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玩火?
    假常智圣手胸膛有一种爆炸的感觉。

    被飞叶以命交换。

    失去一目。

    已经让他倍感耻辱。

    现在,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幕竟然让许多人看在眼内。

    杀,将所有人杀个精光,将所有知道内情的人统统毁灭,只有这样,才能将这个秘密永远埋藏!

    “给我滚出来!”假常智圣手自怀中掏出个炽火法器,以功力祭起,化成一盏烈焰腾腾的鬼灯,再恶狠狠地砸向黑暗中发声的那几人。

    “嘭!”

    黑暗中。

    有人用力挥出一拳。

    拳罡直将将鬼灯轰飞,砸在岩壁之上,破碎的鬼灯附在石面熊熊燃烧起来。

    通过鬼灯的光亮,假常智圣手看清楚了来人,心中一沉,原来是云寄语这个强敌!他还以为云寄语会一直留在外面观看国术擂台赛,哪想到,她也来了。非但这个云寄语来了,还有那个同门师妹云悠悠,以及此前青竹蛇说有大巫实力的千郡,也一个不缺地到了。

    他没有看小圆脸和海东青,也没有看队长和叶倩如。

    在假常智圣手的心中。

    这些基因士兵再强大也是凡人。

    只有仙门中人,像云寄语和云悠悠这样的存在,才值得去关注和警惕。

    假常智圣手看了看师姐,又看了看云悠悠,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林东的身上:“你就是那个林东?”

    “我是林东,你是?”林东却不认识假常智圣手是谁。

    “他应该是五鼎龙仙门的隐龙长老,五鼎龙仙门上代门主的侄孙,自幼天赋过人,功力深不可测,他跟端木同是五鼎龙仙门下一代门主的竞争者。我不知道他擅长伪装和易容。但听说过他擅长赤炎咒诀。这个赤炎咒诀的威力非常惊人,黑水门的横川长老跟他交手,身上只中一点指甲大的赤炎,却无论如何也扑灭不了,足足烧了九日九夜,最后烧尽了血肉。烧穿了骨头,受尽煎熬而死!”师姐让大家要小心一点,面前这个家伙的炎咒绝不好惹。

    “你说的横川长老,他是承受不了痛苦自杀的,除了这一点,你说的都对。”假常智圣手,真身为五鼎龙仙门隐龙长老的男子,嘿嘿地阴笑起来。

    “笑得这么阴险,肯定有什么奸计!”小圆脸哼哼道。

    “我们人多。他能搞什么鬼?”海东青看了一眼附在石壁上燃烧的鬼灯:“除非那盏灯散发的烟有毒!”

    “没毒!你们别紧张!”云悠悠让她们淡定点。

    “没毒就好!”小圆脸松了一口气。

    “鬼灯放出来的烟当然没毒,有毒你们就不会乖乖的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了!不过,在你们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鬼灯火焰和无毒烟雾的时候,你们一定没有注意到,脚底下已经布了一层血网了吧?”隐龙长老笑得越发得意。

    “血、血网?”小圆脸受到惊吓,整个人跳起来。

    地面上。

    果然不知何时多了一层血色的怪网,不知何物所化,似烟又似雾。缭绕在大家的脚踝之下。

    小圆脸跳起来,翻个跟斗。

    落在一块岩石上。

    只是。

    在她的脚踝。依然有几丝血网在若隐若现地闪烁。

    这种血网,似乎只要被它标记,无论位置高低,都会在脚底下缭绕不散。

    “你们觉得有什么异样吗?”师姐动了动,发现好像没什么影响,也不知这种血网的真正功能是什么。

    “没有!”千郡摇头。

    “我也没有!”海东青跟着摇头。

    “翻跟斗也不受影响呢!”小圆脸的话还没完。忽然惊叫一声,整个人失控地自岩石上滑落,她反应极快,迅速调整过来。哪想到,站在对面的隐龙长老将手指轻轻一晃。刚刚恢复平衡的她又一个踉跄,脚底似乎被绳索大力拖动了一下那般。

    “你们落入了我的血网之中,那么就是我的网中之鱼!”隐龙长老嘿嘿地阴笑起来:“想玩游戏吗?”

    他的手指一动。

    小圆脸的脚猛地一歪。

    幸好队长将她接住,否则她非狠狠摔下来不可。

    师姐怒了,罡气有如火山,喷薄而出,她拉开架势:“欺负个小女孩算什么,有本事你动下我试试?区区一张血网,你以为真能拦得住我?”

    血网里面似乎有无数的细丝牵扯她的大长腿。

    只是师姐身形稳稳站住。

    挺立如山。

    隐龙长老的手指反复的收缩,血网翻腾,里面甚至有无数只血手,叠加起来去抓拉师姐的脚踝。但师姐驻足如铸,整个人站立不动,结果血手在她的护体罡气下纷纷破碎。能够让小圆脸无法自控的血网,根本奈何不了这个战力爆表的女武修。

    “除了你和云悠悠,还有谁可以在我的血网下活命?”隐龙长老却胸有成竹地微笑起来。

    他的手指。

    竖起两只大拇指,指向师姐和云悠悠。

    另外食指中指无名指尾指分别指向林东、千郡、叶倩如和队长、小圆脸、海东青。

    “你们不是想见识一下我的赤炎吗?好吧,我马上就让你们尝一尝这种比附骨之疽还要恐怖的炎咒!云寄语啊云寄语,你不是自命正义吗?如果你真的那么伟大,就站在这些弱小的凡人面前,替她们挡下这道炎咒吧!如果你敢躲开的话,她们全身都会让我的赤炎烧个精光,嘿嘿,就连骨头也剩不下来!”隐龙长老的独目流露出极其凶残的光芒。

    他趁众人身陷血网。

    张嘴。

    自咽喉中。

    吐出了一团蓝幽幽的火焰。

    这团细小的蓝焰,见风而长,一喷出,就熊熊地燃烧起来,暴涨三尺。

    颜色也随之发生变化,由蓝焰渐渐的转变成赤炎。在血网的反映下。赤炎散发出来的光芒更加诡异,似血似火,焰心里面,还有个骷髅头在若隐若现地悬浮着,骷髅嘴巴一张一合,也不知是在诅咒。还是因为无法挣脱焚烧而发出无声的悲鸣。

    “小心!”师姐一看果然站在大家的面前,摆拳相迎。

    “玩火多者必自|焚!”云悠悠看向隐龙长老:“传授你赤炎咒诀的师尊没有警告过你吗?凡事不能太过,你嗜杀无度,每每纵火焚烧他人身体,有损天和,终有一天,这些都会报应在你自己的身上!”

    “继续说,我在听着呢!继续用大义来打动我吧!说不定我哪天就感化了!哈哈,你想知道传授我赤炎咒诀的长辈是谁吗?是大炎道人!是的。不是我们五鼎龙仙门,而是三昧炎华派的大炎道人传给我的,当初我天赋惊世,大炎老鬼看中了我,不顾我非他门下,硬是将赤炎咒诀统统传授予我!他当年也跟我说过玩火**的话,不过我一句没听进去,因为我从来不信那一套!如果真有报应。那么上天怎么还没有报应我呢?怎么还没有用火焰焚烧在我的身上呢?你看看这团赤炎,里面的骷髅魂火。就是吓唬我的大炎老鬼啊!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报应,只有力量!只要我的力量胜过大炎老鬼,那么就是把他炼成我赤炎焰心的骷髅魂火,也一点问题没有!你们以为说几句大义凛然的话,就可以让我改变主意。那就大错特错了!”隐龙长老完全不为所动。

    “真是死不知悔改!”叶倩如摇头无语。

    “死到临头的是你们!”隐龙长老嗤笑一声:“你们要搞清楚你们所处的局势,真正死到临头的是你们,不是我!”

    “悠悠,你在这里守着大家,我上去把他打个粉骨碎身!”师姐哼了声。

    “自一开始。如果你出手偷袭我,还有一点儿机会!现在吗?已经完全不可能了!”隐龙长老将赤炎缓缓地挥洒在身体周围,让赤炎形成一个火罩,彻底将自己笼罩在内。

    他的手轻轻一引。

    剩余的赤炎如有生命,自动飞射向林东和云悠悠那边。

    师姐挺身而出,张开双臂,将气形成一面罡墙,将大家护在身后。

    赤炎。

    全部在她的身上熊熊燃烧起来。

    没有几秒钟,师姐整个人就变成了火人。

    “啊哈哈哈哈哈哈!”隐龙长老一看,狂笑起来:“你们最有战力的人就是云寄语,她也是唯一对我有点威胁的存在,你们竟然让她硬接赤炎!当她死了,你们还有谁可以接我三招?我就算不用赤炎,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你们置之死地!”

    “我说过,玩火者必自|焚!”云悠悠啪地打了个响指,焚烧在师姐身上的赤焰,忽然不可思议地熄灭了。

    隐龙长老眼睛一下瞪得比牛还要大。

    这?

    这是怎么回事?

    云悠悠带点鄙夷地哼了声:“本来,我可以让师姐用拳头将你轰死的,不过,那样太便宜你了!上天以前没有报应你,那是时候还没到,还没有安排我的出现!今天,我就要让尝尝报应的滋味!”

    她又用手指,轻脆无比地打了一个响指。

    啪!

    隐龙长老身体周围的赤炎统统熄灭。

    焰心嘴巴不停开合的那团骷髅魂火却无限地扩大起来。

    最后化成一只燃烧的骷髅头,一口咬在隐龙长老的肩膀之上。

    隐龙长老的肩膀被咬下了一大块血肉,同时,赤炎开始在他的伤口焚烧起来,直烧得血肉滋滋响。隐龙长老连念术诀,辅以手势,可是丝毫无用,赤炎已经完全失控,而且统统归于骷髅头形态的大炎真人魂火所支配。

    大炎真人的魂火。

    慢条斯理地,一口又一口地撕咬着隐龙长老的身体。

    不管什么位置,只要咬中,就撕下一块血肉。隐龙长老想尽一切办法,包括护体法器也用上了,可是依然无用,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大炎真人的魂火一口一口地撕咬,被一朵又一朵的赤炎焚烧……痛不欲生的隐龙长老想逃,他腾空而起,化一道乌光,想遁入岩壁。

    云悠悠伸出食指,轻轻一划。

    地面的血网。

    化成千千万万只血手,擒按住乌光,强行将隐龙长老还原本身,再牢牢地缚于地面上。

    大炎真人的魂火仍然不紧不慢地张合嘴巴,一口又一口地撕咬着隐龙长老的身体,至于那些赤炎,也从来没有削弱过半分。

    “饶命!”隐龙长老终于恐惧了,他喊出了生平第一声求饶。

    “那些被你虐杀的冤魂,想必也曾这样向你求饶过吧?你是怎么做的呢?这世上真有报应,不是没有,只是越迟报应得越重罢了!”云悠悠看也不看对方一眼,直接转身离开。林东倒是走近隐龙长老,伸手在痛苦惨叫偏偏又让血网捆绑得无法动弹的隐龙长老身上,摸出一大堆杂物,颇带不满地挑了两样,喃喃自语地:“亏了,打个水猪,掉的装备全是垃圾!”

    师姐看了他的举动,差点没有一头栽倒在地上。

    隐龙长老惨叫连连地嘶吼:“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林东当然不会耽误别人体验烧烤的快|感,他一本正经地摇头:“朋友,你找错人了,我是和平主义者!”

    这话说得。

    可谓义正词严。

    差点连他自己也相信了。(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