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 命格?诅咒?
    端木先生此时的脸色严肃。?????¤八№?一小¤说?网w、w-w、.`8-1-z-w`.

    前所未有的认真。

    他的对面。

    走鳞道人依然面无表情,整个人高山孤松,虬枝如铁。

    一种充满杀机的气息,悄悄在两人身体周围浮生,如烟似雾,起初仅仅微微散,随之爆,蒸蒸腾腾,笼罩全场,最后就连两人的脸孔也分辨不清。端木这边的气息阴柔,绵绵不断,如同暗河之水。走鳞道人那边,气息沉实如岩,凝而不散,几近实质。

    水对石,这两个属性代表了他们自身的特质。

    师姐看向林东。

    口中没说,但目光是在询问更看好哪个。

    端木先生功力深厚又诡计多端,自然极有可能笑到最后,只是走鳞道人的实力乎想像,全力一搏,未必没有反盘的可能。

    她猜不出谁是最后的胜者,只能看向林东,不知不觉,原来很有主见的她,已经将林东的决定或者意向摆在第一的位置上。她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是潜意识地去做,自心底里面偶尔会泛过一丝念头,那就是觉得跟在这小子身边格外的轻松,啥也不用费心,只要跟着他,跟着他一路前行,就无往而不利。虽然短短相处几天,可是回过来,就会现很多东西已经生了变化。

    “你们看吧!”林东当然不会揭晓出来,要是看一本侦探小说或电影,早早就告诉大家凶手是谁,那还有什么意思!

    “……”他越不说,那么大家的心里越是好奇。

    还好现在局势不允许她们开口说话。

    否则非围住林东给他个大刑伺候。

    没办法。

    只好继续往下看。

    端木先生没有再用‘一剑西来’那种需要积蓄很久杀气又需要瞒过对手的剑咒,走鳞道人不是黑酋大师,更不是大巫信颂,偷袭对于他毫无作用。

    要想击败堪比岩石的走鳞道人,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硬撼!

    实力高低见分晓。

    “呼!”端木忽然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两条手臂就像猩臂那样膨胀起来。眼眸深如紫金。

    走鳞道人的手臂却在延伸,变得细长柔软。八一中文网w-w-w、.81zw.

    有如两条活蛇。

    在不停蠕动。

    他的手指随着口中默念的咒诀,渐渐的变幻成尖锐毒牙。

    端木先生腾空跃起,巨型的猩臂扬拳。

    重重轰杀下来。

    拳罡到处。

    坚硬的岩壁触之即碎。

    走鳞道人身体扭曲蛇行。巧妙地躲过端木先生的重拳,拖着两条长长的手臂,在通道里不停地绕行。他每踏出一步,地面的脚印就明亮一分,等他绕了端木数圈。地面已经诞生了一个若隐若现的九宫阵图。端木先生敢百分百肯定这个九宫法阵不是刚刚诞生出来的,必定是在自己找来之前,走鳞道人为了自保,提前埋设。

    “难怪你这么镇定!原来还有这一手,不过,你以为区区一个九宫阵就可以赢我,那就太可笑了!”端木先生的脸色一变,不过细看之下,现这个九宫阵图只是个小阵,威力根本不像天道大阵那么可怕。

    “我从来没想过要赢你。我只是想让你付出足够的代价!”走鳞道人冷哼一声。

    对于这一说。

    端木的眼眸似被针刺那般微微一缩。

    他将自己的猩臂下垂,不再追着走鳞道人狂轰。

    脚步,也站定原地,如果懂得破阵的人看见,会现端木现在刚好站在九宫阵图的阵眼位置,不偏一分,也不差一毫。

    端木的手一翻,猩掌之内,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印玺。

    印玺色青。

    上有红字篆刻。

    红字有如蚯蚓爬动,诡奇似活。

    他咬破舌尖。往印玺上面喷了一口血雾。

    印玺里有团黑烟飙升起来,里面似乎有只鬼怪要挣扎出来,只是苦于封印不得脱身。它愤怒地探出魔爪,向面前不停移动脚踏七星的走鳞道人。猛地一拍。

    走鳞道人足下脚步不停,那又细又长的蛇手忽然抬起来,径直地向魔爪迎去。

    “找死!”端木见状,心中一阵狂喜。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如果走避逃命,让开鬼爪。

    也许不会伤得太重。

    这个走鳞竟然以手相抗,那怕他的是蛇手又如何?这只化血鬼爪岂是血肉之躯可以抗衡的?

    他可以预见下一秒走鳞道人蛇手融化成血水的惨状了。只是不知道走鳞这样做是否故意为之,也许他明知不敌,有意用蛇手相抗,断去一臂,再用化血遁术逃跑。端木心中闪过千百念,做好各种应对准备,包括下一秒走鳞道人即将使用的化血遁术,也在他的计算范畴之内。

    “啊!”魔爪下一声惨叫响起来。

    可是这声惨叫。

    并非出自走鳞之口,而是那团黑烟里的鬼怪。

    鬼怪在黑烟中痛苦地翻滚,出惨绝人寰的嘶吼声,它的魔爪不知何解化为乌有,整个鬼魂形态也虚化了不少。不等端木反应,鬼怪嗖地缩回黑烟,再收回青色印玺之内,原来那鲜血般艳红的蚯蚓文字,此刻黯淡无光。端木身体一晃,如中重锤。

    他竭力站直。

    只是咽喉中有一股久违了的咸腥味渗上来。

    端木以手指往唇边轻轻拭擦,现手指一片红,其色如火。

    “什么宝物?”端木知道自己大意了,即使此前已经做足了功课,做足了准备,但对于走鳞道人,他还是稍微大意了一点,以为自己可以吃定对方,没想到在走鳞道人的身上,还有一种自己完全不曾了解过的强力法器。

    “噬心戒!”走鳞道人的蛇手抬起,上面有个蛇眼似的宝石戒指。

    不动,蛇眼戒指还能保持原状。

    他一动。

    那枚蛇眼戒指啪地破碎。

    宝石化成无数细碎,飞射向周围的空间。

    就连走鳞道人那尖锐的手指,也炸裂了许多口子,只是奇怪的是,上面仿佛不是血肉,而是石头雕琢,骨头都呈现出来了。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

    “这是源心流真知大师的宝物!”端木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一时间的种种变故让他感到有点迷乱。

    他在偷袭真知大师的时候,万分小心地提防这件宝物。

    端木深知噬心戒的厉害。

    只是。

    万万想不到的是,真知大师身上没有噬心戒。这枚可以反噬端木青玺血魔的噬心戒,却出现在走鳞道人的身上。走鳞道人,跟真知大师到底什么关系?真知大师的护身宝物,为何会在走鳞道人的身上?如果两人的关系如此密切,他们三人为何不联手对抗自己?只要他们三人同行。自己说不定都会打消暗中偷袭的主意,他们偏偏没有那样做,这又是何解?

    千百个不解,让端木头脑乱如麻线。

    走鳞道人看了看手中破碎的戒指,神色带点黯然:“真知其实是我的师兄,他不仅善于修心,也善于相面!虽然明知此行是祸,将命丧地底,但他仍然来了。”

    “他跟你相面,说你不会死。又把噬心戒交给你护身,对吗?”端木有点明白了。

    “不。”走鳞道人摇头:“真知师兄算过了,地下寻宝一行,无人能够存活,包括你端木在内!”

    “哈哈,是吗?那他把噬心戒交给你,那又是何种用意?”端木不信,对于他来说,左手都不信右手,更别说一个敌人的话。他之所以佯装好奇跟走鳞道人对话。其实是想拖时间,压制体内的伤势,再趁机谋划,将走鳞道人这个乎预期的敌人彻底击倒。

    “你防着真知师兄。他用噬心戒挥不出最大效果,所以他把噬心戒给了我!你不知道,只有我这个九岁就注定夭折却一直不死的命外之人,才能挥最大的反噬威力!端木,我知道你,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会杀了我,可是你那样做了,就要受到噬心戒的命格之咒,一旦命格大变,你就注定走不出这个地底陵墓!真知师兄是阳谋,光明正大,却不是你端木那些的邪门歪道可以破解的,你不败已败,无可挽回!”走鳞道人眼睛恢复了冷酷。

    “我命格天贵,在古代,不是王侯之家,就是位极人臣,执宰一国。你以为凭着区区一枚戒指,就可以撼动我的命格?真是可笑之极!走鳞,不要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放你一马,不管你说什么,你今天都死定了!你能破掉我的青玺血魔,却破不了我其余的五**宝!”端木拭了拭唇角的鲜血,他略带惊疑的眼神,缓缓转向坚定。

    端木这种人。

    一旦作出某种决定。

    不管对错,必定执行到底。

    他自怀中摸出一张符纸,小心翼翼地展开。

    古旧焦黄的符纸腾地燃烧起来,里面飞出一圈白烟,白烟里面,有一支招魂幡。

    端木竖起剑指,冲着招魂幡转了转。

    刹那。

    阴风阵阵。

    无数的妖魔鬼怪的声音自招魂幡里冒出来,千百个骷髅头,自里面飞出,一个个张开恐怖的大口,恶狠狠地噬向走鳞道人。

    “噬心戒没有了,你还能拿什么来挡我的恶鬼幡呢?”端木冷冰冰地瞅着面前的走鳞道人。

    “拿命!”走鳞道人忽然将竖起来严阵以待的蛇手放下,任凭那些冒着黑气的骷髅头噬咬自己的身体。不到一秒钟,走鳞道人就翻摔在地,浑身一无伤痕却生命气息如决堤之洪往外流逝的他,挣扎着,说了最后一句话:“我等着……”

    一句话没说完。

    他就彻底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看见走鳞道人这么容易被自己击杀,此前搜集资料所呈现的其它宝物和手段,一个不用。

    端木心中有点莫明其妙。

    这家伙说的是真的?

    真有命格诅咒?

    还是他知道自己多疑,故意给自己留下一个心理破绽呢?

    “收!”端木以剑指操纵招魂幡,让它重新化成白烟,再将白烟收于掌心,重新化为那张古旧焦黄的符纸。

    端木将符纸轻轻地折起来,小心地收入怀中。

    然后再仔细观察地上的走鳞道人。

    深怕对方诈死。

    走鳞气绝,生命活力湮灭无形。

    地面上的九宫法阵人死阵熄,光点一个个地消失,阵图不复存在。

    端木仍然将走鳞道人的头颅砍下来,又将对方的尸大卸八块,分别抛弃各处,甚至在上面洒下化尸水,确保这个仍有许多保命手段却一个不用最后突然莫明其妙地死去的家伙没有半点复活的可能。临走之前,端木还冲着走鳞道人的头颅哼了一声:“不要以为你故意这样做,就能够在我的心理埋下一个破绽!别说没有诅咒,就算真有命格诅咒,我也有不下一百种的解咒秘法,你和真知这样故意恐吓我,只会白死,毫无作用!”

    他没有照镜子。

    并不知道他此刻面门的种种变化。

    在林东手中的镜子里,万象拟化术呈现出来的景象,能够清晰又真实地反映出了端木所有的形体变化。师姐她们看了,全体倒抽了一口凉气。(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