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老祖神威
    跟有红袍老祖绿袍老祖坐镇的队伍不同。

    端木先生带队的弟子寻宝队。

    还没到假墓。

    就已经损失了四人。

    惊人的伤亡远远超出了端木先生原来的想像和预定,如果不是他奋力营救,弟子寻宝队会伤亡更大。在队伍中,有两名五鼎龙仙门的弟子被怪物突袭身亡,尽管端木先生立即出手,击杀怪物,但性命已经无法挽回。另有一名清风门的弟子,走着走着倒了下去,他莫明其妙的不知什么时候中了毒。

    毒性之烈。

    不管哪个门派的祛毒丹药都没有用。

    最后,端木先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毒发身亡。

    第四个死亡的弟子,在经过断桥时,一只巨大的蝙蝠无声地飘飞过来,将人抓了起来。

    旁边的同伴见状,疯狂攻击,端木先生更是恼羞成怒地发射了一枚飞梭法器,瞬间将蝙蝠的脑袋击爆。大蝙蝠带着那名弟子,跌落了深不见底的暗河,无论是蝙蝠还是人,都没有浮上来。

    或许是河底的怪物吞食了。

    也许是水底漩涡。

    不管是哪一种,都让端木先生的脸黑如锅底。

    他没想过,自己单独带队的结果,会差到这等程度。

    二十个自己门下的精英弟子,以及十五个其他门派前来相助的弟子,在还没有抵达地宫入口的半路,就已经折去其四。

    这条路,才刚刚开始!

    要是走到地宫十层。那还得了?

    当走到地宫一层的时候,当端木先生看见满地乱爬的毒虫。就知道自己不求援不行了。

    他很不情愿。

    可是现实迫得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如果他执意带队硬闯,那么结果极可能就是全军覆没。

    “点纸鹤!”端木先生黑着脸。让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的俊秀弟子用法器传讯。

    “啪!”那位相貌俊秀私下跟端木先生关系非浅的弟子自怀中掏出一个绵盒,打开盒子后,他小心翼翼地自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纸鹤。以他浅薄的功力,要对付强大的妖物不太现实,点燃个警讯纸鹤倒没什么问题。只见他竖起剑指,在半空中划出符咒,口中念念有词。

    半分钟后。

    托放在另一只手掌心的纸鹤,微微地颤动起来。

    俊秀弟子剑指按在眉心,又画了几画。最后疾点在纸鹤的头上,口中轻叱一声‘疾’!

    纸鹤在一点之下。

    忽然弹飞起来。

    飞天数米。

    待快要下落的时候,纸鹤无火自燃,最后迅速燃尽,化灰烬回归大地。

    这是五鼎龙仙门很高级的火鹤通灵咒,在仙门各派中非常有名,非普通门下弟子所能获授。

    看见俊秀弟子施展这种高级灵咒,五鼎龙仙门的弟子目中都流露出羡慕的表情。至于其他门派的弟子,小门小派哪有这种高级咒诀学习。对于深受端木先生宠爱的俊秀男子,直恨不得立即以身代之。

    此时在假墓三层歇息的红袍老祖和绿袍老祖,忽然站了起来。

    “端木那边传来了警讯!”红袍老祖脸色一下子变了。

    “没错!是我们门中的火鹤警讯,莫非端木他们那边遇到了危险?”绿袍老祖也感应到了。点头,确认了红袍老祖的感应。

    “你留下,我马上去看看。”红袍老祖非常生气。端木先生做事一直让人安心,没想到进入地宫寻宝这次。却出了岔子。如果在场尽是自己人,那倒无所谓。偏偏这里多是外人,让爱面子的红袍老祖有点难堪。不过,他也非不明白事理之人,端木先生既然以火鹤传讯,那就是遇到了麻烦,不去救援肯定不行。

    “我的速度要快一点,我去吧!”绿袍老祖更加袒护端木先生,他知道,如果自己脾气很急的二哥过去,肯定免不了一通责备。

    “快去快回。”红袍老祖挥了挥手。

    看见两位天尊老祖的表情,随风长老他们猜到了几分。

    可是这个时候谁敢乱说,更何况队伍中,也有自己门中的弟子在呢!

    和风长老佯装不知,试探地问:“老祖,可是端木带队来了?地宫入口的虫子特多,需要谨慎行事,要不我们一起出去接应他们吧?”

    红袍老祖心里很不快,但又不好发,只好闷声闷气地摆摆手:“老三去就行了,区区小事,没必要劳师动众的!这里的妖怪多不假,可是能够真正有威胁的一个也没有!端木就是生性谨慎,才会用火鹤示警!大家抓紧时间休息,等调整过来,我们一口气下到八层!在八层之前,我们再稍停留,最后一鼓气,进入十层!各位,秘宝就在眼前,机不可失,望大家配合我们五鼎龙仙门,共取地宫至宝!”

    听他这样说了,和风长老自然不会开口相违。

    至于有心拍马的修士赶紧表态:“老祖有令,我等岂会不从,此番寻宝,我等必定全力以赴,为两位老祖尽心尽力!”

    一番拍马。

    红袍老祖的表情才稍好一点。

    他希望端木能够快点带弟子来到身边,免得这些脸上满面笑容背地里说不定是什么心态的家伙笑话自己。

    有绿袍老祖出马。

    他相信就算地宫有千军万马拦路,也难不倒自己的老三。

    跟乐观的红袍老祖不同,绿袍老祖在原路返回时,察觉地宫里的虫子更多了,也许是人气的吸引,也许是妖怪的驱赶或者鼓动,二层到处都是虫子在爬动。唯一让绿袍老祖感到庆幸的是,虫子虽多,却没有几个妖物。多是面目狰狞的地底怪虫,而不是拥有灵智和妖力的妖怪!

    当绿袍老祖赶到假墓入口。

    他发现。端木先生正带领弟子结阵而御。

    成千上万的虫子就像潮水那般,在阵外游动。各式各样的虫子,并非一个族群所生,但它们却团结合,将数十人迫在一个角落,大有随时涌上淹没的势头,情况非常危急。

    “端木!”绿袍老祖飞身而起,飘飘然,越过地面上的虫潮,落在端木的身边。

    “老祖您来了!”端木先生大喜过望。

    原来他发警讯还有点犹豫。

    觉得给长辈丢脸了。

    可是现在。他却没有这种感觉。

    相反,现在端木先生的心中,认为自己提前以火鹤求援是一个非常聪明又及时的举动。

    如果绿袍老祖再来晚一点,那怕是十分钟,恐怕这匆匆画下来的驱虫咒阵就抵挡不住外面的虫潮了。外面的虫子越来越多,自己有宝物护体,不需顾忌,可是这三十几人,他们多半在劫难逃!现在把老祖召来。挽回一众弟子的性命,非但不是过错,还是大功一件!

    别人的感受端木先生可以不在乎,但两位老祖。他不能不谨慎以对。

    要知道。

    五鼎龙仙门的门主年纪已大,隐隐有培植继承者之意。

    在门中端木是最佳的人选,无论功力、心智又或者领导才能。都是上上之选,可是即使是这样。并不代表他没有竞争对手。门中,最大的对手。莫过于门主的儿子,他同样拥有一身功力,要不是为人处世方面稍逊一筹,端木说不定连提名的资格都没有。此外还有一位长老,天赋极佳,乃是上代门主的侄孙,无论继承血统又或者资格丝毫不逊。

    端木想在三人中突围,最后获得门主之位。

    两位天尊老祖的支持必不可少。

    可谓缺一不可。

    门主的心思,自然是传给自己的儿子,可惜同样拥有强大话语权的金袍老祖却不赞同,他推举的是门中另一位跟端木相提并论的乐正长老。

    而红袍绿袍两位天尊老祖,却是端木的支持者。

    他们两人,只要一人改变主意,那么端木肯定会在竞争中落败。

    所以,如果让两位天尊老祖一直支持自己,一直成为自己的最大臂助,乃是端木多年来谋划的重点。

    “全体灵台剑咒!”绿袍老祖一来,立即接管了话语权,命令所有的弟子准备出手。他的命令,下面的弟子无不依从,那怕其他门派弟子,对于绿袍老祖也奉若明。

    所有弟子齐齐抬手剑指。

    再聚于眉心。

    凝起一丝一缕的灵气。

    除了继续以阵守御的端木之外,全场所有人,无不齐心协力。

    绿袍老人对于这些小辈的表现倒也满意。

    点点头。

    又道:“本尊一说放,全体将剑指向前点出,可否明白?”

    门下弟子赶紧异口同声答,深恐自己表现得不够积极,无法让这位活仙级别的天尊老祖满意。

    绿袍老祖左手仍背负在后。

    右手暗捏剑诀。

    口中叱道:“离火剑势,放!”

    所有的门下弟子赶紧将按在眉心的剑指向前点出,他们之中,功力有高有低,剑气释放出来,有大有小,有粗有细,参差不一,各不相同。

    绿袍老祖不管这些。

    他要是,只是借这些弟子的手彰显一下自己这位天尊老祖的威。

    只是他将右手暗捏的剑诀向前一引,所有门下弟子释放出来的剑气统统归拢于他的掌心。

    集取了那些剑气,绿袍老祖再将它们转化成一道剑形火焰,呼啸着,向前猛斩而下。一时间整个空间炎热难忍,呼吸为之窒息。剑形的火焰,轰然斩劈在外围虫子的身上,自地面岩石上,深深地劈开了一道裂隙。烈焰激射向四周,焚得无数虫子身体滋滋响。

    有当场斩成两半的。

    也有一瞬间焚烧化灰的。

    还有烧之不死,拼命弹跳爬动,将火焰扩散到更多同伴身上的。

    这一斩。

    最少造成了近百虫子死亡,随后飞溅的火焰,又烧死烧伤了两三百地底怪虫。

    比来时更快,潮水般的虫群迅速撤退,它们沙沙沙地爬动,不到半分钟,就完全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虫子撤退得干干净净,要不是地面上仍然没有烧尽的虫尸,一众弟子们都不敢相信曾经有虫子包围过自己,而且数量还是那般的庞大。

    “老祖威!”端木先生第一个奉上激赞之词。

    “老祖威,老祖威……”五鼎龙仙门的弟子更是激动连声大喊。

    “不过雕虫小技,何足挂齿,你们日后苦修精进,此剑又有何难!”绿袍老祖口中是那么教训门下,可是眼眸深处却有种欢喜的光芒在闪烁,盈满得差点洋溢出来。

    在五层。

    林东同学无端端的忽然笑喷了。

    弄得师姐莫明其妙,又没人说笑话,更没提什么有趣的话题,你傻笑啥啊?

    对于师姐那探问的目光,林东赶紧出解释:“我……啊,是这样的,我忽然想到了丁春秋,我发现丁春秋跟东方不败差不多,都爱吃马屁!东方不败让人叫‘日出东方,唯我不败’,还有打广告招收教徒的成分,丁春秋他倒好,直接让人叫他‘星宿老仙,法力无比’,直接就是吹牛|逼了。”

    师姐想不通:“就算是丁春秋,这又有什么好笑的?”

    林东想想是不是再进一步解释一下。

    不过。

    如果解释了他以天眼通窥探绿袍老祖的装|逼一斩,势必又要解释天眼通,而解释天眼通就复杂了……所以干脆闭口不语,跟武修解释这些,就跟给小孩子解释十万个为什么一样,费那劲干嘛?

    师姐认为林东这种人最可恶了,说话说一半,留一半!(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