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飞鸟尽、良弓藏
    已经施展密咒变成了巨人的卧牛香主在前。

    请关公下凡的耿南真人在后。

    端木先生皱了皱眉头。

    这一对组合。

    很不好打。

    要不是请的维持时间很短暂,而金刚化身又有罩门可破,那么他都不太想招惹这两个人。

    “紫气东来……”端木先生的脸色忽然紫光缭绕,双目有如宝石闪烁。比闪电还快,他飞身如矢,疾射向卧牛香主。

    “杀!”卧牛香主心中大叫一声来得好,你不来我才担心呢!正面硬碰硬,谁怕谁!

    “小心!”黑酋大师在旁观战,他知道端木先生没有把握,肯定不会亲自出手,一旦出手,肯定有把握,所以急叫起来,让卧牛香主和耿面道人小心应战。当然,最重要还是提醒卧牛香主,不是他正面硬刚端木先生,而是只有他才意识清醒,降的耿南道人现在还是关公,能不能听到或者听到了,以关二哥的骄傲,会不会理睬还得两说呢!

    卧牛香主顾不得那么多。

    直接挥拳。

    巨拳仿如攻城之槌。

    霸烈无双地轰杀向疾射而来的端木先生。

    在旁边的角度,疾冲而来的端木先生有点冲上来送死,将自己的头颅和身体撞在卧牛香主的拳头上。

    黑酋大师知道没那么简单,如果真的那样做的,那就不是以诡计多端着称的端木!疾冲过来,肯定是一个迷惑人的错误引导,卧牛香主不该挥拳。因为他一挥拳,就等于将自己最强的武器打了出去。

    一旦不中。

    那么威胁力大减。

    还可能让端木先生觅得破绽。出手偷袭,破掉罩门。

    果然。端木先生在撞到巨拳的一刹那,忽然巧妙无比地扭了个方向,整个人泥鳅般滑向重拳轰出无法更改的卧牛香主的腰侧。

    “哼!”

    端木先生的诱招让卧牛香主上当,但却瞒不过在后面眯着眼睛静静等待机会的‘关公’。

    现在的耿南道人可不是他自己,而是单骑走千里的关二哥。

    就算没青龙刀在手。

    可是区区一个端木先生。

    要想在关老爷的面前玩点小花招那是不可能的事。

    比眨眼还快,黑酋大师的瞳孔刚映出端木先生闪身向侧的影子,在卧牛香主身后的关公就动了,他右手举掌向天,单掌缓缓劈下。似缓实快。天空中,出现了一道极其锋锐的雪白刀芒,仿佛就连空间也能割裂两半,所过之处,无不嘶嘶响。

    一刀。

    仅仅一刀。

    就把滑到侧面的端木先生劈成两半。

    黑酋大师此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是真的?耿南道人,啊不,关二哥把端木一招给秒了?

    是端木太过大意。低估了关老爷的实力还是什么情况?

    这有点不对啊!

    端木这种人怎么会那么容易被秒?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要不,就是端木故意施展的障眼法!

    障眼法?

    不好!

    “信颂小心!”等黑酋大师反应过来,他马上意识到端木先生真正的目标不是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而是自己和大巫信颂!卧牛香主在没有打破罩门之前攻击无用,而耿南道人一旦降,战力倍升。也不是好招惹的,在这种情况下。端木要动手的人,多半就是自己或者跟青竹蛇开战过互有胜负的信颂。尤其是已经咽喉受伤精受损的信颂。九成九是端木偷袭的对象。

    “你为什么不猜猜我真正要杀的人是你呢?”端木先生忽然出现在黑酋大师的身后。

    他的一只手自黑酋大师的背后穿入。

    前胸穿出。

    在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那边。

    有个紫色的影像啪地碎掉,变成许多紫色的光点消散。

    紫气东来只是伪装,端木先生暗地里的真正杀着是‘一剑西来’。

    剑诀。

    一剑西来。

    它需要久蓄杀意,而且在爆发之前,需要各种表象为掩饰,否则无法达到最佳刺杀效果。为术诀,一剑西来在仙门诸子的战斗中几乎无人使用。普通修士,就算是眼睛看不见的瞎子,也能清晰地感应到杀意,一剑西来的偷袭几乎无用,只有灵智不足的动物或者妖兽,才会上当。

    黑酋大师吃惊地看着胸前的血手,呆呆的,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他从来没想过。

    自己竟然是第一目标。

    说到功力,战力以及威胁程度,自己从来不是第一,也不是末尾。

    即使在四人之中,自己也是居二三位置,无论如何也不该是自己排在第一刺杀目标才对,偏偏现在,却是自己惨遭毒手!

    “为什么?”黑酋大师感觉咽喉有一股热热的东西涌上来,赶紧用力咽了下去,勉强开口疑问道:“我很不明白,为什么是我?而不是老牛他们?再说,我已经提防了,除了没有感应到杀意,还暗中祭起了护体法器,可是这两者都没有任何反应,为什么?”

    “因为你才是对我威胁最大的一个,虽然你不知道,但是其实只有你的灵兽才有可能看破我的真正行踪!”端木先生微笑着,将血手收了回去。

    当血手退出黑酋大师的身体。

    竟然滴血也无。

    光滑如剑。

    端木先生将手掌缓缓地收入袖中,仿佛是将剑重新归入鞘中。

    “我?”黑酋大师真不知道自己原来才是端木的第一目标,更不知道自己拥有看破对方的实力。

    “黑酋,其实当你的灵鼠离开身边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是个死人了!你不是以为我追上来连你驱遣一只灵鼠也阻止不了吧?我为什么让你顺利驱兽前往封印法阵那边刺探情报。就是让你真真正正地步入死亡深渊!你应该瞑目,为了对付你。我收集了三年多的情报,文件叠加起来超过一尺厚!最后。我才得出一个结论,拥有灵鼠和懂得驱遣各种灵兽的你,对自己的优点,一点儿也不了解,就像个持金过市的无知孩童!当然了,为了避免阴沟里翻船的意外,我还是决定第一个杀掉你这个不稳定因素!所以,一切就如你看见的这样子,我默念剑咒。积蓄海量的杀气,又佯装攻击卧牛大师,等到唯一有可能阻止我的关公出刀攻击,你的死亡就成了计划中注定的结果!”端木先生将一切都解释得清清楚楚。

    “……”黑酋大师嘴巴张合几下,他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说。

    但话到了嘴巴。

    他却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是骂端木先生无耻,还是咒自己愚蠢好呢?

    心念百转,最后只能无奈地长叹一声,自己没有错,错的只是跟端木先生做了敌人!

    一个早得三年前就开始收集自己信息并且谋划好全盘计划的对手。自己怎么可能打得过!自己死在这样的人手里,也不算丢人!

    黑酋大师心念俱灰地捂着胸口。

    转脸看向满脸惊骇又满脸痛苦的大巫信颂,费劲地苦笑一下:“我先走一步了……”

    他艰难地移动,一步一步。

    挪到岩壁下。

    再挨着岩壁缓缓坐下来。

    就算一个疲惫不堪的旅行家。终于找到了一处歇息地那般,脸带解脱地闭上了眼睛,只不过。他这一睡,是一场无尽无止的永眠。

    “老黑!”耿南道人已经自关公降中苏醒过来。恢复了原来意识的他,兔死狐悲地叫喊了一声。

    直到黑酋大师气绝的一刻。他才确定对方不是五鼎龙仙门的卧底。

    才真正安心。

    但是。

    这又有什么用呢?

    “我来看护老牛的背后,你继续请,我们跟他拼了,最少要换掉一个!”大巫信颂咽喉已烂,哑着嗓子悲吼起来,他向卧牛香主这边冲过来,准备在耿南道人降期间,替卧牛香主看好背后的罩门。只要三人齐心协力,不再内斗,合力对外,未必不能换掉一个。端木先生或许无法换掉,但青竹蛇肯定可以。

    而且,以端木的为人,他未必会对身陷绝境的青竹蛇伸以援手。

    耿南道人明白了大巫信颂的想法和决心。

    立即行动。

    刚才为了以爆发性的斩杀重创端木,耿南道人选择了一个爆发最强的武圣关公。

    现在武圣关公已经消退了,短期间不可能再次降,耿南道人决定选一个在战斗中尤胜关公特别在防御方面远远超出的明。

    “哮天一声震南天,二郎真君速现形!”耿南道人这次请的是二郎。

    二郎功力超高,既有七十二变,又金刚不坏。

    战力在诸多明之中堪称一绝。

    端木先生一看。

    脸色剧变。

    看来他也知道请二郎下凡的厉害,就算不是真正变成二郎,仅仅是打,也非同小可。

    卧牛香主大喜过望,身后有大巫信颂看护,又有耿南道人请来的二郎真君联手,现在不打更待何时?他大吼一声,心中默念咒语,巨掌如山,雷霆万钧地拍向端木先生。

    端木先生似乎被二郎真君吓着了,完全不加闪避。

    趁他病,要他命!

    卧牛香主绝对不会对敌人仁慈。

    巨掌更加猛烈地推进,重重地印向端木先生的额头印堂。

    只是,在重掌完全拍出的一刹那,卧牛香主感到背后的命门微微一疼,重掌莫明其妙地慢了一分。

    旁边静静观战的青竹蛇忽然幽灵般闪现,张口,一口恶毒的血污,喷向脸上正渐渐诞生光意欲形成第三只天目就要降完成的耿南道人。

    “啊啊啊!”耿南道人发出一声惨叫,痛苦无比地翻滚地面上。

    “黑狗血淋头,看你还怎么降!”青竹蛇阴笑连连。

    “嘿嘿!”阴笑的,不仅有他,还有站在旁边却非但没有阻止还用毒钉在卧牛香主背心命门狠狠捅了一下的大巫信颂。耿南道人降失败,黑狗血是污物,让二郎真君避之不及,当然不可能进行降,受到降反噬的他,痛苦得在地面翻来滚去。

    “降不过如此!”青竹蛇一脚踢断了耿南道人的脖子,颈椎折断的耿南道人没有立即死亡,在痛苦之极的抽搐中,折磨了许久,耿南道人才正式绝息。

    至死,他的意识也没能恢复过来。

    卧牛香主虎目生泪。

    他朝大巫信颂大声悲吼:“原来你才是内鬼!你个卑鄙小人,你迟早不得好死!”

    大巫信颂完全不在乎这种恶毒的咒骂,他耸耸肩膀:“很多人都是这样说,但他们都死了,我却一直活得好好的!”

    命门中了毒钉的卧牛香主那庞大的身躯迅速消退,重新恢复原来的身体。

    甚至越来越虚弱。

    就算青竹蛇和大巫信颂不动手。

    卧牛香主也自己站不稳了,身体晃了几下,啪地摔倒在地上。

    “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折磨的,休想在我身上得到一点什么!”卧牛香主怕对方折磨自己,更怕自己熬不过会泄露师门的秘密。他一咬牙,挥起重拳,拍在自己的天灵盖上。同时内部自行散功,又引爆护体法器,三管齐下,瞬间七窍流血,头颅爆裂,内腑破碎而死。

    “哈,这倒省事了!”青竹蛇踢了踢卧牛香主,确认对方正式死亡之后,抬起头去问站在远处的端木先生:“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不用了!”端木先生摆摆手:“接下来你就可以去死了!”

    就在端木开口说话的时候。

    大巫信颂心刀、意剑以及手中的毒钉齐发,青竹蛇脸带错愕地仆倒在地面上。

    就连一秒钟都不到,他就被大巫信颂偷袭成功,瞬杀在端木先生的面前。他完全不明白,还在合期间,而且合得正火热的时候,端木先生为什么会翻脸清除自己……这个疑问,他永远也得不到答案了,事实上,他自一开始就提防端木先生,刻意不走在他的附近,可是他过于注意端木先生这个强敌,忽略了还有一个大巫信颂。说到刺杀能力,大巫信颂丝毫不在端木之下。

    大巫信颂看着死不瞑目的青竹蛇,嗤笑一声:“你区区一个外人,还想跟我们共分秘宝?你也不想想,兔子死光了,还要你这个走狗做什么!”

    端木先生点头同意。

    手上。

    剑咒一剑西来。

    一剑将大巫信颂的头颅砍了下来,然后看着还滴溜溜在地面翻滚的头颅,微笑道:“没错,只是你忘了,前面还有一句,那就是飞鸟尽,良弓藏!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是隐龙的人,想留在我的身边做卧底?这个想法真有创意!”(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