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0章 蛛妖!
    端木先生带队的弟子寻宝队,在绿袍老祖的支援下,穿过假墓一层二层。

    抵达三层。

    成功跟红袍老祖一行汇合。

    绿袍老祖脸带得色,因为他一出马,就解救了整支队伍的安危。

    “出发!”红袍老祖对于这个结果比较满意,五鼎龙仙门几乎不费气力就彰显了实力,震慑效果明显,非但虫子争相走避,就连共同寻宝的各位修士,也暗生敬畏。

    一番恭维之后。

    合二为一的寻宝队伍,重新鼓勇上路。

    有长者以及两位天尊老祖坐镇,弟子小辈们士气高涨,个个恨不得找个机会表现自己。

    四层。

    有地图在手的寻宝队伍费了点手脚就穿过了,其间有虫子怪物来骚扰,但让绿袍老祖轻易打发,完全不成威胁。灵巫控鹤门的随风长风、和风长老负责破解机关陷阱,在他们这种行家的眼中,各种隐蔽的机关一一识破,寻宝队伍除了在通过某些区域稍微小心一点,普通地段,完全可以安心而行。事实上能够值得两位长老出手的地方并不多,普通机关陷阱,灵巫控鹤门的青竹蛇就可以解决,只要最隐蔽的机关陷阱,才会劳动两位长老大驾。

    “终于到五层了!根据此前的情报,这里是地宫的分水岭,自这里以下,机关陷阱更多更厉害,妖怪虫子也更多疯狂!”端木先生色比较严肃。

    寻宝进展相对比较顺利。

    可是,在他的心中,隐隐却感到一丝不安。

    虽然折损几人。看似受到了挫折,但是真正的交战却没有几场。跟此前的情报有点儿不符。

    端木先生没有说出来。

    他心里。

    其实有一种非常古怪的想法。

    根据地底生物获得能量就会进化的理论,这地宫下面。地底生物应该获得过不少能量,因为无论国内外都有人进来寻宝,有的人还动用了高科技手段,比如枪支或者火焰喷射器之类的东西。即使不计那些东西,进入者无不是强大的武者,又或者基因士兵,他们的血肉肯定能够提供大量的能量,促进地底生物的基因。换而言之,地宫下面的虫子应该有进化者。

    非是全部。但肯定有。

    万一,在这些虫子怪物的进化者中,有进化出狩猎灵智的生命。

    它们会不会暗中观察入侵者,然后制定计划围猎呢?假如这些进化出狩猎灵智的怪物是族群的首脑,一个意志可以调动整个族群,那么这种可能性极大……

    “狡猾的蛛妖!我敢说,在二层的时候,我看见就是它!没想到它一直尾随我们下来了!这只蛛妖到底想干什么呢?不要告诉我,它是个侦察兵!”百仙门的耿南道人想用符咒攻击一只鬼脸蜘蛛。他差点得手,只是那只长腿蜘蛛狡猾之极,引诱耿南道人一直向前走,要不是随风长老喝破。耿南道人还不知道面前就是隐藏的机关。人竟然让蜘蛛给算计了,耿南道人非常的恼火,偏偏他的最大本事是‘打’。擅长近战,远距离攻击。那真心不是他的强项。

    “会不会是物有相似?”有位修士提出质疑。

    “蛛妖看起来都一个样!”有人同意。

    “不是相似,就是那一只。耿南道友说得没错,刚才那只蛛妖,就是二层我们看见的那只!”驱兽门的黑酋大师肯定了耿南道人的说话。

    “二层到五层,中间相隔那么远,如果真有大群的妖怪,它们要攻击我们,早就动手了!依贫道看,这里的虫子虽多,但真正达到妖怪的却没有几只。那只蛛妖不过是其中之一,它想吃掉我们,又忌惮两位老祖,一直不敢接近,所以才一直跟着我们!它们就算是妖怪,可是局限于地底,成精了灵识也不会很高,除了吃人的本能,别的方面其实没加强多少!”铜蛊门的大巫信颂却认为不过如此。

    议论之间。

    寻宝队伍继续往下走。

    普通的弟子除了提高警惕没啥好办法,在这里,也轮不到他们小字辈开口说话。

    端木先生脸沉如水,心里想什么,别人根本猜不到。

    两位天尊老祖功力深厚,可以来去自如。

    他们是真不在乎。

    假墓五层。

    走了一段路后,寻宝队伍惊讶地发现原来地图上堵塞了的一条通道,竟然是敞开的,跟情报上不太一样。

    那接下来该怎么走呢?是继续按原计划绕过这明明可以直通的路,绕一个大弯,自另外不堵塞的通道重新转到下面,还是直接下去?

    绕路,有前人的经验,不容易产生意外,就是麻烦,最终费了好大的劲又会回到这里来。

    不绕路的话,则容易误中机关。

    表面很近。

    几百米的距离本来想绕近十公里的路,费时费力。

    “我觉得还是绕路,既然这里以前是堵上的,里面必有机关!我们稍微走远一点,但过程无惊无险,比自陌生区域冒险要好!”石鼓山派的卧牛香主提了自己的看法,相对谨慎的他,认为绕路可以规避未知危险,寻宝之旅最重要主是稳,时间倒在其次。

    “你这种做法就是舍远求近,浪费时间!我们本来时间就不太充裕,须知天明之后值守就会苏醒,到时必有大部人马封住出口,现在有近路不走,偏偏要浪费气力,我想不通!”清风门的飞叶先生却不赞同。

    “封住出口也比误入歧途要强吧!除了龙口矿洞,我们还有另外一个秘密出口,要不是不想暴|露了,我们甚至可以自那里进!寻宝首要问题是平安抵达!”耿南道人是支持卧牛香主的。

    “谁不知你们是朋友,一个鼻孔出气!”飞叶先生哼了声。

    “我们没招你吧!”耿南道人苦笑。

    他知道飞叶先生为什么不满。

    因为折损的四名弟子中。就有清风门一个,而且还是飞叶先生自己座下的弟子之一。

    再说。飞叶先生就带这么一个爱徒前来,现在已经折了。他当然毫无顾忌。心情不好又无处发泄的他,听不进别人良性建议很正常。

    红袍老祖此时拿出了他天尊老祖的权威来征询:“随风和风,你们两位能够保证解决里面的机关吗?”

    他这样问,表面是征询意见。

    其实就定了一个调。

    那就是走最近的这条通道。

    无论别人的意见如何,这条也许是虫子无意中触发打开了的通道,他都走定了!

    既然红袍老祖他是这个态度了,灵巫控鹤门的两位长老,自然也不会执拗:“虽然资料上没有,但根据各层所布的机关来看。还是有一定规律可寻。这短短的几百米,只要各位随我们师兄弟的脚印去走,不胡乱触发其它位置的机关,应该没什么危险!”

    “我们师兄弟,可以走在队伍的最前头!”为了加强各人的信心,和风长老又表示可以亲自带队。

    “辛苦两位!”红袍老祖闻言,点点头。

    手一挥。

    他的意志已经决定下来。

    走这条最近的路,不管此前资料如何,他都要走近的。

    别人没他那份功力。信心其实不大,可是又没有谁敢提出异议,只好暗压不快地开口附和。

    端木先生聪明。

    他知道走在最前面未必是件坏事。

    灵巫控鹤门的两位长老表面看起来很伟大,带队走在最前面。其实是两个老滑头。走在最前头,以他们的功力和破解机关的经验,几乎百分百不会出事。一是他们有足够的能力破解。二是实在破解不一,还有足够的功力规避。走在后面却不一样。机关陷阱一旦发动了,随风和风两位长老肯定能够逃脱。可是后面的人却不一定。

    原来位于队伍中段的端木先生,悄然无声地加快脚步,赶到队伍的最前列。

    仅次两位天尊老祖之后。

    与之相反。

    像石鼓山派的卧牛香主以及百仙门的耿南道人等等,却有意无意,落在队伍后面,包括清风门的飞叶先生也不例外。他们跟端木先生想法不太一样,远远地留在队伍后面,他们更容易看清局势,一旦不妙,可以前移,也可以后跃,反正不走在第一。

    他们可没有两位天尊老祖的功力,一旦真的发生机关事故,可以瞬间出反应。

    各人心态不太一样。

    有人愿意靠近。

    有人愿意滞后。

    至于五鼎龙仙门以及其他门派的弟子,他们这些小辈子根本没有资格决定自己的位置,只能老实被动地留在队伍中。就算有聪明人,也不敢擅自行动,如果人人争先恐后,场面乱一团,那样不仅容易踩中陷阱,更会激怒两位天尊老祖,到时杀一儆百,掌毙几人立威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他们除了提高警惕,就是默默祈祷不要出事。

    当然。

    也有大安主义者。

    这部分人觉得那么多的路都已经走过来了,何必在意区区几百米……灵巫控鹤门的两位长老自进地宫,识破机关无数,这里肯定也不例外!

    新打开的通道,果然很多机关陷阱。

    还好两位长老非常给力。

    一路破解。

    很快,地图所呈示的安全地段就在眼前。

    速度最快的红袍、绿袍老祖两位,甚至已经飞身而起,脚尖连连点地,飘飘然飞越十数丈空间,落到原来堵塞的地段之外。他们不愿意随风长风、和风长老两位抢光了风头,提前飞越出去,挥袖,扫出一道道烈焰,将外面的虫兽驱散,抢下两位长老带队安全渡过的首功。

    “机关真多!”石鼓山派的卧牛香主看见头顶石壁几乎遍布机关,还好,除了虫子,没有谁会傻到跑到石壁顶部去触发机关。

    寻宝队伍看见安全地段在望,两位老祖又清除了外面的虫兽,不禁欢声雷动。

    就在大家欢呼的时候。

    卧牛香主也暗暗松下了心头大石,毕竟这时候谁也不愿出点意外事故啥的,能安全渡过,那最好不过了!在收回目光的一刹那,卧牛香主眼中余光又看见了那只鬼脸蜘蛛。它似乎还没有放弃,在石壁上方无声无息地跟了上来。

    “看!”卧牛香主悄声示意身边的耿南道人注意身后。

    “又是那只蛛妖!”耿南道人也看到了。

    “它那么聪明,肯定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踩到机关了吧!”卧底香主有点幸灾乐祸,他刚才其实可以吓退这只蛛妖的,可是他偏偏不,因为他想看见这只贪婪的蛛妖付出代价。最好就是一步步地跟随,然后一不小心地触发某个机关陷阱,最后悲惨地葬身毒箭或者利刃之下。

    “近了,这只蛛妖死定了!”耿南道人明白卧牛香主的心态,他也乐于看戏。

    “两位道友,蛛妖狡猾,如果它会触发机关而亡,恐怕早就死了,我怀疑它是不是有意为之……”驱兽门的黑酋大师脸色却不太好。

    “你说有意为之?一个蛛妖有那么聪明吗?”卧牛香主开始还有点不屑,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劲,地宫的机关那么多,如果这些到处乱爬妖怪真的那么傻叉,恐怕早就灭绝了!这家伙恐怕还真的跟黑酋大师猜疑的那样,恐怕跑过来踩机关,是有意而为的行动!

    “草,那怎办?”耿南道人直接爆粗。

    “快阻止它!”卧牛香主急了,可是他现在才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那只鬼脸蜘蛛已经成功触发机关。

    在机关触发的一瞬间,卧牛香主、耿南道人和黑酋大师都有种错觉,他们仿佛看见鬼脸蜘蛛背上那张狰狞的鬼脸,正在无情地嘲笑自己……(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