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 以眼还眼
    飞叶先生反应超快,但即使第一时间将羊皮抛开。

    眼睛。

    也无法幸免。

    “为什么?”飞叶先生很不明白,像常智圣手这等高人,仙门各派尊称的老医仙,为何会使用这等卑鄙无耻的手段坑害自己?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根本就不是常智那个白|痴!”常智圣手的声音完全换了另一个人,这个带着冷漠无情又极度冷血的声音,就像挫刀般在飞叶先生耳边响起:“早在半年前,我就宰了他!为了完全模拟这个老货,我足足花了半年的时间。你知道原定的寻宝时间为何推迟半年吗?就是等我完全模仿好常智!我在百草门住了三个月时间,直到百草门下弟子,也无一人识破我的真伪,我才决定开始地宫夺宝!”

    “你是五鼎龙仙门的人?”飞叶先生现在明白过来了,在寻宝队伍中有内鬼,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被大家警惕最少几乎完全放心的‘常智圣手’。

    “哈哈,你们真是天真,以为我们仙门除了两位天尊老祖和那个端木就没有别人了吗?他们不过是明子,真正能够起用的,还得看我们!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将秘宝分给你们,邀请你们,不过是借寻宝之名削弱各派实力罢了!”假常智圣手的话表明他可不是一个人,在寻宝队伍中,还有同伙。

    “我真的好恨!”飞叶先生后悔莫及。

    早在前来寻宝之前。

    清风门的大师兄就劝他放下贪念。

    前人遗留的秘宝虽好,但涉及利益问题,肯定容易产生纠纷。到时打起来,对哪一方都不好。

    飞叶先生却认为只要这支寻宝的队伍足够大。各门各派的人都有,那么彼此肯定讲点颜面。毕竟多年相识又各个门派多多少少有点关系在内,所以安全问题不用太过悲观。

    五鼎龙仙门牵头,他们在利益上占大头没有问题。

    毕竟两位天尊老祖的实力非同一般。

    可是五鼎龙仙门只是一家,正面有灵巫控鹤门的两位长老相抗,侧面还有清风门、石鼓山派、百仙门、驱兽门和铜蛊门等等大力相助,五鼎龙仙门不可能一家独吞,先人遗留的地宫秘宝,也不是他们一家一派可以吞得下去的。尤其是寻宝队伍最后又拉了百草门、源心流和小龙窟的几位道友加入,明面实力已经不逊五鼎龙仙门多少了。

    因此。飞叶先生认为清风门加入行列,出点气力,然后稍微追求一点微薄的利益很合理。

    带上自己最看好的徒弟。

    心情愉快地来了。

    哪知道……

    结果却变成了今天这个模式,非但爱徒惨死,自己也将身陷地宫。

    “要怪就怪你们太弱,在这个世上,弱肉强食的命运,自一开始就注定了!你们清风门已经没落,我五鼎龙仙门如日中天。你们不像那些隐修老鬼那样躲起来,还跟我们竞争,岂非自寻死路?”五鼎龙仙门的野心非常大,似乎有减灭其他门派。称霸修真界的意图。

    “哈哈哈,的确是我识人不明,双眼瞎得不亏!”飞叶先生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你们狂妄自大,迟早也有报应!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我灵魂不灭。在前路等着你们!”

    “废话多多!”假常智圣手嗤之以鼻:“世间哪有报应,如果真有,我宰过多少人,怎么不见报应?”

    对于假常智圣手来说。

    修炼只讲力量。

    力量大小,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天理报应这些根本就是弱者的呻|吟。

    在他手中还有无数弱者失败者的灵魂囚禁着,怎么不见他们反噬自身?怎么不见上天报应自己?

    一句话,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就连鬼也为之辟易!

    飞叶先生没有跟假常智圣手继续争辩下去,他知道像对方这种人,已经完全沉迷力量,在没有遇到真正的强敌之前,他是不会知道忏悔的。眼睛已经失去视力的飞叶先生,缓缓地掏出一个宝珠型的法器,口中默念,将宝珠的力量激发出来。

    “你还想挣扎?”假常智圣手发出一阵嘲讽意味十足的大笑。

    “我知道打不过你!”飞叶先生很坦诚,就算眼睛没瞎,他也不认为自己可以战胜对手,更何况此刻已经失去了眼睛和中了一种不知什么种类的毒烟:“我打不过你,但不代表我就会束手就擒!清风门下,没有懦夫!我飞叶技不如人,却非贪生怕死之徒,最重要的是,我要给你一个教训!”

    “教训?”假常智圣手听了,脸上一片错愕:“我没有听错吧?你要给我一个教训?”

    “是的,你没有听错!”飞叶先生的脸有种决绝的色。

    “啊哈哈哈哈!”假常智圣手狂笑起来。

    直笑起泪花都飞溅出来了。

    这辈子。

    他还从来没有听过这么荒诞无稽的笑话。

    一个瞎子,身中剧毒,无论功力还是境界统统远在自己之下,护体法器还只是一个貌似低档货色的珠子,就凭这样的战力,还妄谈给自己一个教训?这不是天大的笑话是什么?

    面对敌人的嘲笑,飞叶先生毫不动容。

    他脸色不变。

    手中的珠子倒是渐渐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紫芒。

    “这样吧,我站在这里不动,随你攻击,如果你能伤我一根毫毛,那么就算你赢了!是的,如果你能稍微碰我一下,我也放你离开!”假常智圣手背负起双手,非常从容淡定地站在原来的位置,他开口说话,除了给飞叶先生声音定位提供方便。还表示要给对方一个活命的机会。

    “师兄,飞叶在此跟你告别了!”飞叶先生脸色坦然。生死在这一瞬间已经置之脑后,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给予敌人重创。给嚣张的敌人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来,快点来,我已经有点等不及想看你的表演了,我真想知道,你是怎么给我教训的。”假常智圣手大笑。

    珠子的紫芒越来越亮。

    最后将整个地道染得一片深紫。

    飞叶先生的气息,也提升至最高境界。

    他一手握珠,一手捏个剑诀,在额头画了个特殊符咒之后,飞叶先生咬破紧捏剑诀的食中二指。

    剑气。

    在食中二指慢慢的延伸。

    “原来是剑气。真是把我吓坏了!”假常智圣手一看,心中彻底放心了,区区剑气,如果是门下弟子,说不定感到棘手,可是拿到自己面前,这么一丁点剑气,简直是笑话!

    “疾!”飞叶先生剑指直直地点向假常智圣手,剑气挟带着鲜血。化成血剑,直钉敌人眉心。

    “雕虫小技!”假常智圣手并不硬接,说是站着不动,但等找起来。他身法快若奔雷,当飞叶的剑指一点,血剑一出。立即闪身躲过,右掌挟带风雷之声。重重地印在飞叶先生的脑门正顶。飞叶先生的头颅瞬间爆裂,鲜血自七窍中****而出。

    飞叶先生摔倒在地。

    血剑消散。

    就连护体的法珠。也裂隙遍布,黯淡无光。

    假常智圣手用脚踩着飞叶先生的胸膛,俯视着这位清风门的强者:“不是说给我一个教训吗?亏我还满怀期待的等着,没想到连个屁都不是!”

    飞叶先生头颅爆裂,奄奄一息。

    他无力回话。

    不过。

    他手中那颗破裂的珠子,忽然闪起一阵耀眼的紫光。

    它以不可抗御之势强行将飞叶先生的灵魂摄入,通过献祭,再化紫金之剑飞射而出。

    假常智圣手赶紧用佩戴法器的手掌拦阻,只是这把以灵魂献祭的紫金之剑非同一般,直接击破假常智圣手的护体法器,穿掌而过,牢牢地钉在假常智圣手的右眼之上。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飞叶先生身死。

    可是他为了给敌人一个教训,拼着灵魂不要,硬是以献祭力量,化一剑,强行刺瞎了假常智圣手一眼。他此前种种举动,包括手捏剑诀,咬破手指幻化血剑,统统都是迷惑敌人的手段。他先示弱于敌,待敌人在最嚣张最骄狂的时刻,反戈一击,最终顺利得手。

    他已经看不见最后的结果。

    只是他已经做到了。

    说到做到。

    “轰!”假常智圣手愤怒地将飞叶先生的头颅,以及整个尸首轰个稀烂,不过这一切掩饰不了他被飞叶先生强取一目的鲜血教训!

    弱者也有弱者的尊严!

    士可杀不可辱!

    像假常智圣手这种过度狂妄,恃强凌弱,轻视他人,结果就是永远挽回不得的折辱!

    “该死,你们这些蝼蚁都该死!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不,绝不!我要让你们整个清风门都化成灰烬,我要让你们清风门男子代代为奴,女子世世为娼!”假常智圣手愤怒地咆哮起来,他抓狂地以重掌将整个地道轰得摇摇欲坠,只是再怎么抓狂,他的右眼也成为了过去式。

    杀!

    假常智圣手原本还想通过假身份将一个又一个的对手玩|弄至死。

    他喜欢用这种方式,双重折磨对手的身心。

    只是这次对上飞叶先生。

    竟然玩砸了。

    只有杀。

    只有更多的死亡和鲜血,才能让他的愤怒平复过来……

    “你们统统都得死!”假常智圣手现在只想将所有人统统杀掉,而且每个人都要折磨至体无完肤再杀。

    “这个傻|逼口中要杀的人不包括我们吧?”在黑暗中,有个人细声细气地问了一句。

    “嘘!”紧接着,有好几个人同时嘘气,示意她小声一点。

    “嗯嗯,嘘!”问话的她也跟着嘘,呆萌十足。(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