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现在倒计时开始!
    矮壮男子瘫在地上。本文由  首发

    跟刚才不同,现在没人认为他还能爬起来,因为他的手臂、足踝以及脊柱,都扭曲得死蛇一般。

    两眼翻白口中吐了一地白沫的矮壮男子,就像被车轮碾过的癞蛤蟆。

    怎么看。

    都是惨字一个。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高瘦个子完全不敢置信。

    对于同伴的实力,他是清楚的,一身横练功夫,用药水浸泡了二十多年,别说就这么砸一下,就是用铁棒狠狠的砸,砸半天也不见会破皮流血,至于骨折更加不可能。比如鲁国强用蛮力抡起来,砸了半天也只是晕眩,并没有受到很严重的内伤。最重要的一点,在前来挑战之前,那个‘不老神仙’施加了金刚符咒在大家的身上,防御力最少增强了十倍,怎么可能让那个女的一砸就重创呢?

    高瘦个子想不通。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是事实。

    貌似平凡的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思索一下:“有一个可能。”

    “什么?”高瘦个子惊问。

    “那个女的刚好来天癸,身带不洁,一出手就破了金刚符咒的防护,符咒一破,咒灵反噬,连同横练一同减下来,在那一刻,他完全处于不设防状态,一辈子从来没有过的虚弱……”中年男子怀疑是这种情况。

    “这,这,那我们的金刚符咒不是白加了?”高瘦个子暗暗叫苦,要是这样,还不如不带符咒呢!

    像这种神神道道的东西好用是特好用,但反噬也厉害。

    一不小心。

    就会招遭大祸。

    尤其是对战上女人,特别的麻烦,天知道她们什么时候来天癸,一来就身带不洁,符咒失效不说还反噬。本来一身横练功夫就够了,等于身体自带盔甲。偏偏整个反噬,等于将盔甲脱下来再白送上门。现在好了,本来能打半天的,结果被对方一招秒了。还得了个三秒男的称号……

    高瘦个子赶紧把怀里的金刚符咒掏出来,递给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摇摇头:“这可不行,得重头解开。”

    高瘦个子连死的心都有了:“我不要它的保护了不行吗?只要不反噬,我就有信心赢下那个娘们!”

    “反不反噬我不知道,但解符咒得重头解。你直接拿走是不算的。而且,那个女的不简单,有真功夫,你要是再大意,估计也撑不了三十秒。”中年男子平静地警告道。

    “……”高瘦个子听得嘴角直抽抽。

    有前车之鉴。

    怎么可能还会麻痹大意?我像那么傻的了吗?

    对于这种力量碾压型的敌人,当然是游斗,通过高速度反复偷袭,谁会跟她正面对刚?

    高瘦个子想了想,还是不太保险,赶紧喊同伴帮忙。谁不料那个白|痴还要扭屁股,真是想一爪将这货的心肝挖出来炒酒:“别跳了,现在对方来高手了,我们两个一齐上!”

    谁不知那个鹦鹉头嘻哈男却置若罔闻。

    高瘦个子火大:“鸡公,你什么意思?想做缩头乌龟是不是?”

    鹦鹉头的嘻哈男立即举唇反击:“谁是鸡公?喔喔喔,你爹才是鸡公!你妈炸了?敢这样跟me说话?”

    嘻哈男乐感不错。

    骂人。

    还带说唱技巧,节奏感十足。

    高瘦男子窒了一窒,两只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你全家在灵堂唱k坟头蹦迪生出你个杂种,尼玛才出国多少天,回来竟然这款式。恶心不恶心?我看你不顺眼已经很久了,要不是为了大局,我两个月前就想将你个龟孙打成屎饼!别以为喝了几天洋鬼子的臭尿就可以装高贵,我呸!太恶心了。什么玩意儿,老张,你自己打吧,我受不了这种贱人,我要退出,我绝对不跟这种垃圾同一阵营!”

    围观的群众全体傻眼了。

    怎么回来?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跟自己人干上了?

    而且脾气这么暴躁?一开口就问候别人家的父母?

    嘻哈男也不是一个吃素的人,立即飞身上前,拳打脚踢,雨点般攻向高瘦男子。

    高瘦男子身体就像蛇一般在游动。

    绝不接招。

    可是又不远离。

    保持着还击的距离在闪避,在环形转动,双手一直处于低垂状态,就等对方露出破绽,再发动致命一击。

    他很清楚对方拥有金刚符咒护身,想轻易重创对方根本不可能,只能等待最佳良机,以对方的速度,想跟上自己,那是白日做梦!在四人中,唯一让他忌惮的是带队的老张!老张虽然不声不响,貌似平凡,事实上一手铁砂掌已经达到极境。

    要是让他打中一掌,就算有金刚符咒护体,也会五脏尽碎。

    “住手!”貌似平凡的中年男子老张沉声喝住两人:“回去怎么闹怎么打我不管,但是现在,你们必须一致对外,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你们不要忘记,更不要让外人看笑话!”

    “这不是我的错,老张,你是看到的,动手的是他不是我!”高瘦男子一闪,退出战圈。

    “内哄了!”

    “是不是害怕了?”

    “难道那个高佬想逃跑?那个舞男出来清理门户?”

    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个个交头接耳。浓眉哥祈峰一看哭笑不得,你们内部闹矛盾就别来挑战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是拍戏呢!

    黄牛却不管这些,她的心目中,只是完成林东吩咐下来的任务。

    她上前两步:“要打就上来吧,不要浪费时间!”

    高瘦个子摇头又摆手:“反正我不打!”

    中年男子老张脸色一沉:“真不打?”

    高瘦个子对他的发火带点畏惧,可是仍然坚持原则:“老张,不是我不愿意出手,而是情况就这样怎么打?你说怎么打?我可不想被反噬,然后无用功地躺在地上!至于那个恶心的家伙,我也绝对不会跟他联手,我刚才一番好心,他却给我来个热脸对上冷屁股,什么玩意儿?还me啊me的,我听了想吐三天三夜好不好!要打你打,反正我要回去了!”

    “就这样回去,后果自负!”中年男子沉声哼道。

    “再怎么样,也比反噬的好,与其发挥不出一成功力,被打趴在地上,还不如等下次再来!老张,你别怪我不讲义气,这样的情况,要是硬上就是傻子!”高瘦男子说走是真走,不过他比较聪明,记得带上晕迷不醒的矮壮男子。

    就像一阵风那般。

    嗖的一声。

    抱着矮壮男子的高瘦个子滑出一道长长的残影,轻巧地穿过密集的围观人群,在桃花广场迅速消失。

    中年男子老张脸色变了变,不过,最终还是恢复了如初的沉着。

    他向嘻哈男指了指:“你上去打!”

    “切,你以为世上真有什么符咒和反噬?这是讲科学的世界,变强不过是一点精神催眠罢了,还傻子似的迷信那种几千年前又长又臭的裹脚布!如果符咒有效,刀枪不入的义和团怎么没打过?刚才失败那是大意!”嘻哈男冷笑连连。

    “你要早这么说话,至于弄成这样吗?”中年男子老张禁不住有点恼火。

    “我不气走他,怎么将功劳全部搂在自己的身上?我要上位,就必须踩着他们!使用一点小伎俩,那是我智力的优胜!老张,你就在这里看着,给我做个见证就行!他们打不过的人,不敢打的人,我可以打,而且还赢得漂亮!”嘻哈男一说,中年男子老张顿时对他改观不少,这货一直表现得很脑|残,在队伍中神憎鬼厌的,没想到这货是装出来的。

    “小心点,那女的真不简单!”中年男子老张还是提醒一句。

    “她当然不简单,但我也注射过基因药剂,在国外,我可是注射过‘黄金之水’的超级基因人,而且注射不止一次。回国,我就是为了挑战她们这些基因士兵来的,否则,我干嘛要回到这种地方来?”嘻哈男嘿嘿地笑,脚下踩着节奏感十足的舞步,一步一摇,一步一扭,向黄牛这边走过来。

    “……”中年男子老张才意识到,原来自己队伍中有个不是脑|残而是超级聪明,借用脑|残的表现来掩饰自我本来面目的基因战士。

    “来吧宝贝,我们一起跳舞吧!不过,这是一支美丽又窒息的死亡之舞!”嘻哈男在黄牛的面前扭来扭去。

    他的舞步感染力非常强。

    当他肆意地舞蹈着。

    围观的许多群众,也看得心痒痒的,好多人跃跃欲试,也想跟着跳。

    至于那些热爱跳舞的国外记者,更是摇头耸肩,加了进来。最夸张的是那个大洋马,现在换了一个崇拜偶像的她,一方面是为了增加收视,一方面是为了炫耀自己。她拍着手,颠着臀,在镜头前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只剩下一只火焰般鲜红的大胸之罩。

    尤如蟒蛇那般,腰肢夸张无比地扭动着。

    乳|浪,抖得汹涌澎湃。

    无数的尖叫声和口哨声响了起来,上了年纪的人一看立即扭头,年轻的却看得热血沸腾,恨不得把眼球塞进那道沟沟里面去……

    祈峰队长非常无语。

    这表现欲得多强才会在别人打架的时候出来跳舞?

    又或者有多想成名才会冒着被打死的危险做这种看似勇敢其实很白|痴的行为?

    这时候的黄牛。

    她在看表。

    “三秒也许稍微少了点,还是三十秒吧!现在倒计时开始……”(未完待续。)

    (谷粒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