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三秒!
    鲁国强抬起手,拱手为礼。

    不等他行礼。

    那个矮壮男子闪电般,欺身上前,一记飞踢,轰中鲁国强的小腹。

    “嘭!”

    鲁国强小腹中招,整个人情不自禁地踉跄后退五大步。围观的群众一片哗然,人家行礼你偷袭?你要不要这么无耻啊?别说国术班的学员,就是那些恨不得双方打得头破血流才有大新闻的媒体记者,也有点看不过眼!大哥你这样做我们很难写稿的啊,要知道上面还有个河蟹神兽瞪着呢,你有本事可以公平一点打,别玩偷袭,要知道这里有上千双眼睛看着的!

    “师父!”遥遥排在陈长风的身后学员,更是恨不得一涌而上,用人海战术淹没这个矮腿虎。

    “我没事!”鲁国强吸了一口气,压下痛楚,向后摆摆手。

    他继续向前走。

    重新走到原来的位置,依然拱手行礼。

    那个矮壮男子脸带嘲弄地嗤笑一声:“跟我来这套?老子就满足你装13的愿望!”

    在鲁国强拱手施礼的瞬间,他又一次闪身而上,速度比之前还快,拳如流星,腿如游龙,先后轰在鲁国强的胸膛心脏位置以及小腹丹田处。

    鲁国强双手一合,气如金钟,沉如泰山,稳稳地抗住。

    在气劲震退敌人之后。

    继续微微弯腰。

    不卑不亢。

    不喜不怒。

    非常完整地施出了一礼。

    “好!”身后的学员们激动得跳起来,连连振臂怒吼。

    对手无耻,可是这种不尊重对手的家伙,其实等于不尊重自己,就算他再嚣张,也不算是真正的武人!

    鲁师父不是最强的国术大师,但他的武德是真正的武人,同时他也自强不息,遇弱手不骄傲自满,遇强敌不自挫士气。这样的言行如一的男子汉。方不愧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侥一时之幸,这样的人,纵然今天取胜,他日也将是耻辱的败军之犬!

    矮壮男子依然满脸的不屑:“原来练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气劲。以为这样就可以对抗我吗?”

    他再次踏步而上。

    拳如雨下。

    轰向鲁国强的面门,不管致命的太阳穴还是耳门,又或者击中极易晕厥倒地下颌,统统没有放过。越是致命越是要害,他就越是瞄准轰击。矮壮男子下手。极其狠辣,完全没有半分切磋的态度,倒像是生死仇敌见面,一出手全往死地里招呼。上面是拳头轰击,下面的飞腿也密集如风,而且多半向下体要害飞踢,阴毒得想一击就让鲁国强断子绝孙。

    鲁国强奋力阻挡,竭力护住要害。

    一些实在挡不住的拳打脚踢,他也用强悍的身体生生扛住。

    不到二十秒。

    鲁国强的衣服破裂成无数碎片。

    他强健的身躯随着矮壮男子的雨点攻击,伤口迅速增加。

    “老头。送你归西!”矮壮男子又踢出一记撩阴腿,等鲁国强双手挡住,他的双拳忽变,化成鹤嘴,左右啄向鲁国强的耳门。

    观战的陈长风心中大惊,这招双鬼拍门非常阴险毒辣,鲁国强要是来不及接住,随时都会因为大脑震荡,晕厥倒地。如果鲁国强是敏捷型的国术好手,抽身躲过不难。可是他是力量型,本身不讲技巧而讲蛮力,在敌人的久攻之下,守多必失啊!

    鲁国强没有退。

    他也来不及抽身离开。

    只见他低头。也不躲闪也不退让,直接用头撼向敌人的面门,意图拼个两败俱伤。

    轰!

    那个矮壮男子左右一击落空,也怒火攻心。

    非但不作变招,反而抬头迎上,面对面。头对面,额碰额,正面硬刚。

    两只头颅撞击的响声之大,即使是围观的人也听得毛骨悚然,尼玛这两个家伙都是疯子……矮壮男子一撞之后,蛮横不退,还发狠地冲上去,继续用头猛撼鲁国强的面门。而鲁国强毫不示弱,同样对撼到底d轰轰!又是三通对撼,两个人感到头晕,才不约而同地退后两步。

    鲁国强的额头爆了。

    鲜血就像瀑布那般淋漓而下。

    矮壮男子的额头却没有破,只是淤血,稍微肿了起来一个小凸起,像在额头长了个很小的独角。

    “跟我拼?”矮壮男子摸了摸脑门,感到火辣辣的疼,顿时怒火中烧,又欺负扑上来。他凌空跳起,似乎想用腿飞踢,鲁国强见状侧身,双拳守御之余保持攻击可能。

    却不料。

    这个矮壮男子的两只鞋底在半空中一磨擦,竟然擦出一刺溜的火星,激射向鲁国强的眼睛。

    鲁国强双手赶紧护住。

    矮壮男子没有出腿,他在天空中跃过鲁国强的头顶。

    一个翻身,双膝强撞向鲁国强的后脑。鲁国强感到不妙,大惊,赶紧回手阻隔,可是矮壮男子动作异常诡异地一压,将双膝重重地砸在鲁国强双手无法保护到的后心命门之上。在沉重一撞后,矮壮男子还凌空飞腿,连环腿踹在鲁国强前飞的尾椎骨上。

    鲁国强就像大山般砸倒在地。

    嘭!

    围观的人们,惧然发现广场地面铺就的大块方砖,在鲁国强的双掌重压下砸了个粉碎。用摄影机拍录战斗过程的摄影师看得最清楚,在鲁国强双掌撑在地面方砖的一瞬间,不仅双掌处,周围几块方砖都震开了蛛网般的恐怖裂痕。

    这,这是动真格的啊!

    这样打下去不会出人命吧?

    许多围观的人骚乱起来,他们看见这样情况,心里情不自禁害怕起来。

    洋鬼子则连声欢呼,他们要的就是这效果!如果双方假打,或者不痒不痛的打几拳,那这场苦心准备的卫星直播就砸了!

    “太棒了,啊,我要高|潮了!就是这样,亲爱的,你真是太棒了,打啊。打他,将他的四肢扭断,将他的头拧下来,啊喔。我太爱你了!你是英雄,真正的英雄,我喜欢你,杀了他宝贝,杀。杀了他!”那个大洋马记者激动得尖叫连连,在她的眼中,如果能打得更惨烈一点最好,现在仅仅只是开始热身。

    她一叫,附近的洋鬼子都离这个神精病远一点。

    这里可是东山。

    木头先生和班长的地盘!

    鲁是谁的人?木头先生的手下!

    你为了新闻采访挑战者还好,你为了追求收视鼓动对方杀人是怎么回事?呆会浓眉哥赶来了,他干不死你这个傻比!

    “师父!”学员们看见鲁国强倒地,都急了,可是他们被陈长风拦住,不准上去。

    “大眼……”陈长风也很着急。

    “我还死不了!”鲁国强缓慢地爬起来。身子还没站直,就让矮壮男子上前一脚踹翻在地。

    “装,继续的装!我让你装!”矮壮男子狠狠地踹着鲁国强,鲁国强挨了十几腿重踢,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迫退对手,重新站了起来。

    他遍体鳞伤,浑身是血。

    围观的人看见他这样,还要坚持,真不知该佩服他,还是骂他傻子。

    都输成这样了。还打什么?干脆认输得了!再说技不如人,打不过很正常,何苦硬撑呢?对手明显就是往死里下手的,你堂堂正正跟人家打。吃不吃亏?这不是比武,也不是擂台赛,这是上门找碴,对方手黑,早点认输还可以保住一条命,这样硬撑。很容易出人命!

    “别打了,师父!”有些学员都劝鲁国强不要打了。

    “跪下来,当着大家的面学狗叫,我或许可以饶你一命!”矮壮男子听见人群骚动的声音,哈哈大笑。

    “……”鲁国强缓步上前。

    他用行动来证明自己。

    只要斗志在。

    只要腰杆够硬直。

    那么世上没有人可以羞辱他。

    矮壮男子冷笑,倔强?只会自寻死路!他冲上去又一番暴打!

    鲁国强极力用双手护住几处要害,其它地方,任凭对方打,不过身躯依然屹立不倒,无论矮壮男子打了他多少拳,都无济于事。

    “我让你倔,我让你硬!”矮壮男子忽然举起鲁国强,将鲁国强庞大的身躯,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坚硬的地面咚一声巨响,方砖四分五裂,许多石屑向四周激溅,直飞射到围观的人群身上,隔着衣服,还打得肌肤生疼,甚至有不幸中招皮肤擦出血痕的围观群众。

    鲁国强还没有起来,矮壮男子冲上去一顿暴踹。

    也不知狂踹了多少下。

    矮壮男子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围观群众大愕,好半天,才发现地面上的鲁国强竟然死死地抓住了矮壮男子的一条腿……双方正在角力,矮壮男子的打击,并没有击溃鲁国强,鲁国强被打得很惨,可是他还有反击的力量。

    “尼玛!”矮壮男子发现自己竟然渐渐拼不过地上的鲁国强,恶从胆生,弯腰,第二次将双拳形成鹤啄,挖向鲁国强的眼睛。

    鲁国强闭上眼睛一躲。

    鹤啄在他的面门上挖开了两个血洞,还好不是眼睛。

    “起!”鲁国强双手紧紧抱住对方的右腿,直接将矮壮男子举了起来,而且自身也站了起来,直接将对方举到天空。对于这种变化,无论是观战的陈长风,还是矮壮男子的三个同伴,都一脸的不敢置信。至于围观的群众,更是感到不可思议,都打成这样了,这个鲁国强还能反击?

    “灭了你!”矮壮男子又羞又怒,双拳如雨,轰击鲁国强的头脸,尤其是太阳穴和后脑,更是重点。

    “真多屁话!”鲁国强爆发一声暴吼。

    整个桃花广场就像炸了个响雷。

    全场震撼。

    只见他举起敌人,就像甩麻袋那样,疯狂地在地面上乱砸乱打……

    矮壮男子开始还能飞腿还击,可是砸了十几下之后,忍不住发出了连声的惨叫!

    这样的逆转,陈长风直看得目瞪口呆,敢情鲁国强之前那番举动是装死狗欺骗对方的啊?看不出来,这种牛牯一样的大块头,也有这样狡黠的小心思!

    地面的砖块碎成不成样子,在鲁国强状若疯子的砸打下。

    桃花广场地面爆碎。

    那个矮壮男子惨叫声越来越大,眼看就在落败,忽然人影一闪,抡起对手的鲁国强被人一腿踢飞,滚摔在地面上,矮壮男子则终于逃脱被活活砸死的命运,四腿朝天地躺倒在地面上。

    出手偷袭,救援矮壮男子的人影,正是那个高瘦个子。

    “嘘!”

    围观的群众一片嘘声。

    刚才鲁国强被殴,陈长风可是没有出手偷袭救援的,你们什么意思?这样是不是太无耻了一点?

    高瘦个子却完全不在乎这些,伸出超长的手臂,向陈长风勾了勾手指:“来吧!你们可以两个人一齐上,或者所有人一齐上也行!”

    陈长风摇头:“我的确不如你!我不跟你打!”

    他一说。

    围观的群众感到不可思议。

    鲁国强刚才拼命要战,你连打不都不打?

    陈长风还真不打,上去将鲁国强搀扶起来,回身就走。

    高瘦男子冷笑,闪身拦住两人:“你们想打得打,不想打也得打,今天由不得你们!”

    “他们、是、我的,你特玛的滚开!”地面上,那个瘫在地上似乎断了气的矮壮男子忽然坐了起来,又艰难地撑了起来,他摇摇脑袋,竭力止住剧烈的疼痛和晕眩,向陈长风和鲁国强伸出手:“打了老子就想跑?没门!真以为这样就打败我了?老子才开始热身呢!”

    “现在轮到我了!”高瘦个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要不咱们也打一场?”矮壮男子却不吃他那一套,脾气暴躁得就像爆竹:“他们两个是我的,必须由我亲手结果!谁不服,那就上来干一场!”

    “……”高瘦个子无语了,最后摊摊手,退开,重新将陈长风和鲁国强让给他。

    “恭喜你们,成功地激怒了我,现在,老子要认真打了!”矮壮男子抹了一把口鼻的鲜血,嘿嘿地狞笑起来。

    “不是我!”陈长风忽然笑了:“你的对手另有其人!”

    “谁?”矮壮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

    “是我!”黄牛越众而出。

    别人或许不认得黄牛,黄牛在外面远不如小圆脸和海东青有名气,但浓眉哥祈峰一看她出现了,心中就松下了一块大石头。

    在他的心目中,黄牛就等于可靠这两个字。

    要是林东派来的人是小圆脸。

    那他肯定不会这么淡定。

    “你算那颗葱啊?”矮壮男子显然不认识黄牛。

    “抱歉,我的时间有限,没办法解释太多,你就给三十秒吧,现在倒计时开始!”黄牛看了看白金手表,再大踏步上前。矮壮男子怒极,重拳轰击而出,同时下面还偷偷飞了一记撩阴腿。黄牛一伸手,随意地接住拳头,同时俯身,将那飞踢过来的腿踝拿起手中,举起来,往膝盖一磕,再往地面随便一扔,就像漫不经心地扔掉一袋垃圾似的。最后她抬腕看看手表:“三秒,看来估计的稍微多了点!”

    “……”全场一片寂静,只隐隐听见有个别人吓得牙关打战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