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 打我啊!咬我啊!
    国术擂台赛第二场。⊙,

    猛龙过江队,派上来的人是一个胖子。

    鲁国强一看这个胖子,整个人立即傻掉了,原因是这是他的侄子孔宾,当初跟林东有过冲突,后来灵茶事件泄秘,大家还怀疑过是不是孔宾泄露天机。当时鲁国强拍着胸口担保,表示孔宾这个小胖虽然有点蔫坏,但品性还好,处理事情也知道轻重缓急,所以泄露秘密的人不可能是他!

    灵茶事件过去了,一年来孔宾没怎么在东山这里露面。

    平时忙着办班的鲁国强早把他给忘了。

    哪知道。

    这个时刻忽然冒出来。

    还站在敌对阵营的那一方,甚至代表猛龙过江队出来打第二场。

    孔宾会武?

    谁要是说出来鲁国强第一个不相信!

    就算学,一年时间又能学到多少真功夫?像孔宾这种四肢不勤的年轻人,没有吃苦耐劳的劲头,就算有名师指点,也练不出什么结果!退一万步,就算孔宾有注射类似强化药剂或者基因药剂那样的药水,身体素质大增,他不懂战斗,上台岂不是找死?

    “猛龙过江队,派出了一个我们名单之外的年轻人,哎呀,他的肚腩太性|感了,虽然我欣赏他的身材,但这样的身体上擂台比赛真的没有问题吗?”肯特皱起了眉头。

    “我觉得他根本就是个普遍人!”布里克斯不认为勤奋修炼功夫的武者会长着一个啤酒肚。

    “问题是,身为普通人的他,怎么敢代表猛龙过江队上场比赛?”肯特感到不解。

    “亲爱的格里芬。你的意见是什么?”布里克斯看向狮鹫。

    “……”狮鹫破天荒的没有开口。

    他跟擂台下面的鲁国强一样。

    眼睛。

    一眨不眨地盯着孔宾。

    擂台上,孔宾完全无视场下鲁国强的愤怒目光。

    他的表情洋洋得意。脸上带有一种不服你就上来揍我呀的嚣张!无论横看竖看,脸上都呈现一个贱字!

    “大眼你别冲动。他身上有古怪,我说不上,可是他身上有种不好的气息!”李青松深怕鲁国强冲动,赶紧开口劝止。至于原来脾气最火爆的雷六斤,更是站在鲁国强的身边,怕他一激动,等着出手制住。

    鲁国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平复一下情绪。

    转身跟大家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了。

    又跟浓眉哥祈峰、李曦、杨景新和邢千刃那边拱拱手:“本来这场不是我上场,但出了孔宾这个意外。我要是没有问个清楚明白,真没脸在下面坐着。这一场,你们那边再让我们一场得了,在后面我们保证给你们补回来,你们别担心,我就上去问几句,保证不会搞出人命来!”

    浓眉哥祈峰过来提醒鲁国强:“这小子有点邪门,你得留点,别一不小心着了道!”

    鲁国强何尝不知道这件事里面其中的凶险。

    区区孔宾。

    竟然有胆子站到擂台上挑衅自己。挑衅整个传统国术协会,要是没点底牌,就是傻子也不会这样死,更何况原本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小胖!

    包厢中。师姐皱着眉头,看向下面的小胖子孔宾:“五鼎龙仙门搞的鬼?”

    林东很难跟一个武修解释符咒术诀这些东西。

    只好点点头。

    师姐微微沉吟一下,似乎是整理言词:“鲁国强要上吗?这不好打吧!国术跟我们修道是两回事啊!”

    林东笑了:“五鼎龙仙门是很过份。但我们没有必要出手干涉,鲁国强输赢无所谓。有时候难得遇上一个突破的契机,说不定这是他的机会呢!再说对面派出一个这样的人。我一点儿也不意外。”

    “嗯?”师姐有点听不明白。

    “他们这样做,目的是为了什么呢?”林东反问。

    “五鼎龙仙门找了一个我们这边的人做叛徒,那肯定是要激起我们的怒火了,另一点就是有意在全场观众面前落我们的面子,彰显他们的实力!”师姐是武痴没错,可是不代表她的智力有问题,相反,她的反应极快,一下子就想到了许多关键连结点。

    “这些原因都有,不过,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想通过孔宾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林东点头道。

    “吸收我们的注意力……”师姐陷入了思考。

    “是的。”林东没有继续解释。

    想了好一会儿。

    师姐的眼眸有慧光闪现。

    她以拳一击掌心:“他们想趁国术擂台赛正热闹的时候偷偷潜入地宫!”

    林东朝她竖起一个大拇指以示夸赞,师姐反倒有点不好意思,情有半秒钟的扭捏,不过很快一闪而过,脸上恢复了她原来的本色:“好计!孔宾原是我们这边的人,他们派他上来,我们这边肯定愤怒,再加上孔宾身上有某种邪器护体,我们这边的选手如若不敌,必定求助于我们。我们如果没有反应过来,势必会让孔宾拖在这里,而悄悄离开我们视线的端木和他们师门的两位老祖,则趁机潜入地宫……”

    “没错。”林东点头表示肯定:“我怀疑不止孔宾一个,还有更多这种身佩邪器或者加持了符咒术诀的门下弟子准备车轮战地挑衅我们,他们之所以挑起国术擂台赛,也不是为了宏扬国术,而是为了地宫秘宝。自一开始,他们的目的就是地宫秘宝!”

    “现在要怎么做?不如我下去将他们全打发了吧!”师姐不认为鲁国强他们可以对付有邪器护体的对手。

    “别着急,难得敌人布置了一个大局,我们当然得好好配合一下。”林东却满不在乎。

    “你!”师姐很不习惯林东这种做事风格。

    “直来直去。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但不一定能够达到最佳效果。”林东摆摆手:“他们还没到地宫之前。一切都是空想。五鼎龙仙门费了好大的气力,他们能不能找到地宫。那还两说。我的建议是,先静观其变,太着急了有时候反而不美。等他们进入地底,我们悄悄尾随,等到合适的地段,将他们一网打尽。现在马上动手容易变成打草惊蛇,尤其是端木那种极其多疑的人,轻易是不会掉坑的,我们得耐心一点。”

    “你早有布置?”师姐听了。发现林东极有自信,不由目光一亮。

    “山人自有妙计!”林东微微一笑。

    “哎,你这个人怎么喜欢把话藏着揣着,让人好不难受!”师姐真想给林东一拳,不过她还是给点面子林东这个小男子汉,没有出手,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擂台上。

    鲁国强用喷火一般的眼,瞪着面前笑嘻嘻毫无悔意还得意洋洋向四周观众挥手的小胖子孔宾。

    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气。

    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脾气控制住。

    “孔宾。你是什么意思?”鲁国强尽管努力控制自己了,他想好好地跟孔宾沟通一番,就算不能把孔宾重新劝回本阵,也要让他脱离敌对阵营。只是一开口。仍然难免带有情绪,口气重了很多,无法做到笑脸相向。好言相询。

    “哈哈哈哈哈,鲁叔。我想你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我是什么意思?你说我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孔宾完全不在乎鲁国强的态度,表情异常的轻蔑。

    “回头吧。孔宾,你是没办法跟我们对抗的!”鲁国强为了自己的老友,最后按下性子规劝。

    “哈哈哈哈,这个笑话真好笑!”孔宾旁若无人地狂笑起来。

    “够了,你疯够了就给我滚回去,别在这里丢人!”鲁国强再也按不住心中的怒火。

    “鲁国强啊鲁国强,你以为你真的有资格在我的面前摆长辈的架子吗?我给点面子你,看在过去你做牛做马为我做过不少事,才叫你一声鲁叔!你以为你是谁?能管得了我?你又对这个世界了解多少啊你?屁都不懂,活得就跟白|痴一般,你还敢教训我?你知道什么是活仙吗?你知道什么是长生不死吗?区区凡人,练点鸡毛蒜皮的功夫,却坐井观天自以为是,自以为可以打平天下无敌手是吗?别说真正的高人,就是我,一个在仙门中才学习不到一年的记名弟子,也可以轻易打败你!亏你还有脸在我的面前摆谱!”孔宾口中啧啧有声,毒针般反讽。

    鲁国强的红脸一下子黑了。

    他万万没想到。

    自己想劝导孔宾回归正道的好意,会被对方看成白|痴和井底之蛙。

    按照这种口气和思想,鲁国强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劝导对方回头,最后,只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孔宾,你变了,你变得太多了。现在的你,完全不再是我熟悉的那个孔宾了!你不当我是长辈无所谓,你不叫我鲁叔,我身上也不会掉一块肉!我只是对你父亲感到抱歉,他把你托给我来看管,我却没有看好……”

    “哎等等,我可没有什么父亲!”孔宾口气冷淡地回应:“身入仙门,就得离家脱俗,我已经是仙门中人,跟凡人没有什么牵扯了!以前的父亲母亲,那是以前,跟现在的我没什么关系,我早在立誓入门修仙的那一刻开始就跟尘世划清界线了,我是我,不再是任何人的儿子和亲友!鲁国强,不要再把关系扯在我的身上,如果要认真的说一句,那就是,你们不配!懂吗?你们不配跟我扯上那怕一点儿关系!”

    “既然如此,那我这个凡人就领教一下你这个仙门弟子的高招吧!让我看看,在一年时间里,你到底学到了多少东西!”鲁国强气极反笑。

    “随便打,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孔宾哈哈大笑。

    “那就请孔宾先生你赐教了!”鲁国强抱拳,目光仿如刀刃,锋芒闪动。

    “哈哈,鲁国强啊鲁国强,你又跟我发起长辈的脾气了,啧啧啧,真是健忘啊,我不是提醒过你,你这种凡人,根本不配跟我攀关系吗?打吧,我让你打,看看,我这样把脸凑出来,让你狠狠的打,毫无顾忌地打,看你能把我怎么着!鲁国强,我劝你最好用上吃奶的气力,否则……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也马上就会体会到,什么是凡人的弱小和悲哀!”孔宾双手背负身后,将头部向前凑伸出去,将脸凑近鲁国强的面前,同时露出一副你有种咬我啊的下贱表情。

    观众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站在擂台上不打架,光说话……当然这不是最诡异的,最让大家看不明白和感觉疯狂的是,那个小胖子孔宾,竟然把脸伸出来让鲁国强打。

    死也不是这样吧?

    难道小胖子孔宾想争夺本年度花样死第一名?

    以鲁国强的拳力,别说凑上来不还手任打,就是没躲好,挨了一记重拳,恐怕也得筋断骨折!

    “格里芬,‘孔’真的有那么强大吗?他竟然把脸伸出来任鲁来打,太疯狂了,如果有人设定今年最疯狂的投票选顶,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投‘孔’一票,是的,这种行为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我以为亚当先生面对死亡山谷的虫子时表现出来的态度已经够疯狂了,可是看了孔,我发现亚当先生不过是虚有其表,年度最疯狂,或者说世间最疯狂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将脸伸出来让鲁来打的孔!”肯特一边大呼小叫,一边以手猛拍评讲席的桌子,直把整只手掌给拍肿了也浑然不觉。

    “我简直不忍看见下一秒的画面!”布里克斯捂住了眼睛。

    狮鹫却在沉默,表情非常严肃。

    所有人。

    都想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是鲁国强一拳将孔宾的头颅打飞出去,还是……(未完待续。)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