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人心叵测
    地宫三层。

    打完石妖boss之后,师姐感觉整个人无论的眼界还是心境,都有了一个极大的升华。

    原来对战绿袍老祖,纵然也有必胜的信心,可是却没有摆脱跟强敌对战的紧张感,在应战方面,多少还因为未知变化而感到一丝丝压力。到了现在,当亲身战过泥人、沙虫、沙人和石头怪,又见识过林东用血魂印减杀千米之巨的石妖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现在回过头来再看绿袍老祖,感觉这种所谓的强敌其实无比的渺小。

    至于压力。

    在石妖那遮天巨掌下历练过来。

    压力这个名词,悄无声息地有了全新的定义!

    “五鼎龙仙门的人到哪了?”师姐迫不及待想看看自己的褪变。

    “到了十层。”林东拿出镜子示意大家过来观看。没有接到进攻的命令,除了蛛妖一路跟随,别的妖怪不会骚扰他们,寻宝队伍很顺利抵达了假墓十层。

    来到那个误导性的封印法阵之前。

    寻宝队伍。

    内部有了第一次的公开争执。

    清风门的飞叶先生提议,用抽签的方式,让一位弟子用鲜血启动这个封印阵法。

    根据他的说法,这位弟子的性命自己会用最好的法器保护,理论上不会有任何的伤害,而且封印法阵所需的鲜血并不多,估计只需要五百到一千毫升的血液左右。寻宝队伍中有大量的补血丹,也有大量恢复药剂,纵然大量失血,也只是虚弱一段时间,并无生命危险。

    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两人则坚决反对。

    他们知道。

    仅仅是用点鲜血,那说不定会跟飞叶先生所说一样。

    可是。只要鲜血一沾封印法阵,估计马上就会产生献祭效果,到时任何法器也保不住这位弟子的生命。

    飞叶先生有这个提议,是因为清风门唯一的弟子已经在进洞时挂了,无论怎么抽签,也不是他清风门的弟子冒险牺牲。

    “我们可以用鱼或者怪物的鲜血。只要量大,开启封印的效果应该差不多!”卧牛香主在外界行走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做事经常不择手段,可是他再狠,也无法做出用自己门下弟子来献祭的卑鄙之事。他可以想像,如果用一个弟子的鲜血献祭,当这个弟子被封印法阵抽干鲜血,变成一具干尸,或者其它方式惨死当场。那么对其余弟子会有多大影响。

    这个封印用人命开启了,如果下面还有封印法阵呢?

    到时候。

    谁还愿意继续上?

    如果用鱼或者怪物的鲜血代替,那又不同!

    在地底有水,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地底鱼和各式各样的怪物,将它们捕捉来,收集大量的鲜血,献祭起来效果不一定能赶得上人血,但量大。也足够应付过去。

    “用鱼血不是不好,可是如果属性不对。极可能产生封印效果,封印非但没有开启,反而更加严密了。这样一来,我们就需要等待更多的时间,得等到鱼血产生的副用完全消失,才能重新进行献祭。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耽误。所以,用一个弟子的鲜血,以最快的速度,破开封印才是最好的办法!我有个建议,在获得秘宝之后我们将一份非常优厚的份额。送给这位弟子为补偿。”飞叶先生又许了个条件。

    “你们谁想试试?”铜蛊门的大巫信颂似乎也赞同这个提议。

    “……”卧牛香主一听,不说话了。

    耿南道人也意识到不对劲。

    自己两个人的坚持。

    有点孤立。

    五鼎龙仙门的两位老祖不发话,端木先生没有开口表态,灵巫控鹤门的两位长老肯定不愿意用人血,只是他们是老江湖,在不到最后时刻也不表明自己的意向。

    在寻宝队伍中,只有两个人持有这种想法远远不够。

    原来卧牛香主以为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他们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哪想到,大巫信颂现在的眼内只有秘宝,再没有别的。为了更快地打开封印,他竟然同意用弟子的鲜血和生命去献祭。大巫信颂是这个态度,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是这样。在孤立的情况下,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决定少说两句,要不然,最后说不定秘宝得不到,还没命活着走出地宫。

    绿袍老祖背负着双手,头昂得高高的。

    似乎对于别人的争执不屑一顾。

    站在旁边的红袍老祖则威严地审视着每一位成员的脸,似乎在寻找最合适的人选。

    “你们心有顾虑我们很理解,但这个血祭不会有任何危险是肯定的。有我和老三两个在,有任何问题,我们都可以护得周全。要不这样吧,你们有想法,就不必了,我们五鼎龙仙门应该有挺身而出的弟子,你们小辈之中出来一个人吧,只要有人站出来,勇敢地给队伍打开大门,以后回去,我就把一门绝学传给他!”红袍老祖开出了条件。

    有天尊老祖做保证,又有秘宝分成和师门绝学诱惑。

    五鼎龙仙门的弟子,纷纷请愿。

    就连端木先生。

    也站出来。

    躬身。

    态度非常的诚挚:“五鼎龙仙门的弟子,永远不缺乏勇气之辈,历次斩妖除魔,哪次不是我们仙门弟子冲锋在前?端木身在仙门,深感荣幸,而且同为小辈一员,于情于理,也应该在挺身而出的行列之中。老祖,端木深受仙门培育大恩,如果能为仙门增添荣耀,生死又何足道哉!”

    他一番话说得五鼎龙仙门众弟子连声喝彩,一时间士气爆发,一个个胸中热血沸腾,心理恐惧的阴影不翼而飞,人人争着要为师门献身。

    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看得目瞪口呆。

    端木先生这是要干嘛?

    深怕大家死得不够多还是怎的?

    明明是一个坑,还要挖大些。让更多的人跳下去?

    五鼎龙仙门的弟子个个激动得恨不能当场就替师门去死,就连其他门派一旁围观的弟子,也羡慕得不行。

    在他们心中,两位天尊老祖那是仙级别的大人物,绝对不会欺骗自己这等小辈,他们说没事。那肯定就不会有事。奈何自身不在五鼎龙仙门之中,就算想主动献出鲜血开启封印,也没有那个资格!

    “端木,你就别来添乱了!历练历练,总得给小辈们一个机会,否则他们以后怎么成长?”红袍老祖大手一挥,拒绝了端木先生主动血祭的请求。

    “要不这样如何?二哥,我们让多人参与,弟子一辈。人人都上去滴几滴血,封印开启之后,纵有少量反噬也有多人分担,对于我们的护佑法器也不会造成达大压力。”绿袍老祖一说,五鼎龙仙门的弟子欣喜若狂,人人都上去封印法阵之前,以匕首划破手指,往封印法阵上滴上鲜血。

    有的人为了表现得更加虔诚。故意往上面滴洒很多鲜血。

    直到绿袍老祖挥手。

    才依依不舍地返回队列。

    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心有不解。

    难道五鼎龙仙门想一次干掉自己的门下?这根本不可能啊!还是五鼎龙仙门真有规避封印的办法?

    再看。端木先生竟然也前往封印法阵前,划破手指,往上面滴洒鲜血,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心中就更加迷惑不解了。端木先生这种聪明人,不可能做这种白|痴的事情才对,他这是要干嘛?

    这太不正常了!

    “老祖。我们也能贡献一点力量吗?”有别的门派的弟子看见五鼎龙仙门的人都滴血,也想争功,最少在两位天尊老祖的面前,积极表现。同时还有人想法是这样,一起滴血肯定没事。要是没滴血,说不定就让两位天尊老祖给记上了,到时百分百有小鞋穿!所以,小辈们无不开口央求,希望两位天尊老祖给自己一个机会,反正不管滴洒多少,尽了这份心就好!

    “你们不怕死?”红袍老祖哈哈大笑起来。

    “有老祖的护佑,我们还不敢大胆行事,那么谈何历练!”有嘴巴利索的弟子,立即奉上新鲜**的马屁,老祖威也跟着喊上了。

    “你们年轻,做事冲动,不懂得深思熟虑更不知道生命的珍贵!”红袍老祖笑骂道,他表面是批评弟子小辈们不懂事,其实是指桑骂槐,暗讽卧牛香主和耿南道人他们胆小如鼠,遇事顾虑重重,还不如这些头脑简单做事冲动的年轻小辈。

    “……”卧牛香主低着头不吱声。

    佯装听不懂红袍老祖的训话。

    他打定了主意。

    那怕被笑死。

    也不往上面滴洒鲜血。

    自己可不是五鼎龙仙门的人,没有他们门派特有的保命手段,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血祭时搞鬼,所以,打死也不能上当!

    跟卧牛香主一样想法的还有耿南道人他们。

    包括刚才提议让弟子抽签血祭的清风门飞叶先生也不发一言,只静静地仰首向天。

    等弟子小辈们都往封印上滴洒过鲜血,整个封印法阵,已经让鲜血染红。上面有无数的光芒缓慢闪亮,但没有真正触发,它还在沉眠,没有完全启动。这个时候,红袍绿袍两位老祖,在给滴洒过鲜血的弟子,无论是门下还是其他门派的弟子,统统画上护身符咒,又让端木先生,拿着一个银色的法器站在弟子中间,以护佑这些勇气可嘉的弟子生命安全。

    “都准备好了吗?”红袍老祖跟绿袍老祖在封印法阵前面做了启动仪式之后,最后又一遍询问端木先生。

    “回老祖,我们都准备好了!”端木先生平静地回答。

    “那好,启动封印吧!”红袍老祖示意灵巫控鹤门的两位长老上来,一同启动封印仪式。他这样做,一是表示自己没弄手脚,二是让灵巫控鹤门的两位长老参与启封,毕竟对于解除封印而言,随风、和风两位长老也是不可多得的助手。

    卧牛香主跟耿南道人悄悄对视一眼。

    脚步悄然之间。

    往远处挪了一点儿。

    趁人不注意,又挪远一点点。

    无独有偶,卧牛香主发现在自己的左侧,清风门的飞叶先生,也悄无声息地移动着脚步。

    在远处,还有低头窃窃私语地黑酋大师和大巫信颂,他们似乎要谈点什么机密,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远处。

    封印法阵得两位天尊老祖和两位长老的共同开启之下,闪烁出慑人心魂的能量波纹,一时间,地底世界光芒大,整个空间形如白昼,强光映得人眼紧眯,难以视物……

    “啊!”有人在强光中发出了一声惨叫,但令人奇怪的是,这并非弟子群中发生,而是另有其人!(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