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快跑!
    在遭遇到火焰攻击。

    这些潮虫,并不像平时那样四散逃亡。

    而是紧紧地团在一起,表面看起来非常的愚蠢,可是它们的真正用意是保护……它们到底在保护什么?难道是木头先生所说的可以在敌对条件影响下进化或者已经开始疯狂进化的新一代潮虫吗?如果让它们进化出不畏惧火焰的下一代……

    “该死,有隐翅虫,是青眼隐翅虫,大家快离开!”负责警戒的士兵猛喊。

    “走!”安姆一看有数十只体长超过两米的隐翅虫爬过来,似乎被潮虫气息所吸引,顾不得再寻找真相,赶紧让队伍离开这里。

    走了不到八百米。

    前面有一条体长五米的滩涂地蛭懒洋洋地躺着,而它的周围,全是大小不一的古怪洞眼。

    这些洞眼是骨腕沙虫或者铁腕蚯蚓通往地面的通气口。

    很显然。

    这条滩涂地蛭正在守株待兔,它在捕食潜藏地之下的骨腔沙虫或者铁腕蚯蚓。

    如果平时的话,安姆二话不说就会带人绕过这条腹中饥饿的滩涂地蛭,可是现在不行,绕过它容易,可是周围地底肯定躲满了被滩涂地蛭迫得不敢冒头的骨腔沙虫,要是绕过去,天知道一脚踩下去,地底会不会有一头骨腕沙虫钻出来,咬掉一只脚掌。骨腔沙虫被滩涂地蛭迫得不敢冒头,如果有人在上面行走,正好让它们尽情倾泻那种无处发泄的愤怒!

    前面不能,绕过也不行。

    后面还有隐翅虫。

    “火,给它一把火,等它卷起来,我们马上离开!注意不要接近它,一通火不一定能够烧死!”安姆挥手,下了个命令,还不等他的队员出手,埃文斯身边的探险成员就抄起火焰喷射器。朝地面的滩涂地蛭狂喷了一通,熊熊烈焰烧得滩涂地蛭的皮肤滋滋作响。滩涂地蛭翻地打滚,巨大的身体翻卷扭曲,扫得地面泥石乱飞。这边人为操纵的火焰却一直持续不停,深怕它死不透。直烧得地蛭的身体焦黑干枯发硬,接近炭化状态,那位探险队员才宣告停手。

    “快离开,那些隐翅虫还没有吃饱。它们向这边过来了!快点!”负责警戒的沃克又一次大喊。

    “各位观众,我们已经把障碍清除了!”亚当来不及发表太多的高明言论。

    被挟迫得向前猛跑。

    直跑得气喘吁吁。

    安姆带着队员怀特两人负责押后,一边缓步撤退,一边扫视周围的一举一动。

    正当安姆察觉没有异常,准备转身跟上大队时,忽然听见怀特的牙关,发出一阵上下交战的格格响,声音也因为恐惧哆嗦了:“队、队、队长,该该该死的,噢、噢上帝……”

    安姆顺着怀特注视的方向看去。发现他正看着那具已经彻底烧焦了的滩涂地蛭。

    那具焦黑的滩涂地蛭刚才一动不动。

    现在忽然动了。

    不停地蠕动,越来越剧烈。

    “烧成这样还能活?以前根本不可能啊!”安姆并非第一次用烈焰焚烧这种喜爬在地面上懒洋洋躺着的滩涂地蛭,这种体型巨大的地底山蛭非常怕火,稍有一点火焰,就会吓得拼命逃跑。虽然生命力坚韧,砍成两断,或者切成碎片还能继续存活,但一般情况下,只要用火将它的体表烧焦,那么就会彻底死透。

    “老天。噢噢,上帝呀,它真的活了,它、它、它进化了!”怀特直看得浑身颤抖。

    啪地一声。

    在烧焦的尸体里面。竟然有一条全新的滩涂地蛭钻出来,它的形体小了许多,模样大改,非但在嘴部下端长出了两只可以自由伸缩的古怪触须,在头颈前半的躯干上,还隐约长出了一种像虾壳那样带点透明的古怪外壳。原来圆形带吸盘的尾端。现在变成了一个尖锥形状,看起来坚硬又锋利的刺尾,模样有点儿像蝎尾,但没有球状的毒囊和钩刺。如果不是滩涂地蛭躯干身侧上那标志性的两道赤红斑纹还没有改变,那么安姆都不敢确认它原来的身份就是一条滩涂地蛭。

    从来不会钻地的滩涂地蛭,在安姆和怀特的注视下,以他们恐惧的速度,直接破土而入,不到十秒钟,那超过四米长的庞大身躯就消失在地面上……

    木头先生是对的!

    安姆的脑海里轰隆一声!

    如果这样还不算是进化的话,那安姆不知道什么才算是进化!

    老天爷!

    如果可能,他真想把刚才那条进化了的滩涂地蛭挖出来,再一点一点地塞进那些狗屁专家大放厥词的臭嘴!

    “我、我们,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怀特满脸骇色地看向安姆,他的精神处于极度紧张状态:“队长?我们还要继续向前吗?我们这是送死!队长,前面十倍进化的恐怖虫子正在等着我们,该死的,等着我们的,将是一场血淋淋的屠|杀!为了给那些专家证明,木头先生是错的,我们特玛的要为此付出自己的生命!而他们呢?却坐在办公室里,西装革履对着镜头前大放狗屁!木头先生根本不可能说谎,他没必要欺骗我们这些可怜虫!上帝啊,我们为什么要质疑?我们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为别人证明?别说更加可怕的虫子,就是那头已经发怒的滩涂地蛭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上帝,我们都得死!我们都得死!”

    “冷静点,怀特,冷静一点,如果你不冷静下来,你会死得更快!深呼吸,深呼吸,我马上汇报情况,你看着周围,你特玛的给我站稳了,腿不要哆嗦,如果你还继续这样,我们全部人都会被你害死!你看着地面,如果哪里有异动就开枪,不要让滩涂地蛭冒出地面袭击我们!全体成员注意,全员警戒,向我靠拢o伴,我们可能遇上大|麻烦了,不过请大家相信我,我一定会把大家带回去的。我保证会把你们带回家的,向我靠近过来!马上!”安姆也意识到今天的死亡峡谷跟以前不同了,再前进,不是可能。而是百分百的全军覆没。

    “发生了什么事?”桑乔和埃文斯发现了士兵们的异动。

    “又有沙虫?快拍,快快,你们看,地面有蠕动,那里应该有一只沙虫。我的天,我终于找到你了!”亚当兴奋得快要跳起来了,他指着一个蠕动的地面,示意摄影师赶紧追拍。

    两支探险小队的成员紧张地端起了枪支,瞄准不断蠕动的地面。

    埃文斯和桑乔更是将背靠在一起。

    彼此相互警戒。

    士兵们飞快地跑向安姆队长。

    他们发现了,在周围,到处都有蠕动的地面。

    “老天,我们竟然跑进一个沙虫窝了,这里的沙眼不是特别多,但下面恐怕有上百条饥肠辘辘的沙虫!”沃克快要吓坏了。

    此时的地面就像沸水那般沸动起来。不计其数的沙虫,发疯一般冲出了地面。

    它们噼噼啪啪雨点地摔倒地面上。

    这些贪婪又丑陋无比的生物,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向人类发动进攻。在亚当错愕的目光中,它们就像被猛兽驱赶的羊群,惊恐万状地爬跳着,不时弹跳起,又不时摔倒,笨拙又丑态百出地向远方逃跑。摄影师赶紧将这一幕画面如实地拍录下来,通过卫星数据传播,再传输给千家万户电视机前的观众。

    亚当就像公鸡打鸣那般的兴奋。扯着嗓子在尖叫。

    竭力渲染气氛。

    “一只,两只三只,好多沙虫自地底飞了出来,哈哈哈。看它们的丑态!我敢说企鹅走路也比它们利索,它们这种傻瓜式的蹦跳不会摔死吗?我太替它们担心了!木头先生,这就是你所说的进化吗?太精彩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进化,但我想说,就算是进化。它们距离我们人类也还差一万亿年!你们看,那里还有一只,哎呀,它真肥啊,竟然肥得跳不起来了!它吐了,那是它的早餐吗?真恶心,它竟然胖吐了!哥们你要减肥,否则连逃跑都没有力气喔!喔喔喔,为了逃命,它把肚子里的食物吐了出来,那么到底是什么在追赶它呢?埃文斯先生,我现在需要你给予一个准确的答案!这些沙虫是在逃命?还是兴冲冲地去参加相亲大会呢?我听说它们群体交|配时,会成群结队地集结在一起,这是哪种情况呢?我们的观众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真相了!”亚当满脸激动地将麦克风递到埃文斯的面前,完全没注意对方的脸色黑得像一团乌云。

    “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埃文斯队长还是有职业素养的。

    “什么?”亚当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快走,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埃文斯队长是收了钱,但不等于他会在这里送死。

    他和桑乔一人一边,抓小鸡那般揪起亚当,将他一路拖着向安姆队长那边跑去。至于他们的手下,差不多已经跑光了。摄影师最是大胆,一边走一边拍,虽然他意识到危险,可是在没有看见敌人之前,他不会丢下手中的摄影机。

    地面的动静越来越大了。

    由蠕动。

    变成了震动。

    最后自地底钻出来需要吐掉食物才能逃跑的骨腔沙虫,它逃得最慢,远远落在同伴的后面。

    安姆他们看见地表隆起一条土包,自地底飞速通向那只沙虫。

    “快拍,快拍那里!”亚当拼命提醒摄影师。

    “轰!”

    那条土包以惊人的速度赶上了沙虫,只听轰一声,地面爆碎开去,泥石激飞,一头怪兽自地底冲出来,将沙虫直接顶飞半空。在冲出地面的刹那,只见那只怪兽张开血盆大口,将体长超过米五的沙虫整个囫囵吞进满是利齿的嘴巴里……

    凌空中吞食掉猎物。

    尚不等安姆他们做出反应,这头怪兽又一头扎进泥土中,超过四米长的庞大身躯,毫不费劲地钻入坚硬的大地之内,整个捕猎和钻地时间,不超过五秒。

    “它更快了!”安姆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原来不会钻地只等在地表等待机会的滩涂地蛭在学会了钻地之后,又学会了地底捕食。

    它不但成功进化,而且进化的速度。

    超乎想像。

    安姆不用猜也能想得到,这条滩涂地蛭的下一个捕食目标,就是人类……捕食沙虫不过是在练习,滩涂地蛭真正的目标,肯定是之前用烈焰焚烧它的人类敌人!也许就在下一秒,也许它会更有耐心,等待良机,如果队伍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安姆相信全军覆没是迟早的事!

    “全体听令,立即撤回平台!所有人注意脚下,有任何动静,立即提醒同伴并且随时射击可疑的目标!”安姆强装镇静地下令。

    “我们的拍摄才刚刚开始?”亚当却不想就这样回去,现在才是真正的精彩时刻好不好?如果探险过程中没死几个人,怎么带动收视?只要死掉的倒霉蛋不是自己,那么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怪兽才刚刚出现,就要回去,那电视观众还看个毛?这可是现场直播,不能这样扫兴!

    安姆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亚当估计自己只要再多说一句,这牛眼的家伙就会掏枪崩了自己,赶紧闭嘴。

    亚当快速走到埃文斯的身边。

    一是寻求他的保护,二是悄声询问:“那头怪兽是什么玩意儿?”

    埃文斯摇头:“我也不认识,可能是某种还没有发现的地底生物吧,不过看起来有点眼熟,可能是某些可以钻地的地蛭变种!也可能是一种软壳的巨型潮虫或者息虫什么的,反正这里的生物就没有几个是正常的!”

    亚当问:“现在的情况会很危险吗?”

    桑乔犹豫了一下:“也许不会,因为死亡峡谷的地底生物已经形成了生物链,它们捕食的对象主要还是它们原来猎物,我们人类一般情况下,不在它们的菜单上。有很多地底生物,对我们人类完全不了解,它们对我们没有兴趣,除非极其饥饿。刚才那只怪物已经捕食了,这意味着它会有一段时间不会再次捕食!当然也有例外,但一般的地底生物,不会向我们人类主动进攻!”

    亚当把麦克风递过来:“一般情况下,你们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处理?”

    旁边有个探险成员因为恐惧,想活跃一下气氛,开玩笑道:“我们会盯着地面,只要它一冒头,我们就赏它一颗手雷吃吃!”

    他的话刚落,在侧面十米左右,地面忽然爆碎了一个洞。

    怪兽自土中探头探脑地伸出了一截。

    触须在空气中收缩不定。

    “手雷,手雷,快,赏它一颗手雷吃吃!”亚当欣喜若狂地喊那个探险成员出手。

    “手尼玛,它在侦察我们的位置,快、快、快跑!”那个探险成员一看,吓得肝都颤了,撒腿就跑,不仅仅是他一个吓坏了,所有人都争先恐后,比拼着谁跑得快!跑得比怪兽更快,那是不可能的,但不要紧,只要跑得比同伴更快就可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