”端木又叹了一口气:“林东同学,你应该不会是一个人前来吧!除了你之外,我想,云寄语和云悠悠也一定来了!或许,还有你身边的女保镖!”

    “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聪明人!”林东拍手大赞:“我最喜欢跟聪明人说话了,有些话不用说就明白,有些事不用点就通透,端木先生,如果你现在愿意改变主意,和两位前辈离开地底世界,那么我不会追究你这次误闯地宫的过失!”

    “没有第二个选择吗?”端木微笑着问,他的态度就像看见了多年不见的老友,笑得也格外亲切。

    “第二个选择,你们可以选择变成地底虫子的食物,变成地底的枯骨或者虫子的粪便长存!”林东表示自己自己非常的民|主,完全尊重别人的选择。

    “我为什么不选第三个选择呢?”端木哈哈大笑。

    “第三个选择是?”林东双手一摊以示好奇,自己好像没有设定第三个选择呢。

    “在我这里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我们出手,把你和你的同伴统统变成解除封印的鲜血祭品,你们的血肉将化我们探寻秘宝的安全通道。”端木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极巧妙地将杀机深隐在鹰眸深处。对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林东,他心中只有一个决定,那就是用最快和最残忍的手段,杀死对方!在这种宿敌式的对战中,任何一丝丝犹豫,都会是致命的破绽!

    杀死林东,别说没有诅咒,就是再来一百个命格诅咒,他也丝毫不会手软。

    对于人生路上的敌人。

    面前这个年轻人,可能还要排在隐龙之上。

    隐龙不过门主一位的竞争对手,这个年轻人,却是自己生命中的宿敌,如果这个年轻人不死,自己就算当上了门主,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师姐自黑暗中一步步走出来。

    她的双拳紧握。

    寒冰般的眸子喷射出绝不饶恕的冷酷:“死不悔改!林东已经给予你们足够多的机会,可以你们却一次又一次地蔑视和践踏了别人的善意!我早知道,你们这种人,根本就不会可能有那怕一秒钟的悔悟,所以,跟你们说话是浪费口水!去死吧,满手鲜血的你们,已经活得够久了!你们每在这个世上多活一秒,都是仙门各派的耻辱!”(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