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灵鼠
    是谁?

    卧牛香主大愕。

    明明没有往封印法阵滴血,怎么还会受到封印反噬呢?

    强光中看不清发出惨叫声音的人是谁,声音也因为过于凄惨扭曲变形,完全听不出原主是谁。

    “快走!”卧牛香主还想仔细察看,耿南道人却急急伸手拉了一把。

    现在逃命都来不及了,哪是查探真相的时候。

    卧牛香主马上反应过来。

    立即腾身而起。

    苍鹰般向远处掠去,紧追耿南道人身后。

    在另一侧,清风门的飞叶先生更快,他的身形已经领先耿南道人和卧牛香主数十丈。

    黑酋大师身体化成一团乌光,不疾不徐地退后着,大巫信颂伴在他的身旁,身法飘忽无定。两人离开封印法阵百米之后,想停下来看个究竟,哪想到,在强光中接二连三,有各种惨叫声响起来。一个比一个惨烈,两人顿时吓得亡魂俱冒,赶紧飞速离开,再不敢逗留半秒。

    待强光散尽。

    除了开启封印的两位天尊老祖,以及随风、和风两位长老。

    就只剩下端木先生和灵巫控鹤门的青竹蛇两位中层修士,其余的全是弟子小辈。

    站在阵前的从弟子脸带惊悸,一个个吓得不轻。

    可是他们自身没有问题。

    倒也不敢乱动。

    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故,只听见远处有人在惨叫,而且叫得撕心裂肺。异常痛苦。

    因为自身安然无恙,他们以为这是两位天尊老祖和端木先生手持法器庇护自己。一个个惊吓之余,又无比欣慰。他们觉得之前勇敢地站出来。大胆参与血祭果然是对的。师门长辈,没有参与血祭,反而得不到护佑,最后惨遭封印反噬,按照那种濒死之际发出的惨叫声,师门长辈们多半性命不保。只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师门长辈在封印法阵的反噬之下牺牲,自己回去,如何跟上面汇报?

    没有师门长辈争取权益,接下来的秘宝。恐怕没有资格参与分成了吧?

    还有,失去了师门长辈的看护,能不能走出去也是个问题。

    一时间。

    各派的弟子心念不一。

    许多人打定主意投靠五鼎龙仙门。

    不为别的,只为保命离开,地宫秘宝一出世,到时必定引起争夺,没有实力的小鱼小虾如何能够活到最后?

    “大家不用惊慌,咱们有两位老祖庇护,必定能够安然通过。你们不管是我仙门中人。还是别门弟子,只要参与血祭,我们五鼎龙仙门都一视同仁。”端木先生开口了,他让弟子们不要慌张。有两位老祖在,一切好说。

    “你们的师长不听劝告,自主离开我等法器庇护范围。已经在封印反噬中化为乌有,也有一些胆小鬼。不顾情义,弃你们而去。对于他们的无耻举动。我不好说什么,毕竟是你们门内之事,我们师兄弟只保证一点,只要还在地宫之内,你们这些年轻人就保证不会有事。接下来,大家仍然安心跟随大队寻宝吧,既然前来,就不要空入宝山。对你们年轻人而方,这次寻宝是一次很好的历练!”红袍老祖给颗定心丸大家吃。

    好说歹说。

    弟子们的惊悸终于恢复过来。

    师长不是死了就是跑了,除了紧跟五鼎龙仙门,还有什么办法?

    既然五鼎龙仙门的两位天尊老祖愿意给予机会大家。

    那就顺势投靠过去罢。

    现在的局势恶劣。

    不点头不行。

    弟子们纷纷表示愿意追随老祖,争先恐后,深怕自己自己说慢了让五鼎龙仙门的人嫌弃。

    他们不知道的是。

    这些只不过是一场早有预谋的骗局。

    由五鼎龙仙门和灵巫控鹤门两家长辈联手导演。

    先由两位天尊老祖和两位长老合力制造一场强光闪烁的假解封,制造出来的光效十足,极其吓唬人,再由擅长口技的青竹蛇用不同声调发出各种凄厉的惨叫声,以吓退那些心中多疑早成惊弓之鸟的各派师长。趁各派师长惊吓逃离,端木和两位天尊老祖趁机开口,收服各派弟子。

    “端木,你去看看,能不能把那些吓破胆的胆小鬼找回来!”红袍老祖给端木先生一个追杀任务,他的用就是杀光各派师长,最少也要阻止他们再进十层。自一开始,他就没想过跟别人共享。

    “是,弟子一定尽力劝告各位师兄回来!”端木先生恭敬地行礼道。

    “阿青你也去吧,做个证明!”随风长老也让青竹蛇一同前往。

    “明白!”青竹蛇功力远不及端木先生,可是他也有用,可以模拟不同人的声音,在特定的环境中,有极强的欺骗性。此外,青竹蛇出身灵巫控鹤门,对于驱使怪物和机关陷阱方面,也有独到的理解,让他辅助功力深厚足智多谋的端木先生,简直如虎添翼。

    “第一层解封已经完成,只要再解开第二层,那么地宫秘宝将唾手可得!好了,我们暂且休息,大家先找地方坐下,吃点东西,尽快恢复!”红袍老祖又体贴地让众弟子休息。

    众人一听。

    赶紧席地而坐。

    五鼎龙仙门的弟子,个个脸带得色。

    别的门派弟子则带点讨好,各种师兄亲热地叫上了,有擅长拍马的更是趁机发挥个人特长。

    地宫三层。

    虽然自镜子中看到了一切变化,但师姐仍然有点不明白。

    这五鼎龙仙门想干嘛?收那么多外门弟子,他们不是想趁机挖墙角收徒弟吧?

    林东看出了她的疑惑,笑道:“红袍老祖绿袍老祖两位和灵巫控鹤门的两位长老联手搞了个假启封。其实封印一点儿没开解,那些强光是他们联手搞出来骗人的。吓退了竞争对手。他们自然是用其他门派的弟子来血祭,不过估计这个伪善的面孔。还要等到端木追杀那些人回来才会原形毕露!”

    “原来是这样!”师姐听后恍然大悟,敢情是故意稳住那些可怜的祭品呢!

    “我们继续看他们狗咬狗?”叶倩如更希望试试手。

    “可以了,我们到五层等着他们。”林东表示时机已经成熟。

    “看来得快一点,不然那些人会让阴险的端木杀个精光!”千郡觉得要是动稍慢一点,说不定会赶不上这场尔虞我诈的战局。

    “那些家伙全部不是好东西,死了就死了,要是没有这些败类,那些修炼界的风气会好上许多!”师姐对于卧牛香主、耿南道人、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等人也没有好感。他们如果让端木杀了,她毫不意外。倒是绿袍老祖,她希望能够在他最得意的时候,将他狠狠地踩到脚下。身为一个前辈,竟然如此谋害小辈,这种人要是还继续呆在修炼界威福,以天尊老祖自称,那么就是修炼界的耻辱!

    “放心,保证他们一个也跑不了!”林东早命令妖怪大军在五层封住去路。

    潮水般多的妖怪。

    密密麻麻封住五层的咽喉要道。

    卧牛香主他们就算再强大一百倍也过不去。

    假墓九层。

    随众逃回九层的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停下了脚步,他们不仅自己止步。还唤住了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两位道友,我们是不是有点太杯弓蛇影了?刚才我看见飞叶先生和百草门的常智圣手,再之前,好像还看见源心流的真知大师和他的挚友银驼先生。除了小龙窟的走鳞道友和灵巫控鹤门的青竹蛇两位之外。我们的人齐了,好像没有谁被两位天尊老祖引导封印法阵反噬惨死吧?如果有,那就是走鳞道友。青竹蛇不太可能,因为随风、和风两位长老肯定不会同意拿他们的人来做祭品!”

    “的确有可能是走鳞道友。我也没有看见他!”卧牛香主停下脚步,仔细一思量。发现疑点多多。

    “难道现在还能回去?”黑酋大师摇头。

    一离开。

    就等于翻脸了。

    再厚的脸皮,也不可能当无事发生。

    再说,双方的芥蒂已经结下,这次封印逃了,那么下次呢?

    如果红袍绿袍两位天尊老祖真的有意引导封印法阵杀人,那么有一就有二,接下来肯定不止这一道封印,在打开秘门后,里面说不定还有,到时又会轮到谁呢?

    这一次幸运逃跑了,走鳞道友惨死。

    那么下次还有那么幸运吗?

    “不能回去,回去就是送死!”耿南道人吓了一大跳,现在回去,不成为两位天尊老祖杀人立威的目标才怪!

    “非但不能回去,还要快点离开,万一两位天尊老祖追上来,我们死无葬身之地。”卧牛香主觉得还是继续跑路比较好,停留太久,容易出事。

    “就这样回去,空入宝山,实在有点不甘心。”驱兽门的黑酋大师提议道:“两位道友,要不你们暂且留下给我护法,我驱个灵兽回去看看究竟。说不定两位天尊老祖也身陷封印反噬,无力自保呢!不看看真相,我们就这样一走了之,实在有点可惜!”

    “你随身有灵兽带着?”卧牛香主根本没看见什么灵兽。

    “灵鼠,嘿嘿!”黑酋大师自怀中摸出一只貌不惊人的小灰鼠,除了眼睛特别的明亮,隐隐带有近乎人类智慧的光芒之外,这只小灰鼠跟普通老鼠毫无两样。

    “它能行吗?”耿南道人表示怀疑。

    “就这样才不现眼,放心,它精明得很,只要我走过的路,它都会牢牢记住,一点不会弄错!只要我再在它的身上放个咒诀,等它到了地头,我再用法器跟它的眼睛联系起来,我们就可以知道封印法阵那边发生什么了!只要不靠两位天尊老祖太近,让他们感应出来,这只灵鼠完全可以瞒过所有人,你们放心,我让它看一眼就走,绝对耽误不了事!”黑酋大师对于自己的灵鼠探察有百分百的信心。

    “小心半路上的妖怪!”卧牛香主还是有点不太看好这只丑陋的灵鼠。

    “下面没妖怪,再说普通妖怪哪追得上我的灵鼠!”黑酋大师在小灰鼠的脊背上轻抚几下,又咬破手指,沾着鲜血,在小灰鼠的头顶虚空连点连画,口中念念有词。

    好久,仪式才宣告完成。

    小灰鼠身上黑光一闪,浑身气息忽然深深隐藏起来了。

    放到地面上,如果不用眼睛看,那么谁也都会以为它是一块石头,而不是一个鲜蹦乱跳的小老鼠。

    “吱吱!”小灰鼠发出吱吱两声叫喊。

    “对,一直顺着我的气息走,我的宝贝,记住快去快回!”黑酋大师俯下身,很疼爱地在小灰鼠的头顶抚了一阵子,又向十层的方向一指,小灰鼠灵性十足地点点头,四肢发力,敏捷无比地向十层飞奔而去。它快如利矢,几秒即消失在地道深处。(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