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1章 碧灵丹方
    清风门的飞叶先生,在离开十层后,一直脚步不停遥遥领先所有同伴。

    虽然他提议用弟子的鲜血进行血祭开启封印。

    但在背地里。

    其实那只是一个故意的试探。

    飞叶先生打心底反对用人血开启,可是聪明的他知道,轻易不要把自己的真正用意暴|露出来。于是,伪装得很成功的他,为了血祭,跟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一阵的争吵。通过争吵,飞叶先生除了知道两位天尊老祖的真正意向之外,他还渐渐了解到,在同行中,只要跟自己唱反调的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才比较可靠。

    也许默不声的其他成员中也有迫于形势不得不沉默以对的道友,不过更多的,肯定是持赞同态度表面和善其实私底下居心叵测令人不得不加以防范的异心修士。

    比如铜蛊门的大巫信颂。

    他一直站在大家这边,当初所有人都会误以为大巫信颂就是自己人。

    经过试探,飞叶先生才知道,如果自己将这位铜蛊门的大巫划入朋友行列,那会死得很难看。甚至,就连大巫信颂的朋友,那位驱兽门出来的黑酋大师都不能够信任。

    “是谁?”飞叶先生在逃亡途中,发现有个影子在高速掠近。

    “农之后,百草遗香!”来人报了自己师门的识别暗语,又顿了顿,才小心地探问:“是飞叶道友吗?”

    “原来是常智大师,想不到是您老人家!”飞叶先生仔细一看发现是百草门的常智圣手,心中的警惕稍微放松了一点点。常智圣手在仙门各派中的名声非常好,虽然年岁稍大,较少离开山门,但各派弟子有难。或者冲关需要丹药,只要开口,常智圣手从无二话。

    如果在队伍中,飞叶先生对某个人最为放心。

    那么无疑是这位须发俱白的老医仙了。

    按照辈份。

    常智圣手几乎赶得上两位天尊老祖,他甚至比灵巫控鹤门的两位长老还要老资格一点点。

    可惜,按照功力境界。精于炼丹的常智圣手别说赶不上两位天尊老祖,就是比起随风、和风两位长老,也远远不及。单纯论功力,常智圣手几乎是所有的师长辈最弱的一位。

    除了小龙窟的走鳞道友,功力不知高低深浅。

    难以判断之外。

    卧牛香主、耿南道人、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等人普遍在常智圣手这位老医仙之上。

    “飞叶道友客气了,常智痴迷草药,误在身外事物久矣,如何敢在飞叶道友面前称一个老字!”常智圣手对自己的定位非常低,谦和的他从来不摆老资格。即使在诸多小辈面前,也没有半点倚老卖老的态度。他看见飞叶先生速度不减,也紧紧的跟着,一边笑道:“看来飞叶道友有心放弃秘宝,离开地宫,常智亦有同样的想法,不知是否可以结伴同行呢?”

    “别人我还真不敢随便答应,不过是常智大师您老人家。能够结伴同行,那是飞叶的荣幸!”飞叶先生对于常智圣手比较放心。也相当尊敬。

    他记得十年前,师兄的爱子冲关失败。

    身体受到功力反噬。

    几近致残。

    在绝望之际,师兄听说百草门常智圣手的丹药有起死回生之能,亲自背负爱子前往,结果求得良药,师兄爱子功力反噬的种种负面尽去。一身功力失而复得……虽然不是亲身经历,但经过这件事,飞叶先生对这位功力不算很高但专于医道丹药的常智老医仙有了很深的了解,也明白到那个名仙门圣手之名的并非鼓吹,实乃仙门各派的尊称。

    “飞叶道友的功力深厚。常智自愧不如!”看见飞叶先生能够潇洒自如的保持超高速度向前飞射,常智圣手跟得有点勉强。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办法。

    常智圣手自背后的葫芦中倒出一颗小小的赤红丹药,拍入口中。

    转瞬之间。

    他的脸色一红,浑身气息就提升了一个等级。

    那怕是暂时性的加持,也让旁边将这一切看在眼底的飞叶先生看得无比羡慕。

    百草门在仙门各派中不算强大,但深受仙门中人敬重,原因就是他们炼制的丹药实在奇。

    飞叶先生对于炼丹也有一点儿心得。

    只是他知道。

    自己炼制出来的丹药,跟这位常智圣手并不在一个级别之上。

    “听闻飞叶道友对于炼丹也有很深的研究,如不介意,能否给常智这炉刚刚炼就的丹药点评一下呢?”常智圣手在并排而行的时候,随手给飞叶先生弹了一颗丹药。

    “好一颗赤心丹!”飞叶先生接过,尽管心中早知道常智圣手精于丹道,可是当丹药一入手,他还是忍不住赞叹起来。跟自己炼制的赤心丹相比,这颗赤心丹堪称极品。对于自己来说,如此极品,乃可遇不可求,万中无一的存在,但在常智圣手的手中,它不过是一炉刚刚炼制的新丹中的一颗。

    “为了这些红红绿绿的小豆子,常智终身尽误!”常智圣手却唉地长叹一声,看来他个人对于自己痴迷炼丹疏于练功以至功力不高很是介怀。

    “大师精于丹道,福泽后辈,百草历经千年,百世不衰,哪像我等,上求大道遥遥无期,下对师门点滴贡献也无,这样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成,蹉跎岁月!”飞叶先生其实很佩戴常智大师,仙门各派的弟子以后会记住这位老医仙,可是又会有谁能够记住自己呢?就算是清风门下,能够记住自己的,恐怕也没有几个。

    飞叶先生欲将手中的丹药还给常智圣手。

    常智圣手却摆摆手。

    区区一颗丹药。

    他根本不缺。

    让飞叶先生点评丹药,无非是找个共同的爱好,拉近彼此关系罢了。

    收下丹药,飞叶先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颗极品赤心丹很珍贵,自己如果细细品尝,回去之后。也许能够在炼丹上面有所突破。

    既然常智圣手有意拉近关系,飞叶先生当然也很配合地提起师兄携子求药之事。

    “其实,常智幼年曾得贵门空空前辈的指点,方迷途知返。另外空空前辈授以常智碧灵丹炼制秘方,常智才走上这一条炼丹之道!”常智圣手表示自己关系跟清风门非浅,他又给飞叶先生弹去一颗绿色丹药:“你看看。常智所炼的碧灵丹,是否跟贵门的碧灵丹同出一源?”

    “这?”飞叶先生接过绿色丹药,发现这颗小小的绿丹还真跟自己门中秘方碧灵丹极其相似。

    无论怎么看。

    都有如同出一源的丹药。

    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颗碧灵丹更加精纯,是丹中极品。

    难道当年的空空长老还真指点过常智大师?只是门中的秘方,怎么能够轻易外传?

    “常智幼年有恙,须得服用碧灵丹方可保命,当年银心师姑乃空空前辈的道友,故空空前辈前来授予常智碧灵丹方,此为秘授。飞叶先生不知也属正常。常智一生,其实是忠于空空前辈之命,丹药用以救死扶生,不以门派限制,无论碧灵丹还是其他丹药,只要后辈有难来求,必加以援手。常智得救于空空前辈,亦成于空空前辈。可惜秘授一事不宜外传,空空前辈恩德才不为外界以及贵门所知晓!”常智圣手说起这件历史秘闻时。脸上还有无限感概。

    “空空长老授碧灵丹方给大师,大师又用它造福仙门后辈,又以良药救我师侄,一饮一啄,此乃天意!”飞叶先生同有感触,连声感叹。

    “常智有个不解心愿。就是将碧灵丹方重归清风门。可惜时机不对,一直不敢开口道出当年真相,今日,尚不知能够重见天日,常智不愿带着遗憾离世。飞叶先生。非是常智贪图碧灵丹方,实是秘授难言,现在常智将碧灵丹方重归清风门,附上多年来的小小心得,为酬谢!望飞叶先生圆我心愿,否则,常智死不瞑目!”常智圣手自怀中掏出一张薄薄的羊皮。

    老手在羊皮上面反复摩挲。

    良久。

    才带点依依不舍。

    却又有一种完成心愿的满足,亲手隆而重之地递还给飞叶先生。

    飞叶先生赶紧停下脚步,脸带肃然地接过。上面,果然有空空长老的气息,看来确是当年空空长老秘授给常智的丹方秘卷没错。

    “年月久远,些许字迹已经近乎模糊,所幸丹方终保不失,今日完璧归赵,常智心愿已了!”常智圣手说到动情处,眼角有点湿润了。他又拿出明显较新的羊皮一卷,递给飞叶先生:“此乃常智在空空前辈基础上,所的小小心得,万望飞叶先生不要推辞!”

    飞叶先生却是不接。

    如果说碧灵丹方能够重新拿回,是以空空长老的名义,那么再拿这个常智的炼丹心得,有点不太合适了。

    碧灵丹方重归,对于清风门来说,更大的意义在于迎回前辈的信物。

    至于炼丹。

    清风门再怎么炼,也不可能超过百草门。

    而且,炼丹所需的种种条件和各种药物缺失,就算拿了常智圣手的心得,亦是枉然。

    “大师高义,丹方收下了!”飞叶先生给常智圣手施了一个礼,他在想自己如果不收下大师的心得,那么说不定可以派个小辈到百草门下学习炼丹之术,就算不成,也可以促成联姻,让清风门跟百草门各取所长,彼此走得更近。

    飞叶先生越想越高兴。

    他将空空长老所注录的羊皮缓缓展开,同时低头恭敬行礼:“恭迎长老信物回归,清风门第一百五十三代弟子飞叶……”

    他还没说完。

    那张古旧的羊皮上面,就腾起了一阵墨绿色的浓烟,将他整个头笼罩起来。(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