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 各出奇招
    “老黑,信颂,你们现在还抱有幻想吗?联手吧,四人联手,摆个阵法,我们还可以换掉一个!”耿南道人希望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可以团结一致。

    就算干不掉功力深厚的端木先生。

    换掉青竹蛇。

    却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这个提议,最后遭到了黑酋大师的拒绝:“你们打你们的,我们打我们的,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内鬼!”

    卧牛香主气得不轻:“你以为还能逃出去?黑酋,死了这条心吧!端木算无遗策,他是绝对不会让我们活着走出地宫的!说不定在前路,还有他们五鼎龙仙门的高手等着,你以为趁我们跟他们对战时就可以溜掉?那样做的结果,正合端木心意!”

    端木先生拍手,由衷地赞叹道:“卧牛大师说得太对了,我们的确还有一位隐龙长老在前面等着你们,要想轻松回到地表世界,的确有点困难,但如果你们四人联手,精诚合,倒也不是没有机会!”

    “不管你们说什么,我绝不上当!”黑酋大师还是坚持己见,拒绝跟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合。

    “你就是一头猪!”卧牛香主气得差点吐血。

    死到临头。

    还顾虑重重私心杂念。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要想活命太难了,除了拼死一搏,根本就没有别的路子可走。

    黑酋大师脸上浮生各种复杂的色,几经犹豫,方才同意合:“老牛。合也可以,但我们先分工。你们对付端木,我和信颂对付青竹蛇。等我们打完了,再过去帮你们!行不行?不行就拉倒,其实不是我信不过你们,而是在现在的环境,谁信谁都是白|痴,没必要冒险!”

    卧牛香主听得直翻白眼,让自己去对付端木,你爹妈怎么生得你这么聪明?

    耿南道人却点头:“我们同意了!”

    “把青竹蛇干掉之后,我们会过去帮你的!”大巫信颂忽然开口。

    “哈哈。这个笑话真好笑!谁干掉谁?你们两个干掉我?如果在外面的空地,又或者让你们有所准备,说不定会让你们得逞,可是这里是我布置好的战场,在这里,充满了各种机关陷阱,几乎等同我的主场,你却敢狂言干掉我?”青竹蛇哈哈大笑,不等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出手。他身体轻轻一扭,如同毒蛇那般游入黑暗,不到两秒钟就消失不见。

    黑酋大师伸手入怀。

    摸出一只虫囊。

    轻抖。

    自内放出一点萤萤发光的萤火虫儿。

    “天灵灵,地灵灵。天地漆黑一点明,疾!”黑酋大师口中念念有词。

    他先用剑指在额头画了一个圆,又用食拇两指拈住似乎。最后疾点在那小小萤火虫的身上。

    萤火虫啪地爆碎。

    点点萤光激飞。

    一闪一闪。

    隐形于黑暗中的青竹蛇,不知何时。身上也沾染了几点萤光,一下就把隐藏在黑暗中的真身给暴露出来了。

    “好!好一招‘萤火烛照映天明’!能够用区区一只小飞虫。就破解对方苦心营造的暗障隐身阵,其巧妙精绝真是令人叹为观止!”端木先生脸带欣赏地鼓起掌来,不知道内情的人看见了,说不定还会误会他只是一个打酱油路过的观众。

    “律令!”大巫信颂以手刀,虚空一劈。

    青竹蛇惊叫一声。

    飞身扑地。

    可惜,他的身法再快,也躲不过这虚空中突如其来的一斩。

    衣服丝毫无损,倒是青竹蛇衣内的皮肤,撕裂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鲜血自割裂开来的肌肉里喷涌而出,瞬间就染透了衣衫。

    “老巫心刀?真是太精彩了,没想到信颂大师竟然练成了‘心刀意剑’,不需真刀真枪,仅用精催发,就能达到百步之内杀人于无形的的境界!了不起,了不起!练这个一定很苦吧,我这才明白,为何信颂大师平时并不多话,原来一直默默的积攒精吧!”端木先生点头,对于大巫信颂这一斩惊叹连连,仿佛一个文人骚客看见了一首优美的诗词,简直喜形于色。

    “你们到此为止了!”青竹蛇伸手入衣,摸了一把鲜血,他将沾血的手指在嘴角轻轻吮吸一下。

    眼睛一下子阴冷起来。

    杀气如霜。

    跟他对视的黑酋大师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大巫信颂精力方面超强,只是跟青竹蛇那毒蛇般的瞳孔一对视,也感到识海有尖针般的杀意涌入,感觉额头阵阵疼痛,极其难受。他后退一步,手捏剑诀,自头顶百合穴轻轻一引,似乎指挥一把飞剑射向敌人。而站在远处的青竹蛇却微呈沉闷地哼了一声,身体晃了几下,最终还是稳稳站定。

    青竹蛇眼睛那妖诡异的瞳仁合上了,两行鲜血滚滚而出。

    他以手掩着双眼。

    大声地咳嗽着,仿佛有一把剑卡在他的咽喉似的。

    这边催发出意剑的大巫信颂也不好受,他鼻子里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滴洒在衣服上,很快就****一大片。

    大巫信颂强忍了一阵子,实在忍耐不住了,忽然往嘴巴里扔进一条小虫子。那条虫子扔进嘴巴,滋地化成一团青烟。大巫信颂赶紧把那团青烟吐出来,而那团青烟却带有灵性,还不肯轻易离开,紧紧追赶,直到大巫信颂拿出一支棺材钉,狠狠地往自己的掌心给钉了一下,直穿掌心,那团青烟才化成一条被钉死在半空的烟蛇,疯狂地扭曲着,然后缓缓消散。

    “怎么了?”黑酋大师没看大巫信颂鲜血淋漓地手,却看向他的嘴巴。

    “没事!”大巫信颂哑着喉咙,摇了摇头。

    他的嘴巴外面没事。

    不过舌头和咽喉都像被强酸淋过一般。浮烂了一大片。

    黑酋大师朝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疯狂地咆哮道:“你们还打算看到什么时候?我们已经拼命了,你们呢?却在一旁看热闹!”

    卧牛香主脸色带点尴尬。他并非不想动手,而是面对端木先生。觉得应该小心谨慎一点。

    对上端木。

    如果轻率冒进,恐怕一招就会惨败。

    再加上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这边交手速度实在太快,几下交换就拼了个鲜血淋漓,他们在一旁甚至来不及做点有效的反应!对于黑酋大师的指责,卧牛香主振精,大吼一声,身体有如牛牯那般膨胀起来,肌肉比吹气球还要夸张,完全超出了人类肌肉的扩张范围。

    身高也在不断地拔长。

    卧牛香主原来就有一十八几的魁梧身材。现在吹气般往上飙,没到半分钟,就变成了一个两米五左右的魔鬼筋肉巨人。

    “哞!吧!咪!哄!”卧牛香主一字一真言地念颂着他们石鼓山派的独门密咒。

    石鼓山派脱胎于西密的大力金刚门。

    后来历代祖师多次改良。

    吸收唐密。

    又以老观道斗牛劲的秘修部分为辅助,成立以功力雄浑威猛霸烈强蛮着称的石鼓山派。

    看见卧牛香主拿出拼命绝招,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自心底深为震撼,如果其他方面,他们有自信跟卧牛香主战个高下,可是说到正面硬拼,他们再来两个。恐怕也不是卧牛香主的对手!除了护体罡气破尽一切哪门功法对上都不好使的云寄语那个变|态,仙门各派中,还没有哪位敢说可以跟石鼓山派的金刚化身正面对撼硬拼的!卧牛香主或许不是当代石鼓山派功力境界最厉害的一位,但他的金刚化身也绝对不容轻视。

    两只巨拳。

    只要击中一下。不是头颅爆碎,就是粉骨碎身。

    “这个金刚化身能打九十分,如果不是还有罩门可破。我今天还真动不了你!”端木先生却在微笑,他既然有心谋害。自然对于寻宝队伍中的每一位,优点缺点。破绽罩门,都了如指掌。

    此前拖延寻宝时间。

    除了等待隐龙长老化身常智圣手,更多是为了收集各人的资料。

    如果不是掌握了第一手资料,端木先生也不会轻易出手就可以把真知大师和银驼先生重创。

    卧牛香主知道自己有弱点,他没有急于上前跟端木先生拼命,而是大吼一声:“老耿,你站在我的背后,替我掩护!”

    他最致命的罩门。

    是背后的命门。

    只要能够确保命门不失,那么他的金刚化身就永不溃散。

    耿南道人身为卧牛香主的老友,当然知道轻重。此刻,他也拿出了拼命的绝招。

    他的右脚在地面连踩,啪啪地踏出七星。

    剑指竖起。

    单掌托稳之后立于胸前。

    口中默念自己门派的绝密请咒语,一番默念之后,再以剑指点在眉心:“敬请武圣关公附身,红脸大刀单骑走千里,凤眼威托须读春秋,急急如律令!”

    耿南道人一念完,整个人的气息刹那变了。

    变得大义凛然。

    威奋武。

    虽然没有青龙刀在手,但谁也不怀疑这个两眼眯起似闭非闭似睁非睁的男子,可以一招秒掉自己!

    在这一刻耿南道人不再是自己,而是请来的,请来的武圣关公!

    强如端木先生也不敢大意。

    暗暗警惕。

    提防这个附身耿南道人的‘武圣’出手。

    请能够极大地提升战斗力,可惜它有一个弱点,那就是时间非常的短暂。

    端木先生自一开始,没有着急动手,就是知道耿南道人的弱点在于时间,时间拖得越长,对于他越不利。只要小心避过了一招,那么武圣极可能就会离开。到时间,耿南道人将立即褪变回自己,非但战力大减,还会因为精来不及接管身体,整个人迷糊一阵子。(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