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 我差点感动了!
    假墓八层。

    有两个人瘫倒在地上,气息奄奄。

    “真想不到,我竟然命丧于这个地宫底下!”源心流的真知大师在沉重地叹息。

    “当初是不该生此贪念。”他的挚友银驼先生也摇头苦笑。

    “都是我累了你!”真知大师非常内疚。

    “真知,你我结交半生,彼此一直引为知己,能够同生共死,实是幸事,谈何连累!再说,如果我当初坚持己见,力阻你不来东山,说不定可以躲过一祸,要说不是,我何尝不是贪念浮生!”银驼先生摆摆手:“如今死期将至,一切悔之晚矣!既然如此,何不笑对?真知,我们早已经百岁高龄,胜过世人许多,岁月悠悠,末路上能够有你一路相伴,夫复何求!”

    “说得也是,哈哈,我俩加起来已经超过两百岁,死又何足畏惧!”真知大师心念转了过来,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洒脱。

    “恭喜两位大师,在弥留之际,竟然大彻大悟!”端木先生恭恭敬敬地行礼。

    仿佛刚才动手重创的人不是他而是别人一般。

    他除了出手偷袭之外。

    其余时间。

    一直保持着晚辈的礼仪。

    那怕真知大师和银驼先生已经没有半点挣扎只有等死的余地,他的脸上也保持着足够的尊敬。

    “端木,如果你真的还当我俩是前辈,就把最后剩下的这么一点时间留给我们吧!”真知大师不擅长骂人,不懂得该如何面对这位成熟稳重自己原来一直抱有好感的修士。

    “真知大师。很抱歉,我很想把剩下来的时间交给你们。但是,两位天尊老祖临行前叮嘱端木。一定要看着你们两位前辈咽气才可以离开。两位前辈功力深厚,内外兼修,尤其是擅长各种奇门秘术,表面重创濒死,但一口气转回来也并非不可能,所以端木不敢疏忽大意!”端木先生恭敬地行礼,非常讲道理地拒绝真知大师的提议。

    “你啊你……”真知大师真不知该拿出一个什么反应。

    最后,只有苦笑。

    端木先生就是这样的人。

    处事小心谨慎,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轻易不会动手。

    可是一旦决定要做某一件事,那必定前后谋划,做到滴水不漏,万无一失。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我乃百年老朽,难道还要向你这小辈磕头乞求活命不成?区区一副臭皮囊,就是送给你又何妨!”银驼先生看得很透。

    “长者赐,不敢辞!”端木先生一点儿也不生气。

    如果林东在此。

    看见了。

    一定会对端木先生的厚脸皮大为震惊。说不定还会怀疑这脸皮是不是传说中的圣护甲属性……

    源心流的真知大师和银驼先生相视一笑。

    不再开口。

    似乎一切皆在微笑中。

    他们同时瞑目而坐,身上有火焰般的光芒腾起,灵魂轻透而飞,刹那不知飞至几重天去。

    在尘世。他们的口鼻之中皆有丝丝鲜血滴洒,在魂魄离体的一瞬间,他们就用最后的内劲自断心脉了。看见两具尸体缓缓的斜倒在地面上。端木先生的眼闪过一丝复杂。他恭敬地朝两具尸骸鞠了一个躬,以晚辈的弟子礼以送别。

    “两位前辈。说到尊敬,你们是端木心中颇为敬重的前辈。如果不是为了仙门一统。端木绝对不会向你们两位下手!但愿天途不远,两位一路走好!”端木先生又行了个礼,才缓缓地没入黑暗中。

    此时。

    在假墓九层地道。

    卧牛香主等得有点不耐烦,走来走去。

    耿南道人此时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在盯着黑酋大师,希望他能够拿个说法。

    “怎么样?还没有探到消息吗?等了这么久,如果端木他们追来,那我们用什么抵挡?”卧牛香主摸了摸他的后脑勺,带点焦灼不安地问。

    卧牛香主有个习惯。

    一旦到了局势危急或者某件事情难以决断的时候。

    他就会不自觉地摸自己的后脑勺,而且,越是焦急就摸得越多。

    耿南道人深知他这个习惯,通过看自己老友这个动,他就明白卧牛香主此刻的心情有多么的紧张。

    黑酋大师一再示意卧牛香主耐心一点:“老牛,刺探情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需要耐性,如果我们慌失失的行事,万一让两位天尊老祖发现了,那岂不是功亏一篑?你坐下来,这样走来走去,你不乱我的心都乱了!你们要相信我,我的灵鼠隐藏性极佳,又通晓人性,它肯定会找到好机会靠近五鼎龙仙门那些弟子的!只要能够靠近到一百米左右的距离,那么我就可以施法,察看他们的一举一动!”

    卧牛香主现在心中有点后悔了。

    早知道跟老友一起逃跑,说不定现在已经跑出到了地面。

    就算没有,现在估计也回到暗河那边了,在那里,许多基因士兵特训时留下的各种气息混杂,就算两位天尊老祖亲自追赶,也不可能找到潜藏暗河里面的自己。

    现在信了黑酋。

    还留在这里继续打探情报。

    真不知接下来的局势是吉是凶。

    万一灵鼠刺探被两位天尊老祖察觉,他们必定勃然大怒,原来就算没有杀机,也会趁机追上来清除窥伺。

    就算退一万步,灵鼠刺探情报成功了,黑酋看见了五鼎龙仙门和灵巫控鹤门的一举一动,他会不会跟大家说真话还是未知之数。甚至,即使黑酋说了真话,那么又能如何?难不成光靠自己几个。就能联手把两位天尊老祖打跑,再公平地分享地宫秘宝不成?

    卧牛香主越想越不对劲。

    “老耿。不如走吧,再在这里呆下去。恐怕情报得不到,还会让端木他们闻讯追上来!”卧牛香主悄悄地跟耿南道人说了句没有声音的唇语。

    “是该走了,但是仅仅我们两个的实力还不够,必须四人一起上路才有保障!”耿南道人点点头。

    “他们?他们是不会走的!”卧牛香主根本不相信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

    “我是说真知大师和银驼先生,我们要尽快追上去,跟他们汇合。真知大师和银驼先生两位功力深厚,为人也比黑酋和信颂更值得信赖,如果不是私分秘宝,而是结伴离开。应该可以精诚合!”耿南道人心中早有了全盘的计划,他在卧牛香主六无主的时候,细细分析过整个局势。如果仅仅是离开,找真知大师和银驼先生,应该是最稳妥的办法。

    相反。

    面前的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虽然相熟,但远远不是合的最佳对象。

    至于此前吵过架的飞叶先生,那更加不可能了,天知道那个清风门的家伙心里想些什么,一个能够提出人血献祭又胆小如鼠的家伙。谁会跟他合!

    这种心性的人,谁跟他合谁倒霉!

    “那要跟他们说一声不?”卧牛香主看了一眼全贯注还准备刺探寻宝情报的黑酋大师和那边老在在不知心里想些什么的大巫信颂。大家相熟,完全不说半句,立即拔腿就走。似乎有点不地道,就算要走,也要说一句再走吧?否则。离开地宫,回到地面。大家碰面,场面何等尴尬。

    “笨蛋。我们跟他说,还能走吗?他们肯定百般挽留,到时岂不是进退两难?”耿南道人非常生气,这头老牛别的都好,就是太过爱面子。

    “我错了,你对,你对,那赶紧走吧!”卧牛香主唇语一结束,身体立即爆发气息。

    他跟耿南道人一道。

    身体就像利矢那般飞射起来,向地道远处跃去。

    只是。

    在黑暗中。

    似乎有一张无形的网等着。

    轻易就把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给拦了下来。

    从腾身到落地,不过是两秒之内的事,可是骤然发生的这等变故,真让两人大惊失色。

    “怎么回事?”卧牛香主又惊又怒,他不明白,为什么离开的通道里,会有人施放咒诀布了一个网状的奇门法阵。

    “黑酋,是不是你?”耿南道人此时的脸色一片铁青。

    “发生了什么事?”黑酋大师满脸错愕。

    “你们?”大巫信颂也腾地跳了起来。

    “你别装蒜,刚才出手施放术诀的只有你,黑酋,你假装驱使灵鼠刺探情报,却偷偷地用网封住通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五鼎龙仙门的人?难怪刚才你非要我们留下,原来是为了这一着!”耿南道人愤怒地朝黑酋大师咆哮起来。

    “我没有,我真不知道!”黑酋大师脸上一片的茫然,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黑酋,不是他,也不是我!”大巫信颂赶紧站出来否定。

    “不是你们俩,难道是我们?”卧牛香主快抓狂了。

    “当然不是黑酋,就凭他驱个小老鼠也无比费劲的微薄本事,又怎么可能布下这么精妙的法阵机关!这网阵是我布的!”青竹蛇自网阵的另一头悠悠然地走出来。

    “你……”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惊呆了。

    “你以为我们在进来时,连绕数个弯是因为看错地图走错了路么?我们是在布置,懂吗?自一开始我们就给自己留了后门,不是带你们走过的地方,就是你们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我们都给布上了法阵机关!在你们摆弄个小老鼠,以为可以查探到我们情报的时候,我们已经将飞叶、真知和银驼他们统统宰掉了!现在,整支队伍,只要再将你们四个一网打尽,就可以回去汇报战果,再慢慢悠悠地分配地宫秘宝了!”青竹蛇一脸得色地看着卧牛香主他们。

    “青竹蛇,就凭你?也想留下我们四个?你也不怕噎死!”卧牛香主狂怒。

    “当然不止我!”青竹蛇阴笑一声。

    “端木?”耿南道人反应最快。

    “耿南道友,端木一直很敬仰你的打之术,恨无机会见识,今天,终于有机会见识一下了!”端木先生大步自遍布网形法阵的通道里走出来。他彬彬有礼地向卧牛香主、耿南道人和黑酋大师他们行了个礼,虽然功力和身份皆在众人之上,局势气氛又是如此的紧张,但无改他一贯的谦和态度。

    “好,好!”耿南道人脸目扭曲地惨笑起来:“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偏偏还鬼迷心窍的来了!老牛,这一仗只有死,你我都拼了吧!”

    “拼了,一个保本,两个大赚!”卧牛香主的脸也扭曲得不成样子,青筋在脖子抽搐。

    “真是英雄好汉!”端木先生拍手大赞,随即又转脸向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那边:“你们呢?”

    “端木,你我师门关系非浅,两派姻亲无数,血脉道统,可谓源远流长,现在真要弄到这等地步吗?我们根本就没有觊觎地宫秘宝的意图,你就不能抬抬手,放我们离开吗?”黑酋大师还想挽回性命。

    “一番很感人的遗言,我差点感动了!信颂大师,现在轮到你了!”端木先生表示轮到大巫信颂说遗言了。(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