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令人深思的采访
    亚当最终还是被营救了回去。

    只是。

    他在观众的眼中,形象却不如他原来期待那么光辉!

    在整个探险过程中表现智商捉鸡不说,仅仅是质疑进化和隐形攻击林东这一点,就足够让他身败名裂!

    一开始,观众的确是很期待的,可是越看越觉得苗头不对,这家伙并不是好心去帮助木头先生证明进化,而是去挑刺的,居心险恶啊!怎么让这样的家伙混进了我们的视线呢?很多林东的铁粉当时恶心得真想砸了电视,不过随着探索深入,大家发现,进化非但否定不了,而且还很明显,大家的心情顿时一下子舒爽起来,如果完全当亚当先生是个跳梁小丑来看,那么感觉还真不错……于是,在打赌亚当什么时候会被虫子吃掉的愉快观看中,大家对于这一期的节目看得津津有味。

    虽然亚当没死,但不妨碍大家迅速给他起一个‘勇士亚当’的称号。

    “这是我们人类的胜利!胜利万岁!哈哈,请叫我白痴,不,请叫我勇士亚当!”作为敌对电视台,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亚当,他们的主持人把亚当的高清照片打出来,再在上面打上微不可察的马赛克,以表示对亚当先生肖像权的尊重,当然怎么看都是一种恶意满满的嘲讽。

    “咦?哈提布,你什么时候改名叫做亚当了?”另一位叫罗伯特的主持人假装愕然地反问。

    “就是刚刚!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亚当这个名字!这可是勇士的代称,我这辈子从来没当过勇士。但心里一直没有放弃过打败虫子拯救世界的想法!”哈提布一本正经。

    “得了,你叫亚当也没有用。勇士亚当只有一个人!那是他的专属称号!”罗伯特摇头。

    “那太遗憾了!”哈提布满脸的沮丧。

    “人家可是付出尿裤子的代价才得到的,你凭空就想得到?想也别想!不仅是我。所有的电视观众都会跟我同一个想法,这是亚当先生专属的,特有的,唯一的,独一无二的称号!你知道我最新的偶像是谁吗?不是发现地底生物进化并且发出善意警告的木头先生,而是勇敢无畏地亲自历险同时以坚持真理的态度质疑一切就算看见强大的地底生物也轻蔑地嗤之以鼻认为那是下等垃圾的亚当先生!当他站在高高的岩石上,面对镜头,从容不迫地发出人类胜利宣言的时候,我的膝盖就情不自禁地软了。是的,我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罗伯特强忍住笑意,说了一通反话,收看的电视观众却笑得不行。

    “罗伯特,我有点好奇,那条滩涂地蛭为什么不吃亚当先生呢?要知道,有一次袭击,亚当先生可是勇敢地留在队伍后面以身作饵的。”哈提布提了一个疑问。

    “也许滩涂地蛭不敢正视亚当先生的勇猛!”罗伯特表示一定是这样的。

    “滩涂地蛭胆小,最后出现一出场就干掉了两架武装直升机的那条超巨型足有三十米长的怪虫大波ss总不至于缺乏直视亚当先生的勇气吧?飞在空中的两架直升机都干了下来。为什么偏偏不看亚当先生一眼呢?”哈提布又提出质疑。

    “大概怪虫大波ss已经估算过,以它秒杀武装直升机的钢牙利齿,也无法攻破亚当先生的脸皮吧!”罗伯特耸了耸肩膀。

    “你是说,亚当先生仅用脸皮就可以击退怪虫大波ss?”哈提布故意露出满脸震惊的表情。

    “难道你还有第二个答案?”罗伯特双手一摊。

    死亡峡谷里的虫兽会进化已经百分百肯定了。

    千万人亲眼目睹。

    网上图片和视频传得满天飞。

    如果还有谁敢质反驳说地底生物在获得阳光后不会进化。那么大家肯定会嘘声一片。

    林东没有再次出手,可是木偶姐妹却没有闲着,尤其是木偶妹妹。不仅在死亡峡谷大量制造‘超级进化’的虫兽,还在五月花组的基地和其它地区的虫馆。制造多个进化案件。包括华夏桃花坳这边的巨蜥大渠,同样大量制造进化体。虽然各地区各个物种的进化程度不同,但科研人员通过数据收集,可以得到它们在阳光下不断进化的结论。

    结论一出,佐证了林东此前的预言。

    许多专家又急不可耐地跳出来,这次他们不是反对,而是提出一个进化威胁论。

    他们表示按照这种速度进化下去,人类会有一天被这些虫兽追上,甚至有可能在竞争中失败,最后被地底生物取而代之。

    专家们建议,立即将全部地底生物杀死。

    一个不留。

    整个死亡峡谷要炸掉,在确定彻底消灭地底生物之后,再用混凝土将那里严密地封存起来。

    对于专家们的言论,大家现在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地底生物会进化,的确很可怕,但说它们会追上人类并且取而代之,这就是有夸大其词了。很多人收看了节目,或者在网上看了视频,他们的看法是,虫子的进化,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获得了阳光,另一部分原因是跟木头先生所说的那样,是人类攻击时造成的死亡威胁,强迫它们通过进化来保存自己。

    比如那条不会钻地的滩涂地蛭,如果探险队员不用火去烧它。

    也许它还会进化。

    但进化的最终,肯定不是变成后来那条钻地噬人的怪物。

    在几间饲养地底生物的巨型虫馆里,比如华夏桃花坳这边的虫馆就有滩涂地蛭,它们也进化了,但跟死亡峡谷那条的进化方向完全是两回事。这边的滩涂地蛭在充足的食物下,在良好的生存环境下,进化了一种完全无害新形态。没有甲壳,也没有尖刺般的尾巴。在这边虫馆的滩涂地蛭。它们的触须很长,不吃人。也不会钻地,它们吞食非**的饲养肉块补充养分,甚至学会了用触须跟饲养员作一定的友好互动。

    这些呆在良好生存环境下的滩涂地蛭,它们更多进化的是大脑,而不是迫切用于生存的甲壳和利齿。

    那怕它们的智力还不如一只鸡。

    但这种进化是无害的。

    “进化不会永远地进化下去,这是一个阶段的爆发,迫于生存,或者在充足的能量下,它们身体的基因开始新的一轮强化。或者向生存能力方向,或者向大脑方面开拓。它们不会说话,但因为阳光,它们其实迫切地想加入地表生物的行列之中。如果我们过多的人为干扰,那反而不一定是好事!关于用超级炸弹毁灭死亡峡谷的建议,我并不支持这种行为,这种举动,也许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和更加巨大的促进,而且就算用更多的炸弹。地底生物也会大量地存活下来,这是人为力量无法彻底干涉的一种生命形态。我个人认为我们应该和平相处,或者根本就不去管它们,它们拥有生存的权利。只要它们不入侵我们的城市,那么就等于非洲大草原上的生态环境一样,我们可以从远处观察。可以小心翼翼地接近,甚至可以有条件地保护它们。地底生物也是我们世界的一环。它不仅存在于死亡峡谷,我相信在别的地方。别的洲,别的国家,也会存在,只是它们目前还不为人知罢了!”林东在接受文慧独家采访时,这样向外界透露信息。

    “我有个问题,如果超级炸弹扔了下去,那里会进化出更强大而且仇视人类的虫子吗?”文慧又问。

    “有可能,但不一定。”林东表示这个只能推测。

    “如果有人咨询你的意见,你会建议他们往死亡峡谷扔超级炸弹或者战术核弹吗?如果他们这样做了,又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文慧再问。

    “首先,我不会干涉别人的决定,无论那是一个什么样性质的决定。如果别人询问我的意见,我个人的意见是和平相处,最好不要干扰地底生物的生存环境,不刻意打压也不用外力助长促进它们的进化。如果有人执意要进行,我也不反对,只是,我会把一些理性的参考意见告诉他们,比如在死亡峡谷,此前已经经历了一场地震,地底的地质架构非常脆弱,如果往上面扔下超级炸弹的话,极可能引发更加剧烈的地震!”林东为他之前布置下的地震法阵打下伏笔。

    “一定会引发地震吗?”文慧问起这个重点。

    “这个方面,不是我擅长的,我也不是方面的专业人士,这需要地质学家来进行全面的评估。我是根据当时进入地底世界看见的地貌,以及千万年来地下水的侵蚀等等情况进行来判断的,只是我个人的片面之见。”林东说得很谦虚,但足够让一些有心人听在耳里。

    “如果引发更大的地震,死亡峡谷是否会变得更大?如果里面的虫兽没有炸死,它们是否会穿过人类的封锁线进入更宽广的地表世界?是否会入侵人类的都市?”文慧提出了一系列值得有心人深思的问题。

    “我只能说有可能,但具体如何,我无法下断语。”林东摆了摆手。

    “这是不是说,你并不愿意看见那一幕?”文慧问。

    “当然,没人希望看见一个人为的灾难发生,我无法阻止,但我希望有些行动可以更理智一些。”林东点头。

    “我注意到,之前你曾经提到一点,那就是在世界别的地方,别的洲,别的国家,说不定还有地底生物,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以后会发现更多的不同种类的地底生物呢?”文慧提了这个问题。

    “科学是向前发展的,以前没有发现的,不等于以后的人们不会探察到。”林东一笑。

    “如果有发现,你会有兴趣吗?”文慧问。

    “要是什么地方有发现,我有兴趣去观察它们,我对于地底生物很有兴趣,但这个过程会在得到该国或者该地区的邀请之后。”林东表示有兴趣。

    “话题回到死亡峡谷,那个体长三十米就连武装直升机都可以打下来的超级怪虫,你觉得它会入侵人类城市吗?如果入侵,那该用什么办法去对付它呢?我是说,它那么巨大,又浑身披甲,子弹不一定有用,我们得用什么办法去阻止它的屠戮?”文慧问起了一些人最担心的问题。

    “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入侵人类都市,根据以前的观察经验,死亡峡谷的怪物一般对同等或者接近实力的对手更感兴趣,它们除非极度饥饿,或者陷入仇恨之中,否则不会无故攻击人类。你说的那个超级怪物,我在地底曾经看过它的幼虫,这种沙蝎暴虫的幼虫非常小,出生时尚不足十厘米,它们成年个体一般在三四米左右。它们在地底世界并不是最强大的生物,为什么会基因变异增长到三十米,我猜可能是这样,也许它们在地底受到了某种强烈的污染,也许是核废料,也许是别的元素,所以它们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变异。这种变异如果没有人为干涉,不会持续太久,最多十几代的繁殖,它们的基因就会还原到原来的模样,当然也可能稍微进化,但肯定不会拥有三十米这么庞大的身躯。沙蝎暴虫的个性并不凶残,相反,它们其实挺温柔的,突袭直升机,可能是在地底休眠的它本能地感到了威胁,以为那是一个意图袭击自己的强大对手,所以愤怒地冲出地面,发动致命一击。从没有吃掉那个记者和摄影机的情况来说,它并没有丧失原来的本性,对于过于弱小的生物,它并没有杀戮的兴趣!”林东有意引导向另一个污染问题。

    “你怀疑死亡峡谷的地底有泄漏的核废料?”文慧配合地重复了这一点。

    “可能是地下核电站的泄漏,也可能是天然的矿石或者别的元素,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这种污染变异并不是持续的进化,如果没有人为的力量继续在上面施加压力,那么这种失控的变异会慢慢的减少,直至消失。”林东一说,无数人心中立即有了答案。

    “在这里,我用一句网络上的流行语,人类会停止他们的作死行为吗?”文慧问。

    “到了意识到错误的时候,我想他们会反思的。”林东凝重地点头。

    “那不太晚了吗?”文慧摇头。

    “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摆得明明白白的,但是有些人还是不信,我不愿意看见,但无法阻止某些东西发生!”林东双手一摊,结束了这场令人深思的采访。(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