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十倍进化?
    对于林东的言论,无论国内外,专家们心中都是有怨气的。

    一个嘴上无毛的学生,大学还没读完。

    竟然压过了所有人的风头。

    可是人家有真本事,研发了可以激发人体潜力的基因药剂和强化药剂,后面还推出了血1变2等等,同时对于高科技全息虚拟也有独特的研究,没点证据在手,想攻击这位无论赚钱能力还是送钱能力都十分了得的木头先生可不容易。当初因为没看清楚,急于出头,急于成名的那些专家教授,都因为鲁莽的攻击行为而被打肿脸了,很多人还变成了网民口中的砖家,被奚落得惨不忍睹!

    所以很多专家悄悄地潜伏着,等着翻盘的机会。

    今天。

    他们似乎找到了一点可以开咬的缺口。

    地底生物晒了阳光之后,可以进化?这怎么可能!如果通过翼蛇和飞蜥的褪皮行为,就大胆作出论证,那么木头先生怎么解释,鳄鱼和乌龟这些经过了几亿年的时间变迁,还没有变强呢?

    比起远古的鳄鱼,现在的鳄鱼简直可以用超级退化来形容!

    太阳晒多了。

    可以促使血液循环。

    会让冷血动物提升体温,增加活动能力,这是正常的,生物界早有发现,但绝对不是什么进化现象……

    “对于木头先生的最新发现,我们还在跟进,我们会保持追踪观察!对于木头先生的言论,我们的研究院暂时没有足够的证据去印证,在我们的观察中,地底生物来到地面环境生活有好转也有变坏,但所有数值都在正常的范畴之内,没有超出的东西,最少我们还没有发现到具体的案例。对,包括木头先生所称的翼蛇和飞蜥在内,我们也没有收集到它们异变或者进化的任何信息资料。”白头鹰的生物教授鲍里斯在研究死亡峡谷的重要人物。不过他对于林东提出的论点,却不持肯定的态度。

    他比较精明,先说得比较含糊,深怕出错。

    但他说得再婉转。内容也是否定。

    想一榔头干掉林东不可能。

    所以,这位鲍里斯教授吸取了古生物学权威杰弗里教授的失败经验,尽量不张口去咬林东,他在等待着,等待林东犯更多的错误。再慢慢反戈一击。

    除了鲍里斯教授之外,也有别的教授和权威人士接受采访。

    无一不是否定林东的最新发现。

    开玩笑。

    如果林东说点别的,那么大家还继续忍了。

    说到地底生物,自死亡峡谷的虫子自地底潮水般爬出来,大家就天天在收集数据,天天在观察研究,它们如果有什么变异,难道我们都瞎了?都看不见?这种进化肯定是没有的!如果有,那也需要很漫长的时间,比如几十年或者几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进化。才能达到一点点的效果!

    林东这一说,怀疑的人多,但宁愿相信会发生的人也不是没有。

    除了支持林东的粉丝。

    还有敌人。

    小埃里克和约西亚这两位就找上了名声已经臭大街但还在五月花组里留用的杰弗里教授和鲍里斯教授,非常严肃地询问:“我们想知道,木头先生所说的进化,有没有可能会实现?那怕万分之一的可能?”

    “约西亚先生,还有小埃里克先生,我们每天都在收集数据,自第一天开始,就进行全方位的监测。在我们看来。如果说在虫子刚刚爬出地面时,还是有一定变化的,因为它们还在适应地面的环境,包括阳光。可是经过那么长的时间。它们总体的特征,已经稳定下来了。我们敢保证,在未来的十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它们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虫子不是人类,没有聪明的大脑。当环境达到它们生存所需,它们就会止步不前。我们收集的数据已经超过半年时间,没有一点点波动了,都是呈直线式的递进。我们不排除会有强壮的个体,但是那在地底世界就已经发生了,这是由原始基因决定,不是进化!我相信木头先生的发现,就是将获得了更好遗传基因的强壮个体当成了普遍现象,这是不对的,在实验室,也许有几只虫子在为配种获得了更好的基因,比同类更强壮,可是在整个死亡峡谷,这种数值就连万分之一都达不到!地底生态,也不会因为几个稍微强大的个体就改变,食物链依然紧密地存在,最弱的虫子不会因为多了几只强壮的个体就可以提升地位。总之一句话,进化现象不存在!”鲍里斯教授非常淡定地给了一个标准的答案。

    “你的意思是?木头先生弄错了?将个别现象当成了普遍现象?”约西亚问。

    “有可能!”鲍里斯点头。

    “木头先生弄错了,为什么他的助手不提醒他?我就不相信那么多人,会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小埃里克有点怀疑,他更加不相信林东连个别现象和普通现象都看不出来!

    “在华夏那边,很讲究资历,教授如果作出了论证,那怕是错误的,下面的学生也不敢随便反驳的,否则他们会被踢出队伍。普通的教授是这样,更别说面对木头先生这样的世界著名科学家了。”有位助手在鲍里斯不方便开口的情况下,主动作答。

    “既然木头先生是世界著名的科学家,那么会把这种事弄错?”小埃里克忍不住反驳。

    “也许是华夏那边的实验室为了追求一个新的论证热点,给研究对象注射了药剂。他们这样做,虫子很可能真的变强了,这不一定是木头先生做的,极可能是下面的实验室的人员做的。我们可以等待,如果他们公布的研究数据是华夏那边实验室的数据,那么,极可能就是这种现象。为了出名,在华夏那边,有很多人会用很多不顾一切的方法!”又一位助手补充道,这些话其实是鲍里斯的心声,可是为了防止没能咬伤木头先生反崩掉大牙,他用助手代替自己来回答。继续保持自己的教授风度。

    “杰弗里你的看法呢?”约西亚又看向之前因为嘲笑林东被全球人唾弃的杰弗里教授,杰弗里的能力其实是有的,就是太狂了一点,而且他错误地选择了林东作为对手。

    “我也不太同意进化的说法!我比较赞同鲍里斯的说法。那是一种适应。”杰弗里教授现在早不敢嚣张了。

    “适应?”约西亚和小埃里克相互对视了一眼。

    “是的,是适应。地底生物爬出地面,获得了阳光和良好的环璋,它们的个体比之前更加强大了,后代繁殖方面也略有提升。这是它们对地表世界适应的结果。它们的确变强了,可是还远远不是进化。这跟人类一样,通过训练,身体素质有所提升一样。地底生物比起地底生活时,普遍性有所增强,但它们的增强不是进化,也不会一直持续下去,正如鲍里斯教授所说的那样,我们观察了好多**目标,发现它们的适应已经稳定。繁殖快的一些沙虫已经几衍生了好几代,除了初期有百分之二的适应增长,后面一直稳定,再没有任何变化。”杰弗里教授给约西亚和小埃里克一款非常详细的观察列表。

    “非常感谢两位的专业意见。”约西亚看了一会儿,忽然又问:“我最后想知道一点,这些地底生物,会不会产生第二次或者更多的‘适应’?”

    “适应不是进化,根据我们几个月的数据显示,这种适应是唯一性的。”鲍里斯教授有信心地总结。

    “非常感谢,那么我们就等待木头先生继续公布他论证的数据吧!”约西亚点头。

    等两位教授带随行离开。

    小埃里克将手中的列表带点愤怒地撕成粉碎。

    约西亚拍拍他的肩膀。让他不要太激动,尤其是小埃里克身体越来越接近爆体,愤怒对身体机能损害很大。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埃里克强按下心中的怒火:“约西亚。我们在生物研究方面已经落后得太多了。我们的人员还抱着老一套的观念在研究,他们固执又古板,丝毫不知道变通,在优秀同行的面前,他们的嫉妒心竭力地保护着自己的权威性,而不是谦虚地学习和真正认识自我地尊敬对方。我听到他们怀疑木头先生把个体现象和普通现象弄错的论点。差点就气炸了肺!难道可以独力研发基因药剂的木头先生,真正的生物权威,拥有识物如神明之眼的他,会犯这种连一个实习生也不会犯的荒谬错误?”

    约西亚点点头:“的确是这样!木头先生不是傻瓜,他不会故意说出一个脑|残的言论,让大家去嘲笑!他既然这样做了,肯定有他的目的!我们假如,这是真的,我们必须采取措施……”

    “不是假如,约西亚,这就是真的!”

    “是的,是的,我知道,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说,我们接下来的麻烦大了!”

    对于新发表的言论。

    林东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

    很快。

    他就公布了自己最新的研究数据,表示进化现象不仅存在,还会非常夸张。

    “根据我的研究发现,地底生物在离开它们恶劣的环境获取了形中无限能源一般的阳光之后,它们会通过短期的调整,迅速在新环境中生存下来,并且积聚能量,促进体内的基因进化。通过飞蜥、翼蛇、鳄蛙等地底生物的数据收集之后,我发现它们的进化过程,会呈一个由混乱适应、到平稳过度和积聚能量促进基因这样的过程。在它们体内的能量积蓄到一定程度,那么它们会有一个爆|炸性的爆发期,一个生命革新式的飞跃。大部分的地底生物会增强体质,一小部分的地底生物会学会使用除了本能之外的技能,大脑的概念可能会在它们的群体中产生,也就是说,它们一小部分可能会变得聪明起来,而且有极个别的,这种现象可能更加明显!”

    “进化条件,除了地底世界没有的阳光,还有人类的敌对威胁以及各种工具的猎杀。离开地底世界,本来这些生物渐渐失去了恶劣的竞争环境,这是生物进化的一大障碍。但是因为人类的敌对以及各种工具的疯狂猎杀,会成为促使它们进化的另一个外因。我打个比方,比如人类使用的火焰喷射器,对于一些地底生物非常的有效。但是这种有效,不会永远存在。我估计在不久将来的进化中,有些地底生物会进化出抵御的甲壳或者皮肤,又或者别的手段,来对抗火焰对它们的致命伤害。又比如子弹。这也是地底生物害怕的一个工具,当强大的冲击力和穿刺力落在它们的身上,这些地底生物很多会死亡,但没有死亡的个体,会把这种记忆,传感给同类甚至其它地底生物,在进化过程中,我怀疑同样会有许多地底生物进化出相对应的形态,来减轻子弹对它们的伤害。只要人类的敌对环璋还存在,只要这些地底生物还感到死亡的威胁。它们的进化,恐怕不会停止。”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种进化不会跟人类竞争地球的主宰权,人类仍然是万物之灵,但我们必须学会接受它们的存在。如果我们继续向它们宣战,那么它们的进化,将永远不会停止。以下是我的研究所得数值,以及对于进化的大胆估计数值……”

    有数字?有推测?专家们迫不及待地一看。

    一看之下,他们全体哗然。

    原来打算继续沉默的专家都忍不住了,一个个跳出来。有人讽笑有人否定,有人甚至大骂林东是疯子!

    因为。

    林东列举了一排数据。

    他估计在进化中,那怕进化次等的一些地底生物,比如巨鼠这些。都能够获得翻倍的战斗力,如果进化过程顺利,说不定能够翻上三到五倍。这个数字就够专家们开咬了,他们再看林东列举的飞蜥、翼蛇和长腿蜘蛛这些进化过程中会达成高等进化的,没有一种的战斗力是低于十倍进化的。

    十倍进化?

    十倍进化那是什么概念啊?

    那岂不是说区区一只长腿蜘蛛就可以秒杀一个冒险小队?

    “木头先生疯了!这种怀疑和推测毫无道理,在我们的观察中。这些现象也不存在!更不可能存在什么爆发式的进化,生物不可能瞬间达成飞跃!地表生物被人类猎杀得不断灭绝,一种种消失,我们从来没有看见到老虎狮子开始进化的征兆,也没看见过蛇虫鼠蚁的进化……因为这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进化没那么简单,就算有,也需要几千年上万年甚至几十万年的时间,才会一点一点地形成!木头先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科学家,但他这个论点很疯狂,请恕我不能赞同!”鲍里斯一看十倍进化,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发声了。

    如果说零点二或者零点五的进化,那么他会闭嘴。

    因为太小的数值,普通人根本没办法佐证。

    可是十倍。

    就是瞎子都可以用眼睛看见谁说大话。

    鲍里斯教授一开口,许多专家纷纷跟进,当然,因为林东的粉丝特多,他们说话的口气还是很小心的,只是立场坚定地否定,没敢往死里讽刺。就算往死里讽刺也不敢用真名,最多在报纸上画个漫画之类的,又或者在脱口秀里嘲笑几句,没人敢在接受采访时来个大咬特咬。

    “为了证明木头先生所说的进化是真的存在,我们电视台决定出资两百万,邀请两个富有经验的探险队伍汇合一支官方队伍,前往死亡峡谷。我们保证,所拍摄的内容全是真实可靠,不作任何修饰,我们全程卫星报道,不加一刀剪辑,如实又忠实地向广大观众报道真相。我们是站在木头先生这一方的,小朋友们,我们是好人,我们只是热心替木头先生寻找事物真相,为了打破外界对木头先生的怀疑,我们义不容辞地前往死亡峡谷,请放心,我们会用最大的能力,找到进化的活物或者标本,将它或者它们,保存起来,送到木头先生的面前!我们会找到的,因为我们免费做好事的是好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的记者,非常阴险地带着两队人马,前往死亡峡谷,表面上是为了寻找证据。

    事实上。

    他们是准备趁这个机会,借这个噱头,狠狠的炒一把,竞争一下收视。

    要知道他们收视率的竞争对手,已经获得了桃花广场下周日擂台赛的播放权,甚至找了狮鹫格里芬等名人做解说,如果不弄点大新闻出来,那还怎么活?

    能不能找到进化的**这个根本不重要……能找到,收视能火!

    如果找不到,收视更火!

    死亡峡谷。

    很平静。

    各方面一如往日,完全没有丝毫特异之外。

    好多爬在地面晒太阳的虫兽,显得比平时更加懒洋洋,电视台的直升机飞过来,以往满天飞的各种飞虫都没有多少惊慌失措的迹象,看来它们已经习惯了人类的造访……

    电视台的记者亚当自直升机下到地面,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只硬壳的虫子。

    那只虫子只是缩了一下头。

    完全没有平时的凶狠。

    “看来,今天会大有收获啊!”记者亚当踢了踢那只不知名的虫子,发现对方一点脾气都没有,脸上顿时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进化已经开始了吗?你看这只虫子在冬眠,啊不,夏眠!难道它在夏眠中进化吗?人类世界会被地底生物入侵吗?会被木头先生所说的虫人统治地球吗?啊对不起对不起,虫人是我说的,木头先生没说,我只是让木头先生的十倍进化吓着了!昨天做了一个恶梦,梦见了虫人,对,就是这样o计,我们要把这只可能正在进化的小虫子装起来送给木头先生吗?哈哈!”(~^~)

    (谷粒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